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八)

国庆快乐!

——————————————————————



在这个南方城市奇迹般地迎来第一场雪的时候,他们也迎来了大学里第一个考试月。

在这个月里,很多课程陆陆续续地结束了,各个老师们纷纷留下自己的电话号码,苦口婆心地对学生说:“同学们啊,好好复习啊。我希望你们拨打这个号码,是为了在考前询问题目,而不是到出成绩的那一天,狂轰乱炸来找我求情求及格的。”

同学们纷纷点头,“好的老师”“没问题老师。”“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老师。”种种回应在教室里响起,然后叶修亲眼看到同高数教室的方锐在手机上给该号码备注道:高数应急电话。

学校还算慷慨,将近预留了两周的时间给他们自由复习,也把始终只提供外借书籍服务的图书馆完全开放,将一二层分给向导,三四层给哨兵,两个部分之间没有楼梯连接。很多人每天坚持六点爬起床,怀里搂上六七本书,睡眼惺忪地跑去自习室占座,但也有人完全把这两周的时间过成了假期,窝在寝室里,整天整天地打游戏,比如说,叶修。

黄少天是考试前三天发现这个问题的。虽然他也处于癫狂预习的行列中,但每天他也会抽出一个小时到荣耀里面打几把竞技场或下个副本。前几次他看到叶修在线,觉得也许是巧合,但这种巧合的次数多了,黄少天也惊诧了。他跑去敲对方,问叶修是不是因为太蠢了所以完全放弃了复习,却只得到对方一个高冷的呵呵。

一天,他去图书馆找资料,正好遇到苏沐橙,看见她周围洒落着各色的绘图工具,正举着把六十厘米长的丁字尺画着图。他跑去戳了戳她:“苏妹子,你有没有注意到叶修那个疯子天天都在打游戏啊?他这是准备放弃学业然后全科飘红了吗?”

“……恩,你知道世界上有一种最让人愤怒的生物吗?”苏沐橙放下手中的圆规,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说,“就是那种,只用考前一个晚上复习,却能完虐大部分兢兢业业学习的孩子的人吗?”

“……卧槽。”对于这种人,黄少天除了愤怒地爆上一句粗,也没有任何合理表达自己情绪的方式了。

 

不过,对于其中一部分人来说,这场考核还并不只是多背多记多做题就能搞定的,比如说韩文清面对的定向越野测试,比如说张新杰手上要完成的宪法论文,或者说……是那节哨向关系课程至今成迷的期末考试内容。

老师在最后一节课上什么都没有透露,只是用格外愉悦的声音宣布了考试的时间和地点,并叮嘱同学们做好充足的准备,还说只要他们拿出多次培训出来的默契与友情,就能轻轻松松拿上九十分的高分。

黄少天和叶修面面相觑——第一节课后老师就敲定了搭档关系,除非提出专门的申请,也就不更改对象了,因为那时黄少天手上有一堆社团申请的杂事,他巴不得叶修老实地坐在对面,自然是没专程提出怨言,反倒是被烦的一脸我欲乘风归去的叶修,几次都把申请书的标题写在纸上了,然后一巴掌糊到玻璃墙上,以警告对方闭嘴。

他们也就这么闹闹嚷嚷了一个学期,然后大眼瞪小眼地迎来了所谓的期末考试。叶修倒是毫不在意,觉得靠随机应变就好了,但黄少天致力于弄个什么国奖国励,看着这课价值三分的学分,恨不得打碎玻璃,一脚揣在毫无准备之意的叶修脸上。

不过,他们倒也不是真的一脸茫然地走进考场的,在考前两天,方锐鬼鬼祟祟地把叶修拖到一个没有路灯的地方,左右环顾了半天,确定没人之后才开始在背包里掏啊掏。

叶修这才想起他又将近一周没看见过方锐了。考试前阵子,所有人都神出鬼没的,有人颠倒昼夜复习,有人吃饭都是蹲在图书馆门口的台阶上解决的,所以似乎两个人的行程完全错开也是很正常的。

“老叶啊,你知道我们软件学院被叫去干嘛了吗?”方锐小声说。

“鬼知道。”叶修一脸淡漠。

“靠,我可是抛弃了灵魂来给你泄露情报的。”方锐说,“前几天我们接到学院通知,说如果我们参加一个项目可以直接拿程序设计原理课的满分,然后我们就去了。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吗?编制游戏!”

“然后?”叶修问。

“这个游戏将作为你们哨向课的最终考试!”方锐眉飞色舞地宣布,“有没有那么一点想向我探听内容的焦急啊?”

