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乌帽子(中)

鬼故事系列

————————————————————————

对于叶修来说,这个事情并不是糟糕透顶,因为黄少天在挨了一个巴掌后,竟然直挺挺就倒进了床里,滚了两滚,把被子往怀里一搂,然后就……睡死过去了。

叶修神色纠结地沉思了半分钟,最后还是放弃了把他叫醒的打算。拿起自己的手机,到厕所里冲了把脸,然后睡到了黄少天本来的床上,在临闭眼之前,他还是没忍住往衣柜看了一眼。衣柜门关的紧紧的,毫无打开过的痕迹。

还是不要告诉他们自己好像撞鬼了这件事吧……

叶修有些头疼地想。

 

叶修辗转反侧,最后好不容易挨到凌晨,才终于在逛街堆积起来的疲惫下睡着了。

他被身旁窸窸窣窣翻找东西的动静弄醒,睁眼看见屋子里浅浅的晨光,和坐在床上,神色古怪地东翻西找的黄少天。

“哎哟老叶你醒了……”黄少天语气较平常有些莫名的底气不足,但比起昨晚简直是正常得不得了,“话说,是不是我昨晚太累了,我怎么总记得我好像不是睡在这边的,而且我睡觉前是把手机搁在枕头边上的,怎么……”

他嘀咕着,说着说着还伸手在脸上挠了两把,叶修看见他脸上有一个浅浅的巴掌印。

“这个?”叶修在枕头下面掏了掏,果然摸出了个两个手机。

“哈?等等这什么鬼情况?”黄少天瞪大眼睛,从叶修手里接过手机,难以置信地看了看,“等等我就觉得我记得没错啊!我是睡在那边的啊!我靠我靠我们两个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滚到自动换床吧??再说了那为什么你的手机在我枕头下面啊??”

“……你还好意思说。”叶修说,“你的睡姿也太糟糕了吧?滚过来挤得哥没办法,所以哥只好搬家了。”

“我靠靠靠老叶你别讹我!”黄少天狐疑地说,“从小到大我妈都夸我睡姿标准老实好不好!怎么可能翻那么多圈?”

“水土不服?”叶修露出严肃思考的表现。

“什么鬼……”黄少天一边打着哈切一边说,虽然明显对这个解释不满意,但却还是因为早起的迷糊暂时不太像动脑子。他从床上爬起来,懒洋洋地走向卫生间,“话说老叶你觉不觉得日本牙膏的味道好奇怪啊不知道苏妹子他们带牙膏啊,说到这个今天还要陪她们去……”

叶修在心里为自己点了根蜡烛,然后默默地开始了倒数。

三,二,一——

“……恩?我脸上这是怎么了?……恩!?卧槽?!”

 

两人沉默不言地坐在各自的床铺上,黄少天脸色简直是彩虹色,而且还随着时间刷刷刷地变换着。他一只手举在半空中,似乎是不知道该不该捂住脸上那红红的印子。

“老叶。”还是黄少天憋不住开口问,语气不知算是咬牙切齿还是强装镇定,“你……确定我是滚到你床上去的?”

“……你要听靠谱的还是扯淡的解释?”叶修问,他有点想摸烟盒子,但想到自己只带了两包烟过来,而日本的烟味实在是淡出鸟来,抽十根还抵不了国内的一根。

“什么鬼,老叶这种时候你能不能不要扯淡了?”黄少天说。

“那我说靠谱的,事实其实是这样,”叶修说,“你昨天滚到我这边后,然后突然跟僵尸一样弹坐起来,开始疯狂地扇自己耳光,要不是哥眼疾手快将你拦下……”

“……”黄少天脸上尽是槽都不想吐的漠然,“那扯淡的呢?你是不是要告诉我有个鬼拎着我的领子扇了我一耳光?”

