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乐】雪女(完结)

最近几天真是要超越人生极限了,蟹蟹大家的喜欢~

能在完全没有大纲的情况下给这个故事一个胡扯的解释我真是败给自己了

之后开始专心写叶喻~



在继续前进的路上,叶修将他查询到的,关于雪女的资料告诉了张佳乐。

这是一个挺悲惨的故事,大概也就是两百多年前,这个时候还是封建迷信当道,妇女也没有什么权利。就是这个雪山下的小村落,在一年的冬季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大雪灾。几十户住民被活活冻死在没柴的火炉前。这时,有一个法师应景而出,说这是因为太多人的名字中带雪,是他们招致了这场天灾一般的大雪,于是人们愤怒地将所有名字跟雪沾边的人全部揪出来,在冰封的湖面上挖开十几个坑,将那些人扔进去,用雪将他们全部活埋了。

雪有没有停下,这没人知道,但在随后的一百年里,这些死者的怨念就在这片湖下堆积酝酿,最后养育出了这个怪物。

“她根本不是再找什么继承人。”叶修说,“她就是想把几百年前受的罪发泄到我们身上。”

这简直就是个该被贬为三俗的寓言故事。张佳乐想,但看着这恶心的雪山,却只得信了邪。

 

到达目的地耗费了他们很长的时间,不过好在一些细微的改变,这段时间倒也还能熬得过去。

不过,当目标出现在他们视野中时,张佳乐傻了。

他觉得,自从他开始这趟冒险之后,他就屡屡陷入“傻掉”,“愣住”,“惊呆了”种种愚蠢的状态,他试着掐了把自己的脸,想确定自己是不是被寒风吹懵了。

上次他来到这的时候,这里是一栋华丽富贵的宫殿,虽然那时他没有心情仔细研究,可他还是记得墙壁上各种妖媚的浮雕,大厅上方掉着巨大的灯具,而大厅两边是半个人高的花瓶与插花——而且全部都是用冰雕成的。那种宏伟感让人只能感觉自己的渺小。

但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他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小冰屋,那玩意的造型就像童话里面猎人的小屋,门口十分尽职地摞着一堆晶莹剔透的柴火,而房屋上的烟囱也正向上吐着白雾,隔着那远甚至能从那冰墙上感觉到木纹。诚实说,如此坦然的伪装,在这种情况下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什么鬼?”张佳乐问,“老叶,你上次来的时候这里是什么样的?”

“宫殿。”叶修说,也有些莫名其妙,“她是想演七个小矮人吗?”

张佳乐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即将被迎接的白雪公主,他正裹在从孙翔那扒下来的雪狐皮外套下,头发裤子上糊满了冰渣,的确是挺白……绒绒的。此时这团白绒绒的东西从兜里掏出一个烟盒,抖了一根出来,又把盒子放了回去。张佳乐默默地盯着叶修得口袋看,他这次数了数叶修抽烟的总数,但按计算来看,他至少还剩下五盒烟,这压根不科学。他想。

“看什么看。”叶修发觉了他的眼光,叼着烟含糊地说,“这是回去路上的烟,懂不懂?”

张佳乐还没想好该怎么吐槽,叶修已经把千机伞抗在肩膀上,大摇大摆就往冰屋走去,这个动作充满了潇洒霸气,但由于他的背后的伤口还没有愈合,整个上半身都僵硬都挺着,随着脚步左右摇晃,张佳乐气得一把拽住他。“你TM疯了?”他低声骂,对建筑立面的正主充满畏惧,“你就这么闯进去?”

