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指轮(下)

*轻微江周

*所有鬼神阴阳的东西全是作者胡扯,脑洞先于查资料,求轻喷

*我觉得王杰希被我写成了异时空的存在怎么办

——————————————————————

“队长,你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喻文州正站他身后,微皱着眉头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听到黄少天突兀地冒了一句话,竖着耳朵听了几秒:“除了键盘和观众那边的声音我没有听到别的,少天听到什么了?”

“……”黄少天也推开键盘静静听了几秒钟,“感觉有点像吉他拨弦的声音,是有粉丝准备给周泽楷唱情歌了?”

“我没听到。”喻文州说,“说道周泽楷,大家过来,我们紧急修改一个战术。”

“哎队长你要干嘛?”黄少天说,“你又发现昨天的布置上有什么不对了吗?”

“不是,我刚才提前去和轮回那边打了个招呼。”喻文州说,表情有些困惑,“他们那边的精神状态不太好。尤其是周泽楷,江波涛和方明华这三个人,如果我没看错,方明华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而轮回的正副队长之间的气氛相当尴尬,像是吵架了。”

“方明华不会是被老婆扇了吧??。”郑轩说,八卦难得让他提了点精神。

“虽然这样做不太人道,但既然对方有这个漏洞,我们就不能放过。”喻文州说,“黄少天,昨天给你的战术要改,你等会全力注意撕开周泽楷和江波涛的联系,或者是方明华和团队的合作。”

“哦!没问题!”黄少天竖了个大拇指,“不过能和周泽楷吵架的也就只有江波涛了吧。”

喻文州又交代了几句,最后问:“没人打算手软吧?”

“烧死异性恋和联盟第一帅!”宋晓喊了一嗓子。

“噢噢噢噢哦哦哦!!”全员跟着吼了一嗓子。

“……”

黄少天见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扶了下额头。

 

这么一折腾下来,黄少天就把刚才那声音抛到了爪哇国去了。直到等双方握完手,开始个人赛时,他本是聚精会神地看着郑轩一边刷着“亚历山大”,一边和无浪周转回旋,然后那声音又突兀地冒了出来。

那声音像是一只猫在挠一根绷紧的弦,一爪子下去,“铮”地一响,然后它歪头打量了下这颤抖的线,继续抬起爪子,有规律地挠下去。

黄少天四下张望了几眼,可整个房间里也就蓝雨的人和几个工作人员,别提什么猫了,连根带弦的东西都没有。可那个声音仍有节奏地骚扰着他,他皱着眉头听了几个回合,可却神奇地找不到声源所在,那根弦仿佛就正中坐落在他脑子中央,持续不断地发出“铮铮”的动静来。

“少天?”喻文州问。

“额,队长,你真没听到什么奇怪的动静?”黄少天问,“难道是我幻听了?可是不科学啊我昨天不是十一点就睡了吗,也没做噩梦也没失眠,怎么会搞出这种精神衰弱的症状来?”

“每个人耳朵接收的频率会有不同。”喻文州说,“很吵的声音?”

“倒不是,就是有点诡异。”黄少天耸耸肩,“不过队长你放心,不影响比赛。”

“那就没问题了。”喻文州笑笑。

 

叶修站在观众席的最后排,表情无力地看着随着黄少天出场而表现参差起伏的观众们。因为第一回合,吴霜钩月被索克萨尔逮了个巨大的失误,基本是在对手满血的状态下被送出了局,现在守擂上的一枪穿云就只剩下百分之三十的血量,就先不提今天周泽楷异常至极的表现状态,要同为神级选手的黄少天搞掉一个还剩百分之三十血量的对手,还是轻松的任务。

但这场比赛看得叶修很是纳闷,尽管蓝雨的顺畅发挥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可轮回的状态简直就是到此一游。江波涛表现得像是竭力集中注意力,但在重大关头竟时不时走个神,而周泽楷……他的打法还是一如既往,和个人沉默相违和的花哨,但那些花里胡哨的动作让叶修都看不下去,因为有些操作,实在太像小孩子闹脾气了。

