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七)

果然一返校就忙成狗……


——————————————————————

“我靠这到底是什么个情况?”黄少天终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叶修面前,一边说一边东张西望,半是不情愿半是惊悚,“不行了不行了我觉得我接受的信息量太大了,我需要思考一下前后顺序……天哪苏妹子是弯的吗?这世界还给男人留活路吗?而且这到底是要干嘛啊搞得跟闪电相亲似的,还有没自由择偶权了——”

“你已经把你的思考全部说出来了。”叶修满脸嫌弃。

“我靠!”黄少天反应了半秒,刚坐下又跳了起来,“怎么又是你啊!!不行啊老师我申请换人——”

“同学们都坐好了吧?”女声笑着说,“那么我就开始介绍这节课程的主要内容了。”

“这么大个活人坐在这里你都看不到,你要眼睛何用啊。”叶修说,“而且你连脸都没记着,就比中指比那么开心,我都无语了。”

“大家应该都看了课程介绍,所以也应该知道,我们这节课的主要目的,就是修复哨兵与向导之间正常不过的纽带。”老师说着,“我想,你们也应该能从你们的内心深处感受到,那种对孤独的恐惧感。因为基因的问题,我们天性中就渴望着寻求着另外一个……”

“我视力只有4.9看不清好吗,而且像你这种虚胖的大众脸谁看了一眼不会忘啊,你这纯粹就是自作多情,自以为是,自恋狂魔!”黄少天拍案反击。

“你这逻辑就更有问题了。”叶修说,“你认不到我,还乱比划些低俗的动作,万一苏沐橙就只是随手给你指一个人呢?你这么粗俗的动作可能就在一个娇弱的心灵上留下了永久的伤痕。”

“我校的根本宗旨之一就是让所有在校的学生回到正确的轨道上,而因为这课程还在试验期间,所以我们特意挑选出素质最高的学生,也就是你们。”女声说,“我们希望你们能在这节课中……”

“你哪里跟心灵脆弱扯得上半点关系了?”黄少天嘴角抽搐,“你要是心灵脆弱那我都能申请最脆皮的玻璃心了好不好!你到底是怎么做到那么老大年纪了还如此不要脸的啊?”

“你是挺玻璃心的。”叶修懒洋洋地说,“昨天BOSS被抢了,有没有哭着在日记里面骂我?”

“我靠叶修你说谁啊——”黄少天说。

“那个,两位同学。”看样子女声是终于忍无可忍了,“虽然我们很高兴你们初次见面就能如此无隔阂地交流,但能不能先听我把课讲完?”

黄少天和叶修同时抬起头,发现周围的人正齐刷刷地看向他们俩这边,叶修看见苏沐橙捂着嘴,睫毛弯弯地对楚云秀说了些啥,然后两个姑娘一起捂着嘴笑起来,在注视到叶修无奈的目光后,更是直接双双笑趴到了桌子上。

 

最后,两人只能怨念地对瞪了将近十分钟,听那个女声将一锅油腻又满是鸡精味的鸡汤换着瓷碗塑料碗玻璃碗端给他们喝,才终于听到那女人轻轻咳了两声,转而用一种充满期待鼓舞的语气说:“好了,接下来,就把剩下的时间那个大家聊聊吧,如果找不出合适的话题,我们的提示板上会给出一些建议,而大家也可以放心,我们不会监听大家的对话的。”

伴随着一声像是线路切断的轻响,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种格外异常的沉寂之中,哨兵互相之间瞪着互相,向导也局促地互相张望。

当然,黄少天和叶修并不算在其中,在女声掐断的瞬间,黄少天就张开了嘴。

“停停停停。”叶修一巴掌按在玻璃上说,直接把黄少天那张嘴从自己的面前给屏蔽掉“咱能不能不吵架,正常地聊聊天啊?比如说,张佳乐那边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随着他这么一按玻璃,屏幕上刷刷刷划过一片弹幕:问问他/她的星座吧!然后后面紧跟着一片对于各星座性格的分析。

“……”学校你找一个如此少女心的老师来讲这门课真的没问题吗?!叶修目瞪口呆地想,却听到旁边的哨兵结结巴巴地说:“那个……那个,你是什么星座的?”

