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十)

为了三发完结副本,我真是每篇都在爆字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方锐满脸惊恐,纯良得像是被围堵在小巷子里的女高中生。但叶修压根不打算被他的演技糊弄过去。他看见黄少天已是蓄势待发,便示意他先上。

“你先别急,听我给你分析一下啊。”黄少天摆出侃侃而谈的架势,“我觉得你身上的疑点有点多啊,比方说,第一次,你莫名其妙地制造麻烦,然后跑得无影无踪,第二次,你从一开始就消失了,再加上你是唯一一个被卷进轮回的设定,你不觉得你的身份很有问题?很可能就是你趁着离开我们的时候,背后……”

“那是你们把我抛弃了好不好。”方锐反应也是极快,居然能在黄少天讲话时插进话去。

“可你设定不是NPC吗?”叶修冷飕飕地说,“哪个游戏里的NPC不会闪现追踪主角的?”

“我们这游戏的设定可是建立在绝对现实的框架上的。”方锐诚挚地说。

叶修冲黄少天扬扬下巴。

“那炸弹的情况你怎么解释?”黄少天说,“第一次,我们是在最后的一个多小时开始拆炸弹,导致时间不够,最后炸了两三个炸弹,但第二次,我们听了你的数据,提前拆掉了所有的炸弹,但最后那爆炸效果绝对比第一次壮观多了,这说明要不是你谎报数据,要不是有人又把炸弹给装回去了。”

“我没谎报数据啊!再说那也不能说是我啊!”方锐跳着说,“我的设定可是专心协助你们通关的正义NPC,再说了,那么多靠AI的NPC,为什么赖着我啊!”

“除了讲解设定,正义的NPC你到底做了啥……?”叶修问。

“是你们嫌弃在先。”方锐说,“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那我还也有个问题啊。”叶修说,“方锐大大,这次你们怎么这么谦虚啊?”

“啊?”方锐没听懂。

“你们之前不是说AI智能不够吗?”叶修说,“可我跟你们这的NPC聊了会,觉得他们的智能都颇高啊?”

“那只是针对你特别的关键字。”方锐说,“要是你拽住那个小男孩问他‘嘿你喜欢甜豆腐脑还是咸豆腐脑!’的话,我们的程序都得面临崩溃的危险。”

“那这样的话,我就更不懂了。”叶修露出好学生提问般好学的表情,外加一点点奸诈的笑法,“如果你存在的意义就是给我们讲讲设定,那完全也可以使用这种关键字模式……所以,方锐大大,你作为唯一一个人工NPC的意义,不会是在这种状况下给自己开脱吧?”

“……”

“其实你可以说‘之后还有很复杂的需要触发的情节,我就是那个时候派上用场的。’”叶修说。

“哦对!”方锐一拍脑瓜子,“之后——”

叶修没等他说完,就提着他衣服的领子,往旁边一栋安了炸药的屋子拽去。

“去弄点绳子来。”叶修对黄少天来说。

 

“我靠不带你们这么玩的!!!”方锐嚎叫着,“你们干嘛!!我只是个无辜的NPC好不好!!哪有这样玩解密游戏的啊!!我要申请退出!!我要辞职!”

“别闹,少天你按紧点。”叶修说着,死死按住跟鲤鱼王似的只会挣扎的方锐,麻利地将他手和脚都捆了起来,在他心满意足打上最后一个结的时候,方锐跟杀猪似地惨叫了两声,最后心灰意冷地趴在地板上。

“老叶,友尽了。”方锐有气无力地说。

“不不不,你把破解这个游戏的方法告诉我,我们还是朋友。”叶修说。

“大哥!!老师看着你们玩呢!你们采用这种严刑逼供的方式真的能得到分吗!”方锐悲愤地说,“我这是为了你们好!……等等,你要干嘛?”

