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三)

叶黄的道路还很漫长,先刷一发双花~



“我创建了一个学校群,叶修你快点加进来。”

苏沐橙在网上发来消息,在她向导的本能觉醒后,叶修倒也是很久没和她见过面了,平常也只是一起玩玩荣耀聊聊天。在听说叶修的志愿后,她也毫不犹豫地把志愿书投了过来。针对这几天的情况,他们也有交流观点,但苏沐橙好像正因为什么事忙得焦头烂额,每次也在电话里面草草说几句,就叫着“好的我马上过去”,然后挂断电话。

叶修倒也没拒绝的理由,便加入了那个群。定睛一看:嚯,一个容量两千人的大群,而且现在群内人数已经是一千六了。这个学校本来就是新建,也就只招了两千人左右。只见消息嗖嗖嗖地往上窜,完全就超越了人的阅读能力,更别提里面还有用表情爆照刷屏的,同时闪过的还有灰色的某某某被禁言的系统提示。叶修长叹一声,在名字前面加上哨兵的备注,然后就晃着鼠标在“屏蔽群消息”的选线上纠结。

苏大小姐的面子不能不给啊,叶修纠结了,不然就等着被电话轰炸死吧。

不过很快,系统弹出了完全禁言的消息。刚才还处于癫狂状态的对话框瞬间安分下来。“这个群是用来交流重要消息的。”群主苏沐橙发话了,叶修都能先出她气哼哼的模样,“不是拿来给你们相亲爆照的!!想网恋的自己私聊去!!接下来,我再逮到谁发无意义的话题,禁言!四年!而且我保准你之后四年勾搭不到一个人!”

接触群禁言之后两分钟都没有人说话。

 

“苏大小姐,我说,你专门创一个联谊群,还不让人家搭讪,何必呢?”叶修说。

“我是让他们自己私下去勾搭呀。”苏沐橙回复得挺慢的,“难道哨兵追向导还需要一千六百个人在群上助攻吗?”

“……应该是一千六百多个FFF团员在群上作阻吧。”叶修说,“可你怎么会突然想到揽下这么大个烂摊子?这不像你在正常情况下会干的事。”

“……”苏沐橙沉默了很久,也只是默默地敲出了一串省略号。

“你们那边有发生哨兵的打架事故吗?”她隔了很久问。

“有几起小型的,但都被及时拉开的。”叶修说。哨兵和哨兵打起来这事,就像野兽争夺地盘一样普遍,完全就是基因里争强好胜的片段在作祟。但由于这几天哨兵们一致对外,关注点都不在互相身上,就算是偶尔的冲突,也被周围的人迅速压制住了,“向导那边怎么了?”

“……虽然向导和向导之间的互相感知能力很弱,但是……”苏沐橙的打字速度几乎像是用一根指头在敲,“人一旦多起来,大家的情绪就开始互相影响,而且情况越来越糟糕……不管走到哪里,都像是走在泥潭里。虽然一直都说向导的精神能力远远强于哨兵,但这种情况完全就是恶性循环……今天早上……已经有一个精神脆弱的家伙试图自杀,还好被及时发现才救下来……叶修,我怕这里撑不了多久了……”

“别怕。”叶修说,“哥就在一堵墙外面。”

“好久没听到你这么说了。”对面发来一个笑脸,“外面好像闹哄哄的,我先出去看看咯~”

“你还真是忙啊,注意休息。”叶修说。

“谁叫我是美少女主管呢。”对方回复。

 

叶修走出卧室,不知何时他们客厅已经被装饰成了战略研讨中心,张新杰坐在中心,进进出出的人们手里都抱着好几个文件袋。

“确认:高墙完全无法采用物理方法破坏,不管是铁锤还是铅球都不能造成任何伤害。”

“报告:高墙无法用学校能够提供的化学方式破坏,硫酸盐酸都不能腐蚀它,而且连酒精喷灯的温度都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

“报告:高墙的最上方有电网,到五米的高度后完全不能靠近。”

“报告……”

在这种环境的熏陶下,连叶修都有些焦躁不安,这时,他突然看到孙哲平从他们寝室门口疾驰而过,一蹦三跳地冲下楼梯。他想起刚才苏沐橙说的闹哄哄的状况,有些担心地跟了上去。

孙哲平狂奔跑过生活街,径直冲上了长桥,长桥的最尽头已经聚起了十多个人,大都攀桥尽头处的关卡处,冲着湖的尽头指指点点。孙哲平推开围观的人挤到最前方。“怎么回事!?”他凶狠地问。

“那边……那边!”一个人用手指着湖的边缘。

叶修和孙哲平眯起眼睛。他们的注意力都被对面的桥吸引去了。虽然说哨兵和向导之间的桥间隔着一栋教学楼和图书馆,但由于图书馆坐落在湖中央的小岛上,它和岸边之间也是用桥梁连接的,所以他们还是能通过那么一小段桥的空隙看到对面与他们遥遥相望的向导们。那边桥上满当当的全是人。叶修的耳力不算出色,他们只能听见那边不停歇的尖叫和哭泣。

