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物缘(上)

长篇注意,链接走下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

*副标题不满意,申请以后更换

*这篇是全文的起源脑洞   有点诡异


——————————————————



“……”

王杰希这句诡异的话让整个局面尴尬了半秒,但这两位一个作为话唠之首,一个作为垃圾话之王,你瞪我我瞪你瞪出满脸红霞的场面还是不可能出现。

“……”叶修抬手点了根烟,对着黄少天扬了扬下巴,“听到没,天生一队,王半仙算得卦你能不听?转会嘉世。赶紧的”

“我靠是那个‘队’吗!!那为什么你不转会蓝雨啊!虽然蓝雨的主团队里没有你的名额但你来当当陪练我们还是很乐于接受的——”黄少天焦躁地嚷到。

“那你觉得是哪个dui?”叶修打断了黄少天的念叨。

“………………”

“年轻人。”叶修得意地笑笑,“打嘴炮,脸皮还不够厚啊。”

 

“之后你们应该不会再遇到什么问题了。”王杰希在三人各奔东西前说,“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们小心点,毕竟你们两个不可能是清白无故地惹上两个鬼的。你们真的不记得之前有什么撞鬼的经历?”

两人茫然地摇头。

“那行吧。”王杰希也没指望什么,“你们两个小心点。”

 

神奇的是,按照王杰希的说法,在之后将近一年里,他们真的再也没有撞见任何鬼事,黄少天甚至惊喜地发现他可以短暂地摘下那戒指,安心地参加广告的拍摄和采访。只要他记得在几个小时候后戴回去,那女鬼也就不吭声地缩在他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折腾些什么新花样。

不过,大部分时候,他还是会老实地戴着他的戒指,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指环上字样早已经磨损了,几块黑色的染料被他蹭掉,露出里面粗糙的透明内壳。这破旧的外表让他偶尔感到非常别扭,因为这种时间磨砺出来的沧桑感……就如同电影里褪色的老照片,纸页泛黄的大部头,或者是后院杂草疯长的花园,总有那么点情意绵绵的味道夹在里面。尤其是每次他当着别人的面把那破破烂烂的玩意戴回去,都要收获一大片狐疑的目光。

除去戒指引起的微不足道的风波,这一年简直平静得不可思议,要不是他每次撞见王杰希时,对方还是会用一种阴森森的视线看着他的背后,黄少天都快要以为那女鬼已经在一个艳阳天里魂飞魄散了。

不过,这种平静,只是针对与鬼怪有关的事。若要说起现实里,那真是鸡犬不宁的一年。

 

叶修退役,在网游里面闹得全荣耀界鸡飞狗跳,然后又在全明星周末搞出个龙回头,最后因为和自己的单挑,直接被丢上电竞新闻头条,撕都撕不下来。这堆乱七八糟的事搞得全荣耀界都癫狂不已,更别提他们这群和叶修关系亲近的人。而且叶修在全过程里都处于自HIGH状态,恐怕除了个苏沐橙,没人敢猜测他下一步要踏平哪里。

在义斩的新闻发布会后,险些被丢到民愤中央的叶修终于把自己给捞了回来,但负面的消息也一直围绕着他不散。每次看到那些咒骂和控诉,黄少天还是禁不住有点愧疚,毕竟这场PK是他死命怂恿的。如果没这件事,嘉世也不会抓着这把柄大肆宣扬。

 

于是,他跑去私戳叶修问情况,半天也不见对方回个消息,不过他倒也习惯了这种情况,安心地继续自己的训练。直到两天后,叶修终于给他回了条消息。

“要PK吗?”

黄少天一愣。

“你脑子抽了??”

“你会不会说话……”叶修说

“没有义斩的人先来车轮战????”

