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乌帽子(下)

对了我是不是忘说其实这是几个小章节组合起来的故事了(。﹏。*),后面预定还有四章的样子

说不污就不污!

——————————————————————————————



黄少天睁开了眼睛。

然后他又闭上了眼睛。

他睁开了眼睛。

然后又闭上了。

 

不不不不不我一定是在做梦。黄少天无比淡定地想,不然为什么他一睁眼就看到叶修敞着浴衣跨坐在他的身上,神色复杂,眉毛抽搐地俯视着他,而他自己的手被绑在头上,按照那绳子的触感,他没搞错的话就应该是浴衣的带子……日本一定是和他的八卦相冲,不然怎么解释他又是梦游又是低血糖又是在大浴场莫名其妙的昏倒,还在一个平静无比地夜里做起了这种脑花被拿去烫火锅的梦……

他闭着眼睛在脑内循环播放起上述句子,拼命安抚自己触电了一样正在抽搐的心脏,但随着他一点点冷静下来,他马上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位置……跟昨天的巴掌印是在一个位置。

他刷的睁开了眼睛。

“你你你你你你——”黄少天一开口就结巴了。

“……”叶修面色凝重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打重了……?”

 

黄少天一直觉得,自己或许就是那种适合单身命的人。不是说他不喜欢欣赏长腿的妹子,也不是说他看到波涛汹涌还能在心里敲木鱼,他自然也喜欢那些赏心悦目的景象,也会在男人的会谈中发表自己的喜好。可这喜好也就停留在这种程度上了。他收到过女粉丝寄来的粉红信封,但却也只是心潮澎湃了半分钟,就老老实实地把信给扔进一个装粉丝寄来的东西的大箱子里。

毕竟,按照魏老大的发言来看,就是:

“你拿什么去承诺给人家姑娘?我们这个职业是一个靠青春吃饭的职业,等你从职业圈退出了,准备从头再来的时候,你拿什么去维系这段感情?拿什么去说服别人的父母?”

那时魏琛正打算扔掉他刚收到的一封情书,被黄少天撞见,黄少天还没来得及表示惋惜和惊讶啥的,魏琛就摆出教育家严肃的嘴脸,前所未有的认真地说了一大通。

黄少天当时只敢一个劲地点头,试图用迅速的移动模糊自己脸上的悲悯——那时他还太稚嫩,觉得前辈就一定要抬着头尊敬,吐槽都只敢打碎了往肚子里吞。不过要是搁现在,以他现在久经锻炼的肥胆子,他绝对会拍拍魏老大的肩膀,然后悲痛地将那封情书抢救下来,恭敬地塞进对方手里,然后说:“魏老大,你收好,毕竟……这应该是你这辈子收到的第一封也是最后的一封情书了。”

 

不对不对不对……黄少天悲痛地想,现在不是逃避现实开始回忆魏老大悲惨情史的时候……他刚才想到哪来着了?哦对,他虽然觉得自己对恋爱的需求很淡薄,偶尔也会觉得,要不就和这群浸淫在游戏世界里的家伙凑合着胡闹一辈子算了……但这不意味着他就纵身一跃加入基佬的行列了啊!!!他在自己的人生规划书上,写的还是“娶一个活波有趣的姑娘然后抱一个萌但不失机灵的儿子或女儿”啊!!!

所以叶修放出来的录音究竟是什么鬼!!!

在他睁开眼后,两人神色诡异地对瞪了将近二分钟,在黄少天觉得再过一秒,自己就要一巴掌糊到对方脸上时,叶修掖了掖自己的浴衣,爬到了他旁边,然后拿起了摔在旁边的手机,戳了几个键,然后黄少天就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是一种像是自己被穷凶极恶地掐住喉咙,从头发尖粗细的空隙里挤出来的声音,他在听到第一个词的瞬间就抖了三抖。更别提他听着自己用那嗓子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很多日语他都听不明白,但也能听懂几句出镜率较高,羞耻度也很高的台词。比如什么“我爱你”什么“你别离开我”什么“你真厉害”……………………黄少天听得头皮发麻,偷着瞥了叶修一眼,看见对方面无表情,抱胸盘腿坐在旁边,完全看不出来在想啥。

黄少天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诡异的状况,他觉得自己背后嗖嗖嗖窜出一大片的鸡皮疙瘩,硌着他背都发疼。他想起身把录音器关掉,一动,却才想起自己的手被绑着的。

得,黄少天瞬间泪流满面,他也不怀疑叶修动机不轨了。因为这怎么看,都是自己又在梦中搞夜袭,被叶修忍无可忍地绑了啊!

