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二)

忘说了忘说了...上一篇更改一个地方,王杰希的室友是张新杰,而不是周泽楷

在大家都深刻理解到被欺骗后,之后的行动就被划分成两个板块:贯彻理性与法律的,由张新杰率领,去找学校的管理层谈判并联系外界的媒体;坚信暴力至上的,由一开始向大家汇报消息的男生带领着,扛着体育馆的球拍铅球,浩浩汤汤地在学校里搞起了破坏。当然,由于这边是哨兵组成的阵容,跟在张新杰屁股后面的,就只有那么十几个二十人。

叶修本来想混在大流里面方便偷懒,却在出门时发现张新杰和韩文清相向而站堵在门口,其他人一个个长叹着气在客厅里踱步。“这干嘛呢?”叶修戳方锐。

“你自己听……”方锐一脸生无可恋。

“所以说,虽然我们是哨兵,但用这种毫无理智的行为去对抗一个未知的势力,也是一种非常愚蠢的行为。”张新杰说着推了推眼镜,“我们拥有法律以及民主作为我们的依仗,所以更没有必要用冲动给如今的情况添乱。”

“王杰希,那家伙是什么专业的?”方锐又去戳王杰希。

“法律。”王杰希说。

“哼。”韩文清冷笑,“他们花费那么大的精力搞出这场戏,我还不相信你说几句话,他们就会把我们放出去。”

“昨天你和我讨论监禁法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个理性的人。”张新杰说。

“我只是在合适的场合采取合适的行动。”韩文清说,“现在我已经确定了学校违法在先,就没什么好考虑的了。”

“他又是什么专业的?”林敬言问。

“核物理。”叶修满脸敬畏地说。周围三人也是肃然起敬。

最后还是方锐忍不住,他拍拍巴掌做起了和事老:“大家先别吵了,各自干各自想干的不就好了,我们先要共同解决被学校欺骗的问题,对不对?”

张新杰满脸都是不赞同。

 

最后他们还是艰难地达成了和平,王杰希和林敬言加入张新杰的队伍,而韩文清和剩下的人用暴力骚扰学校。韩文清似乎早就不耐烦了,在张新杰离开门口时,丢下一句“多管闲事。”便径直冲出了门。留下本该是和他一起行动的方锐和叶修颇为忧伤地对瞪。

“走吧,孙大大在围墙那边等咱们。”方锐用一种被抛弃的语气忧愁地说。

 

他们在校园里面晃荡,四下都有大吼大叫正在搞破坏的学生,但除了食堂的大妈外,学校甚至没有派出一个职员来进行阻止。他们沿路看到了不下十幅巨型涂鸦,无数扇玻璃被砸得粉碎。暴力啊暴力,叶修想,刻在哨兵骨子里的东西,试图压制,它们会反弹,但放任它们,它们还会变本加厉。

“你觉不觉得有点奇怪啊?”方锐说。

“你昨天吃饭时也说过这句话。”叶修有点担忧地望着他。

“不不不,我并没点FLAG的技能。”方锐正直地说,“只是我们方向没走错吧?孙大大不是带了上百个人去拆墙吗?可怎么连点动静都没有?”

“也许不太好拆吧。”叶修很随便地说。

 

“……”

等两人东拐西弯来到墙下,都不约而同地被眼前几乎可以用“香艳”的场景雷得抖了三抖。

无数的铲子锤子被抛弃在地上,几乎带着残破和折损的痕迹,而理应被砸的高墙下,正东倒西歪地趴着上百个哨兵。他们姿势可谓百花争艳,呈大字紧贴墙站的,以贵妃姿态贴墙躺着的,还有侧身坐在墙边,正一个劲地往墙上蹭的……反正叶修和方锐一眼仿佛看尽了人体的极限,所有能让他们与墙身接触面增大的姿势,这群疯魔的哨兵全用上了。

方锐眼神木然地掏出手机,闪了一张,他的手机没关声音,但在那声“咔擦”的脆响后,也没有任何人回过头来注意他们。

“商量一下,咱不过去成吗。”叶修说。他压根不想知道这群人在干嘛,但他已经隐约嗅到了空气中过于浓厚的信息素味。

“如果这样能满足我内心的好奇的话,我一点也不想过去。”方锐颤抖着说。

 

他们最后在群魔乱舞的哨兵中找到了唯一一个正常点的,也就是这群人的领队孙哲平。虽然他也是斜倚在高墙上,但在众多的身姿妖媚的哨兵中央,他的身形还是挺拔得像棵松。

“孙大大……”方锐看见他的时候两眼都是泪光,他几乎就要扑上去,但却在搂上去之前听到孙哲平用一种非常……非常难以形容,鬼知道是压低嗓子在威胁还是含情脉脉的低语的音色说:“等一下,有人找我。”

方锐判断了一下对方阴暗的脸色,并着脚跟向后蹦了两下,抬起右手行了个礼:“报告孙大大,我方一线军心完全被瓦解,请您下指令。”

孙哲平满脸不耐烦地左右环顾了一圈,周围荡漾着春季气息的环境似乎没有让他感到任何不适:“没事情就别胡扯些有的没的,大家不都好好的吗?”