“哦,那你直接把答案给我呗。”叶修说。

“我靠,我们可是签了保密协议的。”方锐说,“如果一旦发现有人预先知道,满分就飞了。”

“那你说这个有个蛋用。”叶修很不满。

“可是!”方锐拍了拍胸口,“我是一个讲求仁义的人,所以我决定——”

“你就直接开条件吧。”叶修冷飕飕地说。

“三个野怪,你们嘉世必须帮助我们呼啸干掉其他团,然后不拿材料。”

叶修扭头就走。

“成成成我夸张了!!两个!!”

叶修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一个!就一个行了吧!!看在咱们呼啸都两周没抢到野怪的份上!!!”

“呵呵。”叶修笑了笑,继续走。

“你说吧,你的上限是啥。”方锐绝望了,觉得和这个人谈生意就是自寻死路。

“一个,材料均摊。”叶修说。

“成成成。”方锐泪流满面。

 

叶修进入那个教室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台巨大的电脑和一个冒着高科技感的头盔,电脑对面也是和这个房间对称的景致,隔了一小会,黄少天满脸茫然地走进教室了来。他手里拿着包卫生纸,隔几秒就吸下鼻子,一副感冒正重的样子。但就算如此,他嘴皮子也一直在翻动,只不过,叶修没听到半个音。

“同学们好,欢迎来到哨向关系的期末考试场所。”女声从头顶传出,“在这次考试中,我们希望检验两位同学在交流过程中锻炼出来的默契与协作,现在,请带上头盔。”

叶修拿起头盔,有些惊讶地猜到了这个头盔的作用。他是觉得这个学校挺财大气粗的,没想到竟然连这种只能在杂志上看到的虚拟头盔都弄来了。

他拿起头盔带上,先是只能看见眼前一片模模糊糊的黑暗,但随着耳边无数电子音效的轻响,他感到后脑勺好像被什么轻轻扎了一下,伴随着一阵突兀眩晕,他眼前的景象逐步清晰起来。

那是一个小镇的景象,矮小的瓦房凌乱地排在道路两边,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摆着些临时的摊位,上面是玲琅满目的小商品:衣服,珠宝,还有小孩子劣质的玩具,打扮朴素的女人拽着孩子在商铺之间穿梭,他们叽叽喳喳地聊着天,脚下漂浮起一层十几厘米高的灰尘。伴随着感官越来越清晰,叶修甚至能闻到那种集市的气息,春天湿润的泥土混杂着世俗的香水味,很是让人怀起旧来。他动了动胳膊,有一些奇怪的滞后感,但已经很贴近真实的感触了。

他向旁边看去,看到身影逐渐成型的黄少天,和另外一个颇为面熟的身影。

“你谁啊你。”叶修对着后者,嫌弃地说。

“我方锐啊。”后者一脸理所当然,“不过在这个游戏里请称呼我小明。”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能不能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叶修问,黄少天还一脸状况外的愕然,一边环顾着四周的景象,一边听着两人说话,同时自言自语着类似于“哎哟卧槽这玩意真高级”之类的话。“你说这是一个挑战副本就算了,你跑出来是干嘛?GM吗?”

“不不不,我是NPC。”方锐说,“因为我们实验了很多次,都不能造出一个AI足够高的新手指导人物,所以就只有由我亲自来代劳了。”

“哦。”叶修冷淡地说,“那小明,介绍下内容呗。”

“不好意思,您的好感度不够,触发不了剧情。”方锐用同样冷淡的语气说。

“喂喂喂!”叶修扭头对着天空说,“这NPC质量不过关啊!能不能申请换一个?”

“对不起我们没有退货善后服务——”方锐正正气凛然地说着,突然撇了撇嘴,像是有人在耳边说话般侧着头听了几句,“哦哦哦好好好,老师我听你的,不不不我绝对不是为了那个满分……”他嘟囔着说。

“咳咳。”方锐咳了几声,突然换上了一种官方至极的圆润腔调,“我不知道你们来自何方,也不知道你们究竟是谁,但是……请救救我们的村子吧,我已经不能再忍受下一次了……”

叶修和黄少天冷漠地看着方锐佯装擦泪,最后看着他左手抹完右手抹,两只手抹完后又拽起衣服下摆捂在脸上。“你感冒了?”叶修别过头去看黄少天。

“还不是因为这里的鬼天气,靠说好的南方温暖的气候呢。”黄少天说,“还没有暖气,这简直就是炼狱啊,完全不能想象其他人是怎么顺顺当当地活到现在还没冻僵的。”

“不是啊,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叶修说,“现在我们身体那边应该是处于静止状态,所以你专门带的纸巾可能没法用啊?”

