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乌帽子(上)

*鬼故事系列

*因为鬼故事剧情需要有扯淡的OOC

————————————————————————


叶修陷入了沉思。

他现在身在一间充满日式的房间里,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自己能嗅到榻榻米上面千脚踩过的气味。而床是服务员帮他们铺在地上的,视线与地面齐平的睡眠方式也让他感到有些别扭,仿佛会有人凌空一脚踩下来似得。不过,这些异常都可以由“旅游”一词解释过去,让他陷入思考人生状态的重点,是另外一个人。

在这莫名状况的开端,叶修就拍亮了枕头后面的小灯具,但它已经因为刚才的那通乱战,咕噜咕噜地滚远了。不过借着那微弱的灯光,叶修仍能看清面前那人令人惊悚的表情。

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黄少天脸上那少女般羞涩的红晕,以及眉眼里透露出来的娇媚,更别提他不停地掐着嗓子嘟囔着几句日语……大部分的句子叶修都听不懂,只能听懂几个男人耳熟能详的词汇。尽管叶修死死地摁住他的肩膀,他仍在很努力地挣扎,而且那种努力方式……明显是将功夫花在了如何让自己显得更加妩媚上。

不不不,我们今天到底干了什么?!

叶修拼死捍卫最后的一份理智,但仍止不住眉心的颤抖,他死死地皱起眉头,开始回想今天他们的行动历程。

 

事情的开端,是苏沐橙的一句提议。

在赛季的夏休期,苏沐橙感觉自己把周围的店铺全逛遍了,而最近的几部电视剧质量过低。她闲的有些不开心,便试探性地问了问楚云秀,想不想出国玩玩。没想到哪个姑娘一拍即合,刷刷刷划掉美国欧洲俄罗斯,最后将目的地定在了日本。

苏沐橙在选手群里问了问有没有人愿意同行,这一问,把年少曾入过宅圈的几个人给炸了出来,不过最后各自对了对时间表,能去的也就黄少天一个。

“一个男的不好住宾馆啊。”苏沐橙说。

“再拖一个?”黄少天问。

然后,没有一点点防备的叶修,就被生拉硬扯地给拽去了办理护照的地方。

 

然后。

“老叶,我问你一个问题”

“……爱过?”

“滚滚滚,我想问的是……我们来日本,难道不该是为了吃日本料理,爬爬富士山,参加日本的各类祭典节目,泡泡温泉……”黄少天把手上的大包小包往小臂上一甩,很是心痛地动了动已经僵硬的手指,“最多就是再逛逛秋叶原吗?”

“你想多了。”叶修沉痛地说,他将手上同样的大包小包提起来,在黄少天面前晃了晃,“这就是我们唯一存在的目的,懂?”

两个在荣耀赛场上呼风唤雨的顶尖人物,在踏上日本土地的一瞬间,就沦落为女士的抗包小弟。

 

“这两个姑娘哪里来的这么好的体力!”在一天的磨难后,黄少天一回宾馆就径直把自己摔进了床里,龇牙咧嘴地揉着手腕上几道被口袋勒出的痕迹,不停嘴地抱怨着,“话说她们买的那堆东西到底是干嘛的啊?乳液,保湿水,还有啥来着?身体乳?这些东西有区别吗??说真的我没看出来往脸上抹了那东西有什么区别啊!”

“你就先别抱怨了……”叶修脸色也不太好,“明天她们还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衣服与衣服的区别……”

黄少天在床上扭了一下,像是想挣扎着抬头做惊恐状,但最后还是无力地趴下了。“老叶,我现在懂你为什么拼死不想来了,这真是血的经验教训啊……”他有气无力地嘟囔着,后面还接着乱七八糟的内容,但有一半都喂进了被子里。叶修也只听到什么“光棍一条就已经看透了帮女人拎包的苦难”和“有生以来第一次感激蓝雨与女性绝缘的特质。”

“成了成了。”叶修不禁想笑,“七点钟还有祭典,收拾下准备走了。”

“哎……”黄少天不太情愿地地说,“老叶你帮我把那间灰色的T恤扔过来,我刚才放进衣柜里了。”

“哪件?”叶修一边问一边拉开衣柜,“恩?”

