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物缘(下)

长篇注意,链接走下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中)

R番外 你是我的眼

——————————————————————————


“……”黄少天哽了一下,顿时觉得心里千万草泥马啼叫着冲刺过去,大好的恐怖气氛全被这句甜腻恶心的话给弄没了,“……你和王杰希一伙的是吧?!”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按了一下额头,多亏这插科打诨一般乱来的对话,他冷静了不少,趁机让脑内开始迅速地运转起来。

这鬼刚才那句话是指的谁?

按这鬼糊涂的尿性来看,他谈的应该是阴阳师和那个女鬼,他和叶修本来就是个替罪羊。而且再说了,他对叶修来说很重要……?这句话不管用什么语气说出来都会让他起一声鸡皮疙瘩好吗?真要说重要的话,重要的刷副本小帮手吗??

那所谓的夺走是指什么?

夺走生命?他想着想着猛地打了个寒战,但转念又想起这小鬼方才说的,他们是不能害人性命的。那难道还是俗套至极的什么失忆或是反目为仇?不过,姑且不论这小鬼要干什么,他该做什么才能阻止这群眼瞎的家伙乱来??

“你们要干嘛?”黄少天紧绷绷地问。

“不要紧张。”小孩子的声音轻轻巧巧地说,“就是帮你把戒指摘下来。”

仿佛是响应他的说法,那小孩的手缓慢覆上他的手背,摩挲着他无名指上的指环。对方粗糙如干柴,又冰冷似冰块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他又挣扎了一下,但手仍是像被烂泥裹进去了般,根本抽不回来。

“你舍不得?”小鬼问。

舍不得你大爷啊!我怕鬼成不!!黄少天暴躁地想,眼睁睁看着对方真的曲起手指,去取他无名指上的戒指。他再度狠命地甩了甩手,但感觉就自己的胳膊抖了抖,待振动传进那团模糊的雾中,便什么力道也没剩下。

“你何必呢?”小鬼幽幽地说。

“这世间还有那么多人,寻寻觅觅,总能找到另外一个的……”

“再说了……断了缘分也轻松,你看那些死了都不得安息的怨灵,全都是被现世里的线给拽着的……飘来飘去,不属于阳世,也在阴间扎不下根……你说这何苦呢……”

这只小鬼的声音慢慢低沉下去,音调从尖尖的童音压低到成年人的中音,然后又一路下降到老年人游丝般的气音,黄少天只觉得自己的意识也被这声音强硬拖着下沉,起初他还强打着精神,继续绞尽脑汁,连蹬带踹的试图挣脱对方,可最后却不可抑制地泛起困来,连脚步都蹒跚起来——

“我们不想强迫你。”那小鬼在最后说,“但你真的确定,这值得吗?”

 

黄少天睁开眼睛,发现自己仿佛是漂浮在一片古街的上空,下方是人来人往的街道,和沿街低矮的建筑,几乎每个建筑屋顶的翼角都向上翘起,木或砖制的房梁没有被腐蚀过的历史沧桑感,反倒是带着家居市侩的平和之气。他第一眼看去,还以为自己被这鬼给扔到了中国古代,但仔细看了看那些人的穿着和建筑上的题字,才发现这是日本。

他小心地动了动,却并没有操纵身体的实感,仿佛就是有人按住他的头,把他强行按进历史的长河里,而他能做的,只是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难道这是要逼他重温两人之前所有不愉快地回忆……?他头疼地想,这招数挑拨情侣是很有效……不过你们能先确定好谁是主角吗!

这么想着,他就看到街道中央开始混乱起来。两个人在街道中央扭在一起,行人迅速地将两人包围到中央,热切地看起热闹来。

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二位主角定是搞得他们鸡犬不宁的家伙。眯着眼仔细一看,也的确就是一个带着乌帽子,穿着狩衣的男子,和一个身着复杂和服的女人。女人正歇斯底里地哭号着,尖叫声几乎要刺破作为旁观客的他,而男人的表情被埋在帽子的阴影下,看不清楚,但按他努力在自己和女人之间拉开距离的姿态来看,也不会是什么愉快的神色。

之后,画面开始一幕幕地跳动,主角都是那两个人,剧情也无非就是花样百出的矛盾纠葛。本来黄少天有心揪出他俩如此执念的原因,但在看了一个套路重复六七遍后,他想起叶修之前有关陪苏沐橙看国产偶像剧的抱怨:这些人翻来覆去折腾自己和对方,真不嫌累啊!