“你确定你想听……?”叶修很悲痛地问。

“你倒是说啊!”黄少天有些气急败坏,毕竟一大早上看见自己脸上多了个巴掌印,怎么都不是件可以心平气和对待而且不往奇怪的方向猜测的事。

“你真的确定?”叶修严肃地问。

“我靠你今天是不是有毒啊?”黄少天说,“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啊你倒是快解释啊,你这么拖着是逼我想到什么很夸张的发展啊!没事我的承受能力强着呢要知道……”

“你昨天夜袭哥,哥实在hold不住你的热情,然后给了你一巴掌。”叶修最后还是没忍住,点了根烟,叼着烟含含糊糊地说。

黄少天本来一副焦躁不安的表情,在听到叶修这说法后瞬间目瞪口呆,就跟有个彪形大汉拿着个烧红的铁板站在他面前,叶修说一个字,大汉就把一个字拍到他脸上似得。

“没逗你,真的。”叶修还在这个时候,表情非常哀怨地加了一句。

 

“不对啊……”黄少天说,他盯着叶修看了将近一分钟,都没看出对方半点要因为玩笑而笑场的意思,“诚实说,我觉得我半夜梦游跑到沐橙他们那去的概率都比夜袭你的概率大哎。我图个啥啊?”

“……”叶修被如此坦诚的态度哽了一下,“你这人会不会说话?”

“好吧我不该质疑你会不会说话。”叶修思考了半秒,赶在黄少天又要噼里啪啦往外倒豆子之前立马纠正,“不过你准备等会逛街的时候怎么解释?”

“啊?我靠等等老叶你这是要岔开话题吗?你还没解释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哎!”黄少天说,“你总不能让我就心甘情愿地顶着个巴掌印吧!梦游这种解释也太不靠谱了好不好——”

“叶秋——你们起床了没?”苏沐橙在窗外叫了起来。

“起了。”叶修淡定地喊了一嗓子,然后扭头去看正在倒吸冷气的黄少天,“你确定你不想个合理的解释?”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睡觉的时候把手垫在脸下面了,总觉得旅馆那个枕头有点扎人。”黄少天在面对两位姑娘惊讶的表情时,照着叶修给他的剧本强装镇定地扯淡。他有些忐忑地看着两个姑娘眨着眼睛对视了一秒,然后整齐地转过来,一副我懂我懂的样子夸张地点头。

我自己都不懂!你们到底懂什么了!!

黄少天在心里泪流满面地咆哮。

 

黄少天本来还想拎着叶修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但两个姑娘却没给他们这个机会:苏沐橙想逛日式的服装店,楚云秀却因为更偏好欧美风,想去逛化妆品,最后两个姑娘商量了一会,前者拽着叶修,后者拖着黄少天,打算各奔不同的区域去了。

“我说……”叶修张嘴。

“你们没有选择的余地。”楚云秀笑笑。

 

苏沐橙拉着叶修在服装店里晃悠,叶修也习惯了这种场面,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看着苏沐橙走进一个更衣间又走进另一个,苏沐橙压根也没指望他给出什么靠谱的评价,自己对着镜子点评一番,又抱上另外一堆衣服走进试衣间。在试了一件白色的连衣裙出来后,她突然皱着眉头上下看了叶修一眼。

“干嘛?”叶修问。

“你不会是和黄少天打了一架吧?”苏沐橙问。

“……为什么换上这件衣服就想起问这个了?”叶修无语。

“一路上都想问了。”苏沐橙说,“那个巴掌印也太明显了,不过我看你们两个的状态也不像吵架了啊?”

“怎么看出来的?”叶修问。

“超明显的,从巴掌印上就看出来不对啦。”苏沐橙说着,举起手在脸上比划,“他脸上的巴掌印是这样的,但就算你睡觉拿手垫着脸,也是拿同边的那只手吧?你见过谁压着心脏睡觉然后用右手垫脸的?”

“好吧好吧,苏大侦探明察。”叶修苦笑不得,完全不明白这些姑娘天生的八卦观察力是从哪来的。

“所以?你们到底怎么了?”苏沐橙问,“恩……总不会是深夜跑到外面调戏妇女被打了吧?”

“……这个倒不至于。”叶修汗,“怎么说呢,这个情况有点复杂——”

他猛地刹住口,胸口处突兀的痉挛让他眼前一黑。他跌撞地倒向挂衣服的架子,几乎是在倒下去的前一秒,胡乱抓住了横杆,才没有摔进衣服堆里。

“叶秋!?”苏沐橙吓了一跳,“你怎么了?”