“没有。”

“上次那个在全明星上面大打杜明耳光的那个妹子也没来?还有那个唱歌的神经病也不在??或者是苏妹子???哦还有上次打副本那个小鬼剑,都没有来????我不用跟他们打一架直接和你PK????”黄少天继续问,不知为什么叶修这突变的画风让他有强烈的危机感,以至于麦都是捂在嘴边上,怕隔壁宿舍的听到动静。

“你这人心态有病吧……”叶修说,“就咱俩,一对一PK,你要想当免费陪练我马上给你叫人。”

“不用了不用了。我看这样挺好的来来来我们速度开始等会蓝雨还要开会呢。”黄少天马上否定,上次落败后,他一直在脑内回顾散人的攻击模式,找出了几个破绽,但苦于压根不可能找到人试验,现在叶修自己找上门来,他自然是手痒得一甩鼠标就冲了上去。

 

离开会还有十五分钟,黄少天的计划是打个十分钟,然后再抓起本子五分钟冲到会议室。可等荣耀的字样弹出来时,他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屏幕上君莫笑的尸体,再看了看时间,才过了不到三分钟。

“……叶秋?”他试探性地叫着。

“是我啊。”叶修平平静静地说。

“你在干嘛啊!!!”黄少天一拍桌子叫了出来,“我靠你就装吧,我比赛的身价一场几十万你就拉我去给你的小徒弟当陪练?而且当陪练就算了,你干嘛拿散人号给这种手残玩啊,意识有是有手速跟不上你是想让他感受一下差距吗???我靠我要收教练费啊!!!要不你自己上认认真真地和我来一把我就放过你——”

“少天。”叶修打断了他的话,继续用那种淡然若水的语气说,“我周围没有其他人。”

 

“你开什么玩笑??你手不会是受伤了吧?还是说你键盘坏了?”黄少天用两秒钟理了理思路,刚才那操作的手速虽然算不上是荣耀白痴,但顶多也就是个中庸的普通玩家,要不是时不时冒出些相当刁钻的陷阱,黄少天觉得一分钟拿下对方都不算事。若说是受伤,对方的操作也至少是流畅的,若说是叶修故意装新手……专程拎自己出来,是想让他帮忙评核一下他佯装新手的水平吗???不过按那个人峰回路转的脑回路,也不是没可能。

“额……其实我不太知道怎么描述这个情况。”叶修说。

这句话让电脑前的黄少天抬手托了托自己的下巴,他仿佛看到叶修举着一个写着“HELP”的小旗。然后他小窗口了荣耀的界面,打开了国航的网页。

“你不要告诉我跟那两个鬼有关系。”黄少天半是担忧半是头疼,“你和王杰希说了吗?他怎么说?话说这两个怎么又复活了啊我还以为他们已经被我国的唯物主义的阳气冲散了。”

“说了,但他最近抽不出空来。”叶修说,“忙着照顾他儿子们呢。”

这句话里“哥无依无靠了啊只剩你了啊”的意味太浓,导致黄少天莫名地有点亢奋,算了下最后的赛程,都不是什么棘手的对手,而且季后赛的名额也早就确定了,于是他点进了订票的页面。

 

看到在春暖花开的深更半夜,仍用围巾帽子把自己给裹起来的黄少天,叶修楞了一下。

“你干嘛?”叶修诧异地问,“专程看嘉世被轮回虐?但这次是轮回的主场吧?”

“哈???”黄少天看到叶修一脸莫名其妙的状态,也觉得不理解,他一边毛躁地把脑袋上一堆东西摘下来,一边说话,“我靠你没事了??来来来PKPK啊!”

“……这个先不谈。”叶修叹了口气,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他,“先说你过来干嘛?”

“我……”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开了口,却又刹住了。他该怎么说?他听到叶修真情的召唤所以过来了?他感受到叶修孤独无助的痛苦就定了机票??他一想到叶修居然主动向他寻求援助就屁颠屁颠滚来了???这种话说不出口就算了,而且看叶修这不显感激反是诧异的表现,难不成是自己自作多情了?

