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指轮(上)

叶修和黄少天迅速地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装傻都底的坚决。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说演就演,黄少天把行李箱往边上一甩,指着王杰希笑的张狂无比,“王杰希你是不是真的学过算卦看相啊哈哈哈哈!!真的是上天赐了你一双阴阳眼啊!”

“大眼。”叶修走上前,仁慈地拍了拍王杰希的肩膀,“虽然我明白你想弥补先天缺陷的心,但也不要犯中二病啊。”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演技浮夸的两人,突然头一转,定定地望向黄少天的头顶,还蹙起眉头,轻微地点着头,像是在听什么。

“私の話を聞くことができる?(你能听得我说话吗?)”王杰希开口说。

“……”王杰希等了一会,完全无视了被这句流利的日语打出僵直的叶修和黄少天,随后又自言自语地说:“听不到……也对。”

“我从来不知道王杰希的身体内还藏着这么大一坨中二之魂……”黄少天惊呆了,面色苍白地对叶修耳语,“不愧是选择魔道学者的男人……叶秋你说他会不会真的能看到附在我们身上的鬼东西?”

“你们身上?”王杰希开口问,他眉头锁得很死,抬手指了指黄少天,“我只看到你身上有一个。”

“我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他居然说他真的看到了!!”黄少天凌乱了,“他居然真的能看到!”

“……”叶修也被着突如其来的发展搞得有些傻,但还是强撑着一脸波澜不惊,“你看到什么了?”

“一个很悲伤的女人。”王杰希说。

叶修和黄少天一愣。

“穿着大红色的日式和服。”王杰希又说。

这句话的作用无异于菜市场小贩一拍桌子,痛心疾首说出的“那成吧,就按您报的价吧!”

叶修和黄少天再次惊愕地对视了一眼,然后确认了对方眼里的激动后,一前一后冲了上去,热泪盈眶地分别抓住了王杰希的左右手。

“王大眼……不不不王大驱魔师,”叶修真挚地握着王杰希的手上下摆动,“小的们的终生幸福就依仗在大人您身上上。请大眼你……不对,大驱魔师你一定要鼎力相助啊!”

“……”

 

两人都将他们不能相距对方200米以上这事说了一遍,然后不约而同地省略了夜袭事件。黄少天自然是羞耻得不想说这茬,而叶修……他被黄少天掐着呢。

“所以说,你们两个是被绑定到一块了?”王杰希听了大致的描述,问。

 “差不多,如果你能换个贴切的动词的话。”叶修说。

“哎王杰希你是真的能看见那个女鬼飘在我头上吗?”黄少天一边说,一边仰头往上看,神情颇为惶恐不安,“她是不是在说什么啊?你能不能听懂啊?话说你刚才是说日语了吧说了吧?”

“也不叫飘。”王杰希说着,也往黄少天头上瞥了一眼,“感觉就是上半身接在你背上……”

“……”黄少天以惊恐的眼神示意王杰希闭嘴。

“我之前只学过一点日语,也听不太懂她在说什么,更何况她说的是老式的日语。”王杰希说,“不过她说的也就只有几个句子,什么‘我要找到他’,‘我感觉他在我身边,但我找不到他’之类的。应该是一个女性的怨灵吧……男方的灵魂应该附在你身上了,但不知道为何很不明显。”

“说明哥阳气重。”叶修坦荡地说。

“我靠叶秋你就想说我阴气盛是吧??!”黄少天差点跳起来。

“应该不是你们俩的关系,女性本来阴气就重。”王杰希说,“不过你们是怎么被这对情侣的怨灵附身的?”

黄少天自觉地揽过这个解说的工作,生动活泼地讲解了他们发现乌帽子和和服的经历。

“说道这个我们也很奇怪。”叶修补充说,“如果说是那个帽子和和服有问题,那也是我和苏沐橙遭殃吧?为什么会把我们两个绑一块?”

“也不一定。”王杰希端着下巴做沉思状,“如果是这种为情所困的怨灵,很可能附身在对方的东西上面,在被使用时,再寻找周围距离最近的人或最亲密的人附身。也就是说,苏沐橙在试穿和服的时候,男性的灵魂附到了你的身上,而你戴那顶帽子的时候,女性的灵魂挑选最近的生物,然后附到了黄少天身上。”

“其实我们也不太关心这是怎么回事……”叶修很无力地说,“有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

“我得回去查查。”王杰希说,“不过在这之前,我们还是先去找喻文州吧。”

“哦哦哦有道理!”黄少天说,“等下我钱包放在行李箱里的,等等我拿一下——”