“突然……有点晕。”叶修撑着衣架,尽力舒展自己皱成一团的脸。那莫名而至的疼痛转瞬即逝,却仿佛留下了炮弹轰炸过的大坑——仅仅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丢弃在沙漠的中央,除了天地与茫茫的沙海他别无所依。这般滂沱而入的心慌甚至让他克制不住眼角的湿润,狠狠眨了几下眼睛,才把泪水给逼回去。

“もう……”

什么?

他听见有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空灵地飘荡,却完全抓不住对方的意思。他竖起耳朵再次去听,却只听到苏沐橙一声接近尖叫的呼喊。

“叶秋!”

“……恩?”叶修突然回过神。

“你没事吧?”苏沐橙焦急地问。

“没事,就是突然头有点晕。”叶修站起来,刚才那几乎算得上恐怖的情感浪潮消失了大半,但还残存了一些心慌,让他下意识地想四下张望。

“你吓死我了……”苏沐橙说,“不会是低血糖吧?最近你都没怎么吃东西?是不是有点心慌?”

“有点,不过没事,你别紧张。”叶修说,他吃不惯日本的生冷食,还一直被嘲笑说是落伍的老年人才有这个毛病。

“我记得我带了糖,等等我给你找找……啊,放到云秀那了。”苏沐橙翻了翻包,“要不要我帮你去拿?”

“不用了,”叶修安慰性地笑笑,“就刚才头晕了一下,现在没事了。”

“……”苏沐橙还是一脸担忧,“那我们两一起过去吧,反正我还是想和云秀一起逛逛。”

 

两人向化妆品区走去,苏沐橙试图从叶修手里拿几个袋子,都被叶修拒绝了。叶修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像自己像那边多迈一步,心里的慌乱就减少一分,都走到那两个人跟前时,那份焦虑已经变成了一种……欢呼雀跃的欣喜。

那两个人并不像预期中那样在专柜面前晃荡,而是一个坐在旁边休息区的沙发上,一个单手叉腰,站在一个前面。

“云秀?怎么没逛了?”苏沐橙走上前去问。

“这家伙不知怎么搞得有些低血糖。”楚云秀说,“你买完了?”

黄少天老实地坐在沙发上,似乎想辩解啥,但又被楚云秀语气里若有若无的调侃给堵了回去。只有闷闷不乐地看了眼叶修。

“哎?”苏沐橙笑了,“怎么这么巧,叶秋好像也低血糖了。对了,我昨天买的糖在你那吧?”

“啊,我都忘了。”楚云秀说,从包里掏出一小袋糖来,“你们两个怎么搞的?低血糖还能同步?”

两个爷们都被她语气里暗含的嘲笑给弄得有些尴尬,一个话唠不好对女生发动攻击,一个心脏大师也自觉理亏,倒还是苏沐橙亲亲热热地挽住楚云秀,将她给带进了化妆品的海洋。

看见两个姑娘走远了,叶修有些好笑地看了看黄少天,顺便拆了两颗糖,一颗扔嘴里,一颗拿给黄少天:“哥低血糖就算了,你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黄少天皱起眉头,他对日本料理爱的真切,吃的都是在中国的两倍,再怎么也轮不到他血糖不足,“突然一下就跟胸口被戳了一刀子似的,还好没有栽到那片柜台上面,不然就得裹一身的睫毛膏指甲油之类的玩意了。话说我给你说啊,我真的不能理解这些化妆品了啊!这么小一瓶,人民币二千九你敢信吗!楚云秀还买了你信吗!”

“你好意思说别人,你用的键盘何止这个价。”叶修笑着说。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想笑,像是飞行员好不容易踩到了地面。

“那一样吗!”黄少天看着叶修笑得舒畅,也莫名地想笑,“一个好键盘的手感简直让平时的训练都是享受啊!话说你还说我啊,你们嘉世那个键盘才是土豪级别的好不好!再说了——”

 

“……”远处的苏沐橙呆呆地戳了一下楚云秀,示意他看向叶修和黄少天那边。

“……”楚云秀看了也呆愣住了,“……他们两个不该昨晚还处于互扇耳光的状态吗?怎么……”

她们站在远处,看着叶修和黄少天两人眉飞色舞地聊着,就算听不清他们聊的话题,却仿佛能感受到从对话间流淌出来的暖意。而两个不仅毫无自觉,也没有意识到,若搁以前,对方的那副温柔的表情早就让他们举起盾牌,生怕对方绵里藏针,转脸就一个冷箭射过来。

 

“老叶,去不去大浴场晃晃?”晚上,黄少天问。

“不去。”叶修秒答。

“我说老叶你能不能有点情调啊!来日本怎么都要体会一下日本的风情嘛,再说都是老爷们裸奔一下又不怎么样。”黄少天说,“还是说你害羞?”