黄少天突然想起来,几个月前好像也是这个样子,他看到叶修失联后回复的第一条QQ消息,当即就急冲冲地按着网吧地址赶了过来。一路上他自我感觉相当好,仿佛有一个始终浪迹天涯的侠客,在一个风雨夜里彷徨了半天,最终敲响的是他家的大门。也许是隔着帘子的暖光吸引了他,也许是炖肉的香气勾住了他,也可能是里面谈笑让他突然感到孤独。可等他风驰电掣地赶过去,拿着榨菜方便面,费力淘神帮叶秋打完副本后,才发现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侠客觉得这家主人比较蠢,打劫起来方便省事。

 

这就叫所谓的不吸取教训了吧,这人怕是死也不会呼唤援助的……黄少天泪流满面地想。而气氛瞬间就尴尬了,他手里拿着解了一半的围巾,思索着要不要重新把自己的脸裹起来。

“所以说你到底是什么毛病?”黄少天最后还是选择发挥自己的特长,一棍子把原先的话题抽开,转而抓起叶修的手腕,将对方的爪子拎到自己面前,“我看你也没受伤啊?不会是什么内伤吧??难道这世界上还有专门降低手速的鬼?恩……?恩?等等你手——”

“小声点。”叶修说。

黄少天朝天翻了个白眼,又抓着对方的手翻来覆去看了几遍。

怎么回事?他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他以前是没有如此仔细地研究过对方的手,但在平常的来往间,他还是很在意这双漂亮到精致的手。可现在这手,虽然仍算得上漂亮,但那些属于男性特征的骨节分明和坚韧都消失了,反而是显得圆润细腻,连指甲都是弧度完美的半圆形。

很明显……这是一双女性的手。

黄少天真是有点懵了,他抓着那双手不放,东掐一下指节,右按一下那几乎没有茧的大拇指,然后还摊平自己的左手做对比。可他越是折腾,越觉得这手像是嫁接在叶修的手腕上似得,而且细看的话,在手腕处还有一条肤色深浅的交界线。黄少天禁不住用手去摸了摸,这衔接处还挺光滑的。

最后还是叶修实在忍不了了,把手从颇有耍流氓气势的人手里抽了回来。

“你是从幼儿园之后就没握过女生的手了吧?”叶修冷飕飕地吐槽。

“这是怎么搞的啊!”黄少天叫道,事实的惊悚让他没有和叶修吵架的兴致。

“这个……”叶修露出了一言难尽的表情,“进去说吧。”

 

黄少天走进网吧,叶修也没说什么,给他开了台附近的机子,自己坐回了前台。

“怎么没几个人??”黄少天等着开机,左右环顾地问。

“这里都是嘉世粉,看输成那个样子,谁还有兴致上网。”叶修说。这的确是实话,最近两天网吧晚上生意冷清到惨淡,本来晚上刷通宵的玩家都靠个情怀,现在情怀摇摇欲坠,大部分都选择回家郁闷地睡觉去了。而也许是被这阴郁的气氛影响,陈果也拽着唐柔去休息了,不然让陈大老板撞着黄少天鬼鬼祟祟的样子,不知道她心中大神的形象是不是又得毁一个。

“的确,是太惨了。”黄少天回想了下走前看的比赛,“还没上场士气就全输了,战局和策略也完全没有布置过的痕迹,除了苏妹子都像是在划水,这么下去今年可能真的就——哎叶秋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哥的心情复杂一言难尽。”叶修很随意地说,“剑客?”

“给个神枪手,之后季后赛重头戏就是打轮回了。”黄少天说,他知道叶修的心情肯定是真得复杂,毕竟是自己亲手带出来的队伍,又是那个队伍亲手将他逼到现在流落网吧的境界,也不打算逼问下去,“话说老叶你看到最近论坛头条在讨论啥吗??他们居然觉得我和周泽楷可以组个相声组合!!!说周泽楷专门负责‘哼哈咦哦’串场我负责说!!你说现在观众都在想什么!!”

“好友申请给你了。下个本。”

“恩?你不上君莫笑?弹药专家?你干嘛也开个远程啊是想咱么一起缩后排聊天吗?”黄少天说。

“随便抽的,君莫笑正在被通缉。”叶修说。

“哦我好像听说了500块一次人头,老叶我觉得你迟早有一天要把自己玩死。”黄少天饶有兴致地说,“公会邀请?恩?轮回???我靠老叶你要我帮轮回打本???这件事要是被捅出去我们蓝雨岂不是声望全失啊!话说你帮轮回打什么本??你不会是想间谍打入内部吧?玩个网游而已你是要闹出多大的声势?”

