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哨向】自由之战(十一)

有点忙不好意思……

进入后半段剧情~



在考试彻彻底底地结束后,全校都沉浸在“明天回家”的癫疯状态,几乎所有人黏在自己的行李箱上,恨不得在下面安装两块喷射装置,一起运送出这监牢。刚刚尘埃落定的考试似乎已经是遥远的回忆了,叶修在寝室的路上,就看到看到几群人聚在一起,商量着去市中心潇洒,还想着怎么能约上近在咫尺远在天边的向导。

虽然他连行李都不用收拾,可在这种环境的影响下,还是莫名其妙地想起家里那只毛色杂乱的狗。虽然那家伙也快寿终就寝了。

踏进寝室门时,叶修颇感意外的看见了站在客厅的张新杰。他也算是考试月的失踪人口之一,而且,就连考试结束后的狂欢宴,他都没有露个面。根据王杰希透露,在昨晚一群人在草坪上疯狂到凌晨一点后,他回寝室看见的第一幕,就是张新杰以标准的睡姿躺在床上,被开门吱嘎吱嘎的动静吵醒,在一片黑暗中瞪着他,像是只被激怒的豺狼。

“小张?”叶修叫到。

张新杰回过头,那颇为憔悴的表情愣是让叶修都吃了一惊。你可以想象王杰希被化学品爆炸炸出来的蓬头垢面,也可以猜测林敬言挖土回来后的筋疲力尽,但是,作为一个精准的生物钟,张新杰从来都把自己每一个零件打理的完美无缺,要把他搞出这种几天失眠熬夜吃泡面的沧桑来……难度系数大于让韩文清否认肌肉的价值。

“帮我叫大家出来一下。谢谢。”张新杰说。

 

叶修去叫人的时候,张新杰去洗手间洗了把脸,但这也只是让他灰扑扑的脸显得干净了些。

六个人坐在大寝室的沙发上,你瞪我我瞪你。最后还是叶修忍无可忍地咳了一声。“小张啊,你有什么事?”

“我只想做个统计。”张新杰说,他手上拿着纸笔,“你们有谁,寒假之后不会回来了?”

大伙再次面面相觑。这早就是近期的热门话题了。谁都没有料到,学校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地决定打开大门,放这群关了将近半年的囚徒回家,而且既没有再他们的脖子上安一个定时爆炸器,也没有扣留他们的档案文件身份证,如此淳朴直白的善意摆在面前,让所有人都不由考虑起了另外一个可能性:如果我就此离开,再不回来,那不就自由了?

但突然间,这个他们为之苦苦抗争了半年的自由,变得不再像他们理所应得的权利。复读所需要浪费的一年与再次的赌注,放弃这里优质的师资条件,以及放弃隔壁唾手可及的哨兵向导,这所有的一切摆在秤上,似乎并不是完全不能匹敌“自由”这种虚幻的东西。再说了,哨兵向导上面的限制束缚层层叠叠,所谓的自由,其实也是在遍布监控与防备的环境下挣扎。很多曾经抱着一腔热血反抗的人,似乎都丧失了最初的斗志。

“我会回来。”王杰希率先表态,“就算是自由会受到限制,但这边实验室的条件是国际顶尖水平,我愿意做出取舍。”

“我父母不同意我复读一年。”林敬言苦笑着说,“再说我高考本来就是超长发挥,再去考一次,可能连一本都上不了了。”

“我觉得这里还行吧?”方锐说,“虽然说有点坑,但条件设施也不差,而且见向导的机会还是存在啊!”

“我要回来。”韩文清说。

“额……”叶修看着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朝他投来,“你们看我干嘛,我寒假留校手续都办好了。”

“哈?”方锐一惊,“你春节不回家?为……”

方锐话还没问完,就被林敬言在肩膀上掐了一把。

“你有什么打算?”林敬言冲着张新杰说,“你不打算回来了吗?”

“不,我要回来。”张新杰说,“……没事了,打扰你们了。”

叶修,林敬言和王杰希迅速地对视一眼:张新杰这个表现,异常得过分了。

 

“你又不回家。”苏沐橙在晚上发来消息说。

“没办法啊。”叶修也只有表示无奈,“回去了我恐怕就再也出不来了。”

“恩……”苏沐橙也只得就这么敷衍着跳过这个问题,“那你准备怎么过春节啊?不会又是一个小窗口看春晚直播一个小窗口打游戏吧?”

