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九)

叶修向那老人打听到图书馆的地址,然后估量着时间够跑上一个来回,便径直朝那边出发了。出发之前,他向黄少天那边张望了一眼,恰巧看到他刚好抵挡人群的边缘,贼眉鼠眼地四下观察了下,然后弯下腰,从叶修的视线中消失了。

诚实说,叶修并不知道老师会不会推崇他们这样的行动方式,或许两个人始终结伴而行会显得默契些?但他倒也不在意,一是因为他的确对老师的评分没什么兴趣,二是他倒是觉得,能够放心地分头行动,远比互相质疑而结伴能说明默契多了。

虽然他并不觉得这玩意存在过。

 

叶修远远就看到了图书馆,不是说那玩意有多壮观,有多宏伟,而是那个的设计格局完全有悖乡村的气氛,那多棱角的诡异造型就算丢到城镇里面去,都算的上是前卫设计,更别提就往着青山绿水里一扔,跟架紧急降落的UFO似的。

图书馆外面停放着几架破破烂烂的自行车。叶修走进去,看到的是空旷的图书馆大厅。那里面的构造也和外面没什么差别,一样超乎人想象的标新立异,而那些摆放在最外层的书籍,竟被跟性有关的书籍占去了一半。

“那个,先生,请问你是?”一个管理员模样的女人走了过来。

“我是外面村子的。”叶修说,“听说这个图书馆很符合城市的设计,想来参观参观。”

“是被开幕式加集会吵得不行了吧?”管理员笑着说,“我也是,不太能接受那么嘈杂的环境。”

“我想进去看看,需要借书证之类的东西吗?”叶修说。

“不,不需要。”管理员说,“请你随便,不过还是请您保持安静,虽然人很少,但还是有几个孩子待在这里呢。”

“好的谢谢。”叶修说。

 

“我靠我靠这玩意虽然不大但是要找到炸弹也不太科学啊!!我总不可能藏炸药的地方找吧,这真是要死人吧!靠真的就没有什么贴心细致的小提示之类的吗?”黄少天一边在商场里乱逛,一边自言自语。他废了半天劲,终于绕到了建筑的紧急通道后门,然后趁着没人,抬脚一气呵成地踹开了门,然后钻了进去。虽然还处于开幕式准备期间,里面的商品早就摆好了,不过可能是游戏设计人懒了,没有安排任何一个售货小姐,让黄少天四处乱窜方便了很多。

“哎呀这贴图……哦我应该是走错路了,哎那我不是只要顺着高清的道路走下去就好了,这设计师真是偷得一手好懒不过我真心感谢你啊。”黄少天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从那遍布像素点的店铺里退出来,一边四下打量,“这边,好的,然后左拐,我们成功地抵达了一家……额内衣店。”

他心里正偷偷摸摸地感叹,这设计师居然细致地还原了这个场景,然后就看到前面画着一个巨大的箭头,箭头上方画着一个炸弹超人。

“……”黄少天目瞪口呆,“还真有贴心小提示啊?”

 

两人见面的时候,明显都是截然不同的情绪,黄少天一脸趾高气扬,而叶修却是轻微皱起眉头,都等到两人走到还差一米了,叶修还是满脸神游天外地思考着,险些径直撞到黄少天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叶修我告诉你我刚才拆掉了三个炸弹!!”黄少天相当得意地说,“老叶你也不要太伤心失落了,这件事明确地说明了玄不保非,这个游戏还是建立在现实科学的框架上的!”

“你怎么拆的?”叶修顺势问,他还没有回过神来。

“额,哈哈哈哈,当然是自己手动研究线路,然后理智地分析再动刀子剪……”黄少天说,看着叶修一脸你就扯吧的不信任,“我靠,老叶你这是不相信我是吧,难不成你还真找到了什么魔法阵什么的?”

“没有。”叶修说,介于方锐的提示类似作弊,他并不想公开地提起,“我去了图书馆,里面所有的书都是一个模板复制粘贴的,而且打不开。”

说到这一点,叶修也觉得有些诧异。众多诡异的线索都指向了那座图书馆,而且不管是从它的设定本身,还是精致的设计来看,它都不太可能是一个空摆设。只是他在里面搜寻了很多圈,甚至撬开了仓库和地下室的锁,都没有发现任何不正常的东西。

“叶修你就认栽了吧。”黄少天颇为幸灾乐祸,“哈哈哈叫你信任玄学,玄学能救非洲人吗?走走走我们还是赶快去拆炸弹吧,虽然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是我不想亲自体验一番爆炸啊……喂,叶修你行不行啊,给点反应成不?”

