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物缘(中)

长篇注意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

*想不出来合适的副标题好烦啊!!!

*既然你们说可怕那就继续深夜更新吧(魑魅一笑

——————————————————


黄少天难以置信地绕着小小的储物间转了四圈。可这空间就那么点大,一半堆着瓦楞纸盒子,一半就是叶修可怜的生存空间,哪里来藏东西的地方?而且那床虽小,也没可能毫无动静地从门拖走。而且,再说了,两个大老爷们躺在上面,这床哪能就这么被悄无声息地搬走呢??

“……你这是惹上什么东西了?”黄少天一边不甘心地搜索着纸箱子,一边问道,“你的手也是被它弄成那样的?它到底在干嘛?把你的东西全部偷走??这怨气也太重了吧?你是不是上辈子抄了他的家啊!”

叶修盘腿坐在地上,好笑地看着黄少天翻箱倒柜弄得灰尘飞扬,非常礼貌地拿出半张卫生纸蒙住自己的口鼻。“之前王杰希让我看一本书……”叶修闷声说,伸手四下一摸,“啧,书也被顺走了。”

“……”黄少天都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满脸悲悯,“你到底还剩下什么?”

“这身衣服和人。”叶修很干脆地说,“估计再过一晚上哥就得裸奔出门了。”

黄少天听了这话,手上的动作就是一僵,也翻找不下去了,干脆盘着腿和叶修面对面坐下。“你这人能不能有点危机感啊!”他说,他心里毛躁躁得,像是有一只上蹿下跳的松鼠,“王杰希给你看的什么书?驱魔少年?”

“叫什么……《初刻拍案惊奇》?”叶修端着下巴说,“里面有一个故事,说的就是有一个人,千辛万苦攒了八块大银子,打算传给后代,但却在大半夜突然冒出来一个鬼给他说,‘你和这玩意没缘分’,然后就把银子全部拿去给别人了。”

“王杰希的意思是你遇到这个鬼了?”黄少天目瞪口呆,“但这鬼不是窃富济贫吗??你这算富??”

“他只是说和这个比较类似。”叶修无精打采地解释。

“那他说有个卵用!”黄少天说,“那你总得有点打算吧???这些衣食住行就算了,大不了住宾馆去,我就不信他还要把宾馆的床全部搬走了。但你的手怎么办?你最近搞得声势那么大,你别告诉你就真准备在网游里建立新天地了,我不管你打算从哪个队伍复出,但你现在这个样子——”

“果果,你等一下——”

门外突然响起一个慌张的女声,然后是杂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便是几声敲门声。

“叶修……?打扰一下。”女子说。

黄少天还没来得阻止,叶修就回应道:“进来吧,门没锁。”

 

唐柔进来的时候,没料到这狭小的隔间里居然还挤着一个人。那人脸色半是窘迫,半是没消退下去的怒气,身体还僵持在向前倾的姿势,虽然气势汹汹,但半点没有对前方人的压迫力。唐柔隐约觉得这张脸颇为面熟,但全无去细细回忆的念头,她冲到叶修面前,俯视着对方大大方方摆在膝盖上的手,面色瞬间变得煞白,突然她又想起什么,猛地抬起头,惊愕地环顾着空旷了一半的储物间。

“你……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吗?”唐柔想到身后远比她慌乱的陈果,深吸口气,强作镇定地问。

 

“……”

在叶修和黄少天联合把整个波折迷离的故事讲述完后,整个包厢的气氛陷入了一片死寂。唐柔和陈果十分尽力掩饰地两人间的眼神交流,但在最后听完王杰希抓鬼的故事后,她们就放弃了。

“说真的……”陈果无力地说,她仍下意识地藏着自己的手,“如果不是这个故事太长了,我真的怀疑你在骗我们……”

“我也不想这是真的啊。”叶修说,挺诚恳地无奈着,“老板娘你看,这事出有因,就不要从我工资里扣除床和其他家具的费用了呗。”

“现在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吗?”唐柔说,他看着坐在一旁的男人脸色越来越阴沉,心里猜测这绝对是个叶修不急替他急的哥们,“你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吗?”

“有的话哥早去抢BOSS去了。”叶修说,“最近蓝溪阁的战果不错吧?”

