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指轮(中)

开头走这里


—————————————————————————


“……就是说,我们不用办婚宴请客,只用照着日本古代的结婚流程自己私下来一遍就好了?”叶修大松一口气地问。

“差不多。”王杰希说,一边百度着日本老式婚礼的流程,“我看看,参列者入场,新郎新娘入场,修祓,神官奏上祝词,这些应该走个形式就行了,然后你们就只需要互相献酒三次,每次三杯,然后就跟中国的普通婚礼没什么差别了。”

“……我有一个问题。”叶修本来恢复常态的脸色又青了。黄少天在旁边看着他打电话,叶修脸色阴晴不定,搞得他心里也很忐忑。

今天一大早,当他醒来时发现自己和叶修躺在一张床时,差点没惊叫着蹦起三尺高,再考虑到昨天自己丧失意识前的举动,作为一个脑洞不大,但该想到的都能考虑到的正直青年,黄少天顿时陷入了苦苦的回忆和深深的恐慌之中。他心情急躁地想把叶修戳醒给自己个痛快,但看着对方眼睛下面越来越严重的眼袋,还是安静地将自己滚到离叶修最远的另外一边,继续折磨似的思考。

当叶修终于醒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陷入了放空的自暴自弃状态,他已经不再在意自己昨晚到底干了什么了,大不了也就垃圾小说里面的那几回事,再加上身体不痛不痒,除了眼睛莫名地发涩之外也没什么异样。他反倒是开始回忆起昨晚丧失记忆前的那段挣扎……这个女鬼已经不甘心掌控他睡眠的时间,开始篡权夺位了吗?

这让他不由地感到恐惧。

“日本的习俗也是戒指带无名指。”黄少天发着呆,另外两个人继续聊着,“怎么向别人解释就是你们的问题了……”

“不不不我比较关心的是——”叶修诚恳地问,“可以用白开水代酒吗?”

“……”

 

“卧槽不是吧?”在叶修把王杰希的注意告诉黄少天后,黄少天第一反应就是把王杰希当做街头算卦的——能不信就不信,“如果能把着诡异的玩意驱赶走,我还是能忍受和你装个样子走个过场……但他这意思是我们还得带着戒指过活?我靠这个误会根本就没办法解释清楚好不好!”

叶修想了想,要是让苏沐橙看见自己回老家玩一圈,就在无名指上带个戒指回去的场面,顿时也有点心虚。

“再研究一下吧。”他说。但在说出口的瞬间,突然回想起之前苏沐橙给他看的豆瓣推荐。

 

那天叶修以参观蓝雨为幌子,在黄少天边上晃悠了一天,虽然收获了无数“死间谍快滚”和“我靠叶神求PK!!”的眼神讯号,他们还是艰难地维持在了安全距离内。工作完毕,该回家时,黄少天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的铃声,一个人特别情切地称呼他为黄凡先生,让他记着在门口取快递。

“哈?我最近没有买过快递啊?难道是我的住址泄露了?不可能啊,我靠老叶你是不外泄了我的地址?”黄少天不解。

“我买的。”叶修说,“留的你的手机号。”

“你买啥了?还来的这么快?还有黄凡是什么鬼名字??”黄少天说着,往单元门口保管快递的柜子走去,拿出居民卡一刷,露出里面顺丰的盒子,那盒子最多就两个拳头大。黄少天把它拿在手上掂量了两下,问:“啥东西啊?这么小?”

“戒指。”叶修说。

黄少天手一抖,小盒子径直摔到了地上。

 

黄少天在慌张地捡起盒子后,几乎是跟扔块烫手的山芋似的,把盒子往叶修怀里一扔。

“我靠你还真买!你敢戴我不敢戴好吗!!!”黄少天抓狂,“而且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而且戒指这种东西不是超级贵吗!你就这么随便买了?!”

“买了之前沐橙一直说想要的款,实在不行转送给她呗?”叶修说

黄少天当时想的是:虽然叶秋这人不靠谱,但在照顾苏妹子的时候还真的是相当靠谱,完全就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好哥哥,连妹妹之后婚礼的戒指都准备好了……但这妹控的是不是有点过头了???完全就是一个恨不得把女儿的婚嫁大事全部包办的娘家婆婆形象嘛!!