“春晚这项值得考虑。”叶修说。

“好吧,对了,黄少天让我给你带一句话。在寒假之后,各个高校的电竞比赛就要正式开始了,每个学校都只能出最多两只队伍,所以他正在考虑是要抽出精英来组两支队伍,还是从现成的队伍里面拿两支出来。你考虑考虑?”苏沐橙说。

“这种事让他自己来说啊。”叶修说,“还怕我吃了他不成?”

“你还好意思说。”苏沐橙说,“你到底怎么他啦?他从那次考试回来之后就跟雷劈了似的。”

“谁想到他那么纯情啊。”叶修表示冤枉至极,“就搂了一下,跟贞操没了似得。”

“对于少天来说,跟你发生肢体接触和贞操没了差不多吧……”苏沐橙说,这么长一段时间里,她看够了叶修和黄少天那些鸡飞狗跳的互动,已经不会再因为猝不及防的一口糖激动地跳起来了。

“……哥有那么讨人嫌吗?”

“也没有啦,只是前后反差太大,容易让人怀疑有诈。”苏沐橙说,“不过如果要你出主意,你准备怎么办?拆散吧,好像又破坏了原来队伍的协调性,但不拆散的话,就不能汇集精英力量。好难办啊。”

“我建议拆散重组。”叶修大手一挥,“具体理由让他自己来问。”

 

苏沐橙转告了黄少天叶修的话,正当黄少天阴晴不定纠结是否该厚着脸皮去找叶修时,学校就正式宣布了放假。

当然,不是哨兵和向导同时。

本着向导优先,哨兵靠边的原则,向导那边桥上的栅栏先打开了。一群拖着行李箱的疯子哇啦哇啦地尖叫着,跟野兽迁徙似的奔腾而出,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刘翔跨栏时的那种,能向屏幕上溅出汗水来的奔放与舒展。这般不顾一切,奔赴向理想与归宿的姿态,愣是把堆满另外一边桥的哨兵看呆了。

“矮油,我有一种再也见不到他们的悲怆。”方锐捂着胸口说。

 

黄少天被人群挤得东倒西歪的,好不容易攒起来的那点回归自由的舒畅,都被挤得连渣都没剩下。好不容易出了校大门,也不知是出租车师傅们消息闭塞还是怎么的,学校门口只有专门租来的校车负责将他们送往机场火车站,以及几辆本地人的私家车。最后他们也只得在门口排出一条长龙,一边抱怨,一边往校车上挤。

“唉,那个,同学,打扰一下,今天是只有向导们放学吗?”

黄少天听到背后有一个人问道。听到那个声音他下意识就扭过了头。虽然事后想起来,那两个声音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他看见穿着西装革履的叶修,提着公文包,面露艰难地挤在成群的向导中,语气彬彬有礼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继续和一个小青年说着话。

“是这样的吗?明天啊,谢谢你了。”叶修说,说完后看了看表。

“卧——”

黄少天一声咆哮的尾调被他硬生生地给扳上了天,因为他瞬间反应过来,别说叶修,就算是一个凡人,如果意图挤进这种向导圈子里,只可能被自动警报器们给喷一脸的胡椒水。但已经晚了,那个被他指着的,颇似叶修的向导已经向他望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认错人了,你们两个实在是长得太像了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好神奇啊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哈哈哈哈。”黄少天忙解释。

“……”那人眨了眨眼,满脸都是深切的同情与悲悯,“……你认识我哥哥?”

 

当苏沐橙一手托着将近半人高的大行李箱,另外一只手提着乱七八糟的特产时,看到的就是黄少天和叶秋两人百年遇知己般亲密交谈的画面。

“对对对对!我那个混蛋老哥就是太欠打了!说什么‘好男儿志在四方理应三过家门而不入’,怎么听都是个离家出走的中二病少年对不对!!”叶秋慷慨激昂地陈述着,“每次还害得我被老爹臭骂一顿,好像我不想把他捆回去一样!”

