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乐】暖冬(雪女番外)

叶修喊他的时候,张佳乐正四仰八叉地躺在沙滩上,左手边上放着姑娘们的包,右边放着椰子冰沙——不是那种用高脚杯装着的饮料,而是直接把搅拌器和冰块一同戳进椰子里,然后高速搅拌的产物。那是个连本地人都赞叹不已的好天气,湛蓝色的天幕上镶着几颗白绒绒的棉花,海浪有气无力地拍在岸上,海风的强度恰到好处,刚好让那群穿着比基尼的美女们时不时抬手整理飘飞的发丝,或让穿着长裙的妖娆女子的裙摆如同金鱼尾巴般展开。

——虽然他和叶修的关系已经传遍了全联盟,而他俩也把该做的做得差不多了,但出于男人之本性,张佳乐还是很乐意去欣赏美女的。

他在隐隐约约地听到叶修的喊声,本来前几声还是懒洋洋的叫声,但不知怎么回事却突然急躁起来。干嘛?张佳乐晕乎乎地想,那规律的海浪声早让他昏昏欲睡,还不让人看美女了?人性呢?

“张佳乐!!”最后叶修的声音几乎是在他耳边炸响,他猛地惊了一下,但下一秒大脑又被拖回了困倦的深渊。他瞬间觉得不太妙,不知何时,他眼前的景物都变成了一大团复杂的色块,他想撑坐起来,身体却滚烫得像正在缓慢融化般,他拼劲全力向四肢发去指令,却只让它们轻微颤动了一下。他越是焦躁地挣扎,意识越是向地面沉下去——

在他昏迷过去的前一秒,一阵舒适的寒冷包裹住了他。

 

张佳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明媚的天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暖黄色的天花板,他望向周围,他旁边坐着叶修和雪女,两人身后是一扇雾蒙蒙的窗户,他试图看出去,只能看到相当模糊的深绿色。

“醒了?”叶修正在玩手机,看着张佳乐皱着眉头张望,搁下手机走过来,将手搭在他的额头上,那是远远低于人体温的温度,冰的让张佳乐不由哆嗦了一下。

“我都不想说你个傻……我都不想说你了,”叶修叹了口气,体温比正常人低了十多度,还不肯在水里待着,而是跑去晒太阳,……我真是服你了。有没有哪里不太舒服?”

“没……额……”张佳乐张嘴说,声音却嘶哑得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叶修没说话,从旁边拿起杯水,轻轻一个弹指,水从里面跃起,下一秒便以喷泉的姿态凝结成了冰柱。叶修从冰柱上扳下小截的冰柱,在手指上抓捏两下,然后往张佳乐嘴边塞。

张佳乐嘴角抽搐了一下,他看叶修的动作,自己已经从床上撑起来,正准备接过杯子,却没想到叶修来这手,但他狐疑再三,还是从叶修手中咬下那截冰柱。叶修将冰柱尖锐的断面都修整成了圆弧面,让它跟颗薄荷糖似的。张佳乐还没来得及吞下去,叶修又扳了截递过来。

雪女捂住了眼睛,在她的座位上非常欠抽地扭来扭去。张佳乐本来还本着难得的伺候不要白不要的厚颜无耻,看着她这么一折腾,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

附带一提,当初他们一群人,因为不知该如何称呼雪女的问题纠结了半天,直到叶修一个回答一锤定音:雪姨。在刚得到这个称号的时候,雪女还挺得意的,觉得这个“姨”字生动地展现了她长辈的地位。直到她后来有幸地知道了B站的存在,无意中点进了鬼畜区,然后追着叶修打了三天三夜。

“你在这干嘛?”张佳乐没好气地问,期间又从叶修手中嘎嘣咬下一个冰块——倒也不是他想吃,但叶修的手指都戳到他嘴唇上了,他本能地想回退,但无奈身后已经是墙壁了。

“你这话就奇怪了。”雪姨理直气壮地说,“我不待在你们两个边上,一分钟就得融化,我不呆在你们边上还能去哪?”