“张佳乐?你们那边哨兵居然也发现了啊?不容易啊不容易啊。”这玻璃应屏幕应该是单面显示的,黄少天很淡定地说,“我们这边还想问呢,一个本来病怏怏算是半精神残疾的病人突然活蹦乱跳地跑去搭讪强收情书,我们还以为他是不要命了,结果他居然无师自通搞出个什么精神结合出来,虽然我们想替他遮掩一下,但觉得这肯定瞒不过学校。”

“的确,现在这个消息已经是全哨兵都知道了,而且,你觉得那个鸡汤老师真的不会监听吗?”叶修说,“说不定她现在正看得开心呢。”

“我靠!”黄少天低低地骂了一句,“那他们两个怎么搞?学校总不会开除他们吧?!”

“这个你就别瞎操心了。”叶修说,“本来这个学校的目的就是促进哨向关系,要是结合一对开除一对,那大伙还不反了。”

“我怎么觉得你这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啊。”黄少天狐疑地问。

“哥这叫理性分析。”叶修不屑地说,这个时候,他面前的屏幕又变化了,上面闪烁着粉色的荧光字:如果进行顺畅的话~聊聊你们的爱好吧(根据数据分析,你们的共同爱好是游戏。)

叶修很努力克制住自己的眉毛不要抽搐,尤其是听到旁边一个五大三粗的哨兵真的腼腆地用汪峰嗓问道:“你的爱好是什么?”的时候。他看到黄少天的表情也微妙地变化了一下。

“对了,我说你不是真的为了找个哨兵进这个学校的吧?”叶修问。

“当然不是!!”黄少天说,“我是看这个学校把电竞纳入了正规的运动才报的名,谁想得到是这种诡异的状况。说到这个,你有没有看学校的通告啊,后天就开始正式提交社团建立申请和文案,你有没有打算弄一个电竞社?

“你弄呗,弄完记得请哥给你们蓬荜生辉一下。”叶修无精打采地趴到了桌子上,他有点想抽烟了。

“卧槽,叶修你还要不要脸啊,我的意思是一起申请啊。”黄少天说,“不过到时候电竞比赛的名单肯定是协会部长敲定,你不加入就等着蹲一辈子的冷板凳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呵呵。”叶修高冷地趴在桌子上笑道,“那你就等着成为协会的黑历史吧。罪名就是有眼不识珠。”

 

这节课的交流居然就这么硬生生地持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老师为了不让话题耗竭,还贴心准备了由浅入深的指引,不过叶修在被黄少天扯着商讨社团细节时,还是看到不少对人陷入了无话可说的尴尬之中。等下课铃打响,老师宣布向导们先离开时,黄少天有些郁闷地抓起自己空荡荡的水杯,觉得口干舌燥。

“怎么样怎么样?”苏沐橙蹦蹦哒哒地跑过来,这姑娘看上去开心极了,边走还边回头,冲着哨兵那边挥手道别,“没有被叶修气到吧?”

“你和叶修是很早就认识吗?”黄少天问,他觉得就算是自己,再复述一遍他们争吵千回百转的对话,都有够累的。

“恩,算是吧,在我才刚刚进入向导学校的时候。”苏沐橙说。

“但这不科学啊,他为什么会有机会认识向导?”黄少天不解,目前哨兵针对年轻向导的犯罪率一路飙升,一般向导学校不是全封闭式教学,就是富豪们派保安护送着上学,别说是认识了,就算是哪个哨兵踮着脚张望几眼,都很可能被视为危险因素关个几天。

“恩……这个嘛……”苏沐橙打着哈哈,“是因为我哥的缘故啦,他们俩挺熟的。”

“哦对了,如果你们很早就认识了的话,”黄少天突然想起了什么,尽管心里微弱地“咯噔”了下,但还是径直地提起了这个话题,“叶修说他有个朋友的精神力跟我很类似,你认识吗?”

