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归家(中)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中) (下)

四 归家 (上)

R番外 你是我的眼

——————————————————————



之前黄少天还挺体贴地想:王杰希也挺不容易,藏着个驱魔师的身份,佯装自己是正常人,还好心无偿帮他们解决疑难问题,所以,能自己解决的问题就自己动手吧,反正之前自己不完胜了一只小鬼吗?都经历了那么多了,胆子肥了,大不了伸手一个一个捏爆……

“喂?喂?王杰希?你没睡吧?啊你睡了?等等等等你别挂我电话啊我不是来和你夜聊的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听着对面的王杰希语调惺忪,一口要挂电话的语调,也不管他传闻中的起床气了,噼里啪啦地吼了起来,“我和叶秋被一堆死掉的动物给围攻了!!你知不知道这又是哪个门路的鬼啊!话说这该怎么破啊!!??”

“什么?”王杰希就算有起床气,也被黄少天这嗓子给吓没了,“你们怎么了?”

“有一群动物在围攻黄少天的房子。”黄少天开着免提,叶修还算冷静地解释,“狗,猫,鸟,非常疯狂,一只鸟为了撞窗户把脖子都撞断了。”

“周围邻居看不到?”

“应该看不到,这么大的动静,周围连点反应都没有。”黄少天稍许平静了点,“我靠我们不是被拖到什么异空间了吧?”

“你们先别慌,回忆一下之前有没有招惹到什么动物?”王杰希迅速问。

“没有。”两人异口同声。

“确定?”王杰希问,“你们现在本来就是容易招鬼的体质,说不定招惹到什么兽神了。”

“可我这几天除了可能不留神踩死了蚂蚁,真的没有干任何对不起大自然的事啊!”黄少天焦躁地说,“我这几天连蚊子都没打一只啊!”

“加一,而且哪个物种的兽神能把鸟和猫狗全部叫上?太BUG了吧?”叶修问。

“那你们能想出什么可能的原因吗?”王杰希说。

叶修和黄少天神情古怪地对视了一眼,黄少天舔了舔还沾着肉味的嘴唇,叶修也摸了摸嘴。

“我最近收到了一块腊肉,不会和那个有关系吧?”黄少天说,“我承认那个是挺好吃的……”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我认为应该没有直接联系,可能是个巧合。你们最近真的没有人得罪什么东西?”

“没有。”叶修说,“少天你呢?”

“额……”黄少天心里咯噔一下,这份迟疑被叶修迅速抓住了。

“自己的锅自己快背上。”叶修毫不客气地说。

“我……”黄少天心一横,听着外面鸡飞狗跳的动静,有种它们要把房子连着地基给掀起来的糟糕预感,便还是在生存和面子间选择了前者,“其实我也没干什么!就是一个月前揍了一只鬼……”

“……”电话和身边都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你揍了……一只鬼??”王杰希难以置信地反问。

“你揍了一只鬼?”叶修惊讶地重复。

“哈哈哈哈哈我觉得当初事情经过比较复杂鬼畜就没有告诉你……不过这个问题不重要我们还是先解决外面那堆家伙吧。”黄少天移开视线,干巴巴地说。

这事也怪他自己,在好不容易从那个诡异的地方逃出来后,他给叶修的解释,就是他被一群鬼强迫着看阴阳师和女鬼的爱情纠葛,而且还开着循环洗脑模式。最后他都开始打瞌睡了,那群鬼也觉得失败,只得无奈地把他放回来了。

当时叶修就一脸怀疑,他自己也知道这解释不了全部事实——可那他怎么说?那个混球死鬼试图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于是他暴怒地把那鬼按翻在地,还差点把人家的脸捏爆?这都还好,但如果叶修问起他暴怒的原因……他是要说“我不能忍受这群傻叉把你的手夺走”这种豪气的台词,还是“我愿你一世安好”这种文艺的句子呢……………………

算了吧,我还是装傻吧。黄少天忧郁地想

 

“你揍的那个鬼有什么特征?”

“是个小孩子,脸给泼了瓶黑墨水似的,哎不对这个形容不太合适,血腥点说,就跟刚经历过煤矿爆炸似的。”黄少天佯装镇定地给王杰希一边说着,一边猜测叶修那淡定盯着他的眼神是个什么意思,“好像还能召唤出一群在天上飞的鬼,卧槽那天真是吓死我了。”

“那应该是个普通的鬼。”王杰希说,“它的确可能会报复你们,但就算是鬼界也是有规矩的,它们不能无缘故干出这么大声势的事来。你们之前真的没有谁有虐待动物的癖好?”

