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归家(下(后))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中) (下)

四 归家 (上) (中) (下(前))

R番外 你是我的眼

——————————————————————


黄少天看完了一部电影,那是个没啥亮点的喜剧片,就是看编剧把主角翻来覆去地往尴尬里折腾,他咧嘴笑了几次后,反倒是开始同情起那个永远只能做千斤顶的男主,和他每次都被糗事终结的爱情来。

开始滚动人员名单时,他往叶修的电脑望了眼,对方的副本不过才推进到一半,而叶修麦都没开,就缩在后面划水,一副不上心的模样。黄少天看看表,快十点了。

他又点开了一部美剧,看完后,十一点,叶修那边副本是打完了,不过他又领着一帮人抢野图BOSS去了。

他又看了一集,再一看时间,十二点了。

“我靠老叶你到底是来干嘛的?”黄少天耐不住气,“你不会真的换了身西装来打游戏吧??我们不用先解决一下周围这些问题??”

“走的时候我叫你。”叶修说,他仍是在抢野怪的队伍里做一个水货输出,连点职业选手像样的操作都懒怠拿出手,“没事干啊?”

“我又没带账号卡。刚才我看了张……”黄少天意识到在网吧,迅速地把嗓门压下来,“……佳乐给我推荐的剧,都什么玩意啊!!我都不想说他的审美了!他退役的一年不会就看这些吧?不过这也比你在网游圈子里面乱搞要靠谱点。”

“那你要不要试试散人?”叶修推开键盘,问。

下一秒,叶修就感觉自己连人带旋椅被搡到了一旁,黄少天无比自觉地拱过来,一只胳膊跟护崽似的架在键盘上,顺带用胳膊肘把叶修抵到一旁,另一只手麻利地点开了快捷键设置的界面:“卧槽技能真这么多!!一口气还有点记不下来啊……管他的先试试,拔刀斩,崩山击,影分身,再吃我一记抛沙!!老叶你这武器真BUG啊!连点转换延迟都不带!”

叶修非常无奈地看着一个来偷袭的刺客被突如其来的连击直接打傻,而前方一群人刷刷地将视野转过来,看着一直划水的君莫笑突然兴致勃勃地虐起了普通玩家,而且文字泡从他脑袋上喷涌而出,跟火山爆发似的。

“咳……”叶修打开麦,“号被朋友拿去玩了,你们先打着。”

“额……”脑洞稍大一点的玩家都迅速地脑补出了这个人的身份,“叶神,你这个朋友难道是……黄少?”

“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是黄少天呢兄弟们你们想象力真是太丰富了。他怎么可能跑来给你们打本呢,你们会长应该还付不起聘请他的费用。”有人没用麦,而是在聊天窗口敲的字,被黄少天一眼看到,一大框文字瞬间遮去了他们大半的视线,不过他正打得开心,明显没动脑子去想怎么扯谎,“裂波斩!!上挑!!看剑看剑看剑!!哎小同学你好歹挣扎一下啊!我有的技能没法子用啊!”

“哎老叶BBQ的快捷键是哪个?什么加B吗?”黄少天一边噼里啪啦敲键盘,一边说。

“ctrl+Q。”叶修说。

“滑铲呢?”

“ctrl+H。”

那个刺客听着对方跟辅导教学似的,还一口一个教着快捷键,就算知道对方是职业水准,还是差点没气得七窍流血,但庆幸这个过程挺短暂,还没等他听完全部低级技能,他的血槽就空了。

黄少天玩的兴致高昂,想着只要叶修敢来抢键盘鼠标,他就敢把这把千机伞给扔到对面微草的团里去。可叶修只是看着他笑笑,然后自觉地坐到他原来的电脑上,也点开了什么视频。他抽空看了眼,发现是之前雷霆的比赛。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又跟着一群人跑去蹲点搞PK,叶修突然站起身。

“走了??”黄少天说,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表,凌晨一点,还有点舍不得手上的散人号,“这个点?你是要回宾馆还是干嘛?”

“跟着来,先不要问那么多问题。”叶修说,脸上是一副做出艰难决定的肃穆。

 

他们来到之前那个高档小区,大晚上,小区的门都关死了,只有保安室还亮着灯。

顺带一提,他们这一路上,还是有无数的动物尾随其后。黄少天这下是真的打死不回头了,因为只要他一扭身,就能看到后面跟繁星点缀似的夜空,无数带着绿光的眼睛在街道尽头起起伏伏,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此起彼伏狗爪子落地的抓挠声。他当然不满于自己一个人饱受惊吓,于是抬手在叶修背上一拍,满意地感受到了对方一背的冷汗。

叶修带着他走到保安室前,走上前,敲了敲保安室的门,一个中年大叔睡眼惺忪地走出来。

“不好意思,我忘带门卡了。”叶修说,语气彬彬有礼到令人发指的地步,黄少天顿感异样,“能麻烦您帮忙开下门吗?”

“啊?你是……哦,叶先生啊。”大叔说,“怎么回来这么晚……恩,不对,你们不是全家都去欧洲了吗?怎么回来了?而且你一个人?”

“我朋友出了点事,我才赶回来的。”叶修说,“这么晚打扰您,真是不好意思。”

“没事没事,你也不容易啊。”大叔大大咧咧地说,掏出自己的卡,刷开了大门,“这位是你的朋友?”

