blessssss

一个任性的girl

【叶黄】灭点(三)

前文链接 【0】 【1】 【2】

——————————————————

很快,他们一群人成立了一个探秘小分队。目标是协助黄少天摸清叶修的底细,或者说,尽量避免黄少天哪天死于好奇心过剩,如果前一目标失败……他们也应该能逮叶修的现行,把罪魁祸首送上魔法部的刑法部。

跟踪,必然是要保证机动性,黄少天拒绝了于锋的协作,坚持自己一个人前往。他在家里摸了件两年前穿的黑袍子,这袍子短了一大截,还不到脚踝。黄少天套上这袍子,对着镜子打量下自己,虽然看着奇怪,像是硬生生把时钟往回拧,但行动起来方便,不用担心袍子那碍手碍脚的下摆。

第二天,按照他们定下的计划,来店里交接的是宋晓。叶修前脚刚离开,宋晓就贼眉鼠眼地探头进来,四下张望,眼神非常警惕,像是在考察此地是否安全。

黄少天无语,一把把拎进屋里,摁到柜台后面,说:“靠靠靠你那么胆小干什么,坐着就行了,不用担心有客人进来这里一天能来一个客人就了不得了,要是问你什么问题你直接回答不知道就行,还有就是什么……对对对千万别乱碰这里的东西,不然谁都救不了你了,今天就拜托你了我先走了回头请你吃饭!!”

黄少天说完,就跑了出去,拐角处站着佯装聊天的喻文州和郑轩,黄少天走上去,问:

“叶修人呢?他往哪边走了。”

“那边,估计没走远。”喻文州说,“你走快点能追上。”

“谢了谢了啊。”黄少天说,忙朝那个方向追了去。

他拐了个弯,就看见叶修那身灰扑扑的袍子,正不急不缓地在他三十米前走着。这还是大早上,街道上没什么人,除了鸟鸣,没有任何声音都遮盖两人的脚步声。黄少天只得再退开一段距离,远远地尾随在叶修身后。

这个方向……是去山里?

这山也是领域边界的一部分,因为又没出名的景色,也没肥沃的土地,那块成了荒地。难道里面藏着什么通往普人世界的通道?黄少天猜想,视线牢牢锁在叶修身上,先缩在拐角的墙后,等叶修走远,又扣上兜帽,小心翼翼地跟上。期间,他不小心踢到枚石头,石子在地上弹了两下,清脆的两声,黄少天心都凉了半截,低下头,扭过身子,假装自己只是个清晨起床散步的大好青年,在原地欣赏了半天地上乱爬的蚂蚁,抬起头,见叶修早走远了,压根就没注意到后面行迹猥琐的他。

越走,周边的房子都稀疏了不少,好几片荒芜的土地暴露在外,最高的杂草有齐腰高。再不远处就是那座矮山的轮廓。叶修方向不变,踏上了去往山间的小道。这四周没有遮蔽物,黄少天只好在远处等待,等到叶修的身形没入了树林中,才继续跟上去。

他走到树林前时,叶修的身影早消失了,但还好,昨晚下了场小雨,湿润的土地上留下了叶修的脚印。黄少天仔细地辨识着,低着头,走了好几分钟。山林的雾气一点点凝在他的衣服上,把夏日的热气全部驱散了。黄少天在手臂上搓了一把,感觉到脚踝边围了一圈蚊子,想调整下袍子,冷不防突然撞进一团灰布里。

“卧——”

他差点就要叫出来了,定睛一看,他面前竟然是叶修的法袍,挂在树枝上,散发着股呛人的味道,正是叶修穿的那一身,他掀起来一看,裤子也挂在树上。

搞什么?黄少天惊了,叶修怎么跑到深山老林里脱起衣服了?这难道是什么奇特的癖好??和猴子共舞吗???

不不不不冷静冷静……黄少天摇摇头,把脑子里过于刺激的画面给甩开,还是说,这通往普人世界的道路只有光着身子才能过去……??

那我还得把自己的衣服给扒了??