“……能不能不要把一些很恶心的东西说出来啊。”黄少天黑着脸说。

“我只是贴心地帮你考虑一下。”叶修说。

“那你需要我体贴地帮你考虑一下大小便的问题吗?”黄少天说。

“你们还管不管NPC了?”方锐终于忍无可忍了。

“不哭啦?”叶修说,“那你继续。”

“……”

 

最后他们磕磕碰碰挣扎了大半天,方锐才终于把话给说清楚了。

这个村子原本就是个不太发达的小村落,最近才实现全户通电,也在镇落的中心开始修建一个小型的购物广场。原本,这里的生活很是平静,但最近,却毫无征兆地……被卷进了极端可怕的事件中。

在一天下午,也是那个购物广场正式开幕的第一天,很多人都围在广场周围看热闹,一场爆炸突然间就爆发了。不仅只是人山人海的广场,每隔上五十米,就会有房子开始燃烧,整个镇子迅速地陷入一片火海。当时他,也就是小明,正在广场上面陪着自己的母亲看开幕式,突然间的爆炸让他拽着母亲疯狂地逃窜,却发现无处可逃,而当他被重重火海给包围,在烧灼的剧痛中逐渐丧失意识时,他以为这一切就是终结了,可当他重拾意识,睁开自己的双眼,却发现自己正躺在家中,母亲正在叫自己起床去参加开幕典礼。而他抬头一看时间,发现正是一切混乱开始的前三个小时。

“这编剧的脑洞真大啊我说。”黄少天说,“又是时间循环,又是灾难片,不去开发独立游戏真是可惜了。那我们的目的就是在三个小时内找出这一切的根源吗?我靠这么大一个镇子,有难度啊?”

“准确说是两个半小时。”叶修抬手看了看表,毫不客气地搡了下方锐的脑袋,“废物点心,除了浪费时间你还能干嘛。”

“给你们捣乱添麻烦。”方锐无比诚恳地说,说完就不知从哪里掏出半块板砖,精准地朝着不远处一个卖玻璃小饰品的摊位扔去,只听见一连串噼里啪啦的脆响,趁着叶修和黄少天还一脸瞠目结舌,他拉开嗓子突然嚷起来:“妈的!!我受不了了!!!我不——我不要再他妈的来一遍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说完,他撒开腿就跑了,叶修和黄少天正打算追上去,就听见背后一声河东狮吼:

“混小兔崽子!!!你们干啥子!!!!”

“跑!!”叶修跳起来,拉住黄少天,追着方锐溜走的方向狼狈地逃了去。

也许是因为场面过于混乱,再加上这种新技术造成的微弱的迟钝,叶修并没有感受到黄少天下意识般的退缩了一下。

 

他们在乱七八糟的小巷子之间胡乱地拐弯,看着前方似乎有什么人影窜过,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追上去。最后的结局就是,他们成功摆脱了追捕他们的大妈,但也失去了方锐的行踪。

“我靠靠靠靠靠……”黄少天跑得气都喘不匀了,倚在附近的墙上,几乎要滑坐到地上,但就算如此他还是坚持咒骂着,“那个家伙叫啥来着,简直,叶修你认识的人都是,都是这么无节操的坑货吗……”

“你说你自己坑货就算了,别怪罪到哥身上啊。”叶修说,他不太清楚这个机器运作的原理,但却感觉到这机器很体贴地复制了哨兵该有的体能,他游刃有余地站在那里,还顺便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口袋,发现全部都空空荡荡的,“现在怎么办?关键NPC还发疯了。”

“也没什么其他办法了,四处走走打听下情报吧。”黄少天说,“现在我们除了知道两个多小时后这里会爆炸之外,啥都不清楚,叶修你回去之后一定要把那家伙暴揍一顿解恨啊!”

“怪不得你那么排斥哨兵,我们在你心中就那么暴力吗?”叶修无奈,“先找找那个所谓的广场吧……你学的是电气吧?炸弹会拆吗?”

“……”黄少天露出满脸你在逗我的表情,“老叶,你是学计算机的,FBI的电脑能攻克了吗?”

“我学的是信息安全。”叶修说,“不是黑客技术。”

“我学的电气,不是防爆技术。”黄少天说,“我靠这都是啥时候了,我们能不能先专心做副本啊!”