“你现在是清醒状态?”正当黄少天陷入生无可恋的状态不可自拔,叶修突然冷不丁地问。

“不不不不,我觉得我现在在做梦。”黄少天诚恳而真挚地说,力图用音量压过那喋喋不休的录音。“老叶你能不能再给我一巴掌?我保证只要我能记得清梦中的情况我就不找你算账,而且还请你吃关东煮。然后等我醒过来我就会我发现我还是一个性取向和三观都正常的年轻人……”

叶修没等他说完,关掉了录音器,那尖锐刺耳的声音消失的时候,黄少天真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叶修伸手过来,将绑在他手上的浴衣带子解开,重新系回了自己的腰上。

“你有没什么要解释的?”叶修一边系带子,一边冷飕飕地问。

“我很想发誓说我不管是脑子里还是肉体上都没有半点对你的非分之想而且我也不会说那么流利的日语……”黄少天继续泪流满面,平躺在床上心灰意冷不想动弹,“不过老叶,看在我们多年朋友的份上,我明天自己换房间,你能不能不要把那段录音透露出去了——”

“……”叶修没说话,继续以一副沉思中的严肃表情看着他,看得黄少天心里捏了一把冷汗。我不会是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吧……他绝望地想,不动声色地打量了叶修的全身。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他才注意到叶修浴衣下的肩膀上,隐隐约约透出一个完整的牙印。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黄少天觉得自己如被滚雷劈过,干脆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睛,束手等待着叶秋的绝交发言。

“黄少天。”叶修难得地叫了他的名字,这郑重其事的口气让黄少天心里一激灵,但后半句却让他目瞪口呆,“你……信鬼吗?”

“啥?”黄少天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说。”叶修很痛心地说,“我觉得我们好像撞鬼了。”

 

 

“恩?”苏沐橙吃惊地转过身,“你不回嘉世?”

“恩。”叶修点点头,“有点其他的事情,我先去处理一下。”

苏沐橙四下环顾了圈,看见楚云秀坐在后面的椅子上玩手机,而黄少天正排队办理机票。“是你家的事情吗?”她小声地问道,满脸担忧,“可陶轩那边……”

“就告诉他我有事吧。”叶修说,“反正就算告诉他理由,他也会不满吧。”

“……”苏沐橙皱起了眉头,“你一个人没问题吧?”

“能有什么事。”叶修笑了,“只有辛苦你自己回去了,接机的人联系好了?”

“恩,这个没问题。”苏沐橙说,“倒是你,小心点。”

 

在听说叶修不和苏沐橙一起回嘉世去后,楚云秀一脸好奇地凑上脸,想看叶修机票的目的地,但被苏沐橙及时地挽住了胳膊,然后说着再见,就走向了安检通道。

“你怎么给苏妹子说的?”黄少天惊讶地看着苏沐橙打得一手好助攻,“你到底给她说了什么她才会相信了??我靠老叶你欺骗妹子的手段有点纯熟啊!”

