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五)

回来啦!!下一章面基!

话说又有新脑洞了怎么办?



还有两天正式开学。

叶修看着张新杰挂在门旁边的日历,简直觉得这一切不科学得可怕,前几天他们还跟囚犯一样游行的游行,搞破坏的搞破坏的,把一堵桥搞得跟三八墙似得谈着远距离恋爱,现在却又要把他扯回正常的大学生活。到中午十二点,还将正式开启选课程序。据学校的公告称,各位同学需要准备好一台没有运行任何程序,网络连接良好的工作站或游戏本,才能正确地享受选课的乐趣。

别说让这群天生多动症的家伙上课了,突然拎一个教育局的同谋到他们面前,真的不会发生暴力流血事件吗?

叶修深表怀疑。

 

然而两个小时后,全校都炸裂了。

“我靠!!这个张以川……就是那个菲尔茨奖的前一届得主那个?!”

“这这这个是在TED上面多次发表演讲的社会学教授!!天哪他的每个演讲我都看过十遍!!!”

“还有这个体育老师!!这不是前几周才退役的中国男排的自由人吗!!!”

这份豪华的大礼让很多学生二话不说就跪了,比如还没有出场的罗辑,比如说张新杰,再比如说王杰希。天晓得这学校是下了多少的血本,竟一口气搜罗了这么多精英的师资力量,而且还好心地给每个教师附带了生平介绍,就连叶修这种水货,看到每个老师下面闪亮的硅谷工作经历,也不禁心跳了下。

而这件事还不是最大的炸弹,而是在选课的界面上,有一个叫做“哨向关系培养”的分类。若是点开来,就能看到里面唯一的一趟在水上教室开设的课程——哨向互解。

这节课的注解上面明晃晃地标注着:这节课的主要目的,是教导哨兵和向导正确理解对方,重塑被社会扭曲的哨向关系,让两方在逐步的接触间化解之间的矛盾。

“逐步间”这个词,让早已灰心丧气的哨兵们,重新燃烧了起来。

“什么!!”苏沐橙创造的群瞬间就爆炸了,“这个课的课容量只有100人!!!”

“而且还有这么多的选课限制!这都是什么鬼?!不能有任何的记过记录,初中高中成绩均得在优秀以上,从父母与教师的评价里不能有任何暴力,色情的记录,还将调查近期两年的银行卡消费记录,不合格的人都不能选…………卧槽啊!!这是保释条件清单吧!”

“我靠!!选不上!!”叶修远远听到方锐在隔壁的惊呼,“我哪里有什么记过记录……老林你说啥?逃课记录都算?哪个高中生没逃过课?!啊?你选上了??”

“你选上没有?”张新杰在另外一边问。

“没有……”王杰希苦笑着说,“他说他们在我的银行卡里面查到了购置非法化学用品的记录。”

“你买了什么?”张新杰问。

“一些小东西而已。”

“作为你的室友,我觉得我应该事先打听清楚。”

“就是浓硫酸硝酸和氧化锰之类的玩意。”王杰希说,“请不要用这个表情看我,我只是个化学课代表。”

叶修沉默地抬头看了下韩文清挂在寝室里面的沙袋,然后感受到对方阴沉沉的目光后,迅速又把视线收了回来。十多分钟过去了,选课列表上面的剩余量只少了五六个。叶修看着群上花样百出的被拒绝理由,突然,如同鬼迷心窍般,将鼠标移向了选课的标志。

“名额又少了一个!!!!!哪个仙人!!报上名来!!”群上传出了撕心裂肺的咆哮。

叶修眨巴着眼睛看着已选中的图标,发现这课不像其他的文化课,没有退课的选项。

他这才有些悲痛地想起来,自己以前混入向导学校的犯错记录被父母动用权威给删除了。

 

“你不试试选选吗?”

黄少天正戴着耳机打游戏,叽里呱啦地念叨着他自己都听不懂的话,同时把一大套花哨的连击扔到对面的小怪身上。突然有一个人轻柔地将耳机提起来一点点,在他耳边轻声问。他顿时就吓出了一声鸡皮疙瘩,一巴掌直接按在键盘上。

“我靠靠靠你不要吓我啊!!”黄少天惊恐万分地转过去,看着室友喻文州毫无自觉的站在他背后微笑,“有话直说啊不要装鬼……等等你说选啥啊?选课的话我已经选好了。”

“我已经喊了你五遍了。”喻文州客客气气地说,“刚刚又出了一门新课。好像是先让哨兵选,然后再让向导选。刚才哨兵那边已经完成选课了。”

“哨兵先选?”黄少天反问,“什么鬼玩意啊这是?难道我们要和哨兵一起上课?”