当时他干啥了来着?他好像是回复了一个嘲讽的猫脸过去,然后说:老叶你这就不懂了吧,不愧是联盟第一高龄纯情单身狗,女孩子爱的就是起起伏伏,像你这种没有浪漫细胞的老头子是永远得不到女孩子的喜爱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不知道,叶修一看这话,当即冲坐在旁边的苏沐橙摆了摆手。

“干嘛?”苏沐橙正闲着逛淘宝,看着叶修招呼她,挺乐意地就蹦跶过来了。

“下下场我们打蓝雨对吧?”叶修说,“先给我们未来的对手施加点心理攻势。”

黄少天等了半天,没等到叶修回消息,便跑去刷了下微博,一眼瞟到最上面的更新,嘴里嚼着的薯片都给喷了出来。

苏沐橙:“叶队最帅!!!!我们爱你!!!!”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黄少天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认为这俩是铁打实的一对,不然怎么解释叶修才受到质疑,苏沐橙就屁颠屁颠地跑出来声援呐喊?这难道不是典型的护短?再加上两个人的关系本来就有些含含糊糊的地方,有时坦坦荡荡,有时又像是裹着个巨大的谜团,总而言之就给人一直在爱情的迷惘里漂流的感觉……

 

然而最后,事实证明,两个人就是喜欢合伙逗他罢了。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挨着等待时间过去,虽然剧情已经像是卡带一般来来回回,但还好,他有的是等待的耐心。这个事件中一定有个合理的导火索,才让这两鬼不远万里漂洋过海,也要完成一件事情。

而他的确等到了这个事件点。

 

事件的开端非常符合之前剧情的尿性,男人出去工作,女人在家等候,却迟迟不见男人归来,于是乎开始各种怀疑猜测——可一个夜晚过去了,一个白天又过去了,男人还是没有回来。

接下来,画面开始跳跃,黄少天看着女人四下奔走,敲开别人家的门,恭敬,却又掩饰不住慌乱地询问着什么,而每个被打扰者的反应都十分愕然。

黄少天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他只能看着女人一户一户门地敲开。而伴随着时间流逝,那些人的表现也呈现出一种奇怪的演变趋势。起初,他们莫名其妙地看着女人,哭笑不得地比划指点,随后,有些人开始怜悯地打量她,女主人会拍拍她的肩,满脸都是“一切都会好”的悲哀。而到最后,所有人都开始安慰她,将一些打点得整整齐齐的衣物和食物递给她,一副大发慈悲,要救济她过活的模样。

这是什么鬼?黄少天糊涂了。

同样糊涂的还有那个女人,她先是抹着眼泪去打探自己丈夫的下落,但邻居的态度却越来越奇怪——不是从同情转变为不耐烦,而是从不明情况过渡到怜悯。她回到家,苦苦思索着丈夫的下落,以及邻人古怪的表现,但在突然间,她猛地倒吸了一口气,而在她惊恐抬头的瞬间,她面前的景物骤然剧烈地波动了一下。

“卧槽??”黄少天低低骂出了声。

在她的对面,突然多出来了一张矮矮的桌子,上面摆放着蜡烛和水果盘,一张画风粗糙的画像立在桌上。画面上她的丈夫看向她,眼神如死者一般平和无神。

就像往湖面扔下一块巨石,这些画面被卷进了汹涌的波澜里,黄少天觉得自己就像被丢进了一团搅和着的颜料里,起初还至少能分辨点红蓝黄绿,看到女人疯狂地嘶吼,但最后就只剩下了一团泥泞的灰褐色。他什么都看不清,天旋地转得几乎要呕出来。

“君がいないなら……”(没有你的话……)

他隐约听到那女人在说什么,拼死拼活地寻觅着源头过去,才终于在凌乱的画面间找到了一个还算清晰的身影,那个女人一袭红衣和服,双手举得与肩同高,一把闪闪的长剑架在她自己的喉头——

“喂!!!”黄少天不自觉地吼了出来。

画面又闪烁起来。

 

下一瞬间,他还以为自己回到了现实世界。车水马龙从他身边穿梭而过,汽车喇叭的叫嚣,人肆无忌惮的说话,以及独属于城镇的嗡嗡声在他耳旁打转。而打破他错觉的,是一个从他面前跑过的青年,他穿着连帽衫,贼眉鼠眼地遮住脑袋,要不是黄少天认识这个小青年,他第一反应就是给这猥琐的家伙报警。