黄少天顿时觉得自己打开了新大陆的大门。

 

然后,黄少天冲回家,趁叶修去洗手间,既有些惶恐又有些好奇地拆开了包裹,露出里面一个很是欧美街头范的盒子,他自然以为装婚戒的盒子被保护在里面,随手一开,六七个圆环从里面滚落出去,叮铃哐啷地摔到地上滚。

“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叫道,想着每次在专柜看到戒指的标价,立马想蹲下身去捡——

等等,六七个???!!

他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僵在半蹲着的姿势上,茫然地瞪着那几个绕着他咕噜咕噜滚得正欢脱的戒指,那质地怎么看都是……廉价的塑料啊!!

而且上面好像还印着什么文字,黄少天最后还是忍不住好奇捞了一个起来看,发现上面写着:necessary or unnecessary?(必要吗?)

什什什什么意思??!黄少天觉得自己的思维都开始打结了,仿佛看到叶修穿着黄袍,非常正直严肃地给排长队的人挨个戴着戒指,还亲切地抓起每个人的手上下握了握,同时说着什么类似于“兄弟加油啊,以后哥看到这个戒指时,就会先思考一下你有没有必要留在我后宫里。”或者“财政紧缩的时候可能会裁员哦,注意不要被哥认为是不必要的人员哦。”……

这不能怪他脑洞太大,而是最近几天接连发生的事已经在他头盖骨上戳了个洞。

黄少天还沉浸在这个画风魔性的脑洞里面,就看到上完厕所的叶修走了过来。他看着满地打滚的戒指,“啧”了一声,蹲下随手从地面捡起一个戒指,抓起黄少天的右手,往他无名指上套去。

“合适嘛?”叶修说,“我直接按照我手的……”

 

黄少天猛地愣住了,在叶修漫不经心地将戒指套上他手指的瞬间,夕阳的光线像是化作了千万颗细小的炸弹微粒,随着这个导火索般的动作,轰鸣作响炸成一片绚烂的白光,他仿佛看见第六赛季的自己,举着冠军的奖杯,之前所有的苦难,不甘和夜晚的苦苦训练都变得不值一提,只有眼前那么一个东西就足以占据他全部的灵魂……

 

“啪!”

 

黄少天喘着粗气,叶修保持着手被甩开的姿势,看着他,眉头微微皱起。

“少天?”叶修有些担忧地叫道。

“没事没事……你好像触到女鬼的G点了,要不是我反应快你就等着被袭击吧……”黄少天本打算抬手捂住额头,但手举到一半,又近乎暴躁地将戒指褪下来,放进盒子里,这个动作让他霎时间惨白的脸色更加没有血色,“我靠这个样子真的不行,之前还就睡觉的时候闹个鬼,现在大白天都要窜出来,按照故事情节这迟早是要夺权吧,要是我真变成了一个以骚扰你为人生目的的变态你还是给我个痛快吧……”

叶修听着黄少天低声的抱怨,却又不敢碰他,只能去卫生间,用热水泡了条毛巾,拧干后扔给他。黄少天也没客气,接过来就把脸捂进热烘烘的毛巾里,半饷之后抬起双眼睛来,幽怨的眼神盯得叶修有些后背发麻。

“你刚才怎么了?”叶修问。

“感觉就像有一群杀马特在我灵魂深处开PARTY……”黄少天捂着半张脸含含糊糊地说,“就是你把戒指戴上去那个瞬间,说实话我觉得这个女鬼的执念可能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可怕,完全就是拼了命地想和自己的老公在一起……诚实说有时候我有点hold不住她。”

“杀马特开PATRY?”叶修有些get不到这个形容的点。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黄少天闷闷不乐地说,他总不能坦白地告诉叶修,那一瞬间他感觉就好像被狂喜抛上了天,连拥簇在身边的云彩都是五光十色的,干脆岔开了话题,“对了,老叶你这到底买的是什么鬼戒指?我靠你这是赤裸裸的打发鬼吧干脆买的淘宝批发货吧??!还有上面那字是写的什么?”

“这个是之前沐橙给我说的。”叶修苦笑,“大概设定就是:‘当你再次看到这么有创意的商品,这个戒指会在你在下单之前,提醒你:这东西真的有必要买吗?这玩意以后真的用的上吗!’”

