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一)

Attention!!

这  是  一  个  坑!!!!!!!!

这是一个因设定和题材问题暂时不想填的坑!!!!!!!!!!

跳坑请谨慎!!!!!



全国的哨兵向导在看到消息的瞬间都沸腾了。

如今,没有了战争,所谓的外星生物和僵尸异性都只是平行世界肆虐的幻想,这些怀抱着异常基因的年轻人没有了发挥的空间。要他们闷头当个普通人,又委屈了他们的能耐,要他们直接去高级机构,似乎又构成了基因歧视,而且向导还好,天性容易冲动的哨兵实在太容易砸场子了。再加社会仍然谨慎地将哨兵从向导身边拉开,甚至还给每个向导配置了自动防狼喷雾,一旦检测到附近有异常的哨兵信息素,立马自动飞出来喷周围所有人一脸,除非向导自己习得机械工本领,才能自己把那玩意卸下来。

哨兵们统一表示这个世界不让人活,简直堪比让妇女穿钢铁胖次的贞洁至上时代,而向导们也相当苦恼,从本能来说,他们也是和哨兵互相吸引的生物。但不管抗议声是如何的此起彼伏,政府还是继续坚持原则,该拆就拆,该散就散,比挑剔的丈母娘还无怜悯之情。这群本该英勇开创新时代的佼佼者,反倒是被各方面的束缚弄得连自己的基本需求都无法满足。

所以,当这个国家的第一所哨兵向导大学宣布正式招生时,全国的人哨兵向导都沸腾了。

无数优秀的生源蜂拥而去,好几个凭借向导优秀的精神力或哨兵了不起的视力拿下全省状元的人不顾家中反对,毅然将志愿书投过去。清华?我靠谁要去那种全是臭熏熏的哨兵的地方?北大?谁要去那种周遭全是莫名其妙精神投射的烂庙?

全国的哨兵向导第一次站在了统一战线,气势汹汹,挡我者皆是阶级民族敌人。

 

叶修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在收到各类贺电的时候表示自己冤枉极了。那个学校是唯一一个将电子竞技纳入特长生范畴的学校,可无论他怎么解释,别人都会拍拍他的肩,表示我们理解你去吧去吧,不能实现爱情的人生还不如狗生,追逐不到向导的哨兵还不如坨翔。

黄少天在取得录取通知书后的三天解释得口干舌燥:他无数次声明自己对哨兵完全没有向往,他只是想去一个将电子竞技纳入正规运动的学校享受生活,可周围人全部体谅地摇着头,告诉他:不用再解释了,请你自由地——

“呸啊!”两人统一地摔了录取通知书。

 

由于决定违背了父母的想法,叶修一个人提着沉重的行李箱在陌生的城市里窜来窜去。四川出租车司机热情得过了头,一边操着声调只有四声的方言和他胡侃,一边在城市里东拐西弯。叶修看着终点临近,才悠哉哉地掏出手机,将名片上的投诉电话的号码按进屏幕。“师傅。”叶修没精打采地说,“我记得,从机场到学校的路程只有五公里,不管你再怎么绕路,翻了四倍是不是太多了?”

最后叶修下车时就给了二十元,而不是里程器上显示的八十。当他从后备箱扯出行李时,看见门口还停着一辆出租,里面正传出激烈的争吵。

“八十四??我靠你这是坑人啊!!机场到学校的距离就只有五公里你当我不知道吗??你们这的司机还有基本的职业道德吗!小心我投诉你——”

叶修打了个哈切,关上后备箱,拖着行李箱就走向学校。作为一个智谋型的哨兵,他向来有点鄙视这种暴力思维的哨兵。

他并不知道这个暴力“哨兵”通过嘴炮技能,直接放倒了还试图狡辩的司机,最后也只给了二十元,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进了校门。黄少天挺有成就感的,因为在他来到四川之前,就听说了这么一句话:

 “外地人,欲征服四川,必先征服横行霸道的四川出租车司机。”

 

因为他们是第一批新生,于是也不能指望有热情的学长学姐站在广场,举着大红旗迎接他们。倒是有不少老师站在学校的各个分叉路口,十分耐心地给每个学生指路。

“哨兵请往这边去右边报道。”在一个Y字路口,一位男老师对叶修说。

“和向导分开吗?”跟在叶修后面的一个男生立马嚷嚷起来。

“这位同学,向导们身上都还装着防狼装置。”老师笑了,“先不讨论把你扔到成百上千的向导中央,你会不会内分泌失调,成百上千的防狼喷雾对着你来一口,你能hold住吗?”