“课程名叫哨向互解。”喻文州说,“课程介绍上的确提到是会有和哨兵的接触。”

“那就算了算了,我对那群满脑子黄色思想的哨兵没兴趣。”黄少天说,“再说我的课表已经选得差不多了,我本来就很纠结啊这么豪华的师资资源我真的每节课都不想错过啊,真是想把自己量子化啊,同时奔向两个课堂——”

“看这次哨兵的反应,这次筛选的标准很高。”文科生喻文州微笑着打断了他,“而且据教务处的公告,这门课是大学四年来必须上的课,否则无法毕业,所以,如果你是真心嫌弃哨兵的低素质,完全可以先苦后乐。”

“哎小喻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啊!”黄少天沉思了一下,虽然他的沉思也缺少不了急速的絮絮念,“如果我现在选了这门课,之后三年都能安安心心地远离那群二货的话!!哎还有没有课余量啊让我看看让我看看——哦!还剩五个!看我大爆手速抢下人头!好的!get it!!”

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背后喻文州凝固的微笑,而是直接道了个谢,扭头过去继续奔赴战场。他不知道向导的筛选标准甚至比哨兵那边的更加严格,甚至到了只要在幼年时期,有过因情绪失控而对周围人造成伤害的,都会被派出在候选列表外——但是在向导刚刚掌握精神力的时候,往往都是十一二岁的年纪,而这也是最叛逆最容易彼此冲突的年纪。没有在公众场合拍晕一广场的人就算幸运了,在和父母吵架时扔出攻击去,简直就是家常便饭的故事。

喻文州和这个冒冒失失的青年待了几天了,印象最深的就是他对哨兵那种怒冲冲的态度。说实话,这次他连蒙带骗,只是想看看对方窗口上即将弹出的驳回原因,顺带了解一下自己的室友到底是怎么和哨兵结仇了,说不定还能看到对方的暴力记录,以后好防备着。

所以说,没仇没结梁子,难不成还是单方面地被哨兵欺负了?看着个性……怎么又是和对方两败俱伤的性子吧?

喻文州难得地陷入了困惑中。

 

“你选上那个课没有?”苏沐橙问,“嘿嘿嘿我选上了哦!室友都羡慕死了我了!”

“选上了。”叶修说,同时看到屏幕上弹出一句“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选啦!”

“……”

“……”

两人同时发出一串省略号,外加满头汗的表情。

“如果你有电话。”苏沐橙说,“我现在肯定是一边啊啊啊啊啊啊地尖叫着一边给你打电话了。”

叶修叼着烟看着对方输入中的显示,韩文清出去跑步了,也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在寝室里面吸烟。他深刻地了解现在屏幕上的平静只是苏沐橙在蓄力,他有些想稍微解释一下,但对方铺天盖地的审问已经朝他压了过来。

“你是情窦初开了吗”星星眼星星眼。

“黄少天也选了这趟课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呀”星星眼星星眼。

“你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么熟的呀”星星眼星星眼。

“最近有没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呀”星星眼……

“有没有什么想要向同为向导的我咨询一下的呀?”

“需不需要我代你送点什么小东西呀?哦不对不对你应该还没有挖掘出他的喜好吧?要不要我帮你打探一下呀?”

“黄少天选了这趟课?”叶修终于插了句话,有种安装了八卦触角的女人都是黄少天的无力感触。

“?你真不知道?”苏沐橙问,“虽然我也挺惊讶的,但他室友的确说他选了。”

“他不像那种人啊。”叶修说,“对了,你以前就经常问我,沐秋的精神力是怎么样的,跟那个话唠的很像。”

“就是那种很锋利很有指向性的那种吗?”苏沐橙问,语气里突然失去了刚才蹦蹦哒哒的活力,她在幼年时精神力相当弱,甚至不能感知到其他向导的能力,“我还一直以为……哥哥的精神力会是那种很温柔的那种呢。”

“很温柔了啊。”叶修说,“既不会波及到其他的人,也不像很多乱七八糟的向导,在你脑子里拖泥带水的,半天解决不了问题。”