“……”黄少天被这完全不明意义所在的设定给哽了一下,“……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了,你是打算用这个设定解释戴戒指的问题吧吗,不过你不觉得戴无名指还是很诡异吗?”

“网店的图片是长这样的。”叶修从地上捞起三四个戒指,然后食指中指无名指上各套了几个,这么一折腾,一股杀马特地痞的气场油然而生。

“我是要在日本剁了几只手才要这么警告自己啊!”黄少天说,他终归还是觉得有些不靠谱。

“没事,这个哥已经处理好了。”叶修大手一挥,“好了,现在戒指已经到了,我看冰箱里面还有几瓶啤酒,我们要不要把正事办了?”

“哈?”黄少天有点愣。

“不然呢?”叶修说,“哥在嘉世那边还有一堆事要处理啊,不然你转会嘉世好了?”

“你想得美,你怎么不转会蓝雨啊。”黄少天略有些崩溃地说,“但是……哎我靠,老叶这种事情你怎么能这么快做好心理建设的啊?你就不觉得三观塌陷了吗??你就不觉得咱们两个喝交杯酒宣誓然后戴戒指啥的不正常吗?”

“就走个形式你那么在意干嘛。”叶修说,“又不是你真要嫁人了。”

“要是我脸皮有你这么厚就好了……”黄少天无语,看着叶修已经动身去冰箱,连伸手把人拽回来,“等等等等等等,要不我们再缓一天?看看王杰希那边能不能给出点什么靠谱的意见来?你就不觉得婚礼这种东西其实是很神圣的吗,乱搞的话说不定会被月老诅咒的啊——”

“再等一阵子,你没事?”叶修打断他问。

“啥?”黄少天莫名其妙,“我能有什么事?”

“刚才是谁说扛不住的?”叶修问,“而且你不觉得,越拖着,你的情况越糟糕?”

黄少天回想了一下,自觉理亏,自己去把冰箱里冻着的啤酒取了出来,顺带还去厨房里顺了两个杯子。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叶修摆弄着自己的平板,试图把它平稳地架在桌子上,屏幕上一个王杰希的头晃来晃去,表情严肃得颇有喜感。

“我靠老叶你情调是不是有点高……你拿王杰希的头像是当结缘神拜还是当驱鬼的?”黄少天问。

“不是需要一个神官说祝词吗?”叶修说,“本来想直接开视频的,但大眼好像有点害羞,就录了个视频。”

“……”不不不不他只是不想亲眼目睹他们两个互戴指环的场面好吗!黄少天泪流满面。但看到叶修点开了视频,也好奇地凑过去看王杰希的神棍表现,结果两人没看到半分钟,就全部笑趴到地上去了。

“哈哈哈哈哈他刚才是忘词了对吧绝对是忘词了吧!,这个小学生背课文卡壳了的表情可以截下来做表情包啊!!!哈哈哈哈这向上望的小眼神!!”黄少天笑的直捶桌,平板禁不住他的震动攻击,倒在桌上,两人都慌忙爬起来,把平板扶起来继续哈哈哈哈。

“我觉得可以把这个发到论坛上去,让那些天天嚷嚷要嫁大眼的姑娘来看看。”叶修也乐得不行,兴致勃勃地看着王杰希一板一眼地念完一长串日语,然后还颇为正经地颔首致敬,“哎?没了?”

“等等我缓一下……”黄少天揉着肚子,“你说王杰希怎么能露出羞耻度这么高的东西来的?”

没你昨天晚上被鬼操控的羞耻度高……叶修心中默默想,但说出口的却是另外的东西:“再看一遍?”

这句话似乎又让黄少天回想起哪个戳笑点的表情,捂着肚子又笑了会,然后才半是好笑半是好气地说:“老叶你不是要开启鬼畜模式吧,虽然真的很好笑——哈哈哈哈你等我笑会……但是不是感觉有点对不起王杰希啊!”