“你晚上不是和沉玉睡的吗?也没有见你过来躺地板啊!”张佳乐嗓子好了点,顿时跳起来反抗。

“那哪里好意思。”雪姨说,“我才不要当这么厚脸皮的电灯泡——话说这不是电灯泡,是偷窥癖的变态了吧!”

“我靠上次那个趴在门上偷听的人是谁来着!”张佳乐说起这件事就是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要不是叶修早早发现,他可能之后都不想见人了。

“我好奇嘛。”雪姨端正地坐好,满脸求知如渴的虔诚。

“老处女。”张佳乐果断地说。

“死基佬。”雪姨迅速回嘴。

“老处女!!”

“死基佬!!”

“停停停!!!”叶修表示简直看不下去,连忙把两个人都按回原位。“你们小学生吗!?”

 

“哦对了,苏沐橙他们呢?”两人仇恨地对瞪了很久,张佳乐问。

在知道叶修张佳乐他们的旅行计划后,苏沐橙二话不说也向联盟请了一个月的假,同时还不忘拖着楚云秀和戴妍琦一起办理了护照,跟着也来到了他们第一个旅行地点:泰国的苏梅岛。

“拿衣服去了。”叶修冲隔壁扬了扬下巴,“这里的温度她们那身可承受不了。”

“开空调就行了。”张佳乐干巴巴地笑着说,他这才反应过来,窗户上那层厚实的白雾是怎么回事,自从他们各自分担了一部分的能力后,对他们而言的人体舒适温度也下降到了八到十度左右。而现在明显是叶修把自己当做了制冷器,把温度维持在那个温度上,“没必要……”