苏沐橙发了个笑脸,半天没有回话。叶修正颇感怀念地回想起曾经三个人在向导学院的时间,突然看见苏沐橙癫狂了般在屏幕上刷起了感叹号。

“你干嘛?”叶修略觉惊悚地问。

“我懂了!!!!!!”苏沐橙又刷了好几屏幕的感叹号,才好不容易回复了句人话,叶修完全能想象对面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响,“我不在意移情别恋什么的!!!一点也不!!!!!请你放心地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现在的姑娘都怎么了?”叶修喃喃道,正值跑得一身热气腾腾的韩文清推门进来。

“啥?”韩文清问。

“没啥没啥。”叶修忙摆手。

“你知道外面那个墙又怎么了吗?”韩文清问。

“搭讪墙?”叶修有些困惑,“我没出去,那玩意又怎么了?”

韩文清摇摇头。过了会,方锐贼眉鼠眼地推门进来,冲着叶修勾了勾手指。叶修全然无视韩文清皱起的眉头,干脆地跟了出去。

 

“干嘛,方锐大大?”叶修问。

“解决你于低气压的水深火热之中啊!”方锐豪爽地拍拍他,“我真佩服你,要让我和老韩待一间房呆两分钟,我都得石化。所以说哥们我挺身而出,来解救你于沙袋与韩文清的修罗场之中……”

“说人话。”

“走走走到搭讪墙哪里看热闹去。”方锐倒也不客气,推着叶修就走了。

 

两人还没有走到搭讪墙呢,就看到墙下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和与之截然相反的,是在上方跳跃的白色玩意。

“他们又怎么受刺激了?”叶修问。

“没选上课啊。”方锐用一种“你是不是男人啊”的怀疑眼神盯着叶修,“半年内唯一一次与向导勾搭的机会都没有了,悲痛欲绝一下很正常吧……哎还是说你选上了?!!”

叶修不置可否。

方锐看上去满脸悲痛,正想说什么,两人已经走到了搭讪墙下,一群鸡飞狗跳着的哨兵们正在墙下面欢脱地蹦跶着,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攥着好几张白纸和笔,地上散落着各种花样的纸团,有的就是干脆的揉成一团,还有的被叠成了纸飞机的形状。方锐从地上抓起一架纸飞机,贼眉鼠眼地拆开来。

“你是我的生命之光,欲望之火,同时也是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方锐念到,整个脸都痛苦地皱成了团干紫菜,“卧槽……这谁啊这么肉麻,这难不成是情书投掷比赛吧!”

叶修看着眼前这状况,哨兵们咬着笔杆,在上面书写着什么不堪入目的东西,然后把纸卷起来往对面扔,也不管对面是男是女,是丑是美,一副只要有人能接受到自己的热血,就能立马圆寂的模样。说实话他真的不太理解哨兵对向导的狂热,也许是因为他打小泡在向导湖里,天性里的激情都被小向导时不时失控一下的精神力拍萎了。

“哦我看到孙大大了……”方锐别过头,“这种时候是不是不要打招呼比较好……免得他们清醒后灭我们的口。”

可惜方锐还没来的及躲开未来的灭口,孙哲平就看到了他们。他一个箭步跨过来,揽着方锐的肩膀,掏出一张面相昂贵的信卡纸,也不管方锐一副“不不不我不要看一个糙爷们绞尽脑汁写的情话”的挣扎,径直将信封塞到他面前。“帮我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改的?”

“这不是你的作风啊老孙。”方锐继续顽固地瞥着眼睛左右瞟,死活不往信看看一眼,“你得作风不就该是豪爽地踹颇墙然后把人家抗在肩上开跑嘛?”、

“而且,老孙,张佳乐的话还在医院躺着呢吧。”叶修说,联想到被坑的经历,不自觉地主动站在了方锐那边,“这就要另寻新欢了?”

“出院了。”孙哲平冲搭讪墙扬扬下巴,“就在那边。”

“可就算你知道在那边也扔不准啊。”方锐继续挣扎。

“而且……”叶修默默地看着无数人破烂的小飞机撞在墙上,然后又弹回来,“飞过去有难度吧?要是掉下来,再找到的时候都被踩碎了。”

孙哲平冲他挥了挥手中的石块,“我打算把这个和信绑在一起。”

“听上去很机智。”方锐说,继续想法设法照着借口,“可是……可是……”

“可是你想啊……”叶修幽幽接过话,“石头先砸下去,然后署着你名字的信再飘下去,这怎么看都像是坦白身份的犯罪宣言吧。”

“……”

 

“而且你也不知道对方在哪啊?”方锐说,“你往哪扔?”