不过,虽然情况很是违和,他还是不明白王杰希为什么又是QQ消息,又是联系苏沐橙,硬是让他打飞的赶到轮回的主场,还又把一套鬼怪神迷的把戏搬出来,叮嘱他为安全起见,不想上报纸头条,就到黄少天身边待着去。

叶修些头疼,要不是那件撵着他跑路的红色和服与戒指时不时提醒他一下,他都快把几个月前的鸡飞狗跳的灾难给忘干净了。可那和服是他到哪就追到哪里,几个月他从蓝雨回到嘉世,一掀开箱子就又看见它躺在最上层,昨晚他不情不愿地跑到轮回主场,一拉开宾馆的衣柜门,又看见它挂在浴巾中央。还好就是那味道已经消失了,不然叶修真得被这黏在屁股后面的催情剂搞崩溃。

他看见黄少天登入了地图,他的出场一如既往伴随着爆炸的对话框,就算对方是周泽楷也没差。但在同时,他已经开始迅速地在地图中四下寻觅起能占领先机的定型,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血量而表现出懈怠来。相比起来,周泽楷的操作就要急躁了不少,几乎是正中撞进黄少天埋伏的地点,硬生生地吃下了一套连击,血量狂飙到百分之十以下。

叶修看得不太认真,因为他总听到耳边有个拨弦的声响,而且也不是什么乐器的弦,就像一根普通的鱼线,而且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让他脑子里的血管都跟着一抽一抽地跳动。他左右环顾,好像是看到一个抱着吉他满脸花痴相的姑娘。不过她正挥舞着“泽楷男神加油!!!!”的横幅,并没有在拨弦。

正当叶修疑惑地四下张望时,两个解说正热情地交流着。

“一枪穿云今天的表现很不理想啊。”李义博说,“不如说,今天轮回整个都相当不在状态,等会记者会上肯定等好好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啊——哎,等等,黄少天的选手表现有点不太对,哎哟,这简直不能以操作失误形容了啊!!一枪穿云一个巴雷特狙击!爆头!”

叶修抬头,看见大屏幕上出现的正是夜雨声烦被一枪爆头的场景。紧接着镜头一转,又拉远到两人的旁边,周泽楷在收招结束后迅速地拔枪射击追击,但夜雨声烦像是真被爆头了一样,身体难看地抖动抽搐,比新手的操作还难看一百遍。

“等等,黄少天选手的状态相当不对劲——啊,蓝雨的喻文州队长举牌申请紧急停——不不他的动作被黄少天拦下了,我们这里看不清楚黄少天选手的表情,但他的状态明显不太好,但他要求继续比赛,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吗?”

叶修紧皱起眉头,黄少天那个操作他倒不陌生,因为他在很多抢野怪失败,大型副本差一步通关的玩家身上见过这样的动作,说起来非常简单,就是一怒之下,两巴掌“啪”地砸在键盘上。

这不会就是王杰希所说的什么紧急情况吧……叶修一边暗骂乌鸦嘴王杰希,一边从后门溜了出去,心里暗自盘算着怎么骗过守在选手入口的保安。当他跑到室外,赛场里面观众嘈杂的骚动立马被屏蔽在门内,而那弦震颤的动静突然清晰起来,而且那股扒拉线的力道一次比一次更强烈,大有不把它拽断不放弃的架势。

等等……叶修心里猛地涌起一股相当不详的预感,但还没来得及采取任何举动,那股弦猛地颤动了一下,然后发出“啪”的一声脆响。

 

“黄少??”

“少天你没事吧?”

“这位选手,你的脸色不太好,要不要……”

黄少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拼死拿下这一局的,只知道在“荣耀”弹出的瞬间,他差点没眼前一黑,一头砸在键盘上。早就担忧地围在他不远处的队友拥过来,一个伸手摸他的额头,一个捧热水,还有一群嘘寒问暖。他咬着嘴唇,努力分辨在他身边打转的人影,他们的触碰让他难受地想躲开,却又没有力气动作。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强行按进了一缸还带着冰渣的水里,寒冷与窒息的绝望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不用想他也知道这又是那女鬼搞得毛病……可现在叶秋在千里之外,不知是在练习还是商讨战术,他唯一能希望的就是叶秋的反应没像他这么夸张,就算是真扑街了,边上最好也得有个沐橙……

“我……我肚子不舒服。”他哆嗦着从嗓子里挤出话来,推开站在周围的人,撑着椅子的后背站起来,“我去趟厕所……”

“我陪你过去。”喻文州伸手来搀扶他。

“没事……队长你还是先布置一下等会的比赛……”他拼命地在头脑里理出点逻辑来,“我……我等会就回来,额……如果我等会暂时回不来,就只有先麻烦那谁先顶替一下……反正,反正……”

“你先别说了。”喻文州说,“真不用我陪你?”