黄少天仅仅和内心斗争了半秒钟,就放弃了扒光自己的念头,去新世界闯荡是件激动人心的事,但裸奔着去新世界闯荡就是另一回事了。他仅仅做了个心理准备,准备好看到一个光屁股的叶修,就继续朝前走去。

脚步还依旧很清晰,朝着山林深处延伸,他一步一步踏着叶修的脚步,在经过一棵大树后,他突然用余光看到右侧有个人。

他马上缩回了树后,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观察。

这人就是叶修。

奇怪的是,这人居然没在裸奔。他穿着件很奇怪的衣服,像是把小孩子尺寸的法袍强行套在身上,还把下摆剪短,再配上条质感硬邦邦的裤子。他靠在一棵倒下的巨树上,就那么站在那里,视线直直注视着黄少天所在的方向,黄少天立马把的头收回来,但他知道晚了,叶修已经看见他了。

一瞬间,像是心脏堵住了嗓子眼,黄少天连呼吸都不敢,贴在一棵大树后面,一动都不敢动。

“早知道你跟在后面了,出来吧。”叶修说。

“……”黄少天没动,叶修的语气很平静,更让他摸不清对方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可是在荒无人烟的山上,如果自己真撞破了什么机密,叶修恼羞成怒,想要灭口……

黄少天打了个寒颤,突然意识到喻文州一群人的猜测不仅仅是骇人听闻。

他就和叶修这么僵持着,贯彻落实敌不动我不动的方针,直到汗水混着露水从他额头上往下淌。这时,叶修终于先开口了,他问:“你想去普人那边看看?”

黄少天没回话。

“如果你想去,我就得给你弄身衣服。”叶修似乎不在意有没有人回答,“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回来,如果你想去,就留在这里等我。”

 

 

黄少天发现,当叶修爬上山,看见他还等在那里时,叶修明显有些意外,但他很快收起那份惊讶,将手上的布料递给他,说:“换上吧。”

“等下等下,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不会杀我灭口吧?”黄少天问,手里紧紧握着一根随手捡起来的树枝。

“如果我回答是你怎么办?”叶修挑起眉头。

黄少天没说话,只是用力在地上划下最后一笔,一道暗红色的光芒从地上射出,结结实实将叶修包围在中央。他特意将画好的法阵用枯叶枯枝盖在了下面,就为了让叶修没有防备,只要他将法力全部灌进去,不出半分钟,叶修就能被烧成灰。而叶修再次挑起眉头,却不躲不闪,反倒笑了起来。

“瞎想什么呢?”叶修说,“你朋友都知道你跟踪我来了,要是你今天没回去,明天魔法部就得来找我了。”

他想了想,这话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而且叶修的态度还算坦诚。黄少天咬咬牙,心想人总要冒个险,伸手脱下了自己的袍子。

而在黄少天拎着衣服抖落,研究到底从什么角度才能把那两块布套在身上时,他看见叶修竟蹲下身子,拂开枯叶,研究起了他画的魔法阵。这一动作惊得黄少天一个滑铲擦过去,硬生生把魔法阵给抹去了一块,一时没站稳,差点一个竖劈叉就下去了。他看着那红光消失,才猛呼一口气:“卧槽卧槽卧槽?你干嘛?”

“怎么了?”叶修看向他。

“你是在装傻还是怎么的?这法阵一触发这山都得烧没!万一你一碰把什么触发条件改错了那我们今天都得被烧死在这!”黄少天惊了,“靠,等下……你,你真不会魔法?你到底是从哪来的??”

“都说了,我真没骗你。”叶修耸耸肩,却也自觉地离开法阵一段距离,“我是普人。”

“眼睛瞪那么大看什么呢?”叶修又说。

“但是……老板,你和书上描述的完全不一样啊?你叫我怎么相信你?而且还是那几个问题,如果你是普人你怎么能进来并且没被发现?”黄少天纠结地说,“对了,靠,这玩意到底怎么穿?”