“上面印着VANS的那个,就是上次我们和王杰希一起出去吃烧烤我穿得那件——怎么了?”黄少天扭过头。

“你刚才放衣服的时候,有看见这个吗?”叶修问。

黄少天从床上爬起来,绕过叶修向衣柜里面看去。他记得在刚入住时,衣柜里面就只有两件日式的灰色浴衣,但现在里面突然多出了两件东西。一件大红色的和服挂在两件浴衣的中间,而挂杆的下面,放着一顶动漫中阴阳师常戴的帽子。

“没有没有。”黄少天说,伸手去拿下面那顶帽子,还顺手扣在了叶修头上“哎这难道是传说中阴阳师戴的那个帽子吗?我记得好像是叫乌帽子来着啊,谁放进来的啊?服务员?放这个干嘛啊难道是给我们祭典穿的吗?哎老叶你戴上好傻啊哈哈哈哈!!简直就是一个街头算命的老混混啊。”

“那这个呢?”叶修说着,满脸嫌弃地把帽子摘下来,指了指那件深红色的和服,“这是女士的吧?”

“说不定本来是给沐橙他们的?”黄少天猜测说,“放错房间了?”

“你要不要去问问服务员?”叶修说。

“我靠……”黄少天迅速地感受到叶修语调里的调侃,“求别提那件事了好吗!”

之前,在他们刚到达旅馆的时候,黄少天自告奋勇说自己之前看动漫时学了点日常用语,基本交流没问题,然后就拿着手机走去了前台。结果自然是发现自己那点日语根本不够看,手舞足蹈了半天,最后还是连画带手机翻译软件,好歹才算是把房间的钥匙拿到了手,结果到了房间,绕了几圈居然没发现床在哪,最后把服务员叫来,黄少天又是一通夸张的动作表演,对方好不容易弄懂了他们的困惑,一边捂着嘴笑,一边从壁橱里面取出褥子垫子。

虽然两人脸皮都不薄,但看着一个文静淑雅的女子强忍着笑,一板一眼地帮他们两个铺好床,然后恭恭敬敬地鞠躬离开,都还是闹了个大红脸。叶修之后拿这个嘲笑了黄少天好几次。

“那就当这回事吧。”叶修说,“给他们两个看看?”

两人把住在隔壁的苏沐橙和楚云秀叫来,苏沐橙看到那件和服眼睛一亮,立刻就把两个男生轰出了房间。隔了将近十分钟,推开门,却还是一开始那身连衣裙。

“好看是好看,但总觉得有股味。”苏沐橙有些遗憾地说。

“味?”叶修问。

“说不上来的味道。”楚云秀说,“感觉像是什么东西放了几百年的那种灰尘味,反正怪怪的。”

“不过突然觉得和服穿起来真的很好看啊。”苏沐橙笑起来,“云秀我们租件好看的浴衣去逛祭典?”

“好啊。”楚云秀说,然后两个女生就走了。

“有味道?”叶修等两个女生走远了,随便将头探到衣柜里嗅了嗅。他本来想着,要是这衣服不干净就别和他们自己的衣服搁在一起,却被钻进鼻孔的味道给呛得猛咳起来。

“叶秋你怎么了?哎哎哎这衣服有那么臭吗?你没事吧?”黄少天被叶修那咳出眼泪的架势吓了一跳,连忙拍了拍他的背,然后有些畏惧地也去闻了闻,“……没味啊?你这什么狗鼻子啊?”

叶修咳得说不出话,只能摆摆手示意黄少天把衣柜拉上,然后撑着墙干咳了半天,才算是缓过神来。

“老叶你没事吧?”黄少天给他倒了杯水,语气里半是好笑半是关心。

“没事没事……”叶修喝了口水,“就是突然吸了一鼻子的灰。”

就算他这么说着,他还是能嗅到鼻尖上残存的那股气味——不是臭味,不是霉味,而是完全相反的,一股浓郁得仿佛要将他的意识都拽进去的香味。叶修觉得自己这辈子就没闻过这么沉重的香气,但是这么一嗅,仿佛就往自己鼻孔里塞了整座的花园。而且,莫名其妙的是,那气息混杂着着枫叶燃烧般的焦味,不让人感到对火焰的恐惧,却是瞬间撩起他满胸腔烟熏火燎的焦躁来,恨不得一把抓过什么东西,然后——

他不知道然后什么,他在被冲动淹没之前就呛到了,不过他隐隐约约地觉得,那绝对是什么挑战他理性的东西。

 

这算是一个疑点。叶修颇有些逃避现实的感觉,认真地思索,全然无视身下扔在挣扎的黄少天。但这个怎么看……该中魔的都是他,而不是对那个味道毫无感觉的少天吧?

