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R叶黄】阴阳道番外 你是我的眼

原长篇走这里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中)

————————————————————

*之前说的有点污的脑洞,跟前面剧情只有一点联系

*需要一点点……空间想象力?(

——————————————————

“你在干嘛?”

叶修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见黄少天正扎着马步蹲在梳妆台侧边,下巴贴着桌面,盯着桌面上一团黑黝黝的玩意看。

“哎哎哎,老叶你看,没想到国外也有妖怪哎?”黄少天兴致勃勃地说,“这眼睛好像怪物大学里面那个主角的啊!特别圆!哎我有点想照一张,等等我手机呢……”

自从他们经历完那堆鸡飞狗跳的事件后,虽然阴阳师和女鬼已经离开,但他们还是沾染上了点看见鬼怪的能力。之前那阵子,两人还特容易一惊一乍,往往被同行的人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瞪。后来,他们也习惯了周围的景象,就算一团飘着的鬼魂贴在他们脸上,他们也能目不斜视往前走。

所以,现在,黄少天在发现那只蜷缩在桌上的独眼小怪物时,完全抱着一种观看动物世界的好奇心,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恩?国外的鬼吗?”叶修擦着头发,走到黄少天的对面,“我看——”

他才走到那毛团的背面,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那团毛球背后毛一抖,一双赤色的眼睛唰地睁开,缝似的瞳孔狰狞地望向他,叶修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像有人往他眼睛里塞了一把滚烫的煤渣,疼的他当场猛地往后一退,闭眼前,他看到对面的黄少天也难受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卧槽!”

“靠!”

 

 

“……”

肖时钦看着分别贴着走廊两边前行的黄少天和叶修,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两人都靠在墙上,带着盲人走盲道的架势,抬起巴掌抚摸墙,好像是确定了它在那里,才摸索着缓慢前进。他犹豫了一瞬间,要不要当做什么都没看见扭头走人,但念及到手中的文件紧急,还是走了上去。

“两位……”

“你知道王杰希你在哪吗?”叶修刷地回头,问。

“啊啊啊是肖时钦对吧!你有没有看到王杰希啊!!那死家伙不接我们电话!而且也不在他的房间里!!你看到他了的话叫他过来一下成不成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几乎是狂躁地嚷嚷道,也扭过脑袋看他。

肖时钦心里抖了一下。虽然面前一左一右的家伙头都朝向他,但视线明显是飘忽的,两人的瞳孔都因茫然而放大,看上去……特别的惊悚。

“我今天都没看见过他……”肖时钦说,有种扭头跑掉的冲动,“哦,对了,你们知道陈翻译的房间在哪边吗?”

“这边。”

“这边。”

肖时钦看着两人齐刷刷地抬起右手,一个指向他后方,一个指向他前方,表情有些僵硬。

“等等,你不是指错了吧?”黄少天说,“应该是指反方向啊!我们两现在站得对面,从我视线看出去的右边,该是你那边的左边啊!”

“什么?”叶修问。

“老叶你这方向感真差,你看啊让我给你演示一下,等等我走过来……”黄少天一边说着,一边松开扶墙的手,拖着步子颤颤巍巍朝着叶修走去,“我靠着走廊怎么这么宽——”

“喂!小心!”叶修叫到。

“咚。”

肖时钦眼睁睁看着黄少天一头撞到了墙上。

“你没事吧?”叶修问,向黄少天的方向伸出手,但却只是朝着对方的方向胡乱地抓着,手离对方至少还有半米的距离。

“等等,我还差你大半截,手别动啊,头低点,不对太低了,对准你的手。老叶你的方向感真是堪忧啊!”黄少天倚着墙,朝那边努力地迈了几步,然后同样伸出手,两个人的手就跟被风吹动的枝条,左晃右动,隔了半天,才终于握在一起。

“……”

这是什么秀恩爱的新行为艺术吗??!!肖时钦惊呆了,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对相互依存的盲眼老年人,顿时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你是说,你们现在看到的东西,实际上是对方眼前的东西?就是视野互换了??”被手足无措的肖时钦来的王杰希问,他听完两人的描述,禁不住扶住了额头“你们又惹上什么东西了?”

他觉得有点毛骨悚然,因为他对面两个人都一脸茫然,瞪着双失焦的眼睛,视线不安地在他身体左右晃动,但却无法固定地落到他身上。

“我们怎么知道……”叶修无语凝噎说,“少天,你别动了,就那个角度。”

“完了完了过两天就要打比赛了,这怎么破啊!?”黄少天抓耳挠腮地说,但还是老实地固定住头不动,“总不能让你坐在屏幕前面,我把键盘扯到旁边打吧??会被当做神经病的吧??要不我先不上场,不过队长和你都商量了那么久的战术,我会不会被队长拖黑啊啊啊啊——”

“或者叶修代替谁上场?登陆对方的账号卡,偷偷摸摸把你们电脑的键盘鼠标插头插到对方的主机上。”王杰希理智地建议。

“啧,大眼你真靠谱,那把王不留行的账号卡借哥用用。”叶修伸手,“我没带君莫笑。”

“要不你们考虑一下自己解决这个问题?”习惯了被拉来当外援,还会被压榨劳力的王杰希礼貌地说。

“……老叶,要不我们去找孙翔要一叶之秋的账号卡?”黄少天说,“那个号你用得比较顺手吧?