叶修说着,冲黄少天昂了昂下巴,似乎有意让这僵成一大坨冰的气氛松动些,但黄少天只是用异常平静的眼神望了他一眼,然后又回到了托着下巴思索的状态。

“可是……叶修,我们总不能真把手剁下来换回来吧……”陈果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老板娘,你先别急啊。”叶修很正常地笑笑,从裤兜里掏出烟盒和打火机,站起身来,“先等王杰希那边的消息吧,毕竟这熟悉这种情况的也只有他了。哎我先出去抽个烟,你们互相认识一下?小唐,这是流木。”

 

叶修转身离去,留下三个人面面相觑,黄少天撑了撑椅子似乎要站起来,但又一挺背把自己摔回了转椅上,整个空间就只剩下转椅旋转干涩的摩擦声,唐柔实在是忍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伸出手。

“寒烟柔。”她说。叶修的介绍让他想起了面前这人的身份,但对方那固执的沉默让她不禁怀疑这是否真的是同一个人。

“……哦,是你啊?”黄少天抬手握了握,不算敷衍,但也绝对没有太多的郑重和诚意,“操作很暴力嘛?不是和叶秋学的……”

他顿了顿,眉毛塌下来半截,又被他很轻佻地挑了回原位。

“对了,你们刚才叫他什么?叶修?我没听错吧?他不可能还没向你们公开他的身份吧?”黄少天问。

唐柔一愣,她不知道她是否有权利向面前这个人揭开谜底,倒不是因为这是个必须保密的机密,而是她觉得,她并不该代替叶修向黄少天揭露他闭口不谈的东西,这是一种对面前人的不尊敬,也是一种如同跳到对方关系中管闲事的越权。

“没事没事,不想说的就算了,反正……额,反正我也习惯了。”黄少天说,“反正这个人就这样,有毛病就自己塞怀里掖着,谁像管他他还说对方耍流氓……哎你说这个人怎么那么筋骨清奇啊?你们也这么觉得吧?其实我一直觉得这病叫中二病延续症啊,有没有人能治治这个毛病啊,再不治,再加上现在这个状态,那个鬼迟早有一天得把他的命都拿走,他自己都不在意好像还想谁替他……啧,靠!”

“恩?”唐柔问。

“算了。”黄少天晃了晃脑袋,似乎是在把刚才的念头全部甩走,“你还是告诉我吧,你们为什么叫他叶修?”

 

叶修抽烟花了将近一个小时,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人呢?”他问唐柔。

“说是出去买生活用品了。”唐柔说。

“没走?”叶修有些奇怪,“常规赛还没完,他倒是闲啊?”

“他出去之前好像在给他们队长打电话。说是下一场比赛翘一次。”唐柔说。

“啧啧啧,这队伍纪律。”叶修咋舌。

 

黄少天回到兴欣网吧的时候已经过了晚上的饭点,叶修再次以看异类的表情目送着他扛着大包小包走了进来。

“你又干嘛?”叶修问,从前台伸出手,从他手上接过几个塑料袋。黄少天把那些袋子扔在一起,然后揉搓起自己被勒得快没知觉的手指。

“我想了一下。”黄少天说,他没去看叶修,“虽然不知道那个鬼会不会那么过分,但要是你去睡宾馆,然后床真的被弄走了那就麻烦了,所以就去买了野营的临时毯子,大不了消失了也不会摔在地上。恩,还有牙刷那些必需用品,我猜你的杯子牙刷毛巾也不在了吧,然后……你们这零食口味都和我们那不一样,差评啊——”

“你这是搞毛呢?”叶修哭笑不得地问。

“老叶,这个时候,你能不能说句——”黄少天往外搁杯子的动作狠了点,砸出咣当一声响,“‘谢谢关心,我很感动’??!”

叶修没说话,他也没抬头,继续把发泄般采购回来的杂物整理成几堆,一边很郁闷地想:这人到底是傲娇还是真的就是容不得别人插手?果然还是绝交了算了??

等他把东西蹲在角落里把东西分好类,挪了挪蹲麻了的脚,正打算扶墙站起来,叶修却跟才反应过来般,突然笑了笑。那笑声像是一声在心口上的闷响,从胸骨间直接闯出来,然后又撞进他的胸腔里,共振般的让人心尖莫名地颤抖起来。

“谢谢关心。”叶修一字一顿地说,没有半点调侃的意思,反倒是真挚得异样,“我很感动。”

 

“……”

叶修沉默地看着黄少天一个迷之脚下拌蒜,要不是倚着墙,肯定就栽进他自己收拾出来的东西里去了。

你让我说的好伐……?叶修无语地想。

 

最后,黄少天努力在那窄小的储物间里面摆下来两张毯子,把叶修轰到另外一边去,然后自己盘腿靠墙坐好,毯子裹住身子,把PAD架好,这架势让叶修想起了通宵看剧的苏沐橙。

“你干嘛?”叶修有点记不到自己问了多少次这个问题。

“帮你盯着啊。”黄少天说,“虽然我没有王杰希的阴阳眼,但说不定能看到你这些东西是怎么失踪的,总得找点线索吧?对了老叶,我说,你是不是想自己组个队伍啊重新回来啊?我看你身边还真有几个不错的苗子,你不珍惜我就要挖墙角了啊!”