苏沐橙一瞬间的表情简直是难以形容,她瞪大眼睛看着黄少天,半边脸是惊讶,半张脸是难掩的凝重,她又回头去看还坐在对面的叶修,而对方正在和旁边的向导聊着天,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苏沐橙愣了一会,然后很平和地笑了,“那就是我的哥哥。”她说。

“啊?”这下黄少天也愣住了,他想起叶修之前的说法,愣是不知道是装得不知情还是立马终止这个话题,但最后他还是老实地说,“对不起。”

“没事,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苏沐橙笑笑,“我只是没想到叶修会向你提起他。不过他的确和我提过,你们两个的精神力很相似呢。”

黄少天看着苏沐橙,有些难过地希望终止这个话题,但苏沐橙在他开口岔开话题之前就拦下了他。

“都说啦,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苏沐橙说,“这样突然提起来,反倒很怀念呢……你问起他来,是有什么想问的吗?我猜猜……是精神力吗?”

“说起来,他以前也老是因为精神力困扰得要命呢,还说医生总说他脑回路哪根血管有问题。”苏沐橙说,“但其实最后什么事情都没有,要不是最后的那场车祸,他也许现在比你还更活蹦乱跳。”

“……”黄少天难得地沉默了一小会,他还没来的及感到安心或是释怀,反倒是因为对方那种细微的观察力感到有些惊愕,“是叶修告诉你的?”

“猜的。”苏沐橙吐了吐舌头,“不要小看女人的直觉啦。”

 

晚上回到寝室的时候,叶修看见方锐早就摆好了阵仗,手里握着一个矿泉水瓶子,挨个采访着上课回来的人。

“感觉还不错……”林敬言还是一脸标准的老好人笑法,“就是不太明白这节课的意义……”

“老叶,你呢?”方锐把水瓶举到叶修嘴边,“我们已经听说你是最后一个被亮灯的嘉宾,请问你对此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耳朵疼,听不到你在说啥。”叶修真切地说。

 

之后,随着大学正常课程的开展,他们也终于感觉走进了传说中的大学。

除了那道搭讪强和封闭的校门,学校的生活可能也和普通大学的生活没啥特别大的差异,他们很快戳破了高中老师的谎言,悲伤地发现人生之路只能是越来越多繁忙。大学老师的确不会扔给他们山一般高的题,但一道附加编程题就可以耗掉叶修和方锐的一个晚上,而且事情远远不止这些,乱七八糟的生活社交琐事蜂拥而来,把他们生活的边角缝都挤得满当当的。

暴动还是三番五次地爆发:化学系和物理系的合作,竟搞出了几颗小型炸弹,他们将炸弹安在围墙下,几声巨响后,围墙还是安然无恙地耸立着;也有人想到食堂的大妈一定是有特殊的出入路线,但在深夜的偷袭下,他们悲怆地发现打饭窗口的玻璃也是金刚不坏之躯。他们游行示威,却悲哀地发现连个观众都没有……这样的活动大规模来了几次,所有人也都陷入了认命的悲观情绪之中,除了像张新杰那样抓着人身自由权不放的固执分子之外,很多人都迅速地选择了妥协,反正学校也没在吃喝用上面亏待他们,而正当民心溃败之时,学校又下达了通知,告诉学生们寒假学校会将他们放回去。

于是很多人选择了转移生活的重心,干脆逃避了这个问题。

 

黄少天最后还是拽着叶修成立了电竞社,因为叶修死活打不起精神的份上,也没成功塞给他一个职位。最后还是自己拿下了社团部长的资格,将其他的职位空缺出来,转而进行了宣传招新。

叶修一直觉得,这个社团能顺顺当当地建立起来简直就是个奇迹,尤其是在他看完黄少天燃烧了所有的美学细胞做出来的海报和传单后,虽然他也不算是审美拔群的人,但在沐橙多年挑剔的审视下还是好歹培养出了基本的审美技能。于是他看着黄少天那张,将立体字和多种花里胡哨的字体,清晰度完全不能放大看的图片巧妙结合的海报,默默地打开了苏沐橙的QQ。