黄少天叽里呱啦说的起劲,叶修也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很随意地回应着。等两人跟着团进了本,黄少天倒是安静了些。这要是一不留神说漏嘴了什么,分分钟把自己糊上头条,和叶修平起平坐的节奏。

他把闭嘴省下来的精力用来观察叶修的操作。虽然这是个普通的本,也不用绷紧全身神经去提高手速,但还是能看出些端倪来。比如说,在那个关卡他明明可以一甩鼠标扔个手雷,在那个小怪袭击时如果稍微提高点速度可以轰完一片,但叶修都选择了更为大众化的应对方法……这些他都能看出来的东西,没理由叶修看不出来。

他觉得叶修肯定会解释什么,于是找个理由掐掉了麦,别扭地把耳机挂在半边耳朵上,空出另外一边准备听叶修倾诉衷肠,可直到最终BOSS就这么倒下了,叶修除了指挥,还是半句话都没说。

“我靠你能不能解释一下关键的问题啊!!!”黄少天在出了副本后,丢了耳机有些无语地叫道,“你手到底是怎么搞的?王杰希怎么说?”

“你困不困?”叶修问。又是答非所问。

“有点。”他老实地说,他本来就抢了凌晨的机票,想在飞机上休息,却没想到旁边的中年妇女打呼噜声响大到空姐以为飞机有什么故障,最后也只有瞪着眼睛挨到飞机落地。

“二楼储物间,你先去休息会,我把夜班值完了来找你。”叶修说。

 

黄少天看叶修没半点要透露的意思,干脆打了个哈欠自己走上了楼,拉开那所谓的储物室门一看,睡意顿时烟消云散。

一个顶多十多平方米的小储物间,里面还有一半的空间堆着杂物,西墙顶上一个顶多巴掌大的窗户,再附加一个连枕头都有的小床。说真的,黄少天只在那种介绍贫困山区的纪录片里面看到这般恶劣的环境。

他愣了愣,扭头下了楼

“二楼储物间?”他回到一楼,满脸不可置信地指了指楼上。

“对啊,我住那。”叶修说。

 

叶修等陈果和唐柔起了床,洗漱后进屋后就看到黄少天双眼放空地坐在床上。那床还不到两分米高,他坐着的时候又把腿给蜷在怀里,看上去颇有点失魂落魄的味道。

“你睡醒了?”叶修问,但看着对方眼睛下面那两个黑眼圈,又觉得不像。

“……老叶,你从退役之后,就一直住在这种地方?”黄少天问。

叶修张了张嘴,想随便地回答句“是”,但却被黄少天复杂的表情给压了回去。

“别嫌弃啊。”叶修想了想说,“当年哥一个三无人士,还是老板娘好心收留才没流落街头,有房子住都很满足了好吗。”

黄少天长呼出一口气,似乎想说什么,但又烦躁地给咽下去。难得沉默地从床上跳起来,开始收拾自己拿进来的围巾帽子。

“你干嘛?”叶修问。

“找个宾馆住呗。”黄少天语气有些紧绷绷的,“你才值完夜班要睡觉吧?我去外面找个宾馆休息一下,等会再回来找你,你大概要睡到多久?给个时间?”

“哦,这个不用了。”叶修说,拍了拍那张矮小的床,“挤一挤吧,我让你见识一下那个鬼。”

黄少天这才想起来,还有这茬。

 

那张床挺小,两个大老爷们是肯定没办法都摊开躺平的,就算他们两个背对背侧躺着,稍稍一动身子,对方的体温也得贴到背上来。

黄少天满肚子的问题想问,但想到叶修方才特意叮嘱,说这鬼只有等他本人睡了之后才会出现,也值得悻悻作罢。

他有些想不明白什么鬼会特意挑这种时机出场,也想象不出叶修一口一个“我解释不清楚你自己看吧……”的情况。不过这些问题在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事——他更想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种环境下住了将近大半年却一声不吭。

真TM洒脱自在,潇洒不羁,他想。这人就是这样,天大的事往肩上一抗,一脚一个坑都不说话,就算累死了,也不过引天为柩,竖剑为碑,自己给自己收尸,多么干净利落。

可如果这样的话,他到底拿他们这群朋友当什么看?