绝对是漏掉了什么地方。叶修想,但是看着黄少天已经跃跃欲试,也只是耸了耸肩。

 

“不是……我说,你打算怎么找啊?”叶修看着黄少天义无反顾地走进了一条巷道内,然后趁着几乎没几户人在家,开始挨个趴在别人的窗户上张望,“你就打算怎么一家一家地看?就只剩下不到一个小时了”

“我靠,谁会做这么没有技术含量的事情。”黄少天说,勾着手指示意叶修也过去,“来来来老叶你看看里面那个标志。”

叶修懒洋洋地趴在窗户上,透过背后的阳光,看见里面是普通的小房子的布局,一个破破烂烂的木桌子搁在中央,上面还有几盘盖着布的碟子。“看啥?”叶修问。

“叶修你是瞎了吧?那里,墙上,墙上,我说你看那桌子干嘛。”黄少天说。

叶修抬头看去,墙上好像的确是有什么东西,但由于太像小孩子拿着木炭在墙上的涂鸦,也就略了过去,他认真一看,发现那是个炸弹超人,还举起一只弹珠手,笔直地指向一盘菜。

“你确定这是单纯的恐怖分子袭击?”叶修狐疑地看着那个幼儿园级别可爱的画风,狐疑地问。

“不然,就三个小时,总不能真指望我们真像拆弹专家一样全镇子找吧?”黄少天说,四下搜寻了一下,从一个修了半截的店铺外捡了块板砖,拿在手里掂量着,不过一会后就转手给了叶修,“这种暴力的事情有点违和我的原则啊,交给你了。”

“……”叶修朝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直接扔开板砖,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在图书馆开锁时弄到的铁丝,在房间门口戳了两下,然后门就吱呀一声弹开了。

“哎?”黄少天张大了嘴,“我靠我靠这熟练的技巧!老叶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啊?你以前不会是干梁上君子一票的吧?真的是依靠一根铁丝?这种剧情还真行啊,你这手艺传不传人啊?”

“行了行了。”叶修被吵得不行,自己先埋了进去,顺着炸弹人的手指走向了餐桌,“来来来,拆弹专业户,这个该怎么处理?”叶修指着那个碗说。

“这样。”黄少天说着,一手掀开了上面的那张布。

叶修看着那碗里露出来的东西,里面躺着一个小小的炸弹超人模型,在两人注视着它的同时,它就像是很多游戏里面的收集要素一般,化成一缕烟消散了。

“……这就是你所谓的拆弹啊?”叶修无语了。

“靠靠靠这也是很有技术含量的好不好,你以为隐藏收集要素有那么好找啊,知不知道多少人会因为一个找不到的东西而永远得不到白金奖杯!我刚才可是在那么大一个购物中心里面跑了将近一个多小时才找齐所有的线索!”黄少天说着,“你就不要吐槽了,我们现在就剩下四十多分钟了,但我们还有不知道多少个炸弹没拆……”

“那劳驾你闭嘴吧……”叶修说。

 

“还有半个小时。”叶修又撬开了另外一个门,他们已经接连拆掉了三个。黄少天夺门而入,也不细看那个小弹珠手指的方向,一个飞踢踹向那个橱柜,然后上面摆着的东西噼里啪啦摔了一地,其间有一个红色的小弹珠人,落地的瞬间像粉碎了似得,成了一地的碎片。

 

“还有二十分钟!!”黄少天说,“我靠你行不行啊你真的还是用暴力手法解决吧!!”

“别急别急。”叶修说,也不知道这户人家是不是以前遭过盗,专门换了一个高科技的防盗门,让叶修绞尽脑汁地折腾了半天,最后才撬开了门,黄少天冲进去仍是一通乱翻找,最后恶狠狠地把一个满是灰的八音盒往地上一砸。

 

“十分钟。”叶修实在不知道那东西藏在了衣柜的何处,干脆指挥着黄少天去端几盆水来,自己拿起书桌上的打火机,扔进了衣柜里。

“卧槽卧槽你要干嘛啊这好歹也是炸弹啊你放火它真的不会提前炸吗!!!”黄少天看着一股黑烟从房间里窜出来,吓得跳了起来,忙不迭地冲进去把一大盆水泼过去,连带泼了叶修一身。

 

“不行了不行了要没有时间了!”黄少天焦躁得不行,看着手表上的指针越来越接近着最后爆炸来临的时刻,却毫无方法,当他在另外一个房子里终于找到下一个标志,黄少天想也不想就往里面冲,但却被叶修一把拽住。

“小心!”叶修大叫一声,黄少天只来得及看到眼前如同旭日初升的一片红光,叶修就扑到他身上,硬生生把黄少天按在地上。黄少天只听到爆炸的轰鸣,房门被爆炸直接冲撞开的巨响,和无数四面八方来的悲嚎。他看着叶修的脑袋就悬在自己头上方不到一拳头高的地方,半边脸是爆炸扬起的灰尘,半边脸是殷虹的血迹——一块瓦片擦过他的额头,他两只眼睛都被血水糊得睁不开了。