叶修和王杰希听到黄少天拉长的尾声,都好奇地偏过头去看,看到黄少天一副被网球拍挥到了脸上的表情,然后两人再低头看向拉开一半的行李箱,只见那漆黑的乌帽子整整齐齐地躺在所有行李的上面,跟一只趴在沙发上的黑猫似得,懒洋洋地看着主人开门回家。

“等下!”叶修看黄少天眼疾手快就要去扯自己的行李箱,捂着口鼻迅速退到门外。

 

然后,不出所料,当黄少天掀开叶修的行李箱,就看见那身鲜红的和服同样被叠得有棱有角,如同一个少女整理的最心爱的衣物,放在其他充斥着地摊货气息的牛仔裤和T恤上。

 

在糊里糊涂吃完一顿饭后,叶修和黄少天本来还打算拽着王大驱魔师咨询情况,结果王杰希定的就是今晚的机票,也只能迎风流泪地送王杰希上了出租,再心灰意冷地回到黄少天房里。

“也不要说其他的了。”叶修随便地往沙发一坐,说,“今天晚上怎么办?”

“……”黄少天仰天翻了个大白眼,“我现在就去买咖啡,能撑过几天就先撑几天吧,希望王杰希能赶快找出点对策来……不然之后要怎么打比赛啊?”说着,他就从沙发上跃下来,生无可恋地往门口飘去,走到门口,叶修都听到他拿钥匙的叮铃哐啷的动静了,却又间黄少天脖子一拧,怨念的眼神直直盯着叶修。

“你干嘛?”叶修问。

“你不来我怎么走出小区啊!”黄少天说。

“你还真指望王杰希能担当驱魔师啊!”叶修苦笑不得,“咖啡就算了,想个长久点的法子行不?”

“来来来你说,我洗耳恭听。”黄少天把钥匙往柜子上一扔。

“哥要知道哥还待在这干嘛……”

“对你抱有期待我真是脑子进水了……”黄少天无语地说,但也停下了出门的动作,回来一屁股坐到叶修的身边,“不过,老叶你看,我们两个总不能一直这样吧?真要每天每刻都黏在一起?你在蓝雨我在嘉世,练习怎么办?开会怎么办?打比赛怎么办?再说了一般鬼附身不是总有破解的法子吗?比如完成他们的心愿或者是解决掉他们的仇敌,反正就是完成他们的遗愿他们一般不就烟消云散了吗??咱们——”

“可你不觉得,按照王杰希的说法,女鬼的遗愿就是和她男友在一起吗。”叶修幽幽地说。

“……”黄少天无语哽咽了半响,虽然被叶修这貌似无所谓的态度气的有些冒火,但也知道对方说的都是实话,“那你说,如果不喝咖啡,我们怎么办?说实话,虽然不是我的主观意识作怪,但我还是完全不想发生夜袭你之类的事件的。卧槽卧槽说出来我就觉得好耻……”

“一人值班一人睡?”叶修提议说。

“我一睡着还不是要夜袭你啊!”黄少天焦躁。

“至少哥可以及时在你妖魔化之前把你弄醒。”叶修冷静但不情愿地说。

 

两人争执了半天,最后也没讨论出个更好的方案。最后还是商讨出了睡眠时间表。叶修说自己在飞机上睡足了,但还是被黄少天拗着先去躺了。而黄少天则把电脑打开,开了个小号,帮蓝溪阁打副本去了。

其实也不是什么很严肃的本,他偷偷摸摸地混在队伍里面,偶尔挽救一下失控的局面,大部分时间都在划水。而这个一个中型副本还没下到一半,黄少天就泛起迷糊来。

应该是因为怕吵到叶秋,所以也不敢狂打键盘,也一直没有开麦说话的缘故……黄少天这么想着,拍拍自己的脸,又揉了揉,可还是不能缓解大脑里面那种轻飘飘软绵绵的安宁感。仿佛整个人都被裹在云里面,阳光经过层层的过滤,最后洒在他身上就只剩下了点暖意。

这不对……虽然他这几天也不算睡得多香甜,但绝对不至于突然困得无法支撑。黄少天强打精神,但却完全收不回脑内涣散的神智,甚至连完成了一半的副本都不能让他打起半点精神,最后只能挣扎着拍下关机键,死命掐着手臂想叫醒床上的人,但只从嗓子里挤出几声嘶哑的气声。

在他眼前一黑的前一秒,他感觉到自己晃悠着站了起来,朝叶修躺的床迈出了第一步。

 

叶修被熟悉的动静惊醒时,内心几乎算得上平静的。他只瞪了几乎跟他额头贴额头的黄少天一眼,就熟门熟路地,掐住了对方的鼻子。一般来说,这种轻微的刺激足够把黄少天从深层睡眠的状态唤出来,瞬间见效,而且还不会留个巴掌印。

可这次,却失败了。

黄少天只是轻微摆头挣扎了一下,然后垂下湿漉漉的眼睛,突然,舔了舔叶修覆在他嘴唇上的手心。

叶修当即就懵了。

卧槽这鬼情调变高了啊!!!