“都敷衍过去了你就别问了。”叶修有些头疼,欺骗苏沐橙让他觉得有些歉意,但要坦率地告诉她自己和黄少天被鬼附身的事情,就更怪异了。

当时,两人跟自己的唯物主义理念做了半个小时的斗争后,终于也开始勉强相信,两人应该是被什么情侣的怨灵缠身,不仅不让他们分开太远,还致力于让借用他们的身体干些羞羞的事情。两人将诅咒的源头迅速锁定在衣柜里的两件行头上,黄少天夺下叶修的打火机,磨刀霍霍就朝衣柜冲去,然后在叶修没来得及躲开前拉开了衣柜——结果就是叶修被那气味刺激得在夏夜的寒风里冷静了十分钟。然而,当他终于平静下来,用纸巾捂住鼻子返回房间,看见就是黄少天抓狂地拽着那件鲜红的和服,身边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工具,但那两样东西都完好无损。

最后两人只有抱着“距离解决一切的”的自我安慰心态,将两件玩意搁在房间里,踏上了回北京的航班。然后在两位姑娘去上厕所时,两人迅速对视一眼,在人潮拥挤的机场反方向狂奔,然后没等到半分钟,就一人一个趔趄,扶着墙缓和了半天,才一个悲痛欲绝,一个生无可恋地聚到一起。

“……你觉得,刚才有多少米?”黄少天喘着气问。

“最多两百米。”叶修说。

“先不说别的,等会的飞机怎么办?”黄少天有些焦急,“别说上飞机了,就那个状态,撑到各自的登机口都难啊!”

“大不了就上新闻头条,标题‘两男子难以忍受分别苦,在飞机上接连昏倒,相聚立马苏醒’呗……”

“我靠靠靠你能不能认真点啊!!!”

“别急。”叶修说,“手机借我用用。”

“你要干嘛?”黄少天问,还是把手机老老实实递了过去,“我说你这个人真是老古董啊,苏沐橙给你买的那个手机你留着不行吗?哎?你这是要……?”

“你定的哪个航班?”叶修问。

黄少天报了时间,有些惊诧地看着叶修。“你不是吧?”他脱口而出,说出口后却有些歉意,“额……我说,你没必要吧?之前苏妹子不是说你们回去之后还有专门的训练和活动吗?”

“那你还指望我干嘛?”叶修有些奇怪地问,“你还真想上头条?”

“我可以去嘉世啊?”黄少天说,他心里觉得奇怪,按照叶修一贯的尿性,哪有浪费自己的练习的时间去照顾这种诡异事件的?把自己连哄带骗的拐过去才正常吧?

“嘉世在举行特别练习,哪是你这种闲杂人士能进去的。”叶修瞥了黄少天一眼,他眼皮子下面黑眼圈重的厉害,这么一瞪还真透出了点凶狠,“当间谍也低调一点好吗?”

“我靠你跑进蓝雨过几次你自己说!”黄少天顿时疑惑全消,“老叶你要不要脸啊,嘉世的训练方式能有什么特别的?有本事来PKPKPKPKPK来看看是蓝雨的方式好还是你们的歪门邪道厉害!看我们蓝雨就坦坦荡荡,就算你学了我们的训练方法也学不到我们团队的灵魂所在!”

“你告诉我,手残和话唠,哪个有学习的必要……”

 

最后,两个人还是坐上了同一班飞机,由于叶修是最后好不容易抢到的座位,所以两人并没有坐在一起。虽然叶修满脸“两个大老爷们了你还搞挨着坐的把戏恶不恶心啊。”的嫌弃,但黄少天还是找人换了座位,还没等他屁股坐稳,就看叶修从兜里掏出一副耳塞,堵自己耳朵上了。

“……”黄少天心有点痛。

他纠结了半分钟,要不要厚颜无耻地把叶修的耳塞给拽下来,等他最后还是心软决定还是自我反思一下时,扭头一看,叶修脑袋已经开始有规律地向自己这边一摆一提,明显是睡着了。

“不是吧……”黄少天张了张嘴,然后又心虚地闭上了。

 

能不累吗?虽然黄少天身上性取向不正而且还深夜搞偷袭的罪名被洗脱了,但就并不意味着那女鬼不出来捣乱了。根据叶修的说法,只要黄少天一陷入深处睡眠的状态,那女鬼就蹦跶蹦跶地出来了,就算黄少天舍生取义,痛心疾首地让叶修在晚上睡觉前先把自己捆起来,但叶修一大早醒来还是顶着狂躁的发型和睡眼惺忪的眼神。