叶修笑的很是温柔,他仁慈地拍了拍方锐的头,扭头出了门,隔了一会,他拿着一个小摊上常用的扩音喇叭,塞到了黄少天手中。

“审讯交给你了啊。”叶修对黄少天笑笑,“我去把居民区炸弹拆了。”

 

半个多小时后,叶修回到房间里面,看见方锐满脸生无可恋地缩在房间角落里。

“怎么样?”他扔给黄少天一瓶从外面小摊子上劫来的矿泉水。

“这个状态能喝水吗?”黄少天有些纠结地拿着水瓶,但还是拧开来朝嘴里灌了点,“他本来说等你回来再交代……”

“你没同意吧?”叶修听着脸色有些苍白,要是方锐现在反悔,他也得跟着听黄少天嘴炮与扩音器增益的合体技。

“没有,时间本来就来不及哪还搞这些。”黄少天说,“成了成了大致情况我已经问清楚了,现在我们得自己去把这些鬼玩意解决了。赶紧的赶紧的。我还得去吧广场那边的炸药拆了!”

“等等!!”方锐大叫一声,“我呢?”

“难道你觉得我们会放你出去给我们继续装炸弹?”叶修反问。

“我保证洗心革面。”方锐说。

“呵呵。”

 

“他说了什么?”两人刚出了房屋,就迅速地加快了脚步。叶修问。

“他说,这个镇子上的确有魔法作用。而且通关条件就是魔法和炸弹都除掉。”黄少天有些不服气地说,“而那些接二连三的轮回就是一个魔法阵搞出来的玩意。但他坚持说不知道具体位置在哪里,我猜他是在撒谎,但可能是涉及到游戏核心剧情,直接剧透反而会给我们的成绩单上降上好几个等级,我也没逼问他,不过我们找炸弹也算是跑遍大江南北了,哪里来的什么魔法阵啊?广场?按照一般的什么电影魔法阵都得弄得超大一个,也就只有那个地方可能吧?”

“行。先去看看。”叶修说,两人向广场的方向撒腿跑去。

 

“分头行动?”黄少天问,“可问题是我们找到魔法阵后怎么联系?万一那玩意一个人解决不掉呢?”

“你……精神力能用吗?”叶修问,虽然他能猜到答案,他能复制哨兵的体能是因为大脑能下意识地如此操纵肉体行动,但精神力这玩意就比较悬乎了。

“完全不能。”黄少天说,“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指望……唉你等等,你不是就坐在我对面吗?说不定我可以……哎我试试,你站在别动啊。”

叶修看着黄少天闭上眼睛皱起眉头。对哨兵来说,精神力是一种完全不能理解的存在,他也就只能这样袖手旁观的看着。隔了半分钟,他突然模模糊糊地感觉到什么,像是在睡梦中被人轻轻地握住了手。

“感觉到了没?”黄少天睁开眼,神情有些奇怪,“我靠这装置太恶心了,完全就是把精神力给裹进麻袋里不让用啊!”

“不错啊。”叶修笑笑,“有没有啥暗号之类的?”

“我靠你要求还多啊!”黄少天说,“这样怎么样?就是表示发现魔法阵了,然后咱们到这个地方集合,然后再一起过去,不过如果一个人就能搞定就不要那么大费周折了。”

叶修一边听着黄少天叽里呱啦,一边感觉仍像是在半睡半醒的状态,有人按了按他的掌心。

“行啊。”叶修也不挑剔,“一共几层来着,四层?那行,我天台到三楼,你一二楼,记得把炸弹拆了。”

“成成成。”黄少天说,“你找到的了话情绪激动点啊!然后我就能感觉到了。”

黄少天扭头便跑,叶修站在原地,盯着他的背影看了两秒,然后转身去找上楼的电梯。

没走几步,他便举起了自己的左手。那种感觉并没有随着两人间的距离增加而有所淡去,反而像在响应对方的担忧,反倒稍稍加强了力道,将他的手捏在手心里。但其实两人的实际距离就是堵玻璃墙,再怎么走远,也不会对此有什么影响。

叶修有些好笑地想起苏沐橙的精神力,一个外表柔柔弱弱的姑娘,精神力暴力得跟台风过境似得,也不知道楚云秀那边能不能驾驭得住。这种反差倒也还真说明了什么。

这么想着,电梯到了。在电梯门关闭的时候,叶修笑了笑,很随意地握了下拳,然后伸手去按了楼层。

 