叶修只觉背脊一阵发麻,闪电般地收回手,二话不说准备上巴掌,但没料到对方早了一步,竟跟个饿虎似地扑到他身上,把他压了个结结实实,同时还不安分地把头埋在叶修的颈子里,跟寻食的狗般,鼻子贴着肌肤嗅个不停,左右手也不安分地乱摸索着。

叶修挣扎了两下,将黄少天从身上推开,然后几乎是狼狈地滚下床,站在床尾,和半坐在床上的黄少天对视。

太诡异了太诡异了太诡异了——尽管叶修面色平静,但内心里已是被这癫狂的局面刷了屏。刚才黄少天拿嘴唇拱他脖子的触感还残留着,手心上也不知道是唾沫还是冷汗……

你就算是操纵了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来搞色诱战术都好啊!!非要拐一个相识几年的男性同胞是闹哪样啊!!!!!叶修悲愤地想。

两方就这样陷入了僵持,叶修僵硬地站在床角不敢动,而黄少天也维持着交叠双腿的坐姿,安安静静地端坐在床上,怔怔地望着他,那目光深邃得……像是被固定在时空中的望夫石。叶修觉得冷汗顺着自己的额头淌下来,但他愣是不敢动。

而打破两人僵局的是黄少天的手机。

“靠!”叶修低低地骂了一声,这突然的铃声吓了他一跳。他看见黄少天的注意力也被手机吸引过去,当即下判断,打算冲刺跑出房间,但在经过手机的时候,他生硬地停下——

来电人是王杰希。

“喂!”叶修劈手从插线板旁边夺下手机。

“喂?叶秋?”王杰希说,“没打扰你们休息吧?我刚才调查了一下,有个很紧急的情况要告诉你们——”

似乎是被这动静惊动了,黄少天晃了下脑袋,从床上下来,缓缓朝叶修的方向走来。叶修一边左右环顾一边后退。他不知道自己的爆发力够不够让自己跑到门口,还不被黄少天拦下。

“下副本,没事。”叶修咬牙切齿地说,跺了跺脚,“你看到什么了?”

“你们今天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王杰希说。

“没有啊。”叶修清爽地说,在话说完的一瞬间蹬地而出,径直向房间门口奔去。黄少天似乎是清晰他的意图,同时也往前一扑。叶修明显感到自己的袖口被拽住又滑开。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手握着手机一手拧开门,杀出去后扭身就想摔上门,但看着门差掩上就两个拳头宽,一双手猛地从黑暗里探出来,死死扣住门沿。

眼看门要狠狠摔在黄少天的手上,按照叶修刚才摔门的力度,他的手指不断也得肿上大半个月。叶修想也没想,咬牙把脚伸过去一拦,然后被夹得“嘶”了一声。

“叶秋?”王杰希叫到。

这么一折腾,想把女鬼给关在房间里的打算是彻底泡了汤。叶修也不等黄少天出来,撒腿跑进了隔壁的房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没事,刚抢了蓝溪阁一个野怪,少天炸毛呢。”叶修喘着粗气说,把电话夹在肩膀和头之间,利索地把能锁上的东西全部锁上,然后按开了房间的灯。

这是一个堆杂物的房间,右边一个书柜,左边一个衣橱,中间是很多半开着的纸箱,地面上立着姿势各异的小人,之前他们拖回来的行李箱也丢在这里。叶修还没来得细看,就感到背后一震,而且发出那种用全身力气去撞门的闷响。

“……你们两个在干嘛?”王杰希声音紧张起来。

“某人要追杀我。”叶修说,用背抵住门,“所以说,你刚才想说的是什么?”

“你们玩的有点大啊。”王杰希疑惑地说,“是这样的,我回去调查了一下和服的样式。恐怕你们惹上的冤魂,历史有点久远?”

“然后?”叶修说,“你查出她的身份了?”

“没有,但我想到一个事情。”王杰希说,“为什么一个存活了这么久远的鬼非要附到你们的身上?而且我查了你们住宿的那个旅馆,不是个什么历史悠远的地方,不可能滋养出那么顽强的鬼魂。”

“按照一贯发展……前宿主被他们坑死了呗?”叶修说。

“这也是一个解释,但还有一个理解。”王杰希说,“黄少天那边有没有什么异样?”

这异样简直连OOC都不能概括了……叶修心想,但还是镇定地回答:“没有,怎么了?”

“她的爱人应该是一个阴阳师,也就是说,他们的死因很可能跟妖魔鬼怪有关系。”王杰希说,“如果他们突兀地附在你们两个的身上,而不是隔壁的苏沐橙和楚云秀,很可能原因是……他们感觉到你们身上有那个凶手妖魔的气息。你们俩在去日本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灵异事件?”