“是!抱歉长官!”方锐又行了个礼,看着孙哲平重新靠回墙上,立马扭头就去拽叶修准备开始吐槽——但他背后哪还有叶修的影子。

“我靠!!!大叛徒!!”方锐惊呼,他看见叶修懒散地倚在高墙上,嘴巴一张一合,明显就已经聊上了。

 

叶修要是知道方锐在一瞬间给他扣上了无数类似“重色忘义”的帽子,绝对会觉得冤枉极了。他本来也是站在远处苦笑不得地看热闹,却看见一个年轻的哨兵气得满脸通红,对着对面说话时嘴皮子都在哆嗦,没过几分钟就一拳头砸在墙上,然后捂着红肿的手气呼呼地离开了。叶修想反正也闲的无聊,便走到对方的位置上,将耳朵贴在了墙上。

这墙的透音效果出奇意料的好,仅仅只是把耳朵贴在上面,就能听到四面八方窃窃的低语,什么乱七八糟的内容都有,问生日的,问喜好的,聊人生的,这些生涩极了的搭讪在固体的传导下和周围杂音的烘托下,竟活生生地染了层暧昧的情味。叶修趴在墙上听了会,很快便辨认出距离最近的那个声音,不是因为它最清晰,最有诱惑力,而是……

TMD那个声音实在太聒噪了。

对方好像没意识到对面已经换了人,还在自顾自地HIGH得格外畅快。什么“像你这种连异性的手抖没牵过的人,还做梦想用这种廉价俗套的塔山方式勾搭向导,还是早早回学前班学习拼音吧”,或者是“你们哨兵就是脑子和下半身的玩意长反了,还觉得对方看见这个模样会觉得性感万分,你们真是愚蠢地不行不行”之类的。这倒也不是多有杀伤力的嘴炮,但是以对方那个骇人的频率倒豆子般倒出来,让一个心灵脆弱的新人奔溃,还是没啥大问题。

“那么生气干嘛?”叶修不禁想笑,“那小子都被你气跑了,他们怎么惹你了?”

“我靠,他小子还气跑了?怎么说有冤的也是我好不好他倒还装委屈,哨兵你们这么脆弱你们要脸吗?”对方明显正在气头上,仔细听甚至能听到对面咚咚咚的跺脚声,“你们还想干嘛啊?轮换制都来了,来啊来啊别以为我怕你们这群人了!”

“谁要跟你吵了?”叶修有些无奈,“到底谁招惹你了?”

对方难得地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纠结要不要说,但听上去还是因为憋得够呛,还是说了出来:“你玩荣耀不?”

“玩啊。”叶修说,他昨天趁着夜深人静还来了一局,从其他公会手里抢下一个BOSS,还刚巧拿到了他需要的素材。

“你认识君莫笑不?就那个最近在新区为非作歹的那个。”

“……”叶修非常无辜地眨眨眼,“认识。”

“我靠我给你讲!”对方在找到共同语言后瞬间炸了起来,“那个死家伙就是一个老贱人!满脑子都是阴招!昨天我们组团杀野怪,本来好好的三个公会竞争,那个死家伙跑起来左右拉拢,弄得局面一团乱,然后竟然就趁着剩下三个团打的时候把怪拉走了!!而且这种事情他干了不知道几百次了,现在全服都在追杀他,但他还在犯贱!!”

叶修默默地听着,点了根烟,最后等对方说得口干舌燥,才幽幽开了口。

“他一招坑了你们几百次……你们是永远吸取不到教训吗?”

 

晚上,张新杰率领着一群人回来了,他们的脸色本来就很糟糕,在看到高墙下如同吸毒现场一般的场景后,脸色更是阴沉得骇人。最后他们是连拖带拽,软硬兼施,才把这群连骨头都软掉的哨兵给硬生生地扯回了宿舍区,期间满路都是各式各样的哀嚎,其间喊什么的都有,什么“小兰”“小刚”“小美”……当然叶修并不是其中的一员,不过就算他老远地跟在后面也从内心深处感到一种淡淡的羞耻感。

当林敬言把胡言乱语的方锐扔进大寝客厅时,韩文清正板着脸坐在沙发上,他面前摊着一张纸,上面画着些乱糟糟的线条。

“什么情况?”张新杰问,语气很平静,似乎忘记了早上的争吵。

“我把学校彻底地绕了一圈,包括周围的围墙和所有能进去的楼房。”韩文清说,“虽然墙并不高,但所有的墙上都安装了电网,不至于把人电死,但电得大小便失禁绝对没问题。而且它楼房的建设位置相当巧妙,就算我们有滑翔伞,都没有办法从楼顶上逃到外面去。”

“湖呢?”张新杰问。

“湖?”韩文清反问。

“虽然学校把它叫做青鸟湖,但学校一般是不会养这么大一滩死水的。”张新杰说,“在哪里应该有河道才对。”