“老叶你盯着我干嘛?”黄少天憋不住了,“我可是从小热爱大自然小生灵的好学生,怎么可能干过什么残暴的事情。”

“不,我倒觉得你小时候一定是拽着狗尾巴滑雪的那种熊孩子来着……”

“谁熊孩子啊!”黄少天叫到,“真要说的话,老叶你小时候才是那种被狗追着咬的那种小屁孩吧!你小时候肯定特别不讨动物的喜欢——卧槽!!!!!!!”

“怎么……”叶修被这荡气回肠的一声咆哮给吓了一跳,愕然地抬头向黄少天看的方向望去。他骂了一声,立马从地上弹了起来,拽过愣神的黄少天,将他抓到自己身边。

不知何时,储物室里多了一只白色的小狗。

不,用白色来描述它都算是尊重了,就像黄少天先前描述的般,这家伙脏得只让人觉恶心。而它跟骨头被卸掉般,软绵绵地摊在地上,一双眼眶已经裂到侧脸的黑珠子无神地望着他们,要不是它看上去真的死透了,血都淌干了,叶修真怀疑他能看到那双眼睛里滚出血珠子来。

它就这么无声地看着两个人,一股带着死亡气息的苔藓味缓慢地充斥了整个房间,他们只能听到王杰希在电话里“喂喂喂!”的呼喊。

“它?”叶修用气声问,无意识地伸出胳膊想把人揽到身后,但却和对方的胳膊在半空撞在了一块。两人迅速地对视了一眼。

“你干嘛你?”黄少天嘴皮子翻得飞快,压得极地的声音如同开水表面爆开的气泡,他拽着叶修的手臂,有些慌,有些口不择言,也不管叶修能不能听得清楚“我才打完疫苗还有抗体,再被咬一口也没什么关系,你要是被咬了还得去医院,要还是那个医生值班,他非觉得我们是联合去捣乱的不可……”

“你怎么话还这么多……”相较下,叶修还至少算得上镇定,“你不觉得它很奇怪?”

“这件事从头到脚都很奇怪好不好!”黄少天气急败坏地瞪着叶修,又还慌张地时不时瞟那只异常老实的狗,“你是要和什么做的比较?”

“你……”叶修的表情很是奇怪,“觉不觉得它在摇尾巴?”

“摇尾巴??”黄少天压根就没看到那只狗的尾巴,可能是腐烂久了,不知掉哪去了,“你哪只眼睛看到这只狗有尾巴的?!”

“不,你看它的姿势,你就不觉得像是一只狗坐在地上摇尾巴?”

“完全看不出来好吗!!”黄少天叫到,他能看到的就是一只勉强能分辨物种的软体动物,每一眼细看都让他恶心得全身汗毛树立,“老叶你的关注点能不能正常点!我们现在是被围攻了啊!而且还是前后夹击,你说我把那边堵门的箱子摔下去能不能砸死它——”

“等等。”叶修说,他抿着嘴唇,仿佛头疼般地皱起眉头,“我觉得它没有敌意。”

“所以说你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来的??!”。

“你让我想想。”叶修说,说完还真自顾自地陷入了沉思状态。

黄少天不知叶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一时不知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行动,还是等着叶修给个准话,结果就僵在了原地。他能感到自己掌心涔涔的汗水,也能感到叶修手心滚烫的温度。他们还僵持在把对方往自己身后扯的战局上,手箍在对方胳膊上,一副要打起来的样子。

王杰希还在电话里头说着什么,语气越来越焦急,用一副认定他们遇害了的语气叫着他们的名字。那电话掉在他和狗中间,似乎伸脚就能勾住,黄少天吞了口唾沫,再看了眼仍摊在地上“摇尾巴”的死狗,小心翼翼地抬起脚尖,准备来个迅猛如闪电的后钩——

“嗷呜——”

他还没把脚踝探出去,那狗将头偏向了他,龇出一片残破的牙,喉咙里滚出嘶哑的威胁,身子前后摇晃了下,便朝着他缓慢地走了过来。

合着你就是针对我啊!!他顿时泪流满面。

跑?黄少天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躲开,可他们能往哪里跑?房门已经被他们自己堵死了,而且这储物室本来就小,也没点恐怖游戏里用来阻拦BOSS的柜子或障碍物,他们能做的只是在这个直径不到五米的圆里和狗兜圈子。而且——

那只狗明显是冲着他来的,如果他躲开了的话,它会不会攻击叶修?