“我靠靠靠他多大年纪了还玩这种离家出走啊,他那个老鬼还处于青年叛逆期吗真是的要脸吗有脸吗。”黄少天说,“而且对于他那种人捆走都算便宜了啊!你就该把他五花大绑直接扔河里,然后再告诉你爹你已经为家里除去了一个巨大的祸端……哎不行不行感觉这样都不够除民愤的,还是要……”

“额……你好?”苏沐橙歪了个头过去。

“你好。”叶秋先是很礼貌地点了个头,“啊……你是,苏沐橙?”

“好久不见啊。”苏沐橙打着招呼。她和叶修认识,就是因为对方顶着他老弟的名号来上课,按理说,她和叶秋才是本来的小学同学关系,“你为什么跑到这里来?我记得叶修说你是在北京学经济来着?”

“……”叶秋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本来的目的是帮父亲监督一个项目,但他老人家顺带想起来了,让我不管怎么样都得把老哥给绑回去,所以听说你们正式放假,我就过来了。你觉得叶修他有半点想回家的意思嘛?”

“叶修他已经办好留校手续了。”苏沐橙遗憾地说。

叶秋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露出半点沮丧,反而是脸色瞬间有了血色,他掏出电话打了起来:“喂?嗯恩恩是我,之前我不是退订了一张机票吗,现在还在吗?哦哦,对,我要重新订回来,好的谢谢。”

“耶!”叶秋背对着两人握了下拳头,然后恢复成绅士状态转过身来,“你们两个都是要去飞机场吗?刚好我的司机在这里,顺路一起走吧?”

……这是有多么不想和自己老哥对峙啊……苏沐橙想。

 

“你们这个学校到底怎么样?”叶秋问,“我们听到各方面的传闻太多了,都不知道该相信哪一个了。”

“除了享受不到逛街的乐趣,其他都还好啦。就是普通的大学。”苏沐橙说,她也看到过外面微博上疯狂转发的评论,有人说这里是国家秘密基因实验基地,所有被送进去的哨兵向导都被提取了血样,再对他们的各项数值进行评判;也有人说这里是打着创新大学幌子的军校,将这群最优秀的年轻人培养着脑电波炸弹和拥有逆天作战能力的单兵。他们看着这些评论,也只有自己苦笑。就算他们也试过解释清楚他们的状况,但他们这般无趣又无波澜的处境远不及这些惊心动魄的猜测来的有趣。这也许是门口没有出租车的原因——这群司机胆子还没肥到来接送人型兵器。

“真的?”叶秋笑了,“那就好了,虽然我老妈一直念叨着不认我哥当儿子,但其实她还是挺担心的。这次也是,一定是我妈暗中怂恿我爹说好久没看到叶修了,不然我爹是半句话不会提到我哥的。”

“你们也挺辛苦的啊。”苏沐橙说,“有叶修那样的家庭成员。”

“是啊……”叶秋满脸往事不堪回首,“这次他也是,自己就把大学志愿填了,差点把我爹气出心脏病来。而且他又不是天生在生意政治方面缺根筋,硬要说的话……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天生就比我更有这些方面的优势啊。”

“可他就是这样的人嘛。”苏沐橙笑着说,“不管别人的建议再怎么有道理也不管不顾,认定了一条路就一个人走到底,一般担心他摔着的人,反倒会在拽他的时候摔得更惨。”

“……”叶秋小小沉默了一下,“对啊,是挺惨的。”

“不过,有时候还是会担心啊。”苏沐橙说,“他那种人,就算真的做了个错误的选择,也会一个人扛过去。”

“的确。”坐在前排的叶秋有些自暴自弃地往后座上一仰,“自从他离家出走之后,就再也没有向家里面提过半点要求了。有时候真地怀疑我老哥到底有没有把我们看做是一家人。”

“我觉得是有的啦。”苏沐橙说,“只是这个选择是他违背你们意愿做的,就算你们愿意不计前嫌,可他也会不好意思啊。”

“我老哥会不好意思?”叶秋翻了个白眼。

“会啊。”苏沐橙笑的很开心,“经常呢。”

 

“你们的飞机是多久的?”三人下了车,叶秋帮苏沐橙拿过装特产的口袋,问。

“我的快了……恩,我不是直接回去,我们高中同学要去上海聚聚。”苏沐橙说,从叶秋那里接过自己的行李,“那我先走啦~”