然后呢?他继续沉思。

 

然后他们就去了祭典。苏沐橙租了一件粉色的浴衣,而楚云秀拿了件黑色的,两个姑娘挽着手走在一起,花枝招展的,倒还把不少本地的姑娘给比了下去。

他们也没什么特别来参观的,小贩吆喝的都是日语,他们竖着耳朵也只能听懂几个常见的词,图的也就是感受日本这种气氛。试着舀了金鱼,也买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小零食,最后还是两个姑娘嫌穿木屐不习惯,也就回了宾馆,连神社都没去。

回了房间,按照这种传统日式旅馆的习惯,他们本该去大浴场泡个澡。但叶修和黄少天都没这个情调,也就在浴室里面随便洗了个澡,各自躺下来。

 

叶修是被惊醒的。

他在睡着时,模模糊糊地感觉到有人用手在摸自己的脸,他困得厉害,也就随手把那只手打开,可没过一会,那只手又摸了上来,往返来回了几次,他终于打了个寒战,惊恐地意识到这个状况不太对,刷地睁开眼,就借着床头的灯光,看到了正俯身看他的黄少天。

大半夜。

一个同房间的哥们。

一边用湿漉漉的眼神盯着他。

一边用手摸着他的脸。

摸他的脸。

 

而且就算叶修瞪着他看,也丝毫不为所动,仍然重复着那温柔到惊悚的动作,顺着他的眉心,一点点划到嘴角,然后大拇指极为煽情地擦过他的下巴。然后……俯下身,用嘴唇碰了碰他的眼睑。

 

要不是顾及着自己一向高冷莫测的形象,叶修差点没一句“卧槽”咆哮出来。他忍着背后疯狂生长的鸡皮疙瘩,一手把对方推开,一手制止了扔在他脸上乱摸的手。

“……这么爱哥啊?”叶修说,他倒不是觉得这样的举动有多恶心,但从这动作里透出的诡异感让他莫名地心慌,“还半夜搞夜袭?”

没有回答。

黄少天就这么仍由他抓着,微微歪着脖子,头悬在他上方。昏暗的灯光中,叶修能看见对方颤动的睫毛,和轻轻抿着的嘴唇,但除了这两个细节,他脸上是几乎空白的麻木。

“……少天?”叶修狐疑着叫到。

伴随着一声叫,黄少天脸上那让人不安的表情终于有了改变。他的眉毛向下压了一点点,眼睛眯起来,嘴角向上翘起最多半毫米——硬要形象地形容地话,叶修只能想到“在剧终时含泪微笑着对墓碑说再见的女主角。”

黄少天张开嘴说了啥,那刻意掐住的嗓子让叶修又是一阵心悸,而且他没有听懂黄少天说的一个词。

因为那是句日语。

叶修瞬间只觉得头皮发麻,年少时看过的鬼附身的故事尽接涌上来,可作为一个大好的唯物主义青年,他还是率先掐了自己的胳膊一把,好吧,生疼。然后他抓着黄少天的手腕一拧,对方吃痛轻轻叫了一声,不过那嗓音仍然是刻意拉高了的女声,而且这声“啊”里面,叶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充满了情色的味道。

“黄少天,我警告……”叶修威胁说。

他还没说完,只见对方又俯下身子,嘴唇朝他的嘴贴来。

“卧槽!”

这下叶修实在是不能忍,闪过黄少天的嘴,弹坐起来,摁住对方的肩膀,将对方按到了床铺上,瞬间上下颠倒。整个过程超乎叶修预期的轻松,因为黄少天压根就没有反抗,跟团棉花似地老老实实倒进床铺里,叶修正要松口气,对方却又不老实起来,嘴里一句一句日语往外蹦,而且还不安分地扭动起来。就算隔着语言这座山,叶修也能明确无误地感受到:这是直白无误的勾引。

就算人们说什么“是男人就提枪上吧”,什么“洗干净煮熟扔到你面前你都不吃你还是不是男人”,但叶修愣是半点都感觉不到激情澎湃,反而因为画面诡异到极点而全身鸡皮疙瘩乱窜。他用一只手钳制住黄少天,另一只伸去枕头边上拿手机想录音做个证据——那是黄少天和苏沐橙担心他失落在异国他乡,硬塞给他的。可正当这时,他突然听见了背后诡异的“吱嘎”一声。

不用看他也知道,是那衣柜的门打开了,因为瞬间那股令人窒息的香味蜂拥而至。尽管叶修在吸了一口后就屏住了呼吸,但那股烧焦的气味仍然顺着他的鼻腔一路向下,沿着脊髓留下灼人的热度。那一刻,他突然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有一股不从属于他的驱动力,像是在柔软的血管里卡进了一个冰冷的齿轮,并在这股气息的催动下,绞着他的血肉,缓慢地开始旋转——

“黄少天同志。”叶修紧紧咬住牙关,竭力同时遏制身体里那股森林大火般的躁动和作死回头去看衣柜的冲动“我给你五秒钟,如果你神智清醒,就别闹了。”

“五。”

“四。”

“三。”

“二。”

黄少天茫然地歪了下头,突然很天真地咧嘴笑了,然后……如同一个索吻的清纯少女般,嘟起了嘴。

 

“啪!”



评论(17)
热度(313)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