“……有道理哦。”那个男生有点失落,但迅速地振作起来,“那老师,他们会把防狼装置拆掉吗?”

“这个学校的目的,就是让哨兵和向导如同男性和女性一般正常地相处。”老师微笑着说,“好了,趁着人少,同学你们快去报道吧。”

 

虽然那个指路的男老师说报道人少,但每个学院的报道摊位前也是围了至少十多来个哨兵。虽说哨兵对同类的信息素的敏感程度很低,但无数种稀奇古怪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再加上哨兵本身的攀比欲,让他们会在这种时候下意识放出更浓的信息素来凸显自己的存在。叶修不禁皱起眉头。

“哎哎哎,同学你是哪个学院的?”刚才跟在叶修后面的男生窜了上来。

“计算机。”叶修说。

“哦好巧我也是学计算机的!专业呢?”对方很是惊喜。

“信息安全。”叶修说,“你呢?”

“软件工程。”对方说,十分自觉地抬手搭在叶修的肩膀上,“走走走一起报道去~”

 

计算机是一个大学院,摊位前围着的人也比较多。那个小子则把行李箱甩在叶修身边,噌地挤了进去,叶修看一时无望,就靠在行李箱上四处张望。这是个新建的学院,建筑和景观都洋溢着追逐潮流的骄傲。广场的左右是大片的宿舍楼,它们明显是中式风格和欧式风格的杂糅品,米白色的墙壁顶着砖红色的屋顶,每个房间都有一个宽大的阳台,阳台侧边是让人安心的空调排气扇,而穿过广场一路直走,则是一条载满银杏的街道,两旁各是食堂和一系列的小店。至于广场前方,就是一大片清澈见底的胡,一道至少有四百米长的桥横跨湖面,他们正是走过这座桥来到这里。湖两边则是奇形怪状的教学楼。想必是如今建筑流行的趋势,可叶修实在没这方面的审美。

挺大的。叶修想,改天得去买个自行车。

没过多久,那个小子兴冲冲地挤了出来,手里拿着几张传单,“学校介绍和学生会的招新宣传,边看边排队呗。”

叶修对学生会没啥兴趣,也只是接在手上,对方倒是叽里呱啦地讲开了:“我好纠结啊,你说是加入组织部呢,还是科技部有意思?哦这是什么?女生部?哎莫名地心动了一下,不过这个部门是干嘛啊——啊?相当于公关部?啧——”

这个学校都是话唠吗?好可怕。叶修想。

 

他们花了半个多小时,领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又挤出来。什么体检表格,学生守则,寝室的钥匙和学生卡。那人拿起叶修的钥匙看了看:“哎,我们真有缘分,住一个大寝。哎对还没问你名字,你叫啥?”

“叶修。”

“我叫方锐。”对方笑嘻嘻地说,“走走走先回寝室把东西搁着。”

 

开学的第一天永远是处于四下的奔波中,本来若是叶修一个人,他应该会不紧不慢地在截止日前才把事情处理掉,但同样是新生的方锐要积极了很多,拽着他在一天内跑完了所有流程,从布置寝室到领取教材,从体检疫苗到生活用品大购置。叶修觉得他消耗的能力至少需要一个月的宅居生活才能弥补回来。

他们的寝室设计是每个楼层两个大寝室,每个大寝室有三个小寝,每个小寝住两个人,一个大寝共享一个阳台和卫生间。叶修的室友已经布置好了床位,但人不知去了哪里。方锐的室友叫林敬言,而另外一个小寝两个人都在,一个叫张新杰,一个叫王杰希。大家都忙着折腾,倒也是随随便便打了个招呼便各自忙活去了。

等他们终于折腾完毕,叶修正打算到楼下的自动售货机买碗泡面解决问题,方锐又把他拖到了食堂,整个过程鬼鬼祟祟地,连端着菜坐好了,都在狐疑地四下眺望。

“怎么了?”叶修问,“看到什么了?”

“你这人太不敏感了!”方锐大为不满,“你没有发现一个问题吗!!?一个至关重要性命攸关的问题!”

“饭菜有什么问题吗?”叶修吃了一口,是典型食堂的味道,油盐放得很多,但并不难吃。好像并没有性命攸关这么严重啊?

“不是饭菜!!”方锐痛心疾首地狂拍桌子,“你真的是哨兵吗??我们来这个学校的目的是什么?!向导呢??!可爱迷人的向导呢??他们不在我们来这个学校还有意义吗!!”

叶修硬生生地把一句“当然有啊”给咽下去,“老师不是解释过吗,你现在见到向导也是作死。”

“他们总是把哨兵当做看到向导就要恶狼扑食的生物,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歧视!”方锐愤慨极了,“而且向导总是要上街买东西,来食堂吃饭的吧?这个状况,让我现在总有一种我们被欺骗的预感!”