“不不不是那边!”那人慌忙地否定,而是指着图书馆桥下,“那里!那里有一个向导。”

两人这才垂下视线。在图书馆的桥下,有一个渺小的人影,他靠在桥梁下,低垂着头,栗色的头发糊在脸上。对面都是垂直的墙壁,他没有任何可以爬上去的地方,但他也没有任何要游开的动作。

“怎么回事?!”孙哲平问。

“不知道,我们本来在这里研究这个关卡,但对面就突然跳下一个人来!”那人也是满脸不安与茫然,“也不说话,也不干嘛,就一直在那里泡着……本来我们是想跳下去阻止他的,但是——”

在那个人说出阻止的瞬间,一股爆炸波般的精神力猛地向他们扑来,如同一只手,在他们脑子里用力一抓,硬是将他们阻止的念头给压在大脑皮层上。而说话的那人更是倒吸了口凉气,痛苦地按住头,看上去就摇摇欲倒,被叶修搀扶住才站稳。此时叶修的额头也是一跳一跳地疼,周围的人都不同程度地皱起眉头。

“就像这样。”他急喘粗气,“不要让我再说一遍了……”

叶修望向孙哲平,孙哲平面无表情地看着水中的身影。整个攻击过程那人压根就没有抬过头,表情藏在桥下的阴影里,如同一个失魂落魄的幽灵般。

 

“手机借我。”叶修对孙哲平说,孙哲平没回头,只是把手机扔给他。

叶修拨了苏沐橙的号码,第一次才接通便被对方掐断了,第二次结果仍是这样,叶修继续拨打了第三次,终于迅速地接通了。

“喂?如果没有急事的话麻烦你等会打过来,这里——”苏沐橙狂躁地说。

“我是叶修。”叶修说,“你在桥上吗?”

“叶修?叶修!”对方说,“啊我在!现在这里乱得一团糟!我……我……”

“我在对面。”叶修说,举起了左手“举手的那个,你站到围栏边上来一点。”

过了半饷,从对面骚动的人群挤出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姑娘。“我看到你了。”叶修说。

“我也看到你了!”苏沐橙的声音听上去有一两秒是快要哭出来,但转瞬又被她生硬地吞了回去。

“你清楚那个人是什么情况吗?”叶修问,“不会又是那个要自杀的吧?”

“不,完全相反,是他阻止了自杀!”苏沐橙声音发颤,“他没有跟任何人说他这样做的目的,我们也只能推测,他应该是希望用这种行为威胁学校,让学校把我们放出去!”

“对面连个校方的观众都没有。”孙哲平说,以哨兵的耳力偷听个对话完全不算问题,“他这样做屁用都没有!”

“啧。”叶修说,“你们有办法把他拖回去吗?他这样只是折磨自己。”

“不行……至少我做不到。”苏沐橙说,“他的精神等级相当高——从刚才那个攻击波上你们应该能感受到,而且现在还处于极端坚硬的防御状态,如果我们随便进攻他们精神领域,很可能会造成永久的损伤!”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哨兵在听到消息后纷纷涌来,站在桥上,半是担忧半是敬佩地看着那个身影。有好几个家伙看到这幕便骂骂咧咧地开始脱上衣,怒骂说你们这群哨兵还不如一个向导,然后就欲往湖里跳,但都在跳上栏杆之前就被精神攻击一巴掌拍翻,英雄救美的姿态转眼间就成了狗吃屎。

半个小时过去了,那个人连姿势都没换一下。

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仍然呆在那里。太阳渐渐向西斜去,那边的天空开始缓慢地泛起红光。

几个小时了?叶修想,别说是向导,就算是个哨兵,就这样泡着,身上的体温都不会残存多少。这期间他一直保持着和苏沐橙的通话,由于孙哲平的手机电量耗尽,已经又换了一个手机。他知道,对面向导们的负面情绪已经要快达到了极点了,如果连苏沐橙的情绪都奔溃,那对面可能会出现难以控制的场面。

眼看着哨兵快要占满半个桥了,桥上却越来越安静,有时寂静得连叶修都不得不停下手中的电话。他有些惊讶地回头,却发现这帮冲动的家伙全部笔挺地站在桥面上,目光直直地注视那个渺小的人影。这种寂静仿佛是一种无声的宣誓:好吧,既然你那么想当个人英雄,那我们就用眼睛为你记录下这一切。

就在叶修快被这种情绪完全感染前,电话对面突然传来了奇怪的争执。叶修望向对面,见一个男生怒气冲冲地挤到苏沐橙旁边,劈手便夺过了电话:“喂?你是那群傻逼哨兵的头子吗?”

这巧合率……叶修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心里默默地感叹。“我只是通讯员,”叶修说,“剑客大大,您有何安排?”

“卧槽!”对方也是一惊,“怎么又是你丫——不对现在先不说这个!我们不能再让那家伙泡下去了!他再泡下去他就该肿了!!你们现在听我们的指挥,等会我要把那家伙击晕,你们趁机赶快去把他捞起来!绝对不能慢了!!”