他想着,用余光瞟了眼还死死瞪着狗的叶修,他的表情已经从先前的困惑转变为难以置信的惊讶,只不过还是半点没惊慌的样子,更没要躲开的打算,反而还拿空闲的手握住了自己的嘴,眉头越皱越死,跟塌方似的堆在眉心里。

“叶秋!!”黄少天嚷到,可对方还是连眼皮都不眨一下。

妈的,这难道是鬼故事里常见的神智脱离?这表情怎么跟商讨6V6布局似得??难不成是被拖到什么诡异的梦境里去了?黄少天越慌越是胡思乱想,心一横,猛地甩开叶修抓着他的手,把外套的长袖裹在手掌外,正准备豁出去直接肉搏的时候,叶修却突然神智复苏,一步跨到他的面前。

 “别闹,它是冲着我来的。”叶修说,“我认识它。”

“啥??”

黄少天还没反应过来,就从侧面看到叶修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然后他俯下身子,用一种很奇怪的嗓音,有些疑惑地叫到:“……小点?”

也不知道是无意还是有意,叶修竟像是在模仿小孩子般,稍稍提高了自己的音调,还给自己的嗓音裹上了层童音的圆润。那语调让黄少天鸡皮疙瘩又窜起了几毫米高。

“咳……”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奇怪,叶修略显局促地咳了一声,重新用自己正常的声音说,“小点?”

那狗已经走到叶修的面前了,在听到叶修的呼唤时,喀拉一声抬起了脖子。

“坐下。”叶修说。

那死狗跟骨架散架般,咵啦一下瘫在地上。

“不准动。”叶修说。

它含糊地应了声,听上去颇像两块骨头在喉咙里摩擦。

而与此同时,外面那些阴森的嚎叫也消失了,只剩下一片与世隔绝般的死寂。

黄少天傻了。

叶修又试探性地在空中挥了挥巴掌,那只狗老老实实地趴在那里,只有眼珠子跟着叶修手掌的动作转着。叶修松了口气,俯身把手机捡起,塞给完全懵逼的黄少天说:“赶紧给大眼打回去,不然他肯定得报警了。”

“……”黄少天捧着手机,愣了老半天才磕磕碰碰地翻起通话记录。一是因为惊魂未定,二是因为……他废了老大的劲,才把“老叶你上辈子是死灵法师吧!!!!”这个愚蠢的感叹句给咽下去。

先打电话先打电话……黄少天强作镇定的想,把决堤一般的问题给堵在脑子里,要不然等王杰希真报警了,明天的头条就得是:“两男子公寓内玩监禁PLAY遇鬼,友人及时报警救援”了……

 

“那是我家以前养的狗。”叶修说,“都该死好五六年了,

现在的局面挺诡异的,两人一狗,围着坐了个圆圈,黄少天挺心虚地往后挪了挪屁股,尽可能地距那只死狗远些。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那狗看叶修的表情和看自己的不太一样,前者是温顺乖巧,后者是龇牙咧嘴,要不是叶修的命令摆在那,她说不定已经冲上来啃了。叶修也没管他,手里提着通话中的手机,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那死机一般的狗。

“你之前虐待过它?”王杰希问。

“哪能啊……”叶修说,“这家伙在我们家就是个宝,威胁说要打它一下,我妈都能提着锅铲过来废了我。”

“那是你们抛弃过它?”

“应该没有吧?是自然老死的。”

“应该?”王杰希追问。

“我不知道。”叶修耸耸肩,“我和它待了不到一年,然后就离开家了。”

“一年?哦,你是去嘉世了吧。”王杰希说,“可总该有什么原因,你再想……”

一年?

不对。黄少天突然想到。

叶修方才说了,这狗该死五六年了,那按照狗常见的七年寿命推回去,那他们就该是十三四年前开始养的宠物,叶修也最多十岁冒头,那时别说嘉世了,连荣耀都没有吧?王杰希压根没注意这个细节,也就随便安了个貌似合理的理由,草草跳过这个不重要的话题。

叶修在这么早的年龄就离开家了?为什么?去了什么外地住宿学校?还是说借宿到别人家里了?是家的问题,还是他的问题?