“注意安全。”叶秋说。

“下学期见。”黄少天说。

两个人看着苏沐橙扛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挤进了正值高峰期的人群中。在车上的时候,黄少天一直没有怎么说话。他倒也想说,但两人聊得都是一些满载回忆的话题,他就像是被卷进老友相会的路人,张张嘴想证明自己的存在,却发现他插不进去半句话。

两人聊得的确是他熟悉的叶修,但却莫名地生动丰富起来。他们得描述给那个满脸嘲讽得家伙涂上了暖色调的背景色,而那个人的轮廓竟也毫无违和感地融进了那块背景中,柔和的……有点像那天那个晴天霹雳一般的拥抱。

“你最近是不是和我哥有过近距离接触?”叶秋冷不丁冒了一句。

“……”正在走神的黄少天被这句神棍级别的发言吓得一愣,“啥?你刚才说什么我好像有点没听清楚。”

“没别的意思。”叶秋说,“毕竟是兄弟,两个人之间总有点精神联系。心理医生说我是因为小时候被他坑迷路过一次,自身保卫系统进化出了能随时跟踪我哥气味的鼻子……反正几天前有接触都能感觉出来。”

“之前在完成一项考试的时候是接触了一下。”黄少天说,“不过这都是将近五天前的事情了,这天赋有点牛逼啊?不过你又这么强大的索敌装置了,怎么都没把叶修给全面压制住啊?”

“这种东西是双向的,我能感受到我哥的气息,他也能感觉到我的。”叶秋说,“先不说这个,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你有没有和我哥有过精神连接?”

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没什么想撒谎的打算,可能是因为对面那张颇似叶修的脸上满脸的诚恳与担忧……但他还是下意识地解释了一下:“有过最基本的连接,但就是那种五感都没有调节的那种。怎么了?放心啊我对你那画风成迷的哥没兴趣啊,只是被课堂上的安排逼迫啊。”

“你有没有……”叶秋说着,突然紧张兮兮地东张西望了两下,“你有没有试着深入他的精神领域?有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障碍?”

“奇怪的障碍?对的确是有一堵莫名其妙的墙啊。”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黄少天果断承认了,“那玩意果然不是正常人该有的吧!你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吧?”

哪知道黄少天才说完,叶秋就跳了起来:“你没动它吧!”

“没动没动。我干嘛动它啊我又不是要偷窥那家伙肮脏的内心。”黄少天说。

叶秋像是跳伞运动员终于踩到地般,捂着心口长舒了口气,然后还很失形象地蹦跶了两下。他再次锁着脖子左右环顾了圈,突然压低了音量说:“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叶修……苏沐橙也最好不要说。”

“好好好好好。”黄少天每个字都说的格外真挚,一心想着要是能得到什么叶修羞耻的童年创伤或是天生缺陷,让他闭嘴一天都是可以的,“你说你说,我发誓绝对不向其他人透露,我说出去一个字就天打雷劈。”

“你这发誓方式怎么这么像我老哥……”叶秋狐疑地说,“不过有一个人知情我们能稍微安心点。……你知道哨兵等级测试吗?”

“知道啊,就是那个为了征兵搞的提前测试嘛,向导不是也有那个测试吗?”黄少天说。

“我哥参加过三次那个测试。”叶秋说。

“三次?一般不都是一次完成吗?”黄少天忍不住插嘴了。

“你听我说完。”叶秋面色凝重地说,“其中第一次和第三次是作为哨兵,第二次是刚好撞在他顶着我的身份去向导小学上课,遇上了向导的等级测试。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把那个测试敷衍过去,但那老混蛋干出什么都是可能的……话说回来,第三次测试是我们背着他搞的,因为担心他在向导堆了呆久了激素失调。但当我们对比那三次结果的时候就发现了很诡异的事情。”

“第一次测试他拿到了S+的评价,而第二次测验,虽然他的精神力为F等,但他的精神抗力还是S级。至于第三次……”

叶秋深深吸了口气,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从他提起等级测试开始,眉心就没有展开过,这让本来等着听故事的黄少天有了相当不详的预感

“他的精神抵抗力没有得到评分,因为他完全丧失了精神屏障。”叶秋说。


评论(52)
热度(179)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