“我知道啊。”孙哲平很得意地笑笑,“就在那个位置。”

叶修和方锐迅速地对视了一眼。

不……在这种人声嘈杂的环境里,想隔着一堵墙辨认另外一个人准确的位置是相当有难度的,除非对方是在那边疯狂地嚷嚷之类的才有可能,但叶修和方锐都没感觉到任何动静……那除此之外,唯一的哨兵向导能够互相感知的途径是——

“卧槽孙大大你——”方锐一瞬间跳了起来,三观颠覆凌乱地瞪着孙哲平,整个人的声音都颤抖了,“你——你不是吧你!!

 

“张佳乐!”苏沐橙气得叫了那个病号的真名,“你跑出来干嘛!!”

苏沐橙生气当然有她的道理。在水里泡了好几个小时,还被精神力极具攻击性的黄少天狠狠地刺了一下,张佳乐的精神状态应该处于极为虚弱的状态,现在却穿着病号服就溜出来了,还往这种遍布精神力的地方钻。他是一门心思地作死吗?苏沐橙忿忿地想。

“我没事。”张佳乐一边说着一边东张西望,从人群中寻找着缝隙往墙附近挤,“我已经好了。”

“你别闹!”苏沐橙斩钉截铁地反驳,精神力的恢复根本就是个无底洞,他那样的折腾,弄出永久性损伤都不算大。但张佳乐完全没有听她说话的意思,她正气,看见黄少天朝着这边狂奔过来。

“靠靠靠张佳乐那个小子是不是皮糙啊!!”黄少天一边跑一边不停嘴地念叨,“一不留神那小子就跑没影了,还不知道给那些护士什么好处,问一个摇一个头——啊,你看到那小子了吗?”

苏沐橙气鼓鼓地指着搭讪墙。

“卧槽这家伙这个时候还想着搭讪,这这这简直就是天理难容了好不好!!”黄少天说着就开始挽袖子,“苏妹子你等会帮我拽一根胳膊啊——恩?他在干嘛啊这是?”

苏沐橙皱起眉头,垫着脚尖向墙边看去,却看见张佳乐艰难地从人群中挤出了一块地来,闭着眼,将额头抵在了墙壁上。起初他的脸色有些苍白,身形都有些不稳,但随着他嘴角浮出笑意来,他脸色的病态便缓慢地褪去了。

“他这是干嘛……?”苏沐橙也被他这格格不入的行为吓到了,一群向导在捡取掉落在地上的情书,然后半是嘲笑半是羞涩地和同伴评价着,还有另外一群则也拿出了纸笔,叠纸飞机叠得一个比一个欢脱,张佳乐孤身一人挤在这群魔乱舞的人之间,虔诚的姿态如同在感受神韵。

“这小子没封魔吧?”黄少天惊呆了,“我靠我靠他这难道是打算练习穿墙术?不要逼我再次动用精神力把他给拖回去啊——什么情况?怎么才过一天他的精神波动就变得这么诡异?难不成是真的疯了吧??”

“……怎么了?”苏沐橙没有黄少天那般细致的精神力,只能茫然地问。

“怎么感觉就跟在外面扣了个乌龟壳似的!”黄少天皱起眉头,“我靠完全找不到一点缝隙!他这是自己给自己加了什么BUFF,外带这么强大的防御力……哎?”

“……”苏沐橙愣愣地瞪着黄少天。

“什么时候?”黄少天震惊了,“不科学啊!他什么时候还有这时机的!!”

“昨天……那个人救他的时候……”苏沐橙正结结巴巴地说着,突然又意识到一个问题,慌张地捂住了嘴。

“卧槽!!!!叶修那个不要脸的!!!”黄少天的反应格外迅猛,当即就骂了起来,“才几分钟啊!!!就搞出个精神结合来!!!??这种禽兽不如的行为简直该遭天谴啊——”

“……”苏沐橙在内心里激烈地斗争了半分钟,想着是叶修的颜面重要,还是他一生的幸福与清白重要,最后她还是微笑着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对这个已经义愤填膺的青年说,“不,你误会了。”

 

那天晚上,叶修在QQ上收到了两条消息:

“夜雨声烦申请添加你为好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还行不行啊哨兵的一世威严尽扫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来自夜雨声烦。

 


评论(2)
热度(152)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