“那你还准备怎么办?”叶修问,“你还打算准备好礼物再去敲门?得了,她早就清楚我们的行动了。”

张佳乐还没找出反驳的话,叶修就扯着他往冰屋走去。随着越来越靠近那栋奇怪的建筑,他的感觉就越糟糕,恐惧,愤怒,担忧,几十种负面的感觉混杂起来,让他有些呼吸困难。没走几步他们就到达了那个小屋的门前,这时叶修突然放开他,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张佳乐自然懂得叶修在想什么,如果可以,他也想把叶修从这个散发着死亡气息的建筑身边拖开,最好能一路扯到春暖花开的海边去。但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张佳乐给猎寻装好弹药,将枪口对准门口,轻轻在门口敲了敲。

几乎是在敲门声散去的同时,里面的人就推开了门。张佳乐看也不看,迅速地按下扣板,子弹瞬间倾泻而出,全部朝门里的家伙喂去。

“停下!”

两个声音同时吼道,一个是叶修,一个是一个陌生又诡异的女声,紧接着伴随着是一连串丁零哐啷的巨响,仿佛子弹全部敲击在了一大块坚硬的钢板上,大片的雪花飞溅起来,张佳乐猛地向后退去,仍然高举着枪,却有些迟疑不决。

待白雾散去,张佳乐看到的是很奇特的画面。一块恐怕有一米厚的冰板拦在他和房门之间,叶修撑着伞,将那个出门来的女子护在伞下,他冲张佳乐坚决地摇了摇头。

张佳乐有些傻,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情况,看着叶修迅速地倒戈护着敌人,霎时间有种“那丫又在偷偷摸摸下一盘很大的棋”的被欺骗感。

不过,很快事实证明张佳乐冤枉了叶修,因为还没等他走过去询问原因,从门里又走出来一个女子。任何人只用一眼,就知道她才是真正的雪女,她像传说记载那般,批着拖地的雪白长发,灰白色的瞳孔,惨白的嘴唇,冰白色的长裙,连她睫毛下的阴影都是白色的。她漫步走到叶修和另一位女子身边,拍拍女子的肩膀,指了指那堵厚实的冰墙,似乎也说了些什么。张佳乐隔着厚厚一大块冰的确听不清,也只能看到女子抽泣了两下,颤抖着举起手,那个冰墙随着他的动作瞬间坍塌,砸在张佳乐身上时,已经变成了软绵绵的雪花。

然后那个女子猛地痉挛了一下,似乎是失去知觉般,直挺挺地向地伤栽倒。张佳乐急忙冲过去,一把揽过那个女子。在看清她的脸时,张佳乐有些难以置信。

是上个被送进雪山的姑娘。

 

叶修和张佳乐一起把那个姑娘抬进屋里,里面的装饰也和普通的猎人小屋一模一样,就是把颜色全部换成了雪白色。他们把她放在一张硬邦邦的冰床上,张佳乐正打算脱下披风盖在她身上,一只苍白的手拦住了她。

“别。”雪女坚定地说,她的声音很奇怪,每一个吐字都带着用冰锥敲击冰块的脆响,刚才喊停下的就是这个声音,“她不能受热。”

“怎么回事?”叶修问,他和张佳乐一样,都将武器握在手中,随时就能向这个怪物的身上招呼过去。

“说来话长了。”雪女说,“两位请不要这么紧张,我费心经营让你们上山,是希望我们能好好聊一聊——活着聊。这边请。”

张佳乐的感觉糟透了,那是种完全被强势的力量压制的无力,雪女身上有一股凛然的寒气,不管他裹得再厚实,那股寒意都顺着他呼吸的空气扩散到他全身上下。他毫无选择,只能将猎寻重新别在腰上,跟着雪女走到一个小小的茶几旁边,雪女率先坐了下去,张佳乐和叶修不约而同地走到雪女对面的座位,两个人你挤我攘了几个来回,最后就贴着坐了一个椅子。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环境。”雪女说,像是并没有注意到两人失礼的举动,“但是为了安抚她的情况,我只能尽量模仿她曾经的居住条件,不过好像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她为什么在这里?你对她做了什么?”张佳乐想起女子让冰墙坍塌的一幕,冰冷地问。

“我想让她继承我的力量,但正如你所见,我只是将十分之一的力量分给她,她就已经脆弱成了那个样子。”雪女的声音里毫无感情可言,“刚才她被你的攻击吓到,下意识想保护自己,然而使用这点力量都足以让她昏睡一两天。”

“……”张佳乐有点罪恶感,却知道不是懊悔的时候,“你将力量分给她?”