“没事啦~我们都把羽绒服拿过来了啦~”门口传来苏沐橙轻快的声音。

四个女生挨个钻进来,一个比一个穿得怪模怪样。走在最前面是他们从雪山上救下的姑娘沉玉,三个姑娘看着她在雪山上遭了整整一年的霜冻,也把她生拉硬扯带了过来,她穿的还算正常,毕竟她身上也继承了一点雪女的力量。苏沐橙是在短袖T袖和长裤外面罩了一件鼓囊囊的羽绒服,而楚云秀则是把大衣直接挂在吊带长裙外面;而戴妍琦则要可怜了很多,她还穿着去海边踏浪的短裤,虽然披着短款的羽绒服,一进房间还是直蹦哒。“你没事吧?”楚云秀问,“突然就晕过去了,真是吓坏我们了。”“没事。”张佳乐说,同时有点紧张地看着冻得脸色有点发白的戴妍琦,“小戴你要不要先回去……而且今天不是有满月祭吗?你们可以不用管我。”“晚上十点钟才开始,九点钟才有去岛上的汽艇,还有三个小时呢。”苏沐橙笑着说,她脸上有很些愧意“毕竟我们也有责任啊,要不是叶修发现你,都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是他自己蠢。”叶修掏出根烟点上,毫不客气地斜眼乜着他,“跟你们没关系——”“叶——修——”雪姨这一声尖叫让在场的人都禁不住一抖,唯独叶修本人很泰然地端坐在椅子上,但却莫名地陷入了沉思的状态,任凭手上的烟灰扑簌簌地往地板上掉,也只是夹在指间上,任凭不知情的四个人疑惑地瞪着他和雪姨。“我先出去一趟。”叶修说,拿起空调板按了一下,“沉玉,麻烦你把温度稍稍往下压一点,不用强迫自己,随便调整一下就好了。” “怎么回事?”等叶修走出去,苏沐橙诧异地望着雪姨,“叶修他怎么了?”“鬼知道他那个傻逼在想什么。”雪姨像是莫名其妙地生气了,说完就鼓着脸望向一旁。接着问得几个问题她都不理不睬。“我去看看。”张佳乐说着,作势要从床上起来,却被苏沐橙慌忙地拦住了:“不用了不用,云秀小戴,我们去看看——沉玉你也一起来吧。”四个女生脱下身上的厚衣服,转身就跑出去了,顿时房间里就只留下了雪姨和张佳乐。“我也去看看好啦——”雪姨用格外浮夸的演技拍了下头。“你给我等一下。”张佳乐咬牙切齿地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雪姨头也不回,撒腿便往门口跑,但在她试图拧下门把手的时候,却发现她根本动不了它。她弯腰一看,锁孔上不知何时结了层厚厚的冰,几乎把门和门框冻成了一体。“你身体还没恢复呢……不要随便乱冲动嘛……”雪姨说,怎么听声音里都满是心虚。“你给叶修说了什么?”张佳乐完全无视对方的委屈,急躁得就差没从床上一步跳到雪女面前。从他醒来开始,叶修整个人的的画风就不对劲,若硬要形容的话,就像是一副抽象派的灵魂画作突然被用美图秀秀柔光处理了,虽然表面洋溢着温暖的光彩,但内容还是透着股超乎人类理解范畴的诡异。将他莫名其妙的表现和雪女的心虚联系起来,张佳乐几乎在瞬间就做出了判断。“我靠!”他完全陷入了懊恼、尴尬和恼怒的混合物里,“你把我给说的话给他说了?!” “叶修!”叶修倒也没有走远,他们住在海边的一套小别墅区里,距离海边最多就五十来米,叶修就蹲在沙滩旁边的台阶上,嘴里吞云吐雾的。苏沐橙拽着三个人,满脸莫名其妙地追过来。“你怎么了?”苏沐橙问,她看叶修的表情既不算纠结也不算难过,顶多就是常人在面对鲫鱼刺时的那种无奈,“你和雪姨吵架了?”“我干嘛和那种千年老妖婆吵架?”叶修平淡地说。“那你这算什么?”苏沐橙觉得又好笑有好气,叶修像这样闹小脾气真是罕见得和韩文清的微笑似得,她乐颠颠地跑到叶修身边蹲下,也不管那随海风张牙舞爪的二手烟,“跟我说说?”她冲楚云秀打了个暗号,对方理解的很快。“我去餐厅那边帮张佳乐点个外卖”楚云秀说,“小戴,你不去我们没法和服务员交流哎。”“哎哎?”戴妍琦不乐意地反问,她早就满脸期待地蹲在了苏沐橙的后面,现在却被楚云秀提着领子向后拖去,“哎等等!云秀姐——”“好啦。”苏沐橙说,“现在能说了吗?……恩等等你先别说,让我猜猜看,是张佳乐怎么了吗?是刚才的事造成什么后遗症了吗?”“他皮没那么脆。”叶修说,“我保准等会满月祭的时候他就活蹦乱跳了,你担心他完全就是浪费精力。”“那就是感情危机咯~”苏沐橙笑着说,“这个问题我最拿手了,快快快有什么要咨询的快说~”“别咒我啊。”叶修翻了个小小的白眼,但还是叼着烟狠狠地吸了一口,才继续说起来,“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就是雪姨那家伙给我转述了张佳乐的一句话。”“恩恩恩。”苏沐橙撑着下巴狂点头,满脸都是对八卦的狂热,“然后然后?”“‘好像是没有什么变化。’”叶修没头没尾地说。 “我觉得你们的关系好奇怪。”有一天晚上,楚云秀和苏沐橙闹腾着要去泰国的酒吧,考虑到这边的安全问题的确堪忧,叶修就去当保镖了,而戴妍琦和沉玉在隔壁的房间看偶像剧。雪姨本来在看国产劣质的肥皂剧,突然冒了句话来。“啥?”张佳乐正在看恐怖小说,半天没从下水道里的小丑中回过神来,“什么关系?”“你和叶修啊。”雪姨说,“你看你们两个,哪里有半点情侣的样子啊,既不秀恩爱,还天天打架吵架,平常没啥调情的小动作,也没啥电光火石的眼神交流。感觉就跟你们上山时的关系没又任何根本的变化嘛。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男人的恋爱方式?”“那你想怎么样啊?”张佳乐有些哭笑不得,知道对方是看了什么脑残的连续剧,“你难不成指望叶修含情脉脉的吗?别啊我有点想吐。”“难道不该是这样的吗?”雪姨很不甘心,“我看海滩上那些情侣,都是手挽着手黏在一起,各种恩爱的小动作。”