黄少天并不知道自己的精神力到叶修那里变成了这种形式。在他们向导看来,精神力这种玄乎的东西本来就有固有的形态,是一种可以捏在手里掌控的东西,尽管那种存在方式异于其他的实物。但对于常人来说,因为那种力量太灵异,他们总得通过想象力给那种感觉套个形容词。

黄少天先是熟练地跑了趟炸弹点,然后再回到二楼,开始地毯式搜索。他已经从方锐那里听说了,这已经是最后一趟的机会,可他还是尽量地控制着冷静。等他正走到一楼的楼梯处时,突然感到一阵不算强烈的情感波动——说实话,他并不相信叶修能搞出什么波涛汹涌的情绪动态来,大喜大悲这种词根本就不适合他。

他忙不迭地冲下楼,可还没等他到达约好的集合地点,就看到一个身影疾驰出了商场。明显就是叶修。

“什么情况?”黄少天有些愣了,但立马也是追了出去。叶修很快注意到了他,减慢了速度,一把拽住他的胳膊,然后以黄少天几乎跟不上的速度向前冲去。

“我靠靠靠我们又被追杀了吗??!”黄少天边嚷嚷边回头看,“这游戏的元素是不是太多了!!”

“妈的,是方锐那家伙跑出来了!!”叶修都禁不住爆了粗。黄少天听他这么一说,才发现他们前方有一个跑步姿态颇为夸张的人影。

“我草草草草不是吧他是不是开了外挂啊!!”黄少天也怒了。

“你去集市那边埋伏着。”叶修说,“我把他逼过去。”

“埋伏?”黄少天一愣,“你当警匪片呢!”

“去去去。”叶修松开拽住他的手,“哥相信你啊!给点力啊!”

 

黄少天整个人都不太好,他小跑到集市,找到之前和叶修聊天的那个小孩子,趁着那孩子专注地看着书,一弯腰,钻到了一个铺子的下面。

他试着去把握叶修的情绪,但由于他只是浅浅地建立了几丝联系,他最多也就感受到叶修一直处于半亢奋的状态,显然还是在追逐战之中。要不要加强下联系?黄少天想,但第一是他大半的精神都被困在这个游戏的空间中,能挪回现实空间的只是少数,第二……

他没有和哨兵建立过精神连接的经历和经验。

所有老师都告诉他们,这是本能就能驱动的事情,所以根本就不需要教学。他刚才是凭着本能和向导之间建立精神连接的经验,跌跌撞撞地尝试了一次。但随即他就感受到了对方那边无声的抵抗。那抵抗不是那种很横蛮的排斥,而是像一堵洁白的高墙,温温柔柔地告诉他,前面就不属于你了,请回吧。

黄少天正在胡思乱想着,就听到远远地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和很有标志性的嚷嚷。

“方锐你别跑啊!我告诉你,我已经在前面做好了陷阱了,你要是再往前冲一步,你就得后悔了——”

“这句话你已经说了七遍了!!!”方锐愤怒地吼道,“我告诉你,我方锐堂堂大爷们,绝对不会听信你这些弱智的威胁——”

黄少天透过面前的布条,看到方锐跑过来,他猛的窜了起来,直接将整个摊子的衣物连带摊子给掀了起来。方锐正回头嚷嚷呢,冷不防就看到侧边一边五颜六色飞了过来,他一头撞在衣物上面,绊了一步,但仍然慌不择路地向前跑去,但黄少天已经迅速跑到另一个摊子旁,把一摊子的各种调味品一爪子掀到方锐身上,连带几瓶红辣辣的辣椒酱。

“卧槽!”这下方锐实在是防不住了,只能捂着眼睛一屁股坐了下去。紧追在后面的叶修几步冲上前,直接把方锐扑翻在地上,然后从兜里摸出剩下的半截绳子,正打算再绑一次。

“不要伤害他。”那个在看书的男孩突然开了口。

“啥?”黄少天和叶修都是一愣,看着那孩子满脸悲伤地走到他们面前。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他受的苦已经够多了。”男孩子说,“你们就不能……饶过他一次吗?”