“我靠这炸弹超人是不是太逆天了啊!!这效果快赶上TNT了!!科学呢!!!”黄少天不服气地嚷嚷道,却吸了一嘴的灰,呛得咳起来,他看着叶修好像要开口说什么,但紧接着又是一阵地动山摇,更猛烈的光芒将他整个包裹了进去。

 

“卧槽!!!”黄少天惊叫了一声,然后发现自己身在一片黑暗里,全身上下的衣服都被汗浸湿了。他僵硬地坐了快一分钟,终于才双手发颤地去抬头盔,抬了一半,又相当尴尬地松开手,胡乱着在桌子上摸索着,慌慌张张地拆开一包纸,然后糊在自己的鼻子上。等脸上干净了,才撩开头盔,看着叶修站在对面,一副跟智障说话似的表情比着口型:没事吧?

黄少天摇了摇头,回到现实后,他的喉咙疼得更厉害了,难得不太想说话。

“同学们,这是第一轮循环。”老师的声音冒了出来,“在下一轮开始之前,你们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但两方请不要有关于解密的讨论或暗示,一旦发现,我们将会酌情给你们最终考核的分数上减去几分。”

两人没有什么打哑语的情趣,倒是各自出门去,上个厕所洗个脸,然后活动了一下关节脖子,时间也就差不多了。两人对视一眼,然后各自带上了头盔。

 

“又见到你们了~”叶修还没有完全恢复知觉,就看到方锐嬉皮笑脸地凑了上来,“感觉怎么样啊?我们可是专门请了大牌设计来做的特效哦。”

“一共有几个爆炸点?”叶修问。

“啥?”方锐一愣,“这个我倒是数过,广场上的我不太清楚,但居住区一共有九个。”

“走走走!!!!”黄少天跳了起来,“那我们还差两个!!”

“哎?”方锐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两人很是默契地冲了出去,左歪右拐地穿过那些小商铺,叶修在跑过一家卖钥匙扣的小店时,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了一个铁环,在手上一扳一扭,然后就成了跟弯弯扭扭的铁丝。

 

叶修和黄少天都还记着路,两人在路上一商量,仍是果断地采取了分头行动。黄少天径直冲去了广场,而叶修则借着一根铁丝,朝记忆中有炸弹的房子飞驰而去。

这次,黄少天在潜入的时候有些不幸,刚踹开门,就看见两个管理人员西装革履地走出来。两方都目瞪口呆地互相对瞪了将近十几秒钟,然后黄少天一边惊呼“哎呀请问你们这里面有没有厕所啊我快不行了真的!”,然后很无奈地随着两人的指示跑了将近几百米,然后又偷偷摸摸地折回来,细心勘察了将近五分钟,才再次闯了进去。

经过这番折腾,黄少天最后达到集合地点时,额外多找了两个房子的叶修居然没比他慢几分钟。

“现在也只过了……一个小时。”叶修看着手表,“如果我们已经把所有东西都解决掉了,为什么还没有提示我们通关了?”

“不会还有什么遗漏的炸弹吧?”黄少天说,“我们也只找了居民区,万一在其他地方,比如说那些小铺的商品里面也藏着炸弹呢?而且我觉得小明不靠谱,鬼知道他现在又跑到哪个地方去了……等下,老叶,我说你不会还念念不忘你的玄学吧?”

“单抽UR,不需要玄学。”叶修一脸欠抽地说。

“你滚滚滚滚滚!”黄少天说,“那你继续去折腾你的玄学吧,我再去找找有没有遗漏的炸弹,不过在这之前,你先把你那手开锁绝活传授给我,不然我只有暴力破窗了。”

“不用了。”叶修说,“我就在附近打听打听。”

 

他们两个一边拌着嘴,一边走到了集市的场地,由于开幕式已经开始举行了,全镇子都能听见那边一个男人背官话一般地念着开幕词,很多人都安心地将小摊留在原地,然后就去围观去了。黄少天在那些摊位间晃来晃去,有时还会弯下腰去,看摊子下面有没有什么标志,而叶修则乐的轻松,只是去和那些没去围观热闹的人搭着话,其中包括一个捧着书的男孩。

“你怎么没去参加开幕式?”叶修在他摊位上的小东西上挑拣着,装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询问着,“看什么书呢?”

“太吵了。”男孩子冷冷地说,然后他将那本书合上,叶修看到封面上是个陌生的书名,但作者的名字却毫不陌生。斯蒂芬金。

叶修倒不是爱看闲书的人,但却清楚地记着这个名字,不是因为他出名的《肖生克的救赎》,而是他更多的……恐怖小说。苏沐橙曾经在大半夜给他发来一大串泪流满面的表情,就说看这个故事看得毛骨悚然,看着的时候觉得莫名其妙毫无逻辑,但躺在床上细细一想,直接就爬坐起来,裹着床单盯着前方发抖。

这些暗示真的只是个巧合?叶修狐疑地想,还是想诱导他相信这个镇子是被某种恐怖的非自然力量所控制了?叶修还是继续问了下去:“这是图书馆借的吗?”