这种追问让张佳乐突然有些尴尬,张了张嘴,却想不出什么得理的回应。他自己从来没有回顾过和叶修的关系,还是全部交给本能来处理。该跳起来骂仗就骂仗,该合作的时候就掏出猎寻来,大半夜撩起火来了,也就顺应着火势烧下去。他觉得没意见,而叶修看上去也挺自在,于是两个人就顺着这个关系一路走。如果硬要问他这关系好不好,他也会点点头回答反正也没亏,但如果要问他——这关系符合你理想的爱情吗?他倒是真的一时半会给不出个答案。

他试图回忆年少时给自己定下的规矩,比如说什么“以后一定要找个不闹脾气不矫情的女孩子。”之类的赌气之言,却模模糊糊地什么也记不清楚。但总而言之,少年总是寄希望于爱情会给自己人生带来转折,伸给他爬出深渊的援助之手,给予他踏破荆棘的铮铮铁骨,甚至是让他从青蛙摇身变为王子。尽管最后这些愚蠢的指望都会落空,但至少是那些幻想让他们撑过很多的苦难。

“的确没什么变化吧。”雪姨看着张佳乐陷入了难得的沉默,有些得意洋洋地说。

“好像是没有什么变化。”张佳乐愣愣地说,“但……”

张佳乐想说“但也没什么关系。”但雪姨突然“啪”地把平板摔在床上,器宇轩昂地站了起来。

“不用说了不用说了!”雪姨一副了然如心的骄傲,“叶修那个家伙完全没有一点谈恋爱的自觉,你会这么觉得当然是自然的!!”

 

如果硬要说,好像这句话并没有什么大问题,也不是什么羞耻的自我独白,不是什么满是牢骚味的抱怨,就这么普普通通的一句描述,却让张佳乐懊悔极了。他不知道叶修是怎么理解那句话的,但看对方那恶心腻歪的表现,显然是理解歪了。

“可是……”雪姨被张佳乐的反应吓了一大跳,再次开口时都是小心翼翼地,“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那当然是因为……额。”张佳乐气势汹汹地开口,但还不到十个字,他的气势就消下去大半。他在搜寻理由的时候突然有些困惑,他生气当然是因为雪姨在未征得他同意时,就把自己的话转述给叶修。但他为什么介意叶修知道自己的看法?

雪姨有些怯生生地看着他,张佳乐早就习惯她那性格杂糅的体质,也就自顾自地思考起来。半饷后他很快便明白了:他怕叶修把自己的无心之言给无解成了抱怨。

硬要说,他还是更习惯叶修嘲讽的恶嘴脸,什么喂水啊,主动调控温度啊,用温柔的态度对待自己犯的傻啊……还是留到他YY的时候吧。张佳乐一边想,一边有些心痛自己。

 

苏沐橙不愧是八卦能力达到通灵级别的姑娘,而且还是叶修单恋张佳乐时的参谋。她只是嘟着脸思考了半分钟,就理清了来龙去脉。

“我还以为你们是谈崩了,结果就这种小问题。”苏沐橙不满地说。

“我什么时候说问题很严重了?”叶修无奈地问,“你们自己把问题复杂化了吧。”

“可这个问题根本就不值得你一副‘天要塌了但我要瞒着你们’的样子往外跑嘛。”苏沐橙说,“你们的谈恋爱方式是非常奇葩啦,但这样没什么不好的,要知道,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危机中的情窦是最美丽的,危机后的爱情是最灰暗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这种情侣最容易过度怀念当时危急时刻的惊险和刺激,导致无法正视后来的平淡。但你们两个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这不是很好吗?”