“脑袋钻进去,”叶修再次跳过了他前面那个问题,“手从侧边的洞里伸出来,那个最大的是给脑袋的……”

“这样?然后呢,往下拽?然后……我去,哎哎哎什么情况我的手好像被缠住了……”

黄少天按照叶修的指令,成功用布料把手臂缠在了一块,布料还挡在眼睛前,挣不开,又拉不下去,叶修接下来说什么也没听清,两眼一摸瞎,晕头转向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感觉有人抓着什么往下一拽,他面前才重现光明。

“小同志,还行不行了?”叶修问。

“这到底是谁设计出来的,而且这衣服前面画的是什么玩意?”黄少天拽着衣服下摆想往下拉,下半身虽然也套着奇怪的裤子,可没袍子遮着,他觉得古怪得不行,“老板你帮我看看还有没有问题?没问题就走吧。”

“不用叫我老板,我没大你多少,叫名字就行。”叶修说,“行了,没问题了,走吧。”

 

 

 

黄少天本以为,他有机会看到很多光怪陆离的场景,也许有比人还高的猪,满天飞来飞去的小精灵,或是奇形怪状的人类。可他和叶修换了衣服,却只是一路绕来绕去地上坡又下坡。那裤子勒得裆难受,黄少天不得不走出螃蟹的姿势来,追在叶修后面问个没完。等他走到脚底发疼,他们翻上一道坎,便突然踏上了条平坦的路。这路硬邦邦的,暗灰色,不像土也不像石子。黄少天跺了好几脚,正想问,却听叶修开口:“你饿吗?”

“有点,我早上都没吃饭。”

“跟踪我这么紧张?”叶修说,踏着那条奇怪的路,往右侧走去。

“我们又要去哪?哎哎哎老叶你出来是有什么安排吗?哎这——”黄少天突然闭了嘴,瞪着面前那个小小的房子。这房子修得倒与他们自己的房子有几分相似,顶多是材料不明,但问题是,房子前坐了个摇着扇子的大叔,袒胸露乳坐在那里,就穿了条短裤和一双草扎的鞋。

这就是普人?!

黄少天不知所措,瞪大眼睛看着面前这粗犷的汉子,就听那人冲叶修打了个招呼,用有些含糊,发音也古怪的语气说:“哎哟,小兄弟,好久不见了,又来了?”

“来了。”叶修说,奇怪的是,他的发音也突然变了个调,黄少天听起来都吃力,“老样子,不过加一个人的量。”

“哦,这还有个小兄弟?”那大叔说,“第一次看你带人来啊,少见啊。”

“我学弟。”叶修说。

“好那这次给你们来个大份——老婆!一个大锅的鸡!”大叔突然拉开嗓子就是一声吼,黄少天吓了一大跳。

 

 

 

 

然后,黄少天和叶修面对面坐在了那张油腻腻的桌前。

这店里的确有不少玩意是黄少天压根没有见过的,比如吊在天花板上的扇叶,镶了块黑色玻璃的方盒子,还有一些无法描述的物体。黄少天不敢说话,憋得手心都在冒汗,反倒叶修跟没事人似的,跟大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有的话题,像是天气骤凉,黄少天还能勉强听懂个大半,可等聊到什么“斯斯题微”,“丫路鸡”之类的,黄少天努力在听,却依然只有眨巴眼的份儿。就这么撑了不知多久,终于,他听见厨房里传来一个女人清脆的吆喝,大叔立马跑了去,回来时,手里端了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锅。

“来咯!”大叔说,“小兄弟,尝尝我们的秘制酱焖鸡,保证吃到舔盘子!”

黄少天怔怔地看着那个有他两个脸长的大锅,隔着腾腾升起的热气,他能看到里面鸡肉和土豆块,那气味与其说是好闻,不如说是古怪。辛辣,又带点甜味,还混着股黄少天陌生的香料味。可能他的表情让大叔颇感费解,大叔问他:“怎么了,小兄弟?有什么忌口的?”