“说真的……”按照当时叶修无精打采的说法,“我昨天晚上真想把袜子塞到你嘴里……”

为了不遭受叶修的人道毁灭,黄少天在第二天晚上干脆没睡觉,瞪着眼睛撑了一晚上,那天叶修倒是睡了一个安稳觉,但在四人去了家日式咖啡馆休息时,黄少天没忍住打起了盹。叶修正和苏沐橙聊着天呢,扭头就看见黄少天脉脉含情的眼神,惊得他直接把黄少天的头扣在了桌子上。

“……”回到房间后,两人相视无语哽咽。

“要不我换个近点的房间吧?”黄少天理智地建议。

“然后让全部客人都听到你晚上的叫……额,惨叫?”叶修委婉地换了个词,“如果没人弄醒你,你的惨叫是一声比一声凄凉啊。”

“那我们要不要去日本的神庙烧个香?或者是去找找本地人问一下有没有类似的情况……?服务员总知道这鬼东西是哪里来的吧!!”

“哦,刚才我拿着翻译器去问了,服务员一直说他们只给客人提供了浴衣,还很贴心地纠正我浴衣和和服不是一个东西。还问我是不是租的浴衣忘还回去了。”叶修说,“而且,你确定日本人不会把你当神经病?”

“那我们怎么办?”黄少天绝望了。

最后的结果,还是叶修利索地把黄少天捆住手脚,自己带上耳塞。忍着魔音刺耳,每一两个小时捏一下黄少天的鼻子,把他从深层睡眠的状态拎出来,再争分夺秒地睡一会。

 

“哦哦哦,没事没事,队长你不用派人来接机了,我自己打个出租就回去了。”黄少天在电话里说,“哎真的没事反正这个点出租多嘛,而且我打算先回家整理下东西,又不是直接回俱乐部,嗯恩恩,好的好的,哦哦哦哦哦出租来了我先挂了啊队长再见!”

“喻文州怎么说?”叶修一边把行李往后备箱塞,一边说。

“没什么,又不是管小孩子,还要逼问去哪去哪的。”黄少天说,对着司机报了一串地址。

两人都想聊聊这该死的鬼附身状态,但苦于身边还坐着司机,也只有先拿荣耀的话题填充一下。等司机把两人送到了家,他们正打算拖着行李直奔个私人的空间,却同时呆在了小区的门口。

“少天?还有……叶秋前辈……?”

喻文州站在小区门口,打招呼的手明显因为叶修的存在而愣了一下,不过还是迅速恢复正常的笑容。而他边上还站在一个人,王杰希。

 

“王队是参加一个朋友的婚礼,顺便过来的。”喻文州解释说,“叶秋前辈这是?”

“哦,我也有一个朋友婚礼。”叶修吐着烟说,“顺便在这寄居几天。”

你编谎话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啊想点其他的理由啊……黄少天在一旁泪流满面,还只能强撑淡定地说:“哎呀那还真是好巧啊哈哈哈哈,难得这样咱们聚在一起要不要吃个饭啊,我走之前看到蓝雨门口还新建起来一家餐馆哎看上去就特别好吃的样子!”

“可以啊。”喻文州笑笑,“你们要不要先去把行李放了?”

“肯定啊。”黄少天说,领着其他三个人朝自己的房子走去,“额,你们没必要上楼吧?我们两个迅速放了行李就下来,你们就在下面等等?几分钟就好了或者你们先去餐馆坐着?”

“那王队我们先过去吧。”喻文州说。

“我帮你们抗下行李。”一直沉默不语的王杰希突然说,从黄少天手上拿过一个装特产的袋子,“你先过去吧。”

“……好的,那我先去那等你们。”喻文州说,很巧妙地掩饰住脸上一丝疑惑。

 

三人走进公寓楼里,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发话吐槽王杰希的好心,王杰希就严肃地开了口:

“你们两个……”王杰希皱起眉头,“是不是从日本沾了什么东西回来?”


——————————————————————————————

最近三次元忙成狗更新慢不好意思……

 

评论(28)
热度(238)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