“……”叶修难得地沉默了一下,“沐橙啊。”

“怎么了?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苏沐橙说。

“我知道你很想当一次感情顾问,但你举得例子到底跟这件事有什么联系……”叶修幽幽地说。

 

八点半的时候,虽然几个人劝着张佳乐躺着休息,但他还是坚持要去看看所谓的满月派对。最后大伙看他也的确是活蹦乱跳的,所以就一群人闹哄哄地去坐了快艇。引擎的轰鸣,海涛的轰鸣,海风的呼啸,群星将它们连带这一切扣在海面上。这一幕美极了,唯独可惜是戴妍琦和沉玉在快艇上颠了二十多分钟后,下船的时候都踉跄地冲出去,蹲在地上眼泪汪汪地干呕。

等这两个人缓过来,派对已经正式开始了。无数奇装异服的人抱着酒瓶和玩具沙盆在沙滩上跳舞,很多纹身师用临时的涂料在游客身上涂鸦。五个女孩子早就嬉笑地凑到一块,偷偷摸摸地指点着老外的腹肌,然后笑成一团。看着她们有很小心地将雪姨裹在中央,防止她那冰块般的体温吓到他人,叶修稍稍安心了一点,然后回头用一种警惕的目光看着张佳乐。“你不会对这种地方感兴趣吧?”叶修问,他完全没有料想到会是这般诡谲的场面,心里已经在策划怎么租个快艇回去了。

“你说啥?”张佳乐说,他耳朵里全是烟火的炸响和人们忘情的呼喊,他也被这种环境感染了,盯着那个纹身师跃跃欲试,他现在正在一个肌肉猛男的腹肌上画飞天小女小警。

“你不是吧你……”叶修还没说完,就被张佳乐一把拽住胳膊,拖进了狂欢的人群中。

几分钟后,叶修就被张佳乐和纹身师一人一只胳膊按在了毯子上,在他手臂上画了棵粉嫩嫩的荧光爱心树。等他生无可恋地爬起来时,纹身师还体贴地从旁边端了壶冰镇的啤酒,叽里呱啦说了大串英文,硬是把酒赛到了叶修的怀里。

“他说啥?”叶修问。

“额……好像是说这里晚上冷,你体温好低快喝点热乎热乎。”张佳乐扯着喉咙喊,说着便从叶修手上拿过了啤酒壶,嗅了嗅,喝了一大口下去,然后豪迈地一抹嘴角,“爽!!”

太混乱了。叶修在事后想起来都觉得头疼,他被张佳乐拉着在欧美老壮实的肌肉间穿梭,有时还会被扔进群魔乱舞的队伍里面。他不知道张佳乐在哪里学到了这一手混夜店舞厅的技能,能够很娴熟地跟着那群疯狂的游客扭几招,等他实在疯的没精力了,又去买了两桶儿童玩沙工具,捧着脑袋大的啤酒杯找了个空旷的沙滩,一边傻呵呵地笑一边堆出了一个四不像,期间那个摆放成特定英文字母的架子被点燃,熊熊的火焰烧灼着半边天,张佳乐看到又跳起来往那边冲,被叶修一把拽住,跟哄孩子似的才劝回来。

最后是叶修看不下去了,把已经开始胡言乱语的张佳乐拖到了回程的快艇上,然后给苏沐橙她们发了个短消息,叮嘱让沉玉幸苦一下,帮忙维持雪姨的身体。等他收到苏沐橙明显也处于癫狂状态的“哟西!”短信时,张佳乐已经靠着他的肩膀睡死了。