“恩。”雪女说,“我本想把所有力量都给她,自己变成一个普通人去享受一下正常人该有的生活,但没有想到人类的身体实在太弱了,根本就承受不了。”

“你是一直都在找力量的继承人?”叶修反问,“你的举动不太符合你的目的,不是吗?”

“没有一直。”她说,“之前都只是在报复,不过两年前我想开了。我该找麻烦的是两百年前的那群人。我该趁着这个机会去享受正常人的生活。”

“那我有三个问题。”叶修一脸反客为主的懒散,“第一:你要享受,直接去不就好了?第二:你觉得我们会在干出这么多残忍的事情后,放任一个人四下乱跑吗?第三——”叶修上下打量着雪女,与其说她的皮肤惨白毫无血色,倒不容说她就是由冰雪堆积而成的。“你给出你的能力后,你确定你能走出这个雪山吗?”

“很好,很有关联系的三个问题。”雪女第一次露出了表情,是颇为赞赏的微笑,“让我倒着回答吧,第三,的确,如果失去这份能力,我将在走出这座雪山的瞬间化作一滩水,所以,我需要继承我力量的人陪伴我走这段旅程。第二,有人陪我的话,就不是‘一个人四下乱跑’了吧?第一……我说了,我希望像一个普通人,在一年时间的催促下来一趟旅程,然后就此告别自己这没完没了的生命,当然,就算你们继承了我的力量,由于你们本身的限制,你们还是只有人普通的寿命。这个回答你满意吗?”

“等等,”张佳乐憋不住了,“你说的,继承你力量陪伴你走完旅程的人,不会是……”

“张佳乐,交给你了。”叶修迅速地切换出宅男可憎的嘴脸,“哥老了,旅行什么的还是交给你这种年轻人比较合适。”

“我记得接受考验的人是你吧。”张佳乐迅速反击。

“等等,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商量一下。”叶修对雪女说,“全联盟的英雄豪杰多了去了,你想要什么款的男人都可以随便挑啊,比如肌肉猛男型,智慧计谋型,猥琐坑爹型或者是天然呆萌型,要啥有啥啊,你把喜好汇报一下,哥马上领上来给你选。如果你喜欢妹子也行啊……”

“你们想,”雪女敲了敲桌子打断叶修的胡搅,“你们这算是监督高危险人物,怎么也算是机要任务,联盟不可能不允许通过,对不对?”

“我们首先要解释你怎么会跑去旅行这个问题……”叶修说。

“就说如果有人阻止我,我就把这个世界都陷入冰河世纪。”雪女表示不屑一顾,“领着工资去旅行,这种幸福的机遇人生难得啊。”

“你要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旅行。”叶修继续说。

“你们两个想想,我可以和那个姑娘住在一间,你们两个可以住在一起,你们难道就不想享受一下蜜月……啊不蜜年吗?”雪女继续循循劝诱,“看现在你们劳累的样子,要再有这个机遇,恐怕得等到退休吧?”

“我觉得你性格和设定崩坏了。”叶修严肃地说。

“我的人格是十几个受害者的人格混合成的,偶尔错乱一下很正常。”雪女说,“还有,作为一个男人,你对这份力量没有丝毫的憧憬吗?像刚才那个姑娘一样,一挥手,就是一道冰墙,对你以后的工作很有帮助哦?”

“如果代价是像她一样用完立刻倒还是算了。”叶修不以为意地笑着说。

“我已经测试过你的体质了,百分之九十可能是多了点,但你们两个平分绝对不会影响到日常生活。”雪女肯定地说。

叶修还打算拒绝,沉默许久的张佳乐却突然拍了桌子。

“成交。”

 

“哈哈哈哈我对着一堆雪苦练了一年的嘴炮终于成功了哈哈哈哈哈!上天不负有心人啊哈哈哈哈!!”雪女推开桌子,在狭小的房间蹦跶起来,全然没有最初冰冷的气场。

“我靠你们两个!张佳乐你不要也跟着性格崩坏啊!究竟哪个条件打动你了?”