“就是有点肚子疼又不是要生了……”黄少天说,努力挤了个笑脸,“好吧队长我承认我前天晚上……溜出去吃烧烤了……”

喻文州眯起了眼,松开了手,在黄少天接近贴着墙走出房间后,冲郑轩甩了个眼神。

 

黄少天撑着墙,挪完了整个过道,然后在几乎是贴着墙滚过转角后,终于还是忍不住跪倒在地上,绷紧膝盖,将自己揉成个团。

靠靠靠这些都是个什么屁事啊…………黄少天觉得自己真快淌下悲伤的泪水来了,有完没完了啊!这些有违大中华唯物主义价值观的闹鬼事件到底有完没完了!!能不能给个痛快!能不能不要闹这么多精彩的后续!!

可他也就只有力气吐吐槽了,由心生的寒意快把他的骨头都冻成碎渣了。

要不要在临昏过去之前咬破指头留个叶秋的血字好了……他用唯一清醒的小块意识严肃地思考,但这样造成的后果,会不会让蓝雨的粉丝觉得是叶秋下的毒…………

突然,他听到了远处缓慢的脚步声,像是谁拖曳着脚慢吞吞地走来。

完了完了完了,黄少天忧郁地想,从此之后剑圣一战成名,英姿飒爽都堕落成这个可以被当做万用表情包的姿势……不过不知道是不是这点动静带来的刺激,他倒是从先前差一秒就晕过去的状态苏醒过来,还能在对方的脚挪到自己面前时,艰难地抬了点头起来。

然后,他看见了同样脸色惨白,扶着墙慢慢滑跪下来的叶修。

“……”我是不是已经挂了,灵魂飞到另外一个世界了?黄少天诧异地思索着。

叶修深吸了口气,伸出同样在颤抖的手,推着黄少天的肩膀,将维持在蜷缩状态的他给扳起身来。

“爱妾……免礼平身。”叶修哑着嗓子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用最后的力气甩开叶修紧紧握着他肩膀的手,结结实实地抱了上去。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与其说是对对方这种时候都不忘嘴贱的报复,还不说是一种本能的举动,一种类似于从高空摔落就要大喊救命,掉进水里就要死命都划水,冷了就四处寻觅温暖哪怕是一条绛紫色的秋裤,热了就想脱了T恤跳进泳池的本能。而且这种本能还不是他个人的怪癖,因为叶修也在他做出动作的瞬间,将他圈进了怀抱里。

说来奇怪,一阵暖流从两人身体相贴的地方扩散开来,揉开了他们快要冻结成团的血管。黄少天忍不住长长地舒了口气,暂且把什么风气影响甩到脑后,把下巴搁到对方的肩膀上,这感觉比大冬天冲回室内,把脸贴在暖气片上还好。

“你说这次那两鬼又是在闹什么?”黄少天等全身都缓和过来了,懒洋洋地开口问。虽然两人已经都没啥理由抱成一团,但刚才那堕入冰霜的寒意还让他有些后怕,看叶修没推开的意图,也就安心地搂着抱着,“我真的不能懂这鬼的智商了……都死别几百年了,怎么谈个异地恋还能谈出个十几岁小年轻的格调来?话说不对啊,老叶你怎么跑轮回这来了?未卜先知?还是王杰希给你提前算了一卦?”

“还真是王杰希让我过来的……”叶修在他耳边哭笑不得地说,“说轮回这边好像惹上了什么鬼了。”

“……我靠王杰希的副职业不会真的是驱魔师吧他还负责管这个啊!!”黄少天大惊失色,“话说他叫你过来干嘛?他还传授你驱魔术了不成?”