不过,他惊讶地认出,那个人是他自己。

“我靠,不是吧……”黄少天自言自语地喃喃道,不知该哭还是笑。

 “哎哎哎,鬼同志们啊,我给你们说啊,你们这招没用啊。”黄少天一边任着自己的视角跟在那急冲冲的青年后漂浮,一边不住嘴地念叨起来,“我知道你们的意图是给我看我和老叶的吵架历史,不过你们放这个有卵用啊!你说你在人家情侣甜甜蜜蜜恩恩爱爱的时候,逼他们回忆一段吵架的历史,还可能让他们翻脸,但我们俩个有不吵的时候吗??还是说你要激发我们的斗志吗?动动脑子好吗亲!还是说你们死太久了已经不懂人间情感了?”

他一边说着,也一边想起来自己穿这套衣服是要干嘛去。

这是叶修叫他帮忙刷副本去那天。

这也不是多久前发生的事,大部分的经过他还记得清楚,也不需要回忆杀来给他提示。不过,以三人称的视角来旁观整个经历,也是种蛮奇怪的体验。

他看着自己路过一家小小的,门口的锅冒出腾腾热气的拉面馆,咽了口口水,却还是结实地裹着脑袋,按着手机导航的线路找去。

他看见自己在嘉世大楼下面呆愣了半分钟,难以置信地看着它对面的小网吧。最后还是稳了稳神智,骂骂咧咧地撞进那家网吧里。

“差评啊!能不能快进啊!”黄少天不满地嘟囔道。当他事后再来看那些被叶修耍的团团转的画面,总有一种恨铁不成钢,想给那个愚蠢上当的自己两个大耳刮子的冲动。特别是当他看到叶修摊开爪子收上网费的那一幕时,顿时油然而生种“我途径千山万水,栽进过千万个坑,然后继续义无反顾地跳进了下一个”……的忧郁感。

“哎哟还真快进了……额这是哪里来着?哦之前霸图主场的全明星啊!”黄少天自言自语,“这还是乱序播放的啊?”

“这是……之前嘉世对决蓝雨的决赛??卧槽这不就是死叶秋把魏老大给打败的那次吗!”

“这好像是上次蓝雨去嘉世那边旅行的那次吧?哈哈哈哈哈当年叶秋的穿衣审美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挺随心地看着,视角有人帮他调整,频道有人帮他切换,黄少天找不出脱出这个场景的办法,倒也平常心地看起来。虽说所有的片段都是两人针锋相对的画面,不是一叶之秋一脚把夜雨声烦踩翻在地,就是两人在QQ群上互喷垃圾话,虽说是让人有点淡淡的羞耻感,不过,他早就在这么多年的磨难中练就一副厚脸皮,把当年被撩到炸毛的自己搁到一旁不看,反倒是闲不住嘴地点评起叶修当年穿着打扮和稚气的表现。

唯一让他不太淡定的回忆,是他被女鬼附身搞夜袭的那段。

“卧槽卧槽卧槽我在干嘛卧槽卧槽卧槽我我我我我——”黄少天完全没脸看了,震惊得都结巴了。尤其在播放那段,他在房间门口哭得梨花带雨,扑进叶修怀里,整个娇弱女子被抛弃般在对方臂弯里蹭蹭蹭蹭的故事时,他觉得自己心肌都在战栗,完全不敢正眼看叶修当时的表情有多暴走……

他一边为叶修居然没一脚踹飞他的友谊点了个赞,一边开启了脑内的深度清理软件,淡定地强迫自己失忆。

 

而回忆还在继续。

那些鬼就像是专程翻箱倒柜,把所有他们争执的琐事全部揪出来,再势在必得地扔到他面前,好像真的指望这样能让他愤怒暴起然后宣布和叶修绝交似得……其间甚至还包括一些短暂得过分的交锋,譬如两人擦肩而过时,凶神恶煞瞪着对方的表现。

这些往事都太细致了,细致到大部分他压根一点印象都没有。他本来自娱自乐地评论着,但看着这些片段没完没了地重播,也慢慢闭了嘴。

他有些焦躁,倒不是看着幼稚的自己犯蠢时的焦虑,而是无厘头的慌。他觉得自己像是在观看一场电影,一场开头平淡普通,但色调和音乐却暗藏玄机的电影。他直觉地预知到导演还藏着一个巨型炸弹,这种不安让他下意识想找点用来分神的活路,哪怕是杂耍着将爆米花抛进嘴里,也比他孤身一人坐在着空荡荡的影院里,什么都干不了更让他安心。

“有完没完了啊……”他嘟囔道,“我真想不出来还有什么事情了,你们放弃吧,与其这么折腾我不如去搞清楚现况怎么样啊?……哎卧槽这个之前看过了吧!!你们还要给我搞重播啊!!”