方锐听着这些话,翻了个白眼,然后艰难地从叶修的钳制下伸出只手,揉了揉自己红红绿绿的脸,硬是挤出半张悲愤的脸。

“你们懂个屁!!”他悲苦地冲那孩子吼道,“你们现在才知道站出来!有!个!——卧槽叶修你干嘛!!!我剧情还没演完!!”

“跳过跳过。”叶修说,仍是利索地把绳子给他捆上了,然后招呼黄少天一前一后将他提了起来,再次给扔进了一家民宅里,这次叶修不忘再次搞了根铁丝,直接把门锁给破坏了。

“他没又装炸弹吧?”黄少天说,他看了看表,又只剩下一个小时多一点的时间了。

“应该没有,但稳妥起见我们还是在经过的时候看一下吧。”叶修也抬起手表看着。

“继续去广场再找找吧。”黄少天说,“靠靠靠我们快点,不让真的要……”

“不,我们去图书馆。”叶修说。

“图书馆?图书馆你不是找过很多遍了吗?”黄少天问,“还是说你找到决定性的证据了?”

“方锐告诉过我,图书馆是唯一一个不被爆炸波及的地方。”叶修冷静地说,“如果真的有一个魔法阵将这个镇子困在永恒的轮回内的话,那个魔法阵一定是在一个不会因爆炸而被破坏的地方。”

 

两人几乎是一起挤过了图书馆单人安检口,然后不管管理员惊愕的眼神,炮弹般地射进图书馆内。

“你还有哪些地方没有找?”黄少天问。

“能找的我都找过了,除了这些书。”叶修说。

“那我们怎么弄?”黄少天四下张望,他还没有来过这里,觉得这超现代的装修带给他的视觉冲击过大,“要不我们——喂!”

他看着叶修懒洋洋地走到一个三人高的书架面前,若有所思地上下打量,然后,在黄少天没有一点点防备之余,抬起脚,猛地就是一踹。黄少天目瞪口呆,看着那个书柜不堪重负地晃了晃,然后跟慢动作似的向后倒去,顺带连带着后面的一排书柜。

“哐当!!”接连着几声恐怖的巨响

“喂!你们干嘛!!”管理员尖叫道。

“继续,注意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叶修极为镇静地下着指示,仿佛面前的狼藉跟他半点关系,然后他迅速地跑到下一列书柜,把身子抵在书柜上,狠命一推,然后那个书柜也开始摇晃起来。

黄少天迫不得已跟在叶修后面,倒不是因为要帮忙,而是因为那个管理员一脚踹开高跟鞋,满脸狰狞地冲了过来。

 

“我靠……靠,叶修你行不行啊!这已经是全部了啊!”黄少天累得直喘气,他跟个捡破烂似地跟着叶修,瞪大眼睛搜寻那堆废物间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物体。但在他们将五楼的书柜全部推翻在地,然后又完整地搜寻了一番后,却仍是一无所获。管理员本是想骂他们,但看着这疯狂的架势,拖着两个孩子尖叫着逃跑了。

叶修的表情也是格外凝重,他轻微地喘着气,不停步地四下行走。现在他们已经排除了书内藏有玄机的选项,而图书馆的外壁他也早就细致地检查过,至于暗门暗道之类的选择,有可能的地方他早就勘察过了。可到现在他们仍是毫无所获。

“靠,一个这么牛逼的魔法阵,总不可能太小吧!可究竟在哪里?总不是方锐那家伙现场作画吧?不可能啊,你不是说上次最后几分钟他都在你的视线内吗?而且他现在手脚都捆着,不会是要咬破舌尖作画吧!”黄少天念念叨叨,“大的东西,墙壁,地面,书柜,厕所镜子,图书馆还有的东西,我想想……巨型画册,卷轴类。靠可这些东西这里都没有,还有,窗户,地图……啊?”