在现在诡异的场合下,这件事根本就是个题外话,可也不知道为什么,黄少天却猛地好奇起来,心里骚动得像是有几十只蚂蚁凑团在啃咬。

他从没有听叶修透露过他人生的细节,尤其是投身荣耀之前的经历。

在他们这群人心里,叶修就像是一列和过去脱节的火车,鸣着汽笛拉风地一路疾驰,然后还把铁轨跟历史遗物一样围起来。他曾经不在意这些,觉得男人就该不问过去,觉得历史遗留问题就该留给史学家去解决,跟他们毫无关联。可越是到后来,他越是心痒痒的厉害。

他旁敲侧击地问过苏沐橙,但苏沐橙总是笑着拒绝,说她才不会当间谍呢。

他也直白地问过叶修,可得到的结果,要不就毫无关联,要不就没有半点信服力。

两人越是遮掩,他越是焦躁。他想知道那些故事,想翻过那带倒刺的铁丝网,走上被那人抛在身后的铁轨。也许那上面早是杂草丛生,蟋蟀蝗虫在里面蹦跳,说不定还有青蛇潜伏其中,可他一点都不在意。他只想沿着路走下去,直到找到那被荒弃在半路的车厢。在上面,他说不定能找到一个十多岁的孩子,沉睡在茂盛的野花野草中,如同一段不被承认的历史,等待着火车逆行,等待着时间倒流,等待一个能接纳他存在的人出现。

他想知道。

他想知道。

他听着叶修将那零零散散的细节扔出来,就像是从冰天雪地里跑到一个滴着热水水龙头下,滚烫的水滴敲在冻得发青的手掌上,温暖的感觉转瞬即逝,只留下一阵阵酥麻的痒。这让他恨不得直接把热水阀门拧到最大,把人整个笼在冒着蒸汽的热水里。就算是要烫掉他一层皮,他也心甘情愿。

 

“……少天……”

“啊!?”

黄少天一个激灵,从胡思乱想里清醒过来。

“……啊?”叶修偏过头,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干嘛?”

“我刚才好像听到谁叫我名字,你叫我?”黄少天问。

“谁叫你了?”叶修无奈地说,“我刚在给王杰希说,那只狗是先跑去袭击你的,你走神走哪去了?”

“额……哈哈哈哈我就是在想这群动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黄少天打着哈哈,“对了,王杰希怎么说?”

“这说不通。”王杰希说,“黄少天,你不认识这狗吧?”

“我怎么可能认识他十多年前的宠物,再说根本就不是一个地域啊,就算是无意中遇上也没可能啊。”黄少天说。

“那为什么会跑来袭击你?”王杰希听上去很是头疼,“难道……袭击你们的是小型犬?”

“是倒是,可跟小型犬大型犬有什么关系?”黄少天问,“你是不是还要掐算一卦,算算哪个品种的狗跟我五行相冲啊?”

“不会是吉娃娃吧?”

“你怎么知道?”叶修惊讶了。

“……”王杰希又沉默了,这种沉默让黄少天有种极度不详的熟悉感。

“你有没有听说过……”王杰希缓缓地开口,“吉娃娃有一种毛病,叫做争宠?”

 

王杰希挺严肃地说出口,但心里也没当回事,只是作为两人深夜骚扰他的报复。而按照两人一贯的尿性,他估摸着叶修应该会挺深沉地说“看,连只死狗都来和你争宠了,还不快叩谢大恩。”之类的话,而黄少天肯定会“卧槽王杰希你能不能给点靠谱的想法吗,还有叶秋你之前天天抢蓝溪阁的野怪你到底哪点好意思说大恩这个词啊……”地嚷嚷起来,

所以,在对面突然陷入沉默时,王杰希也愣住了。

那种尴尬仿佛是有形的,带着有言说不出的沉重,灌入他的手机里,让他手机都跟浸了水般沉甸甸的,他一时都怀疑那边又出什么状况了。

“喂?”王杰希疑惑地问。

“听到没。”叶修说,他这一开口,那边的气氛顿时松弛了不少。“看在哥这么宠你的份上,赶紧把材料给我。”

“你要不要脸啊!”黄少天叫嚷着,“你算算你在十区待的那一年抢了我们多少材料走!你怎么不先把材料还给我们!”

“我可是帮你们蓝雨刷过记录……”

“大春都给我说了!你收的那个价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好吗!仗着职业选手的身份压榨普通玩家,我和队长都听不下去了!”

“穷困潦倒没办法啊,看不下去给点物资呗。”

“靠靠靠靠靠靠靠老叶你怎么还没有被愤怒的民众群殴致死啊——”

 

两人熟络地吵了起来,话题迅速地偏到了爪洼国,而且大有大打出手的架势。

刚才的尴尬是……错觉吗?王杰希纳闷地想。




评论(54)
热度(254)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