“那你保证等会正式走流程的时候不笑场?”叶修说。

“……”

两人又把王杰希的羞耻PLAY看了四遍。

 

“好了,不笑了。”终于,两个人板着张脸看完了王杰希的祝词,叶修说,“搞正事?弄完哥定机票去。”

“你真的觉得这靠谱吗?”黄少天狐疑地说,“先不说王杰希这个招数了,我们拿啤酒和这种诡异的戒指,还有录像真的能敷衍过去吗??”

“告诉那群鬼,这叫做当代潮流。”叶修一脸无所谓,“反正又没少块……”

“怎么?”黄少天正在给酒杯倒酒,突然见叶修说了半句就戛然而止,他有些怀疑地问。

“……没什么。”叶修尽量装得泰然自若,看着黄少天非常随意地将几个杯子斟满酒。尽管那只是最小的酒杯,但叶修非常清楚地明白,就这么点啤酒,就足以把自己弄趴下。

算了算了……叶修有些悲痛地接过黄少天递给他的杯子,想,反正他每天晚上都能有幸目睹黄少天非常黑历史的表现,偶尔丢个人,也就当扯平了吧……

“那我开视频了咯?”叶修问,“准备好没?”

“……开!”黄少天咬牙切齿地说。

 

王杰希的声音传了出来。

为了防止笑场,黄少天坚定不往屏幕那里看,于是也只能望向站在他对面的叶修。不知是不是错觉,或者是两个人都决意不在紧要关头开玩笑,黄少天看着叶修的脸色终于不再是波澜不起的平静,而是有一些稍许的微妙,像是吃完饭面对一大群花枝招展的姑娘迎面走来,又特别,特别想剔牙一样。

两人伸出端着酒杯的右手,挽在一块,按习俗是手腕叠在一块,头碰头地饮酒,但两人非常统一地都选择把用胳膊勾住对方的胳膊,隔得老远,也没什么多余的动作,仰头饮下自己的那一杯。

就单从自己控制脸部肌肉不抽搐的难度来看,黄少天怀疑自己的表情肯定远比叶修的表情更糟糕。但叶修只是面色平静地望向他,脸上也没有嘲笑的意思。这让他好歹还是平复下来,收回手,从桌上拿起另一杯。

他们每个人要饮下九杯酒,用最大的个位数来象征永远。

可黄少天在家里找了半天,也只找出六个小酒杯,所以在两人饮完三次后,还得停留在这不尴不尬的气氛里,自己斟酒。

“老叶,我记得我百度的时候,说之前还有个净身的仪式啊?我们不用先洗个澡?”这短短几秒的沉默就让黄少天有些憋不住了,小声说。

“你现在想起来有什么用……”叶修说,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第二轮。”

“等等,不对啊?”两人又把手叠到一块,黄少天突然想起了什么,“我记得交杯酒是中国兴起的习俗啊,你确定日本有这个毛病?”

“……”两人对视一眼,迅速把挽在一起的胳膊撤了回来。

“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个人反射弧有点慢。”叶修喝下第四杯酒,嫌弃地说。

“说的我好像借机占了你什么便宜似的!”黄少天不满,“再说了老叶你知道交杯酒是什么朝代的习俗吗?我五毛赌你没文化!”

“婚礼呢,严肃。”叶修正经地说。

“滚滚滚。”黄少天没好气地回复,但还是安分下来,毕竟他还是希望这种迷信一样的仪式能让鬼滚得远远的。

他一杯杯从桌上端过酒来,略带挑衅地望着叶修那张不正经的脸,端起酒一饮而尽。

五杯。

六杯。

沉默似乎把这个难熬的仪式拉得更长,他还真觉得自己没那么长时间死盯着一张脸看,感觉有些好笑,又有些古怪,仿佛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也长茬了位置,然而一种动物的本能让他不肯在这种长时间的对峙中移开视线。

七杯。

八杯。

黄少天不相信自己久不饮酒,功力会下降到此等地步,可他的脸似乎已经烧了起来,心脏更是像汹涌的浪潮,无规律又暴力地拍打着胸膛。他正愕然地质疑着自己,突然间,在他和叶修同时伸手去取第九杯酒时,他们的指尖不经意触碰在一起,那股方才袭击过的狂喜又当头压下来,猝不及防又势不可挡,像是要将他直接拍晕在深海下。