“蜜月。”

“……”

“…………真没看出少侠原来是此等重感情之人……”叶修捂住了额头。

 

要是搁平时,张佳乐也觉得自己是个铮铮铁骨的汉子,感情这种事情,不说排到几十位,但至少也得搁在家庭朋友工作以及自我后面。但这次他突然却冲动起来:等到这次任务结束了,鬼知道两个人还有几次机会能碰上面;而且就算碰上了,也不过是各奔东西时的一点头一颔首。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一路的艰辛坎坷给刺激到了,刚在生离又死别的边缘各自走了一遭,突然要一切回到原样,反倒有些微微的不能接受。反正联盟是给每个人职业生涯中一年的休假时间,大不了现在预支了呗,他想,定死的规矩,就算是张新杰韩文清想冲他发火也没门。

至于叶修……他有点心惊胆战地想,全联盟都知道叶修一旦宅起来有多么惊天动地,连韩文清打着紧急任务的旗号都不能将他骗出来。而此时,跟他挤着一张板凳的叶修的确是满脸仇大苦深地望着他。

“我告诉你啊张佳乐,这趟旅行就相当于是哥出外勤,工资一天都不能少。来来来我帮你们霸图算一下……看在咋们关系的份上给你打个折,就把烈焰红拳、猎寻的设计图纸给我吧。”

“你想得美!”张佳乐差点没跳起来,设计图纸是多宝贵的东西?霸图专门修建了一个防核爆的地下库来保管所有的数据演算图纸就可以说明。

“怎么这么小气?那成,那就至少八个紫金色级别的材料,总跟你们霸图的机密没关系了吧?”叶修说。

“一个都没门!!”张佳乐吼道,紫金色级别的材料他这辈子都只见过一次,虽然也有运气的原因,但绝对是每个部落的镇店之宝啊!

“那我再想想……”

“想你大爷!!”张佳乐恨得牙痒痒,“你这辈子就别想从霸图拿走一根草!!”

“哦?”叶修笑了,“你这誓发得很没有说服力嘛?”

可能是这个剧情发展实在是太标准了,张佳乐还没等叶修说出所谓的狗血击杀台词,就自己噎住了,张牙舞爪地憋了很久的台词,最后是憋红了脸都没吐出个反驳来。旁边的雪女的癫狂状态也在同时上升为疯魔状态,在整个房间里蹦蹦跳跳又扭又唱,竟一个人创造出了舞厅的凌乱感。

“来来来,你看啊。”叶修对张佳乐的反应甚是满意,从背后摸出了千机伞,在两人面前撑开,“这个骨架的这个部分,是老韩干掉的骨龙的脊椎骨做的,这个伞尖端的是上次你和林敬言一起做掉的蜥蜴怪的爪子,哥从霸图顺走的东西千千万,这是你拦得住的?”

“……”叶修这话说完,连雪女都停下了蹦跶,用怜悯的表情看着叶修。

 

事后,叶修找了苏沐橙,他大致描述了一下当时张佳乐半边青半边白的脸色,以及雪女满脸长辈看晚辈不懂事的哀伤。苏沐橙二话不说,拿起电话便叫上楚云秀一起杀去电影院,叶修拿到票一看,《霸道英俊潇洒就是有点傲娇的总裁爱上家贫人霉但就是拿天真善良纯洁当杀手锏的我》。

看完之后,苏沐橙问:“感觉如何?”

“受教了。”叶修非常诚恳地说。


END

 


——为什么这篇文的走向越来越欢脱了呢?

——因为另外一篇即将反着来(放开不要拦我


评论(4)
热度(51)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