 

他本来以为自己会睡不着,毕竟这种恶劣的环境,他在两年前蓝雨那次露营后就再也体验过。但也许是因为刚才他一直思索些感情色彩乱七糟八的东西,这么一趟下来,大脑里开始传出齿轮卡住的抱怨声来。他不由得缩了缩,靠在叶修的背上,意识逐渐飘忽起来。

 

“咚!”

黄少天是被整个人悬空往下掉的感觉惊醒的,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是在做什么从高空坠落的梦,但那声后脑勺与地面亲密接触的脆响猛地将他拉回了现实。

“嘶……卧槽……”黄少天疼的翻了半转,皱着眉头用手去捂生疼的脑袋,一滚却径直滚到了侧边人的怀里——叶修正一只手肘斜撑在地板上,一只手揉着他自己的肩膀,满脸严肃地盯着他。

“这什么情况这??”黄少天捂着头悲痛地问。

“操。”叶修满脸黑线地爆了个粗口,“我还以为这次是床单,居然把床搬走了。”

 

“果果??”同时,兴欣的二楼包厢处传出了一声惊呼。

唐柔站在电脑前,惊讶地看着屏幕上寒烟柔的尸体。她试图让自己的吃惊显得礼貌些,但却因为难度太大而放弃了。

最近两天陈果的样子都很奇怪,她以为是嘉世的凄惨表现让陈果还是有些难受,便也只在这方面安慰了几句,但今天一大早,陈果却主动提出要下一把竞技场。

唐柔感到奇怪,但也没有违背自己好友的意愿,随机了一个场地,便进入了战斗。她想着还是要手下留情,也就随便地组织着进攻,但没料到,几个回合的交手后,她竟然险些没从连击中脱出身来。

怎么回事?她惊讶万分,不动声色地往旁边的电脑看去,看见的的确是陈果操作着枪炮师没错,而这一瞬间的走神竟又让寒烟柔被激光炮轰了个正着。唐柔顿时打起精神,抛开疑惑,认真地打起来——

但这认真只是暂时的。

唐柔知道自己不是那种会因为外界因素而分神的人,但这次,情况实在是太过诡异。

她当然清楚陈果的水平,远远算不算顶尖,只是个凭着经历和热爱玩下去的玩家,而手速更是这类玩家最初的障碍。可现在,她却明显地感觉逐烟霞的速度与往日判若两人,甚至有的技能都扔了出来,但却因为操作者意识没跟上,而成了假动作一般的幌子。而且那些下意识的操作让唐柔觉得莫名的面熟,熟悉到她到最后根本没法安心打下去,而是恨不得推开桌子站起来,看是不是叶修端走了陈果的键盘,在挑战什么闻声辨位的噩梦级操作。

而最后,她看着寒烟柔最后一滴血被耗尽,却丝毫没感到被激起的斗志。她怔怔地看着陈果,陈果也抬起头看着她,同时把手从键盘上收进怀里,像是怕冷一般地紧紧握在一起,满脸都是糊涂和恐惧。

“果果?”唐柔轻轻叫了一声,“你手——”

她问了一半也呆住了,震惊地盯着那双因攥在一起而显得苍白的手。

不说那分明的骨节,修的短短的指甲,或者是那明显比女性粗糙一些的皮肤……单说那左手无名指上淡淡的戒指痕迹,就让唐柔猛地打了个寒战。

 

那是叶修的手。



————————————————————————

要到战线奇长的考试月了(ಥ _ ಥ)……之后的更新小概率不定期掉落(也可能不掉(喂

评论(35)
热度(241)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