“……”韩文清沉思了一会,“我疏忽了。”

“不,不是你的问题,就算真的有河道,学校也不会在这点上留什么漏洞。”张新杰说,“如果是暗河道,反倒还不如不要向大家揭露,这样会让很多冲动的人冒生命危险。”他说着,用严厉的目光瞪着韩文清。

“我们这边的结果也很糟糕。”林敬言看着气氛又有些糟糕,连忙站了出来,“我和张新杰去了哨兵区的行政楼,也在那里找到了老师……先不说暴力不暴力的问题吧,所有的房间都被铁栏隔成了两部分,我们根本就无法靠近老师。我们也向他们质问了这个情况,他们的说法——”

“‘我们作为老师,不觉得你们有能力直接与向导和平相处。’”张新杰刻板地背诵,“你们需要接受合适的教育,在缓慢的过程中与向导建立正确的关系。若要我打个比方,你们现在的状态就像十八岁前都没见过女人的普通男人,现在突然把你们丢到女子学院里,你们并不可能因此迅速地变成绅士,而更可能表现为禽兽,或者是阳痿。”

“……”大家沉默了一下。“如果你等会要去给所有人转述这句话,记得委婉点。”王杰希说。

“我尽量。”张新杰说,“然后那个人就拒绝放我们出去,并告诉我,他希望一周后正式开课时,你们能以正常的心态上课。”

“就是他坚持现在这个状态吗?”叶修说,“那媒体那边呢?”

“是我负责的,不过也没有任何的好消息。”王杰希苦笑着说,“一开始,每个记者都很激动,毕竟也是发掘到了惊天动地的爆点,但之后却毫无动静。然后我又打电话过去,发现对方要不然就关机,要不然就支支吾吾,否认他们之前的承若。不知道是哪方面给他们施加了压力吧,然后我试着在网络上宣传这个消息,可也迅速被屏蔽了,没过多久传出了造谣者被抓捕的辟谣消息。”说着他摇了摇头。

“本来哨兵这个群体在群众眼中的印象就不太好。”张新杰说,“就算捅出去,拍手庆祝的人也不会少。”

“清一色的——”林敬言长叹着气。

“坏消息呢。”方锐摊开了手。

“我要去向其他大寝转告这些消息了。”张新杰站起来,“大家今天幸苦了,早点休息吧。”

 

叶修回了房间,韩文清拎了条毛巾出去夜跑了。他打开电脑,登入荣耀,上面仍是一番热火朝天的样子,叶修在线上寻觅了一番,向蓝溪阁的人发去了消息。

“刷怪还是下副本呢?”君莫笑说。

“副本。”蓝河缓了有半分钟才回答。

“哦,又有野怪了,我想想啊,这周已经有三只出现过了,也就只剩下那一个了。你们打慢点了,现在都这么晚了,我召集人也不容易。”君莫笑说。

蓝河差点没摔了键盘。他腾出一只手将麦按在嘴边,声嘶力竭地大吼:“打快点!!君莫笑那丫要来了!!!”

 

叶修并没有叫人,他对这个怪物身上的道具没有任何需求,也懒得耗费精力去折腾。所以他只是拿了一个埋伏在蓝雨里面的小号,溜进了混战的队伍里,然后大摇大摆地挤到了队伍的前面。蓝雨的冲锋还是昨天的那个剑客,他在队伍前面上蹿下跳,语音和对话泡齐飞。叶修相当自觉地冲上去,拿起重剑往怪物身上招呼。

“哎哎哎我靠你是哪个队的啊从哪里冒出来的,快退回去快退去,哦哟要放大招了小子你再不退就迟了——哎躲过去了?”对方叽叽歪歪地自言自语,“身手不错嘛小子,不过你身上的装备怎么这么奇怪,我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哎你这是自制装备吗?”

“这是新手村自带装备。”叶修打字说,“你当然见过。”

“……啥你逗我?新手村装备?”夜雨声烦边打边说,没有丝毫分心的迹象,“我就说怎么看着这么面熟——不对你穿新手装备来这干嘛啊?!你是想向蓝溪阁控诉待遇不好吗?我不管事啊你去找——”

“这不今天看你心情暴躁地挠墙吗吗。”叶修这才换回麦,看着夜雨声烦辨识出他的声音时一头撞进了BOSS的怀里,然后在反应过来叶修话里的含义后又被怪物狠狠刨了一爪子。他莫名地觉得心情挺好,就像从墙角拎起一只张牙舞爪的猫,看着它挥舞爪子却碰不到自己,“哥这不特意送来一个没装备的号嘛,让你感受一下。”

“我靠我告诉你我堂堂剑客不稀罕欺负一个连装备的没有号!!有本事开大号竞技场见!!!PKPKPKPKPKPKPKPKPKPK!!”

“年轻人就是冲动。”叶修说,“谁说哥送号来给你欺负的?哥是来让你见识一下,没装备,照旧虐你如切瓜。”

 

评论(5)
热度(137)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