这话说完,又是一阵狂暴的精神攻击,但比起之前来说,力道已经减弱了很多。

“你确定击晕他不会伤到他?”叶修问,他觉得要是今天自己再被震一下,就要精神性耳鸣了。

“不要小瞧我们向导!”对方忿忿地说,“你们才是,从你们那里游过去,给你们最多四十秒钟,不行就赶快换人!”

“不要小瞧我们哨兵啊。”叶修毫不客气地回敬道,单手就开始脱上衣,然后板着脖子活动了下关节,确定全身关节都热乎了,“准备好了,听你下指令了。”

“等会我不能保证他完全属于昏迷状态。”对方的语速越来越快,其间暗藏着一星半点的紧张,“如果他还有意识对你发动精神攻击,你最好叫叫他的名字,这样应该会让人本能地平静一点。他叫张佳乐。”

“张佳乐,张佳乐。”叶修重复道,“OK。等下老孙你帮我拿下手机。”

孙哲平没说话,叶修以为他默认了,听着对方开始倒数,他也绷紧了全身的肌肉,跟着对方的倒计时轻声念着。他左手按在桥的栏杆上,准备随时一翻身跃下湖去。

“3——记着啊叫张佳乐张佳乐,别叫错了啊!”

“3——好好好。”

“2——四十秒!要是晚了人命就算在你头上!!”

“2——好好好!”

“1——准备好了要开始了!!”

“1——你能不能好好倒计时啊!!”叶修哭笑不得。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见附加解说的倒计时。

“开始!!”

在对方喊下开始的瞬间,叶修同时感受到了很多事。

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危险的气息擦着他的头皮呼啸而过,硬要比喻的话,倒是挺像武侠小说里常说的剑气。而湖中的张佳乐仿佛突然被抽走了力气,本来扶在桥柱上的手无力地松开,人径直向水里滑去。

叶修把手机往孙哲平的方向一抛,脚下正要用力,却瞥见旁边的孙哲平比他更快一步,整个人已是腾空而起,紧接着便是一大一小的扑通落水声——没人接的手机紧随着孙哲平的步伐,一个倒栽葱掉进了水里。

“……”叶修眨了眨眼。

孙哲平的游泳速度极快,当叶修还处于极度怀疑人生的状态,他就已经游到桥柱下,憋了口气向下潜去。所有人都盯着那泛起的水纹,无声中同样将一口气压在喉咙口。当孙哲平再次浮出水面的时候,怀里已经搂了个面色苍白的人。

周围霎时间欢呼声爆炸,向导那边更是掌声如雷,其间还伴随着少女们激动的尖叫。几个哨兵都情不自禁,一边鬼哭狼嚎一边对准桥上的铁栏杆猛锤,而如果手机还在手上,叶修一定也可以听到苏沐橙带着哭腔的欢呼和那话唠嘴里一大串毫无意义的音节。位于视线中心的孙哲平也毫不羞涩,笑着一边将怀里的人搂紧,一边举起右手拳头,在空中有力地挥舞着。

“如果我是你,我会考虑给他寄封血写的角斗书。”王杰希不知从哪里钻出来,非常诚恳地拍着叶修的肩膀,“或者诅咒他现在脚脖子抽筋的。”

“我更希望他能负责赔偿那个手机。”叶修盯着桥下看,“苹果哎。”

 

此时,宿舍。

“你昨天到底在高墙那和谁聊这么开心?”林敬言问,他正忙着在网上想尽方法控诉学校,在听到外面的喧闹时便关掉了窗子,倒也是错过了外面的热闹。“妹子?”

“我昨天对面压根就没有人。”方锐说,林敬言有些诧异地回头,看见对方正趴在床上奋笔疾书。

“那我昨天看见你还拿着手机打字,难道不是在记录对方的电话QQ吗?”林敬言问。

“老林,这就是你不懂了。”方锐得意说,扔下手中的笔,拿起本子跳下床,“你觉得我是那种见爱情的就忘魂的人吗?看看看!一线机密资料,昨天我奋战半天还演了一晚上戏的成果!”

林敬言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不得不接过那个泛着少女气息的本子,上面用潦草的字迹画着各种乱七八糟的符号,很多圆圈里面还有字。“额……什么意思?”林敬言不太懂。

“八卦啊八卦啊!”方锐说,他啪地在自己腿上拍了一巴掌,“比如说这个,孙哲平和某个读音是zhang jia le的人,这个是说叶修和某个不知道名字的话唠,还有这些这些……”

“额,我还是不太明白,你是从哪里看出这些关系的……?”林敬言非常虚心地请教。

“哼。”方锐狡诈地一笑,警惕地看向门口,然后低声说,“我昨天就趴在那个墙上听,那玩意简直是个公开的聊天窗口,只要搞清楚是那两个人在演对头戏,情报就轻易到手咯~”

林敬言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兴高采烈的室友,不知道是该鼓个掌,还是说这家伙注孤身好。


评论(2)
热度(127)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