“没事,陈叔,别管他,他怕生。”叶修说,冲了使了个颇为微妙的眼神,“还不太爱说话,一天都开不了几次口。”

黄少天哽了下,人生第一次得到这个形容,他心情非常复杂。但无奈他对周围的环境完全没有把控能力,只能接过这个设定,硬生生扣在自己头上,还挤出个羞涩的笑容。

“啊……?”大叔的视线在他身上往返了两圈,似乎有些本能性的怀疑,但还是说,“那行,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啊,有啥子需求再叫我!”

黄少天听着他的脚步远去,最后停了下来。他回头一看,这大叔似乎钻进了一道帘子后,和另一个女人说起话来。他忙压低声音,问叶修:“这个是谁?普人?”

“不然呢?”

“我们已经到普人的世界了??”

“不然呢?”

“我们怎么过来的?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不是有道屏障吗?屏障哪去了?你就是从那里过来的?”

“我们大老远跑出来吃个饭,就别讨论这些问题了。”叶修说,从旁边一个桶里摸出双筷子递给他,“赶紧,趁热吃。”

“这玩意看着就很烫趁热吃你是想烫死我吗?”黄少天说着,还是顶着满目白烟从锅里捞了块什么出来,一看,是块煮软了的山药,他狐疑地嗅嗅,吹了吹,正准备吃,突然意识到另一个问题,“等下等下等下,什么叫我们大老远跑出来吃个饭?我们出来是为了干什么??”

“吃饭啊。”叶修很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似乎不理解他质疑的点。

“就只有这件事??你跑那么大老远就为了吃个饭?”

“偶尔换个口味呗。”叶修已经开始往嘴里扔东西了,“怎么?有什么不满意?”

不满意多了去了……黄少天心里想,他再次环顾了下这小地方,大部分都与他们居住的环境没太大区别,只是多出了些不知名的玩意,和他希望见到的新世界差太远了。他本以为叶修能把秘密一口气全部揭开,结果,这纯属他自己异想天开。

但好歹也有进展,黄少天已经牢牢记住了他们来时的路,大不了,他还能自己过来一探究竟。他这么安慰着自己,把碗里凉着的山药夹起来塞进嘴里。

那是说不出来的味道,咸不咸,甜不甜,还盖了层浓烈而奇异的香味,并且轻轻戳着他的舌头,麻,带点痛。黄少天一时吐也不是,吞也不是,最后破釜沉舟一仰脖子将那东西吞进去,捂住嘴,脸皱成一团,感觉那股热烈的香味从喉咙里往上冒,让他有点想吐。这时,叶修将一个小茶杯推了过来,黄少天抓起杯子,一口气将水灌进去,才总算觉得舌头舒服了点。

“不能接受?”叶修问。

黄少天直反胃,一时不敢开口,只能点了点头。

“如果你想了解普人,不能接受的东西多了去了。”叶修说,懒洋洋地一笑,“我劝你,好奇心别那么重,暑假结束,就早点忘了这些事吧。”

“靠靠靠?搞那么半天,你同意带我出来就是想让我就此罢休?就凭点不好吃的?我给你讲我妈心情不好的时候厨艺比这个惨烈一百倍就这点东西怎么可能击败我!”黄少天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水,“你想的美!我给你说——”

“这……不挺能说的嘛?”背后传来一个挺诧异的声音。

“……”黄少天看向叶修。

“哦,他只对亲近的人才这样。”叶修非常自然地说。

谁特么和你亲近啊!!!

这说法让黄少天非常冒火,感觉这话就像是主人评价自家的小狗:这狗见人就乱叫,但对亲近的人不会;这猫不粘人,但对亲近的人不会;这鹦鹉不说话,只有亲近人的过去才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人生第一次,自动选择了闭嘴,以沉默对叶修的说法表示反对。



——————————————————————————


感觉前面的节奏拉得太快了……稍稍扩展了下内容!

(然而还是很想噼里啪啦两下铺垫完开始主线〒▽〒可能我真的不适合长篇吧……总之谢谢大家容忍这种胡来的节奏了!)

评论(7)
热度(27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