“他说你这边可能被波及到。”叶修说。

这种话,在耳边轻飘飘地被说出来,总是会不明不白地掺了点情话的味道在里面。黄少天咳了一下,用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掩饰出一瞬间的愣神:“老叶你最近是不是吃错药了?说吧你是要银武的情报还是要从我们训练营挖人,还是你们嘉世遇到什么问题了?不过啊我真觉得这个赛季嘉世的问题不是一般二般地多,你们团队赛到底在干什么?那个叫刘皓的指挥跟你差远了为什么你老是由着他来?在蓝雨要是副队不听话早就被扔出去了……咦我刚才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太对的东西……”

黄少天感觉叶修的喉结在自己的肩膀上硌了一下,像是对方张口想说什么,但最后却是一片沉默,黄少天等待着,却听到对方冷不丁说:“你们是不是要开始团体赛了?”

“卧槽————————————!”黄少天猛地从叶修怀里弹了出来,“靠靠靠靠靠我差点被这群死鬼折腾忘了,我先走了老叶你找个地方等下,我等会请你吃饭——”

他嚷着要冲回去,却又突然畏手畏脚地停住了,有些不安地回头看着叶修。

“我在这等你。”叶修知道他担心的是鬼又出来捣蛋,说。

“感谢感谢!!!”黄少天说着,转过转角,看见郑轩正站在过道的中央,茫然地盯着天花板。

“哎哎哎比赛还没开始啊?你在干什么?还不快回去?”黄少天说。

 

郑轩是崩溃的。

他刚才按照喻文州的暗示出来照顾黄少天,看到的却是黄少天和叶秋……这个画面对他来说已经是一大震颤,他本来想迅速扭头回避,却无意间瞟间叶修左手无名指上黑色的戒指。黄少天从日本回来时右手上戴了三个那样的戒指,最后嫌碍事就摘得只剩下了无名指上哪一个。屡屡有人提醒他这个太容易让人误解,也被他多次敷衍过去,最后大家看惯了,也没看出任何黄少找到女票的迹象,也就放任着这事过去了……过去了……

过去了个屁啊!!!果然像这种突然换QQ签名,突然开始梳妆打扮,突然给无名指套个戒指这类行为,根本就不可能是心血来潮啊!!!

郑轩在内心苦叫着亚历山大,又不敢往前踏出一步,也不敢空手回到喻文州那去,最后还只有挑了个最中央的位置,望着天花板,装作什么都没看到,装作自己六欲清净,再不为凡尘所动。

 

“没事了……额,真的没啥情况了,不过你要飞过来我也没什么意见……”叶修拿着黄少天的电话给王杰希打着电话,结果说到一半,就被黄少天兴致勃勃地夺了去:“话说大眼你这是真的兼职驱魔师吧??手艺传人不?话说你们微草不会是个表面上的职业选手组织实际上是个驱魔师协会吧??我看你手下的人也挺正常的啊,还是说他们都有隐藏的不对称属性……”

“靠!挂我电话!”黄少天说着,把手机往床上一扔。

 

第二天,两人看见王杰希提着个普通的挎包前来时,都不由有些失望。

“怎么没拿点驱魔符圣水之类的东西来?”叶修问,“轻装上阵?你靠谱吗?”

“我只是个业余的……”王杰希叹了口气,一副不想解释的表情。

 

“所以说,我们该怎么把这个鬼引出来给你抓?还有你怎么确定鬼就在这个赛场里面啊!”黄少天问,“还有你真的要徒手抓鬼吗?不会展开什么殊死搏斗之类吗?”

“鬼是有实体的。”王杰希说,“不然他们是不能影响到我们这个世界的。轮回的表现只有在这里才会格外奇怪。至于怎么把鬼引出来……这个要看你们了。”

叶修和黄少天有些担忧地对望了一眼。

“其实我觉得这个鬼和我们没什么关系。”叶修正气地撇清关系,“看着他骚扰轮回,哥挺开心的。”

“老叶你能不能要点脸啊!”黄少天叫到。

“队友你能不能给点力?”叶修皱起脸,“你觉得这个江湖骗子能给靠谱的建议?”