那个小孩子用一种看神经病一般的眼神望向叶修:“你是外来的人吧?这里没有几个父母允许孩子去那个图书馆的。”

叶修觉得这个小孩子颇为有意思,一副十二三岁的样子,居然捧着本连苏沐橙都觉得难懂晦涩的书籍,而且说话的腔调都很有大人的腔调,“那你这本书是哪里来的?自己买的?”

“一个姐姐忘在我们家里面的……”男孩说,“有一点点看不懂,但是,莫名地觉得很吸引人。”

“这本书里讲了什么?”叶修问。

“就是讲,一个镇子被一个奇怪的怪物所控制了的故事。”男孩低垂着头说,“然后有一群人,很努力地去反抗那个怪物。”

“怪物?”叶修眯起了眼睛。

“不知道,他没有一个具体的形象。”男孩说,“他从那个城镇里吸取能力,然后控制那里的人们听从他的暗示。”

“为什么要看那么吓人的书呢?”叶修佯装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看着黄少天在一家挂卖二手服装的店面的翻翻找找,几乎把每件一副都拎起来拍打两下,不管是男装女装还是童装。叶修也注意到那男孩狐疑的目光也黏在黄少天身上,于是叶修便佯装我不认识他的淡定。

“因为……”男孩抚摸着书皮,“虽然说不出来原因,我觉得这个镇子也……怪怪的。”

 

“喂,我去趟图书馆,你先找着。”叶修蹲下去,黄少天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个手电筒,整个人蜷在一个半人高的摊位下面,打着手电观察支架下方。他埋下头去看黄少天,看到双诡异的眼睛和一只亮闪闪的灯泡。

“我说你怎么还没打算放弃啊,哎算了算了,你去吧去吧,反正你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其他的用处。”黄少天说。

 

叶修再次跑到了图书馆,再次重复了一便和图书管理员的对话,然后再次在图书馆内四下打量,可无论他怎么细细看,也没有哪本书是能打开的,更没有什么地方让人感觉到不详或者是诡异。

在叶修跑到图书馆户外,开始一点一点地观察图书馆的外形时,他突然看到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你还在啊?”叶修问。

“我要陪你们玩三个小时啊!”方锐悲愤地说,“就算我求你们了,快点搞定成不成!我的JAVA还没有复习完啊!”

“那你告诉我们答案啊。”叶修说。

“不,我宁愿抛弃JAVA,也不抛弃我确定的满分。”

“那我们就拖到你考试那天。”叶修冷飕飕地说。

“那是没可能的。”方锐贼笑着说,“你们一共就只有三次挑战机会。”

“三次?”叶修皱起眉头,这个情况还是很严重的,“对了方锐大大,你来这干嘛?”

“不瞒你说啊,当爆炸开始时,只有这里不会被卷进去。”方锐说,“虽然说不痛不痒,但那种比情侣还闪亮的爆炸光线真的挺可怕的,我就来着避避难呗。”

“我们已经把炸弹拆了。”叶修说。

“拆了?不错嘛你们。”方锐说,“可我不放心啊,你忙你的,我先进去和管理员的NPC聊聊天,检查一下对话流畅度。”

“行行行,你去吧。”叶修冲他挥了挥手。

 

当叶修正在附近查看绿化时,突然从城镇那边传来一声轰鸣的巨响。

叶修惊诧地向那边看去,看到的竟是冲天的火焰与黑烟。他感觉到地面在微弱地颤动。

不对。叶修想,这爆炸的规模……甚至比上次的还可怕。

突然间,一些凌乱的线索在他头脑里连串起来,他猛地回头向图书馆望去,但同时,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包围了他,他顿时觉得脚上一软,然后朝着一片虚空跌了下去。

 

叶修第二次从那个头盔里醒来,看到的仍是满脸狼狈的黄少天。他似乎再次被卷进了爆炸现场,满头都是被骇出来的汗水。两人分别出去上了趟厕所,然后都端起下巴,严肃地沉思着。叶修看着黄少天皱起眉头,嘴里念念有词,他还没来及看他把眉头展开,老师又要求他们进入了游戏。

他们熟门熟路地登进游戏,在身形都没稳定时,一边一个抓住了方锐的肩膀。

“我们聊聊。”两人说。


——————————————————

书为斯蒂芬金的《它》

不管他是怎么写出《肖生克的救赎》这种神作的,他就是个货真价实的老变态


评论(1)
热度(120)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