“喂喂喂你们不是吧??”黄少天大惊,“你们不会是要我看到同意你们为止吧!!”

没人回话。

“狗屁不强迫啊!!”黄少天恼了,“你们这是非法监禁啊!!”

“哎哎哎哎我说你们这群人——啊不你们这群鬼简直脑子有病吧!”看着没人理睬,他干脆心一横决定采取激将法,敞开喉咙嚷起来,反正能听到的都是群鬼,“我告诉你们啊!你们这是无用功你们知道吗!我们情谊深厚情比刚坚,哪是你们这些小伎俩能拆散的!你们觉得这叫吵架是吧!这叫情调——你们懂个屁——”

“真的吗?”一个阴沉的声音在他脑后低低地说。

还真能被激将出来啊……!黄少天吓得差点跳起来,拼命一巴掌把自己回头的冲动给糊到胃下面。这妥妥回头杀的节奏啊!

“真的,再真不过了。”黄少天下定决心不输在气势上。

“你再看看?”那鬼说,“其实,我们都觉得你挺傻的。”

“是是是是是,我也觉得那姑娘挺傻的,家暴到那个地步不分手,丈夫跑了还寻死觅活的,真的挺傻的。”黄少天连火气都冒出不来了,一半是累得,一半是吓得,“不过能不能劳驾你们搞清楚对象……”

“不,我们搞清楚了。”鬼说,“但问题在于,我们发现,如果不让你们一方舍弃你们间的缘分,我们就没办法报复那个阴阳师,而且你们之间的阴缘太深厚了,我们还切不断。虽然让你们背负这个责任有些过分,但这也是我们报复他最后的机会了,要等他心愿了却投胎转世,我们就没有权利再揪住他不放了。”

“那你们就有权利折腾我们?你们报复扯上我们干嘛?”黄少天对这群家伙的逻辑和莫名的执着彻底绝望了。

“别这么说,我们只是帮你认清事实。”鬼说,“你再看看嘛。说不定你就觉得自己傻得不值得了呢?”

说完,黄少天就觉得背后那种凉飕飕的感觉消退了。

看个毛啊,我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情我还不清楚啊。黄少天烦躁地想,而且……谁傻啊!!到现在为止才搞清楚状况的你们智商才堪忧吧!

“说你傻吧,没救了。”他正骂骂咧咧地想着,回忆里的叶修就在烟灰缸里戳灭了半支烟,挺真诚的一脸痛心疾首,说。

“……”要不绝交吧,黄少天也挺真诚地想。

不过他还是无可奈何,一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回忆里的鸡飞狗跳,一边思索起该怎么让那群鬼认清现实。

可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

 

 

小鬼回来时,他已经在看第四遍重播了。

他模模糊糊听到对方尖着嗓子叫他,但他反应了好几秒,才终于从脑子的糨糊里回过神来。

他觉得脑子里的每根神经都在抱怨着跳动,拼凑在一起,就像是一个交通瘫痪的城镇,而全城就只有他一个活着的交警。不管他再怎么上蹿下跳,也不能让堵塞成一团的车辆移动丝毫。他想抬手去揉揉自己的太阳穴,但又发现自己还泡在那摊回忆里,没有实体。

“想通啦?”鬼问。

“挺难受的吧。回想起自己付出那么多,对方都没点回应。”鬼说,“我懂,不过,人总有犯傻的时候,而且……恩,偷偷摸摸告诉你,你的寿命长着呢,虽然年轻时付出的精力价值很高,但之后认清了错误,改过的机会多的是,再说了,只要我们帮你把最后的情丝一斩,你也不用担心什么余情未了啦……”

“是挺傻的。”黄少天突兀地接了一句。

“……”鬼愣了一下,然后喜笑颜开地说,“对嘛!”