“你看这样子还能不能救了?”叶修把截图发过去问。

苏沐橙那边沉默了很久,最后叶修都以为她不在,转而打开了荣耀。等他一趟副本都出来了,看到QQ里面是两张脱胎换骨的海报和传单。

“天啦……”苏沐橙发来一个捂脸的表情,“这是个可以逼疯所有美工强迫症的天才,他成功地集结了所有禁忌的元素……谁啊?不是你们请的美工吧?”

“黄少天。”叶修说。

“恩……”苏沐橙说,“你们社有设立宣传部吗?”

最后,苏沐橙顺顺当当地成为了社团宣传部的部长,大包大揽拿下所有跟设计有关的项目,一旦黄少天表现出半天想插手的念头,苏沐橙都会笑盈盈地把他给拦下来,然后转头惊恐万分地给叶修发上一堆的窗口晃动,让叶修不管以什么理由都好,把黄少天拖进竞技场PK到他忘掉这事为止。

 

社团就这么磕磕碰碰地建立起来,因为学校本身就将电竞放在与各类运动项目同等的地位上,各种连叶修都觉得是扯淡的申请竟然被干脆地批准了。之后叶修帮着黄少天收集哨兵这边的申请表,饶是半点事都不管的叶修也被报名表上的名字吓了一跳。他之前和方锐也聊过,知道对方也算是呼啸里面挺核心的成员,而林敬言也是深藏不露的呼啸领导人物。不过他倒是没想到王杰希也热衷于这个游戏,更没有想到张新杰也把“牧师”规正地填在报名表上“特长”一栏里,至于韩文清——

“老韩,你玩荣耀?”叶修问,“还是拳法师?”

韩文清没回话,而叶修正躺在上铺的床上看申请书,于是他从蚊帐内探出半个头去,看见韩文清正带着耳机做着仰卧起坐,晶莹的汗水在他的肌肉上熠熠生辉,有些更是随着他的动作飞出去,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电视剧一般动人的光影效果。

“……”叶修沉默着缩回了蚊帐里。

 

加入电竞社的人超乎他们预料地多,在这个荣耀大规模普及的时代,说没有沾过账号卡的人要不是装好学生的骗子,要不就是对整个电脑都燃不起兴趣来的返璞归真系少年。反正周末也不能出去逛街或是游山玩水,聚在一个虚拟世界打游戏倒成了最好的选择。黄少天本来预计要一个竞赛部就够了,但最后还是不得已划分了八个竞赛部。

一开始的时候,黄少天只是随便表明了一二三以示区别,后来这八个部门分化越来越严重,不仅是各个部门间闹起了气势汹汹的敌对关系,还都给自己安了个豪气的名字。每次一遇到什么小型的比赛,要从学校里挑选一只队伍出战时,全校都会被卷进他们争夺冠军之位的腥风血雨之中。风头最盛时,校领导竟直接将日租三千的艺术厅送给他们使用,还派人安装超大的投影仪,让观众们看个爽。

顺带一提,在社团成立之时,黄少天自己给社团起了个名字,叫做“飞驰电竞社”,被叶修屡屡吐槽给人一种宅男指望依托玄学来通过体育测试的悲哀感。最后还是楚云秀和苏沐橙两个妹子聊了大半个晚上,最后说:“叫符锐电竞社吧?”

“符锐?”两个爷们都表示不解。

“FREE啊。”英语专业的楚云秀很是瞧不起这两个考不过四级的人,“也许现在没有人再为了自由做什么无用功了,但总得有什么东西,提醒我们不要忘了现在的状况,不是吗?”

“是是是是是。”两个理工科的宅男发着点头的表情以示赞同。


————————————————

之后两章涉及到一些解密情节,准备两章写完国庆一起更以避免BUG(其实我已经偷偷摸摸改了好几个BUG了捂脸)


评论(1)
热度(132)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