叶修坐在快艇上,一路的颠簸颠得他全身骨头都疼得慌。他拿出一根烟,点了几次火,但火焰都被呼啸的海风瞬间吹灭了。他摇了摇头,最后也只是叼了根没点燃的烟,沉默地盯着四周深邃的黑暗。靠在他身上的张佳乐跟个热烘烘像个暖炉,几次叶修都伸出手想把他的体温降下来,但都收回了手。

在他们从雪山回来后,张佳乐就对一切温暖的东西充满谜一般的执着。阳光,沙滩,温泉,酒……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与这些玩意格格不入了,却还是着魔地追逐着这些东西。叶修或多或少也能明白那种感觉:因为体温的骤降,全身的内脏连带血液都像是凝固了成了一团,沉甸甸地悬在身体中央,每走一步就晃一下,硬生生地扎着胸腔和骨头,让人恨不得拿开水往嘴里灌。而张佳乐的症状远比他更严重,因为在他们分摊力量的时候,叶修背上的伤让他只能艰难地接下百分之四十,而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全被张佳乐接受了去。

 

“张佳乐,张佳乐。”张佳乐感到有人在拍他的脸,他不情不愿地翻了个身,下意识抓起枕头包住脑袋,但对方却不依不饶,换了个方向继续拍。

“我擦……”张佳乐迷糊地睁开眼,看到叶修的脸,“恩?”

“把醒酒药吃了再睡。”叶修说。

张佳乐有些茫然地四下环顾,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窗帘紧紧拉着,空调的风呼呼吹在他身上。他倒也没精力去想自己是怎么回来的,顺从地坐起身,从叶修手中接过药,喝下水,然后双眼迷离地盯着叶修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洗漱,整理行李,关上房间的灯,最后也拖去外衣躺上床来。在漆黑的房间里,他胳膊上那株粉色的爱心树莹莹发亮。

张佳乐很不厚道地笑出了声。

“笑毛笑,睡睡睡。”叶修满脸嫌弃,“你知不知道哥一路把你抗回来费了多大的劲,明天早上还要准备换酒店。”

叶修这话说得算是含蓄了,他不会说英语,更不要说泰语了,平时又屁事不管地跟在几个姑娘后面,最后是翻了群聊天记录,才找到了酒店的英文地址,然后手舞足蹈地比划了半天,最后还被出租车司机狠狠敲诈了一把,才把张佳乐拖到了他们的小别墅里,然后还不得不把行李大概收拾了一下,准备明天去退房。等终于能往床上倒的时候,已经心累得不想说话了。

可张佳乐没有半点领情的意思——本来,指望醉鬼通情达理就是不科学的事情。他几乎像个八爪鱼似地缠在了叶修的身上。酒精的热度还在他的血管里烧灼着,气息全喷在叶修的脖子上。叶修只得从钳制里艰难地伸出只手,把背上的被单拎起来,然后呼地一声糊到张佳乐的脸上。

他是真累的够呛,只想先安安心心地睡上一觉。反正这趟旅程还长,欠的……迟早得加倍换上。

张佳乐在被单下挣扎了几下,然后心满意足地哼哼了两声,终于松开了对叶修的钳制,抱着被子就滚到边上去了。可叶修知道这事还没完,果然不出意料,几分钟后张佳乐就满脸通红地踹掉了被子,一翻身又滚回来了。这就是他们的命,冰冷的内脏渴求着热度,但稍微偏高的温度却能要他们的命。

叶修没等张佳乐攀上来,自己先不情愿地翻身下床,无视对方嘴里意义不明的抱怨,利索地绕到床的另外一边,把里面的棉絮给拆出来。他把被单披在两人身上,伸手将张佳乐搂到自己怀里。他的体温稍稍比张佳乐高一两度,虽然不能让暖和多少,但至少不会让他中暑再晕过去。