“……”被当面称为江湖骗子的王杰希眉心抖动了一下,“其实也没什么,这个鬼应该是一个以人类之间的缘分为食的家伙,你们想办法诱惑他出来,我抓住就成了。”

“比如说?”叶修问。

“搂个肩,拥个抱之类的?”王杰希建议。

两人无奈地对视一眼,叶修满脸“你看吧你看吧我就知道”的表情,不过他们还是伸出胳膊,很敷衍地搂了一下。

“出来了吗?”黄少天问。

“没有。”

“那接下来怎么办?”黄少天问。

“再来一次。”王杰希说,“不要敷衍。”

两人又随便拥抱了一下,还没等问情况,王杰希就开口了:“没有,你们是不是不够诚意?”

“你难道还要我们深情款款地望着对方然后拥抱十分钟吗?”叶修忍不住吐槽,“能不能申请去广场上随便拎一对情侣?”

“你们试试?”王杰希捏了捏下巴。

“……”

 

折腾来折腾去,也没见有半个鬼影子出来。两个人光是换着姿势勾肩搭背都有些累,最后三个人在空旷的比赛场围坐成一个圈,你瞪我我瞪你。

“谁的电话?”王杰希问。

“恩?啊我的我的。”黄少天从地上捞起手机一看,转而递给叶修,“苏妹子的,找你的吧。”

叶修也没犹豫地接过来,一边按下接听,一边向场外走去。

 

“喂?”苏沐橙说,“少天?”

“我叶秋。”叶修说,“怎么了?”

“哎?你真去找少天了?”苏沐橙有些吃惊,“我还以为……额我还以为你去处理私人的事情了。”

“也算是私人的事情吧……”叶修苦笑着说,“怎么了?”

“没什么,就问问你多久回来。”苏沐橙说着语气连着情绪一起低落下去,“其实我不太想说这些,但是,你不在的话,刘皓这边……我不太能控制的住。”

“不想说就不用说。”叶修说,“之后是对战烟雨吧,你比较了解楚云秀,战术总体你先处理一下。”

“我有在弄啦,这个你放心。”苏沐橙笑了笑,只不过谁都听得出是刻意的勉强,“但是,叶秋,你真的不觉得,现在嘉世真的很不对劲吗?特别是你不在的时候,我感觉……这个你培养大的队伍,在排斥你……”

“对不起。”隔了一会,苏沐橙小声地说,“不该说这些的。”

“没事。”叶修笑起来,“有些东西总要解决的。”

“恩,那要开会了,我先挂了。”苏沐橙说。

“拜拜。”叶修说。

他从耳边拿开电话,等着对方挂断电话后才断掉通讯。手机退回桌面的瞬间,叶修突然感到有些疲倦。

你培养大的队伍,在排斥你。

他觉得苏沐橙说得半点没错,就算他表现得再无动于衷,也能在嘉世沉闷的气氛,看到在明晃晃在空中飘着的几个大字:滚吧,这里不欢迎你。

辗转拼搏了这么久,真的就要败在这些与荣耀毫无关联的事情上?他想起来觉得有些嘲讽,可就算这样,在面对那些已经不算委婉的敌意时,他还是没有半点委曲求全的意图——尽管这样的结果只让他更心冷。

也许这才是他订机票直奔轮回赛场的原因?叶修想,或许他只是想在漫天荒芜的星系间找到那颗栽有玫瑰花的星球。

而幸运的是,他知道那颗星球的位置。

 

在叶修回来时,黄少天觉得自己在叶修的脸上看到痛苦残存的痕迹。可那痕迹稍纵即逝,仿佛就是他在阴影变化下产生的错觉。

是嘉世的事?黄少天直觉这么判断,但却也拿不出什么根据,更没指望从对方的口中问出答案,干脆在对方盘腿坐下后,伸出胳膊,安慰性地抱了抱他,有些满意地感受到叶修身子猛地僵硬了半秒,然后冷静地扭头去问王杰希:“有吗?”