叶修一巴掌拍在他的背上,撒腿就想图书馆门口的地理杂志借阅窗口跑去。他直接从里面把所有的地图给拎了出来,然后一张张地摊开在地上。

当他展开第三张地图时,他看到的是一张将近三米宽的,比起其他地图显得格外破旧的世界地图,他将地图翻过来,便看到背后是一大片红褐色的血迹,画着一个复杂的六芒星的阵图。

“靠,魔法阵还带折叠的。”叶修骂道。

 

“这也太坑了。”黄少天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完了终于完了,让我撕掉——”

他这口气还没舒完,就又被憋了回去。

“我靠这什么玩意!硬得跟块木板似的!”黄少天涨红了脸,又是拽又是拉,可那张地图竟像是知晓他的意图,专门违抗着他的动作。叶修尝试了一下,也失败了。他跑到管理员的柜台里,东翻西找取出了个剪刀,可在他剪下去的瞬间,那把剪刀竟像是碰到了烧红的铁块,开始向内融化。

他们找来了各式各样的工具,居然无一不受挫,就连打火机都不能再上面烤出半点焦痕来。

“怎么办?还剩三分钟了。”黄少天问,他心里是急得不行,但加上刚才东颠西跑,他累得没啥劲了。

“……”叶修用手摸着那魔法阵,然后埋下头去闻了闻,“这是……血?”

“应该是吧,啊,你不会是想……”黄少天反应超快。

黄少天还没说完,叶修就从周围的废铁里面摸出把一把弯掉的小刀,直接朝手腕上抹去。

叶修割的是动脉,血跟喷泉似的喷了出来,他看着血喷溅到地图上,将那魔法阵瞬间给涂成了大块大块的血红色,他伸手去将血迹抹开。他抹了会,眼前就开始有点模糊。

“喂喂喂你没事吧你!”黄少天大惊,“喂我说你别在通关前就挂了啊!切啥不好非要切动脉啊!!别抹了!够了!快想个办法止血啊!”

叶修也是个没什么医学常识的人,只知道割腕会流血会死人,不知道这死起来真的是分分钟的事情,现在他也就只能看着自己的血向外喷得欢脱,意识迅速地开始飘忽起来。他神志不清地看着黄少天脱下外套,三两下扎在自己伤口上,然后伸手死死掐在他的胳膊上。

“别管我。”叶修说,“……找找看还有没其他奇怪的地图,我们还没通关。”

“那你别死了啊。”黄少天说着,松开了他的胳膊,又去地图册中翻找起来,最后他骂骂咧咧地丢下一张画着相同图案的地图,然后照着叶修的样子,让自己的鲜血喷在魔法阵上。

在那一瞬间,叶修听到了一声超级马里奥通关的音乐。但他实在是不太清醒,已经分不清究竟是哪里传来的动静。在他第三次失去意识的时候,他唯一能感受到的,就是那只仍然陪在他身边的手。

 

“恭喜恭喜!!你们是为数不多的能在三次通关这个游戏的选手!”女老师相当高兴地宣布着,“所以我们决定!给你们两位一个大奖励!”

叶修才摘下自己的头盔,缓慢地活动着自己僵硬得身体,看见黄少天倒是亢奋地从座位上跳起来,跛着麻掉的脚蹦跶着,然后还兴高采烈地跳过来,举着手做出击掌的姿势。叶修无奈,只好撑着桌子,拖着血液流通不畅的腿站起来,也举起手拍了回去。

然后,他闻到了一股味道。那是与秋天毫无关联的气息,毫无萧索之意,更没有落叶的凄苦哀婉。那股气息混杂着竹林中木纤维的锋利和竹叶的清香,让人不由想起春雨之后幼竹拔节的脆响。这时他才突然想起来,始终横亘在两人之间那扇玻璃墙,已经消失了。

黄少天似乎是激动过了度,还没意识到这个问题,再加上刚才游戏模拟环境造成的错觉,仿佛两个人结伴行动也再平常不过。叶修也没出声提示,他只是笑了笑,几步走过去,很是随意地伸手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然后松开了他。

“寒假之后见。”叶修说。

黄少天没有回话,只是下意识地吸了吸鼻子。

他遭受了五雷轰顶的攻击,陷入了麻痹状态,这一回合无法行动。

 

————————————————————————————

100fo了谢谢大家!!!

叶黄的小短篇正在码中!!(在我星辰般浩瀚的脑洞枯竭前就不点文啦……谢谢大家~)

评论(6)
热度(128)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