“我这不是先预先问个情况以保险吗……”叶修满脸的无辜,“成成成,走走走,方向你定。”

 

他们在这个陌生的城镇里盲目地乱走。

恰逢集市,而且也是广场的开幕式,街上人潮涌动,随手都可以拽上几个人来问个详细。黄少天几乎是看到一个小孩子就拉一个过来,也许是他看上去比叶修年轻好几岁,而且整个人都冒着股野草般的精神劲,那些小孩一个二个都自动地亲近他,蹦跳着和他交流着。

“怎么样?”叶修问。

“没什么特别有用的。”黄少天说,“大都是告诉我新修的广场很大很漂亮,或者是这是每个周末都有的普通集市,他们也表示没看到小明。”

“这个任务给的信息也太少了吧?”叶修说,“难道从我们放过小明开始,路线就走岔了?”

“可这要去哪找啊?”黄少天环顾周围,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完全没有辨识出方锐的可能性,“这副本的设计也太不科学了吧,如果这是试玩版的话我真的要申请退费了。”

“还是先去广场看看吧。”叶修说,“还剩下两个小时多一点了。”

 

事实证明叶修做了一个有些错误的决定。

当他们赶到广场的时候,被那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吓了一大跳。那本来就是融合了各种俗气的破广场,只不过在周遭乡土气息的衬托下,显得熠熠生辉。围在那里大多是步履蹒跚的老人和小孩,他们不安分地站在红线外面,伸长脖子向中央眺望,兴奋地交流着自己的感想。

“我觉得我们应该挤进去,看看里面是不是真的绑了什么定时炸弹之类的。”黄少天四下眺望,想从人群中挤出条路来,虽然他们能和这里的人进行对话,但在他们无意专门打扰对方时,NPC几乎会自动无视他们的存在,“但我觉得不管他是安装了什么炸弹,都不可能炸出时间回溯来啊,这简直有违科学啊?”

“我倒觉得,这个游戏不是个建立在唯物主义上的东西。”叶修说,“一般来说应该是被冤魂之类的玩意诅咒了,或者村落搞什么仪式,触发了什么禁忌之类的。”

“这游戏设计师还行不行了,弄个诅咒还带现代化连环爆炸特效,这违和感简直强的不忍直视啊,”黄少天说,“我还是坚持我的恐怖袭击理论,时间回溯啥的就是个用烂了的噱头,你要研究玄学理论那你自己去找魔法阵吧。”

“分头行动?”叶修说,“一个小时后,在那边那个树下汇合?”

“正合我意正合我意。”黄少天说,“你快去满镇子找你的诅咒源头吧,我找个路潜入到广场里面去看看。”

“别迷路了啊。”叶修笑着说。

 

叶修看着黄少天艰难地在人潮中往广场方向挤去,自己却站在那里没挪窝。“

“婆婆,这个开幕式还有多久开始啊?”他弯下腰去问一个背部佝偻的老婆婆,那个老人有些茫然地看着他,于是他只得贴近对方的耳朵,大声地重复了一遍。

“年轻人怎么这么急啊。”老婆婆乐呵呵地说,“快啦快啦,还有二十多分就开始啦,镇子上好久没有这么热闹啦……你是从其他镇子来看热闹的吗?”

“对啊。”叶修笑笑,“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节目可以看。”

“哎呀,小伙子,如果你是冲着节目来看的,那就只有让你失望啦。”老婆婆说,“这个广场是我孙子那一拨年轻人搞出来的,说现在歌舞仪式太浮华了,还不如开业促销来的实在……如果想看祭典的话,今年十月的时候再来吧。”

“那真是可惜了呢。”叶修颇为遗憾地笑笑,“不过我妈叫我给他买个锅回去,也不算白来。”

“呵呵,的确,这样子我们的生活也方便多了。”老人露出追忆的表情来。

“那,婆婆,其实我在来之前也听说了一些奇怪的传闻,不知道您有没有觉得最近的生活有些异常的地方?”叶修试探着问。

“异常的地方?”老人反问,然后突然很苦涩地笑起来,“诚实说吧,我觉得也许是我们老一辈的跟不上生活了,你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我们都觉得简直是有违传统。尤其是前阵子,那个新办的图书馆……我和我老伴去参观了一下……哎哟简直……”

“图书馆?”叶修问,那天他和方锐唠嗑了半天,方锐最终神神秘秘地凑到他耳边,说的就是“图书馆是关键剧情点。”

“是一个从国外回来的小子设计建造的,说是想让镇子的教育跟上外界的水平……”老人说着,突然长地叹了一口气,突然用凑到叶修的耳边,用气声悄悄地说,“我们好多老人都觉得那里绝对有什么问题,因为那里以前是一个倒闭的医院……你想啊,曾有多少人死在里面了啊。而且他的设计还那么……我老了,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总之,就是……让人完全感觉不到对死者的尊敬。”


评论
热度(12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