“没有。”王杰希说。

“……”叶修沉默了一会,“哎,大眼,你就直说吧,是不是那鬼就想看秀恩爱?”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王杰希说,“但我觉得你们会比较排斥这个词,就没说。”

“哦。”叶修简单地应了句,扭头盯着黄少天,“那就直接来点狠的,不行哥就走了——”

“等等!你要干嘛?!”黄少天被叶修这么一盯,下意识觉得不妙,手撑着地就想往后退,却被叶修握住了一边的肩膀,“等等等等老叶你说清楚你要干嘛——”

他后半句话被叶修抚上他脸的手掌给吓了回去。叶修伸手捧着他的脸,很小心地摩挲着,掌心的老茧和那枚戒指扎得他脸上发痒发烫。他近乎呆滞地看着叶修身子缓慢地倾斜过来,一张几乎算得上是温柔到甜蜜的脸向他靠近,近到那些呼吸就喷在他的脸上,近到差一步两人就快吻上——

“啪!!”

“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槽!!!!!!”

黄少天猛地叫了出来,然后就控制不住地向后倒去,要不是叶修眼疾手快拽住他,他就地表演一个高难度下腰的动作。就算这样他还是连贯地嚷嚷着:“我靠叶秋你要搞毛啊!!卧槽卧槽你吓死我了!!能不能不要突然这么戏霸???入戏前打个招呼成不成?!!”

叶修脸色复杂地看着完全陷入惊恐状态的黄少天,转头去看王杰希。他手里正提着一只死命挣扎的黑色玩意,以同样复杂的表情看着两个人。刚才那动静就是他抓怪搞出来的。

“好定力。”叶修冲王杰希竖起一个大拇指。

“谢谢夸奖。”王杰希面无表情地回答。

 

“所以这玩意就是罪魁祸首?”黄少天说,有些想戳戳看那团黑黝黝的家伙,却又怕惹出什么麻烦,“然后呢?王杰希你要表演驱魔术给我们看吗???可以拍照传微博吗?”

王杰希面无表情看了黄少天一眼,手里用力一捏,那黑色玩意窜了两下,然后就软塌塌地倒在了王杰希手里,过了几秒,化作黑烟散了。

“……”

“这种妖怪以人类的缘分为食。”王杰希拍了拍手,“很稀有,但也不难对付。”

“吃掉缘分?”黄少天好奇起来,“那方明华是被一巴掌拍回单身狗了吗??不是吧?那也太惨了吧?”

“这个不会。”王杰希说,“只要两方之间有缘分,就算被吃掉也会再长出来的,不过被吃的次数多了也会很麻烦。所以还要在它闹出麻烦之前解决掉。”

“等等——那我们之前是怎么搞的?”黄少天对着叶修比划了两下,“感觉之间有什么弦断掉了。”

“恐怕是吃掉了附在你们身上两个鬼之间的缘分吧?”王杰希说,“虽然现在我还能看见那女鬼飘在你身后,但形态比起之前淡了很多,几乎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了。”

是因为经历的挫折太多了吧……黄少天想,又是被强迫意识到自己和爱人已经是无力的怨灵,又被这鬼在两人本来就微弱的情缘上啃了一口,再加上这女人本来就情深义厚,感情的危机二重击,就简简单单地把她打趴下了。

“等等,不太对。”叶修说,“这样没法解释。”

“解释什么?”王杰希问。

叶修大致地把两人浑身发冷,然后见面就恢复常态的经过讲给王杰希。王杰希听完,皱起眉头,满脸严肃。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王杰希说。

“那你先把那副宣布绝症的表情收回去。”叶修无表情地说。

“真的没什么。”王杰希恢复到平静的脸色,“我只能猜测大致情况,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两个日本鬼在你们见面重新建立了联系,但他们这种死了几百年的鬼,本身就靠那段缘分维系着存在,根本不可能有能力自行修补,第二种是,他们直接借用了你们之间的缘分。”

“这理由挺正常的啊,所以你刚才摆出那副表情的原因是什么?”叶修不解。

王杰希清了清嗓子。“人的缘分有两种,一种是阳缘,是在人诞生后,人与人通过来往建立起来的缘分,但这种缘分鬼是不可能借用的。还有一种,叫阴缘,用俗话说,就是生来一对……”

“……”

“……”

 

 ————————————————————————————

话说最近感觉喻文州上身

打个黄少天

打出了

黄少婷(少女你谁)

黄烧炭

黄烧汤

黄沙特


一定是南方天寒地冻还没有暖气的原因,恩。


评论(26)
热度(25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