他身子一晃,酒杯脱手摔了下去,清脆一声响唤回了他一半的意识。

“喂!少天?”他听到叶修的叫声,感觉到对方扶住了自己的肩膀,那声音和触感都有些遥远,但还在能触及的地方,只是有一阵逆流将他向背后的深渊拖去,而那个女子接近失控的情感如同千万缕发丝,从深渊中探出,卷住他的手臂,小腿,甚至脖子,以不惜让他窒息的力道,疯狂地拽住他所有的挣扎。

他不知道那个深渊里面有什么,但他知道,那不是属于他的东西与回忆。

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努力发出深吸一口气的指令,然后安静地蛰伏在自己的意识之中,等待着突围而出的机会。

到底是什么东西让她死后还如此地执著?让她抓住每一个虚幻的泡影不放?黄少天不解,他知道在那口深渊里有他想要的答案,但那是一份早就该沉淀到历史里去的故事,并不值得让他付出生命去探究。

“少天!”

如同咆哮的呼喊在整个海域炸响,那女人被吓得一缩,黄少天没有任何犹豫,强行操控着自己向前用力一抓。

而在他伸手去抓住这份现实时,那阵狂喜突然间就消退了,如同退潮的巨浪,眨眼间就只留下片湿漉漉的沙滩,而他茫然地站在那片一切都被浪潮卷走的沙滩上,莫名地觉得悲伤。

他睁开眼,看见自己抓住叶修的胳膊,指甲全掐进对方的肉里。他立马松开手。

“你没事吧?”叶修问,并没有往自己被掐青了的胳膊看一眼。

“没事没事,就是这女鬼有点凶残啊。”黄少天摇了摇头,右手攥拳,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他伸手去拿其他的杯子,被叶修给拦了下来。

“她既然来了就不用作秀了。”叶修说,从戒指盒里随手摸出了枚黑色的指环,一枚塞进黄少天的左手,“你还撑得住不?”

“不就是一个千年老女鬼吗,斗不过她我简直有愧社会主义好青年的头衔。”黄少天继续强打精神,心中的悲伤却越演越烈。他仿佛能听到隐隐约约从自己胸腔里传出的哭泣。像是一个女孩子竭力将自己蜷缩在阴影里,为减少与世间的接触面积,努力抱紧自己。

搞毛啊,黄少天想,我们这不是如你愿了吗,难道说是真因为他们没净身?或者是因为喝的啤酒不满意??还是说要纯金的戒指?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啊,本来就语言不通,还采取委婉的表达方式我们怎么猜得到啊!

黄少天正胡思乱想,冷不丁被叶修抓住了他握拳的右手。他猛地一抖。

“松手。”叶修无奈地看着他指甲都要掐进肉里的拳头,“你这是冷暴力不合作。”

“额……”黄少天老实地松开拳头,心里却还在神游,“叶秋,你说,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哪里不对?”

“你突然在想啥?”叶修问。

“就是我突然觉得,好像我们是真的在哄鬼啊?”黄少天说

“是在哄鬼啊。”叶修说,随便将戒指往他无名指里套去,语气里有些疲倦,“我们本来就是给她制造了一个假象而已。”

没有想象中的感情狂潮,没有他所担心的意识侵占,黄少天只是单纯地感受到戒指擦着无名指神经,一路蜿蜒至心脏的温柔触感。那个女人还在他内心深处哭泣,啜泣的音量越来越小,仿佛是疲倦了,绝望了。

她终于发现了?不知为什么黄少天又想哭又想笑,她终于发现眼前这个虚胖留胡茬的贱货不是她曾经的爱人了?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怎么行动,直到在下意识握拳时捏到手中坚硬的戒指。于是他学着叶修的模样,埋头去抓住对方自然下垂的手——不知为何,那双手的温度高的吓人,黄少天握住就愣了下。

“老叶?”黄少天问,看对方竟没给出半点反应,抬头一望,看见的竟是叶修差几毫米就要合上的眼皮。他整个人跟个在微风里摇摆的芦苇,下一秒就有倒地的危机。

“老叶??”黄少天顿时惊恐了,“我靠你怎么了??”