“好主意,现在打电话吧。”叶修正直地附和。

 

在王杰希帮这两个人查资料的时候,两人经历了一段,相当灾难多端的时间。

他们好不容易说服(威胁)孙翔交出了一叶之秋的账号卡,艰难万分地把比赛给混了过去,甚至不得不利用团队的频道说些譬如“老叶你头往右偏一点!!”“少天你头太靠右了。”之类诡异的发言。但比赛一结束,两人和外国友人握完手,还是立马就吵了起来。

“我靠!!老叶你是不是有少儿多动症啊!!你干嘛一直拧脖子啊!而且眨眼的频率太多了吧我差点错过那个绝好的时机啊!!”黄少天叫到。

“你好意思说我妈??”叶修痛心疾首地说,“我从头到尾都没看到最左边的画面!当然后下意识往左边偏啊!!”

“然后我也会觉得视野太靠左了,会往右靠啊!!”黄少天说“……哎我去这不是恶性循环吗??”

 

全国家队的成员看着自己队的领队和主力队员吵架吵得不可开支,纷纷有种退队的冲动。

 

然而这只是混乱的一小部分。

在就餐的时候,全国家队的人都能欣赏到两位空挥叉子勺子的美景,近距离观察的话,还能看到两人挂着淡然若水的表情,举叉子往下一戳,咣当一声戳在空盘子上。用黄少天悲愤的辩解来说就是:“我看到那沙拉就在我面前,谁想得到那不是我眼前的东西啊啊啊啊啊啊——”

而在商量战术的会议上,黄少天会被叶修强行扯到身边,肩膀挤肩膀,头几乎贴在一起。虽然大家也都明白,只有这样,他们叶领队才能看到自己电脑的屏幕,但不知为什么,他们还是很想点燃手上的鼠标键盘,然后噼里啪啦地砸过去。

好吧,其实这也不算什么了,据某天一直处于魂不附体状态的唐昊称,他一天去上厕所,就看到这两人前胸贴后背站在一个小便池前,叶修把下巴压在黄少天的肩膀上,两只手抓着黄少天的胳膊,而黄少天正在解裤腰带……

唐昊脸都吓白了,二话不说,来的有多么悄无声息,跑得就有多么无声无息。

 

……好吧,其实,叶修只是在辅助黄少天对焦瞄准。

 

叶修和黄少天也近乎是崩溃的,他们已经不想数在这几天里他们撞了几次墙,平地摔了几次,以及碰掉了多少瓶瓶罐罐……最可怕的问题是,他们还不能把自己当瞎子看。

一个清晰的世界就在他们面前,真实,而又完全贴合他们的视网膜,一不留神就会错当成自己真正看到的东西,而只有等到他们伸出手,向那物件摸索去,才会惊醒地反应过来。而这对方来说也是个惊吓,本来好好的吧,突然从视线下方探出个胳膊来,还傻乎乎地朝着空气里抓去,抓了一半又僵硬地停住,很尴尬地收回去……

这情况真太TM诡异了……两人都泪流满面地想。

 

所以,三天后,当王杰希叫住他的时候,叶修真是大大松了一口气。

“大眼,相信我,我很想感激地握住你的手。”王杰希看着叶修侧着身子,对着空气满脸真挚地说,“只不过我真不清楚你人在哪……”

“我在这边。”王杰希面无表情地说,他长吸了口气,尽量平和自己的心态,“我帮你们查了一下,最有效的办法就是……”

 

“你认真的?”叶修听完后,很严肃地问,“我觉得我自己想歪了。”

“应该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王杰希强作镇定地说。

 

 

当天。

晚。

“再不洗澡的话我觉得我要发霉了……”黄少天趴在床上抱怨道,他们被众人给扔进了一个双人间。他抱着枕头沉思了半分钟,还是从床上跳了下去,“不管了不管了我要尝试一下盲人艰难的生活,冲个水就好了,应该不至于在浴室摔吧。哎我的拖鞋呢?叶修你帮我看一下床下面哪里有拖鞋?”

“等等。”叶修应道。

黄少天没动,但他眼前的景物却开始变化,在视野对准床头时,他看见自己的拖鞋随意地摆在床头柜下。

“停停停停我看到了。”黄少天叫到,攀着床的边缘,小心翼翼地挪到拖鞋的旁边。

“反了,右脚那只在你左边。”叶修说。

“哦?哦。”黄少天说,拿脚扒拉了一下,登上拖鞋,“不管了我要洗澡去了!老叶你要不早点睡吧?你一闭眼,我当自己是个瞎子说不定还轻松点。”

“你还真要洗?”叶修说,“要不我帮你盯着?”

“……”黄少天哽了一下,“你变态啊?”

“第一,我又看不到。”叶修无奈地说,“第二,我又不是没看过,第三,你就当我是个镜子呗?不然我还真怕你摔进马桶里,你不心疼自己可以,但承受视觉冲击的是我好吗?”

“滚滚滚滚滚滚——”

“第四,”叶修说,语调一转,有些耐人寻味的味道,“你觉得,我从你一人称视角看你洗澡……睡得着?”

 

AO3走这里~记得点proceed哦~


———————————————————————————


全文百度网盘走这里


评论(36)
热度(330)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