一阵浓雾从侧边涌来,将那些回忆给裹了进去。黄少天再次试着抬了抬手,终于感到一种近乎陌生的操纵自己肢体的温暖感,于是他按住了自己抽痛的太阳穴。

“手给我啦。”鬼说。

黄少天继续揉了两把,然后才缓慢地放下手,握拳又松开,折腾了几回合,终于将手伸了过去。

“之后你就直接离开他就好啦。”鬼开开心心地握住那只热烘烘的手,“他很快也会明白事情的情况,聪明的话也不会——”

那鬼正说着,突然见黄少天手掌一翻,径直朝着自己的脑袋抓来。他迟钝地一缩,但还是被拽住了衣领,然后对方蛮横地将他往地上摔去。

“啪!”

这声音跟拍碎一滩果冻似得,搞得黄少天一愣。但好在对方反应奇慢,他也利索地清醒过来,然后抬起脚,估摸着鬼胸脯的位置,一脚跺了上去。他没打过架,但这招放出来他还是觉得有点蠢,感觉跟小学生踩气球似得……

“你干什么啊!!”不过还是有效,鬼吃痛尖叫起来。

黄少天没理它,单膝蹲下。近距离的接触让他第一次看清了那鬼的脸。那是一张如同被泼了石油般的孩子的脸,暗红色的神经从它腐烂的皮肉里暴露出来。要是他平时看到这幕绝对连隔夜吃的饭都吐出来,可现在他顾不了那么多了。他头疼,过多的思索和鬼施加给他的心理暗示让他脑子里像是有个轴承咕噜咕噜地绕圈打转,他现在只想找张床,倒上去就睡得昏天黑地,可他知道自己还必须把一些东西处理掉。

于是他一咬牙,伸手把那恶心的脸给攥在了掌心里。

“疼疼疼疼疼——”鬼尖叫起来。

“把那些东西全部还回去!”黄少天强忍着恶心和不适,恶狠狠地说。

“好好好好!!!”鬼说,“你看你看!!”

黄少天面前出现了一面挺清晰的镜子,里面映出的正是那个小储物间的景物,一堆乱七八糟的杂物正从空中噼里啪啦地掉下去。

“还有他的手。”黄少天手上用力一握,只觉得跟陷进了团烂泥似的。

“好好好!!”鬼毫无原则地嚷嚷,镜子里画面一晃,他看见一双在身体两侧摆动的手闪烁了两下,手腕处肤色的分界线也消失了。

黄少天揣摩了一下这个的真实性,觉得以这群家伙的智商还不足以搞出这么生动的骗局来,便稍稍放松了手上的力道。

“最后一件事,把我弄回去。”他说。

“好好好好……”鬼有气无力地说。黄少天感到一阵寒冷的风从四面八方刮到这个世界里,将浓雾迅速地吹散开来。他终于舒了口气。

“我真的不能理解。”在最后,在那片浓雾和那张恶心的脸快彻底消隐而去前,那鬼轻声说,“你不是都觉得自己挺傻的了吗?”

“对啊。”黄少天说,他回想起刚才片段里一遍一遍剖心掏肺的自己,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一瞬间竟是不知道该嘲笑自己,还是先悲痛地捂住疼的要炸裂的脑袋,“我TM是有多傻,才告诉自己那是友情啊。”

 

 

黄少天慢慢睁开眼,看见两张挤在自己眼睛前的大脸。其中一个是叶修,一个是网吧那长得利索漂亮的姑娘,他觉得自己应该记得起她的名字,但无奈头实在太疼,不想动脑子。两个人的脸色都挺苍白的。

“少天?”隔了半饷,叶修才挺谨慎地开了口。

“不要问我发生了什么,让我歇会……”他有些虚弱地说。

叶修看样子还想开口,可最后还是伸手很轻地碰了下他的额头:“成,你先睡吧,不过别指望我把你抗上床啊。”

“谁指望你啊……”他嘟囔着,蜷缩起身子,闭上眼睛,迅速地睡了过去。

 

唐柔和叶修对视了一眼,都不约而同地长舒了口气。

“吓死哥了。”叶修说,“哥以为要搞出什么‘网瘾少年猝死网吧’事件,老板娘绝对要开了我啊!”

“我看你是吓得不轻啊。”唐柔还有些没从惊吓里缓过来,但看着叶修的表现,实在忍不住狡黠地笑起来,“胳膊都给人家抓青了,还不放手啊。”


————————————————————————————

啦啦啦啦啦大家新年快乐!!!

本来还是想装个逼码点什么2015总结和2016年展望啥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我不太擅长这个……………………

不过还是要说一句:

作为一只学机械的工科狗,看到有人能看自己写的东西真是很开心!!谢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31)
热度(272)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