“老叶。”张佳乐低声含糊地叫着。

“干嘛?要发酒疯等明天啊。”叶修说,他着实想睡了。

“雪姨到底怎么给你转述的?”张佳乐说。

“哦……这个啊,她告诉我,说你因为过度缺爱感到孤独寂寞冷,而且由于哥对你过度冷漠,导致你内心人格分裂,半颗心想换回哥的一片炽热,半颗心想投奔到崭新的火焰中,还有又由于这份能力带来的压抑……”叶修眼皮子快撑不住了,一串话下意识地念出来,反倒是像个自己念了首催眠曲。

“……她最近国产连续剧看多了,没长脑袋。”张佳乐说。

“那是,哥知道你对哥一片真心。”叶修继续有气无力地说。

“……”张佳乐说,“我觉得这样挺好的。”。

“同感……”叶修说着,虽然他意识到张佳乐即将进入煽情状态,但实在是撑不住了,眼睛一闭,睡了过去。

 

张佳乐还想说什么,但感觉到背后的人呼吸已经平缓下来。他一瞬间有些气急败坏,恨不得把叶修提醒,毕竟他好不容易喝得晕晕乎乎,就想借着撒酒疯的幌子和酒精壮胆,把下午遗留的问题好好解决一下。

但却发现对方这明显是毫不在意。他忿忿地向后踹了一脚,结果是差点因为这有难度的动作抽筋。

“你有完没完……”叶修被踢醒了。

张佳乐咬咬牙。大不了明天装傻装失忆,他心里一横,反正今晚上不把这误会解释清楚,他就不是张佳乐了。

“我真觉得这样没啥不好的,额……我是说,反正我没有抱怨的意思,”他飞快地说,嘴速飞快似黄少天,想着对方少听一个字就是一个字,但却由于实在是说不来这种话,说得结结巴巴磕磕碰碰的。要是谁这个时候拿跟牙签在他腮帮子上戳一下,绝对能在那薄得跟锡纸似的脸皮上戳个洞来,“你也不要管雪女说的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她那脑袋就是个冰柜,一堆馊主意……”

“好啦好啦。”叶修似乎有些嫌弃地说,“对你好点你还闹毛病,张佳乐你是抖M吗?”

“你才抖M,你全家都抖M!”张佳乐怒,“你知不知道你那个表现多恶心人!”

“哦。”叶修完全无视张佳乐的亢奋,懒洋洋地说,“那就麻烦你习惯一下……不行我真撑不住了,让我睡一觉……”

张佳乐还想闹腾,但叶修已经不容置疑地把他往怀里箍了箍。

“你有病吧……”张佳乐最后还是毫无气势地说,稍稍动了动,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窝在叶修的怀里,也就这么闭上了烟。

 

“你真的觉得他们没问题吗?”雪姨仍然忧心忡忡的,她和苏沐橙两个趴在快艇的船头,楚云秀则在船内守着两个又陷入晕船状态的家伙,“我实在不了解他们两个大爷们的谈恋爱方式,但这实在和我看的各种连续剧相违和啊。”

“没有啦没有啦。”苏沐橙有些哭笑不得,这两个人哪里有什么问题?她有些无奈的想,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们在确立关系之前,就早早地建立了“再怎么打骂调情也不损害关系”的老夫老妻模式,专挑着别人不敢说的话往对方心口戳,但却从来没有真正地闹掰过。导致现在他们突然一回眸,反倒是觉得奇怪了。

就让他们自己纠结去吧。苏沐橙有些坏心眼地想,就算这两个大老爷们再怎么不开窍,几天之后,他们还是会回归原来的样子:争吵,打斗,针锋相对,彼此挖苦,鸡飞狗跳,而且还没完没了。


正如他们之间所有的关联一样,没完没了。



——————————————————————

本来想在七夕放的……但没想到爆字数了还拖了这么久啊ORZ

算是给烂尾一个补救吧(虽然还是不满意)

评论(3)
热度(3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