“那就劳烦黄大驱魔师了啊。”叶修说着,装模作样地打了个哈欠,“那我先睡了,你看能不能抓到鬼……”

“喂喂喂喂喂!!”黄少天叫到,但看对方居然真的把毯子一卷,背着他躺下去。

“……靠靠靠老叶你是不是男人啊!”黄少天说着,不客气地伸脚踹了踹那卷被子,却看对方只是没精打采地往侧边滚了滚,含糊地哼了两声。他这才想起,叶修已经连着几天被这鬼折腾,不管心再大……恐怕也睡不安详吧。

最近心软的频率略高啊。黄少天担忧地想,然后戴上耳机,点开了视频。

 

“什么鬼这是……”他看着那最近挺热门的剧,越看越摸不着头脑,小声地念叨着。

这是苏沐橙强力在职业选手群上卖安利的日剧,黄少天闲着的时候看了前几集,也觉得不错,便也下载了,等着慢慢看。

虽然这剧的剧情就经常有各类画风突变,但都是在常理的框架内。但不知为何,这一集的剧情是越来越奇怪,本来好好的法律剧,伴随着男主正气凛然地一拍桌子,法庭的门口突然闯出了无数穿着素衣的行人,女主角不知从哪里捧起满满一怀的白日菊,穿着一袭脏兮兮的白袍沉默地前进。而随着镜头拉远,水泥街道不在了,高楼大厦不在了,黄少天莫名其妙地看着一个长长的队伍踏着泥泞的道路,在遍地招摇的白色旗帜间前行。将近好几百人,整个画面却安静无比,唯有旗帜在风中飞舞摩擦的窸窣声,还有隐隐约约梵音的念诵,才提示着他耳机线没断。

怎么回事?

黄少天皱起眉头。他等待着,想着那神经脱线的男主角肯定会突然穿着大红袍从棺材里蹦出来,或者是天降青蛙扑女主脸上,但他就那么看了两分钟,除了那条队伍继续向着深山前进,整个画面毫无动静,还是一片死寂,还是惨淡到将近黑白的色调。他从被子里抽出手,想去点开弹幕看看动静,但才伸出来一半,画面就一转。

镜头直直地对准女主苍白的脸,以及她怀中毫无生气的花束。其他脸被白布笼罩的人接二连三地从她身后走出,然后从摄像机的镜头两侧消失。

又是几分钟的持续。

受不了了受不了了……黄少天烦躁地想,这种单调的拍摄让他背后有些冒冷汗,可想着着日剧一贯以反转为卖点的特色,还是攥着拳头忍耐着。

他不知道过了几分钟,反正,终于等到女主后面的白衣人走了个干净,女主才终于抬手捋了捋头发,闭上眼睛,将她怀里的花束温柔地像镜头递去,透过屏幕,黄少天能看到那将近枯萎的花里面,爬满了蠕动的蛆虫和黑色的腐烂斑纹——

“请祝他安息吧。”女主说。

同时,黄少天感到一只冰冷的小手摸上了他的手背。

 

“啪!!!”

 

黄少天几乎是猛地一甩胳膊,然后睁开了眼睛。

对,睁开了眼睛。

他完全记不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浑身冷汗地醒来时,看到的唯一的光源就是早就摔到地上的PAD,上面日剧里男主和女主正在一如既往地吵架。没有荒芜的山林,没有什么素衣裹身的送葬队伍,更没什么爬满虫子的白日菊。他深深喘了两口气,低头去看自己的右手,看到的先是自己怀里一束白花,再是右手上面搭着一只陷在阴影里的,跟婴儿一般大小的手。

“——”

差一毫秒,他就要惨叫出声了。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冷静——黄少天拼命抑制住自己蹬开被子逃跑的冲动,左手几乎要把被子的棉花攥成球,这肯定是给叶修添乱的那家伙,只要像王杰希一样拿下它……

可要怎么拿下??!