“我怕因为某人糟糕的日语被别人误认为搓澡工……”

“我靠叶秋你够了!!!”黄少天怒。

 

等黄少天走了之后,叶修对着剩余的烟沉思了一分钟,最后还是点了几张日元,晃悠去了小卖部。

虽然日本的烟完全解决不了他的烟瘾,但叶修看着手上半小盒烟,也实在是欲哭无泪,只好随便拿日本烟给自己凑合凑合。而他正打算在超市里再逛逛,却猛然间又是眼前一黑。

又来!

叶修来不及心里叫糟糕,就一个踉跄跪在地上,手里的几包烟掉在地上。还没等胸口的疼痛消退下去,他就咬牙切齿地将烟往怀里一抓,然后利索地站起来,然后刚好对上绕过货架来看情况的售货员。

叶修强忍着心尖上快要让人颤抖起来的恐惧,等着售货员结账。等结账一完,他就拆开了打算还给苏沐橙的糖,连着几颗往嘴里丢,但却丝毫不能缓解他糟糕到极点的状况。那感觉就像有只阴森的白骨爪子掐在心脏上,连指甲都没进血肉里,而心脏的每一次挣扎都是贴着那冰冷的骨头在撞。更要命的是,那个诡异的声音又飘了出来,还顺带帮他过滤掉了所有的杂音。他耳边除了那哀痛的男声,也只有那男声的回音,在他耳边重重叠叠地堆起来,如同寺庙中永无止境的钟鸣。

“彼のそばに……”

“行かないで……”

这TM哪里是低血糖,这是撞鬼了吧。

叶修非常镇定地想,然后。

撒腿开跑。

 

叶修做好了心理打算,觉得要不是会撞上鬼打墙,要不就是遇上各类的妖魔鬼怪,可没想到他居然一路平平安安地到达了房间门口。而且跟之前一样,随着他的前进,那声音逐渐淡去,心口的不安也缓慢地退潮,等他跑到房间门口,他几乎已经感觉不到异样了。

门口背对着他站着三个人,中间那个软绵绵地挂在另外两个身上。

“恩?”叶修擦了把额头上的课,装作正常无比地走上前,却发现中间那个明显陷入昏迷状态的人是黄少天。

扛着黄少天的两个人像是澡堂的员工,他们乱七八糟地比划了一大通,叶修基本没懂,但看这个状况也明白,黄少天貌似是晕倒在了浴场里,被两位发现,给一路拖过来了,叶修开门让两人把软的跟布似的黄少天甩到了床上,再笨拙地向两人鞠了个躬,以示感谢。

“简直给中国丢脸……”叶修关了门回房间,嫌弃地看着不省人事的黄少天,自言自语地说。

他摸了摸黄少天的额头,对方体温正常,脸色也只是有些泛红罢了。于是便起身,想去找苏沐橙她们过来看看。第一是由于他对各类病症以及照顾病人的方法一窍不通,二是……

经历过昨天晚上的事和今天的事,他理智地不太想单独待着,或者是和黄少天一块待着。

他走向门口,还没等他手摸到门把手,就听到背后一声沙哑的呼喊。

“行かないで……”

“……”叶修猛地打了个激灵,仿佛谁从他领口塞了团雪,顿时脖子连着脊椎都是透心的寒意。尽管心中个千百个不情愿和雅蠛蝶,他还是视死如归地扭过头,看见黄少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坐了起来,虽然整个人被黄色的暖光笼着,眼珠子却浸在一片深深的黑暗里,像是下一秒就能淌下墨来。

他一扭门,发现门把手死死地被卡住了。

用一句经典的话来形容吧,就是:

门像是和空间固定在了一起,纹丝不动。


评论(19)
热度(232)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