“不太能……喝酒。”叶修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

“这酒杯加起来最多才不过半两啊!!!!”黄少天完全震惊了,连忙扶住他往沙发上带,“我靠老叶你这是不是在逗我啊,话说你不能喝酒的话怎么不早说啊,对了你不会是酒精过敏吧!!我是不是要打120啊,还有你刚才不还挺正常的——”

黄少天一边说一边地看着叶修闭上了眼睛,而且还明确地将睡颜保持在“你好聒噪”的嫌弃上。

好吧,驰骋疆场的斗神是个半两酒都搞不定的渣渣,这种设定说出去都有恶意卖反差萌的嫌疑。黄少天无语地想,抓起叶修的左手臂看了看,倒也没看到过敏症状的红块。然后他又拿起手中的戒指,上面“necessary or unnecessary”的字样还是违和感爆棚。

不管怎么样,流程还是先走完吧。他想,然后将戒指套进了对方的无名指上。

 

“真的没事了?”黄少天有些紧张兮兮地问。

“我们都分别让出租车一个开到城南一个开到城北了……”叶修说,“昨天你也没有夜袭,完美解决啊。”

要是完美解决就好了……黄少天想,他没有告诉叶修飘荡在自己心中不散去的哭泣。她大部分时间已经不再发声,但若像那片黑暗看去,他仿佛能看到一双燃烧着微光的眼睛,好像下一秒就要熄灭,又像下一秒要刺穿无尽的黑夜。

也许将这事告诉叶修才是最安全的选择,但他昨天晚上无意间偷听了叶修的一通电话,对方应该是嘉世的老板。叶修的语气还是没精打采得惹人冒火,但黄少天却能明确地察觉到叶修在发火,而且是那种,只能在自己的领土上燃烧,却不能发泄出去的火。

他试探性地去询问,却仍然被对方熟练地岔开了话题。摆明的不让他干涉让他有些不舒服,但叶修这样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他不舒服,也只是不舒服而已。

要是能当做完美解决就好了。黄少天再次祈祷,这种鬼事情……再遇到一次,还真是要他的命。

 

顺带一提,两天后,黄少天在蓝雨俱乐部又收到一个寄给黄凡的包裹。

那个包裹相当巨大,巨大到黄少天不得不跑回去拖上郑轩,然后两个人各扛一边,艰难地把箱子丢到训练室。

“你买的什么?”连喻文州都被这动静吸引过来。

“剁手买的。”黄少天胡诌,心里默默期盼着叶修压根不存在的靠谱度,一边找来小刀,打开了包裹。

然后,

全蓝雨都被箱子里的东西闪瞎了眼,包括黄少天。

那里面是满当当的游戏碟盘,几乎罗列了黄少天能列举出的所有游戏,从PS4到3DS,从will到psv,全面覆盖不带遗漏,而当众人一拥而上,将碟子一盘一盘拿出来,还惊喜地在下面发现了一台PSV和will……PS4和3DS黄少天自己已经买了。

“我终于明白少天你为什么要买这个戒指了。”喻文州理智地点评。

而其他几个人已经完全失去冷静了,蜂拥而上,一盘盘地取出来,徐景熙和宋晓负责计数,而郑轩和李远则愉快地点评起了黄少天的审美。

“哎哟,噬魂者,怪物猎人,寂静岭,最终幻想零式,黄少你的审美很大众嘛!咦暖洋洋的猫猫村,噗呦噗呦??哈哈哈黄少原来你还玩这么少女心的游戏哈哈哈哈哈,哎哟……还有凯瑟琳——”

 

“叶秋你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挑选游戏碟的???”黄少天晚上去敲叶修,后面附了一大片砸桌的表情。

“我就随便点了个代购,里面有两种大礼包,我看里面也没什么重复,就给你买了。”叶修回复。

“那两个大礼包叫什么名字?”黄少天问,“不会是一个是‘少女心专用’一个‘猥琐男专用’吧!!”

“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俗……”叶修说,“一个叫‘用来讨好你的男朋友’一个叫‘嘿嘿嘿藏好别让你女朋友看到’”

“……”黄少天想起郑轩拿出一张封面格外H的游戏碟的场面,不禁内流满面。

 

 —————————————————————————————

知网,豆瓣,知乎都没有找到靠谱的历史资料,也就只有自己诌了,欢迎懂日本历史文化的姑娘来纠错…………………………



评论(16)
热度(232)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