“大眼,我没看出来你在玄学方面如此知识渊博……”叶修扶额。逐渐感觉到背后的冲撞力气越来越小,他心里正很抱有希望地想那家伙是不是闹腾累了,却听到门外传来“咚”的轻响,像是谁无力地把头碰在门上,同时传来的还有一种低低的声音,像是在抽噎。

 “黄少天真的没有变得很焦躁或是狂暴?”王杰希毫不在意,继续问。

“有一点吧……”叶修说,他因为那抽泣而莫名地心烦意乱,“有什么解决办法?”

“让那个女鬼感觉到你爱他。”王杰希说。

“……”

“这是我唯一能想出来的办法。”王杰希说。

“那你觉得我该干什么?”叶修头疼地问,“对着她大喊阿姨洗铁路??你确定少天不会一巴掌把我糊到墙上去?”

“不,按日本人的脾气,你该对她说‘今晚的月色很美。’”

“……”

“开个玩笑。”王杰希说,“反正,你先要让她有安全感。她本来就因为找不到爱人而狂躁不安,虽然她不能确实感受你身上灵魂的存在,但绝对会让她感到安心,最靠谱的解决办法——”

王杰希没说完,叶修就感到背后的啜泣突然变成了声尖利的哭喊,还带着胡乱不清刺耳的控诉,每一声都像是直接拿着针尖往耳朵里面刺,其力度之大,甚至让人怀疑下一秒耳膜内就要淌出血水来。但这不是最糟糕的,更让叶修崩溃的是,他看见自己的箱子像是回应了对方的呼喊,开始膨胀和颤抖,周边的拉链发出被撑开的脆响,他隐隐约约地闻到那股烧灼的气息,他几乎是咬紧牙关才能克制住嗓子里的火气。

这叫什么?后有追兵前有堵截?叶修觉得自己悲伤得要落泪了。

“什么声音?”王杰希问。

“你听错了。”叶修耳膜疼的嗡嗡作响,捂住口鼻也抹不去开始在骨头里蔓延的躁动。

“我觉得我听见了什么在尖叫。”王杰希。

“好吧,刚才黄少天点开了一个小黄广告的网页,现在关不掉。”叶修说,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劲才维持住语气的平稳,“我……帮他看看去,先不聊了。”

他在王杰希回应前挂掉了电话,把电话揣进裤兜里,趁着脑内的电线只是在噼里啪啦地炸出火花还没断掉,拧开了门。

他看见黄少天站在门口,身形里都透着疲惫和绝望,脸上全是泪痕。叶修本打算趁着天不知地不知,就一个鬼知道,拉下老脸,气势如虹地对黄少天吼出“阿姨洗铁路”这种高羞耻play的台词,可他才做出这个口型,黄少天就一头撞进了他的怀里。

他抖得像是在冰天雪地里冻了几个小时,紧紧抓住叶修胸前的衣服,将眼泪鼻涕都往叶修的衣襟上蹭。嘴里仍挂着叶修听不懂的日语。但已不是那种刺耳的咆哮,而是小女生在爱人怀里喃喃出的爱语。

太耻了太耻了太耻了太耻了……叶修痛心疾首地想,想着黄少天本人看着这幕的反应,觉得自己尴尬恐惧症都被逼出来了。可就算他这么想着,还是缓慢地伸出了手,有些僵硬地搂住了对方的背。

他没料到的是,就只是这样一个清淡的拥抱,黄少天身上所有乱七八糟的动静全部沉寂了下去。他安静地在他怀里埋了一会,然后就像是被抽调了线,软绵绵地向下瘫去,被叶修眼疾手快捞了回来。

“睡着了……?”叶修惊讶了。

 

王杰希将文件整理好,正准备躺下去,就听见电话响了起来。

“喂?”本着尊敬玄学的精神,他接了起来。

“我真是服了你了……”叶修满是困意的声音传了过去,他的音量很低,像是怕吵到什么人“大眼啊,你以后可以去摆个算卦的摊位了。”

“怎么了?”王杰希说,尽可能不去把这慵懒的声线往什么很不和谐的事情上面联系起来,“黄少天出现什么症状了?”

“就是被鬼附身了呗。”叶修说,“对了,大眼,你刚才说的解决办法,是什么?”

“就是你们要让两个鬼魂相信,你们将永生不分离。这样他们就不会因为不安而搞出那么多事情了。”王杰希说。

“永生不分离……”叶修的声音很是无语,“你总不是要我们搞个婚礼吧?”

“……”

“卧槽你等等!”对面的声音一下就清醒了,“你别不说话啊!”

评论(19)
热度(24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