 

如果方锐知道他这个FLAG在三个小时后将被完美地回收,他也许会后悔这么轻率地说了出来。

三个小时后,几乎所有新生都以一种累趴下的姿势倒在寝室里,为了避免以后的寝室投毒殴打之类的恶意而和室友和睦地聊着天,内容无非是向导向导再加向导。这时突然有人近乎狂暴地敲击他们大寝的房门,韩文清——叶修的室友,直接从上铺翻身而下,从两米多的地方跳下来,出去开了门,门口的人满脸既嘲讽又无奈的笑容。

“出大事了。”他简短地说,“你们往4围合那边走,顺着那条直路一直往前,直到停下来为止。”

直到停下里为止?大寝的六个人都面面相觑,并没有理解这层话的含义,看着那个人马不停蹄地又去敲打下一个大寝门,也觉得好像并不是简单的玩笑,便也跟着人群一起往那边走。越是靠近,他们就能感觉到气氛越来越不对劲,狂暴的吼声和刺耳的脏话源源不断地从那边涌来。最后他们不得不因为拥挤的人群而停下来。这个荒僻的角落连路灯都没有,只有无数手机屏幕刺眼的光亮,在他们不远处投下点点光晕。

等等,点点光晕?

叶修眯着眼睛朝前看,发现人潮的前面是一堵墙,手电筒的光芒在上面摇晃着。一堵墙本身没有任何奇怪的地方,这可以是学校的边界,或者说是与其他区域接壤的地方。不过,不管怎么说,叶修从来没有见过高达六米的墙壁。

“安静!!”不知是谁拿来了一个扩音喇叭,对着人群吼道,“这堵墙还不能证明问题!!大家安静!!仔细听!!”

人群缓慢地安静下来,哨兵都调动起自己的听觉,很快,他们听到墙对面同样混杂着各种吵闹的声音。

“对面是哨兵吗?”

“这堵墙是怎么回事?”

“对面的哨兵能听到吗?我们是向导!!”

似乎是为了验证对面的画,一丝的精神力从那边飘散过来,如同水草般柔和地拂过哨兵们躁动的精神,对方似乎拥有极其可怕的覆盖能力,所有的哨兵都不由地打了个激灵。他们下意识抓住那丝凉意,但对方却迅速地收回了所有的精神力,只留下一片死一般的沉寂。

 

“我们和向导……是被强行隔开了?!”终于,一个人难以置信地说。

 

“地图大概是这样的。”王杰希说。

大家围了一圈,昨夜所有人连夜出动,打着手电筒勘测了整个学院的情况,最后汇总起来,结果让所有人都癫狂了。

学校从那个Y字路口开始,便分出了两条道路,而两条道路各接着一架横跨湖泊的长桥,其间被图书馆和教学楼隔开,以至于两方都无法看到对方,长桥上有通向教学楼的分岔路。然后便是各自的广场和宿舍,中间树立着那堵高墙。在两方各自的区域上,也有教学楼和体育馆。

本来王杰希是只画出了哨兵所在区域的地形,但却发现广场和居住区呈半圆形,便擅自用对称将向导区域补画出来。

“我有一个好消息和坏消息,大家要听哪~一~个?”方锐是最晚回来的一批人,他急冲冲地跑来,喘着气说。

“坏消息。”张新杰说。

“坏消息就是,桥的另一头已经设立了需要身份验证的机关。”方锐说,“学生卡没用。”

“那我们是被关在这个鬼地方了?”韩文清冷冷地说。

“这是非法监禁,我们可以提出控诉。”张新杰说。

“好消息是——”方锐似乎并不太在意这个坏消息,反倒是在报告好消息时眼睛格外闪亮,“湖上的教学楼和图书馆,我们应该是和向导们共用的。虽然现在两个都上了锁,但我透过玻璃看见对面也是一堆手电灯光趴在门上。”

叶修看着一群人拥抱着喜极而泣,大声叫着“我后半生的幸福还是有着落的!”之类的鬼话,另一半如张新杰和韩文清,则抱着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法律手册,严肃地核对着有关非法拘留和监禁的相关事项。

 

叶修坐在吵闹的人群中央,托着下巴沉思。

我TM不就想打个游戏吗?叶修非常郁闷地想,为什么非要被搅进这种烂摊子里面?

 

————————————————————————

一切悲剧的起因都是因为叶神你不但没有英雄救美还嫌弃别人

评论(7)
热度(20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