虽然他们之前就一直处于被鬼附身的状态,但说到底,除了王杰希碾压对方那次,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鬼本体啊!!而且更不知道怎么治理他们啊!!

像王杰希那样抓住,然后掐死……?

他感觉到自己的冷汗从鼻梁旁滑到嘴唇旁,后背的衣服也迅速被汗浸湿,他动了动左手,不动声色地动了动已经开始颤抖的左手,然后——

“别动,看你周围。”一个气声说。

黄少天猛地一抖,他先看向叶修,对方还是背对着他躺得好好的。而且那声音也不像是他的音色,反倒是像一个干涸了几天的,孩子的嗓音。

他深吸了一口气,用余光去瞄他的左右。

“……”这一眼差点没让他发疯。

他看到刚才画面里那些披白衣的人,一个挨一个围在他身边。虽然这个储物间连窗户都没开,但他们的衣摆都飞扬在风中,而且都足不挨地。他想起刚才这群家伙掠过镜头的画面……所以他们不是单纯地走出摄影机捕捉范围,而是走出他的视线,走到他背后了??

“别怕,随我来。”那声音说。

 

黄少天大脑将近死机,满脑子空白地任着那双手牵着自己,不明目的地前进。起先,他还能看见门沿和楼梯之类的障碍,还得老老实实地拐弯,但随着他的前进,他面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而不管他怎么像前迈步,都像碰不到任何障碍般。而那浓雾连带着将手的主人也笼罩进去,让他只能看见一双黑漆漆的小手。他试图挣脱,却发现对方紧紧地钳在他的手上,勒得他血管一凸一凸地跳着。

平静。

平静。

平静。

他一遍遍地在心里念叨着,几乎像是拿着碗滚烫的铝水,恨不得直接把平静这念头强行灌进他的脑回路里,最后,他想得脑子生疼,才总算是唤回了稍许的理智。

这鬼要干什么?

刚才那段影像是什么意思?

这鬼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这位……鬼同志?”干脆不做不休,黄少天心一横开了口,“咱们这是要去哪?”

“我们的世界。”他没想到那鬼居然一板一眼地回答了,他的声音不再那么干哑,而更像一个小孩子,脆生生得还透着分可爱,“不要怕,不是找你麻烦。”

“那你们是找叶……叶修麻烦?”黄少天问。

“叶修?你是说那个屠杀了我们很多同胞的人?”鬼问。

卧槽又是那个阴阳师的锅!!!

“……那个是附在他身上的鬼,不是他本人。”黄少天说,顿感头疼万分,反倒也不再那么惊慌失措,“恐怕是你们误会了。”

“你在说什么?”鬼很奇怪地反问,“不是他?他身上全是我们同胞的怨气。”

“那真的不是他啊!”黄少天说,“那是你们曾经屠杀过很多你们同类的鬼附在他身上了——”

“你在说什么?”鬼继续反问,“鬼怎么可能杀鬼?”

“不不不不,我是说,之前有一个杀了很多鬼的人,他死了之后变成了鬼,附在了你们现在折腾的那个人身上……”黄少天努力解释着,“所以他是无辜的,不要污蔑好人啊!”

“听不懂。”鬼用小孩子闹脾气的语气回答,“哎呀,好啦,你干嘛老替他说话啦,不要管他,我们马上就要让他失去一切作为代价了!”

“啥??”黄少天叫到,“我靠等等,你们真的是误会了!话说什么叫让他失去一切啊!你们冷静一点啊!”

“作为屠杀我们同类的代价啊。虽然我们很想让他以性命为补偿,但我们没有权利这么做。”鬼说,“而且就差最后一步了。”

“所以说你们等等啊!!”黄少天被这局势突变搞得又是狂躁又是担忧,“什么最后一步??你们要干嘛??我靠你们把他的手都换了,还要干嘛啊??”

“夺走他最后一件重要的东西。”鬼用负气的声音忿忿地说。

“你们连他那破烂的床都拿走了,到底还有什么可以拿的啊!!肾吗??!”黄少天急躁的都不知道该给这个听不懂的小鬼说啥好,“而且说到底,这是你们同类之间该解决的问题啊!你先听我解释,你们也不想冤枉一个无辜的人——”

“你啊。”小鬼说。

 

————————————————————————————

考试月……恩,为了国奖,安心复习,行踪飘忽,回复时间长,可能长期不冒泡不戳红心蓝手……但你们要相信我爱你们(✿◡‿◡)

*黄少看的日剧是legal high  掏心安利

评论(41)
热度(245)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