“恩,是的。”叶修说,“那谢谢您……”

他替大叔拉住门,很随意地冲黄少天比划了个“请进”的手势。黄少天完全一头雾水,但还是先迈进门里,然后听到叶修很有戏剧性地给自己的话打了个省略号。

“怎么了?”大叔格外贴心地问。

“那个,可以麻烦您一件事吗?”叶修勉强地笑笑。

“怎么了?你说。”

“其实我这次是背着我父母回来的。”叶修说,“这位是我高中时的同学,但我父母不太喜欢他,更一直限制我和他来往,但这次他遭遇的事情真的比较严重,可要是被我父母知道……”

叶修还没说完,那大叔就“啪”一掌拍在叶修肩上,吓得两人都是一僵。

“啊!”那大叔语气里满满都是痛心疾首的味道,“我以前看错你了!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是个对父母俯首是从的人!男人就是要这样!兄弟才是男人的命!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告诉你父母的!”

“哦……哦,那谢谢您。”叶修点点头,然后赶紧拽住目瞪口呆的黄少天,迅速离开了保安室的视线范围。

“先别说话。”叶修悄声对黄少天说。

黄少天悲愤地看着他,觉得自己要被疑惑和因之而起的脑洞给活活憋出内伤来。最后他深吸了几口气,开始四下环顾起这个小区来。虽然已是夜深,大部分的建筑都浸在一片黑墨里,但沿路的路灯排布得格外密集,照出了小区里格外典雅别致的绿化,火红的枫叶裹着层黑纱,沿着整条道一路燃烧,而他们之后是顶多四五层高的建筑,每座的装修都在风格上有些略微的不同,而且,他细细一看,每栋楼下好像还附带了一个车库……

——很明显,这是一个独栋别墅区。

意识到这点就让黄少天更不好了。

开什么玩笑??这地方怎么看都是给什么银行行长,煤矿主或者公司老板住的地方吧??他瞠目结舌地想,叶修曾经住在这种地方?可他身上哪有半点富家公子的纨绔或风度?

他看着叶修在一栋建筑前刹住,端着下巴端详了半天,才一副确认这是自己家的模样,走上前去,同时伸手在裤兜里掏着什么。黄少天没听到料想中钥匙碰撞的脆响,有些疑惑地凑上去,然后看到叶修正熟门熟路地扭着刚掏出来的细铁丝,然后……捅进了锁孔里。

“……”因为受惊吓过度,黄少天一嗓子的咆哮都没嚷出来,只能先两只爪子箍住叶修的手,脸部肌肉抽搐地看着他。

“你干嘛?”叶修问。

“这问题该我问吧?老老老叶你干嘛呢?!”黄少天惊恐得都结巴了。

“先进屋。”叶修大手一挥,“被人看到就不好解释了。”

“什么进屋啊!!?卧槽这是你家吗??”

“是啊,只不过我没钥匙,而且我也没料到家里人去欧洲了。”叶修理直气壮地说,又埋腰捣鼓起来,“打个手电筒,速度。”

“打你妹啊!!”黄少天压低嗓子吼道,一边紧张地东张西望有没有人看到,“老叶你这是在犯罪你知道吗?你到底是要干嘛……哎卧槽那边好像有个人拿着手电筒过来了!!”

“手电筒!”叶修说。

黄少天心近乎坍塌,但看着对方逐渐靠近,还是抖着手从包里拿出手机,把手机几乎裹进袖子里,然后打开了手电筒,叶修挺赞许地看了他眼,然后借着他袖口里射出的光线,迅速地捅了几下,便听到里面咔的一声脆响。

“进去。”叶修低声说,推开门,将黄少天从门缝里一把拽进去。

 

黄少天在室内暖黄色的光线里冷静了快五分钟,才好歹冷静了下来。期间,他就盯着叶修在几个房间里进进出出,有些笨拙地寻找着什么,他听见柜子开开合合的动静和厨房里传出哗啦的水声。

“饮水器给关了,我先烧壶水。”似乎忙完了,叶修说,“你在门口杵着干嘛?进来坐着呗。”

“妈蛋,老叶你这次一定要给我解释清楚。”黄少天阴着脸说,“我靠咱们这是做贼了?话说这到底是谁家?你闯进来干嘛?我们不是去你家找有没有鬼吗?还有……你确定这家没人吧?有人的话我们真得进警察局了!”

“这是我家。”叶修说,“刚才保安不是说了吗,他们都去欧洲了,所以没人。”

“……”黄少天觉得自己脑子都糊了,“等下,我们一件事情一件事情地整理一下,我彻底晕了,这真是你家?你别坑我啊!”

“真是。”叶修说,拉开椅子,跟个被审问的犯人似的坐在餐桌前,老实得黄少天心里直犯嘀咕。

“那你为什么要撬锁??”

“没钥匙啊!”叶修一摊手,理由冠冕堂皇。

“……下一个,刚才你在那个保安那是怎么回事?他明显就是把你当做另外一个人了吧,难道是你弟弟?”

“对啊,”叶修说,“我没房卡也没钥匙,保安不会放我进小区的。”

“可你没必要这么折腾啊?”黄少天说,“就算家里人不在,你也没钥匙,但哪个正常人会选择深更半夜大费周折来撬自家的门?还是说……”

“停停停。”叶修打断了他,这样一问一答实在是太费劲,他想了想,还是自己和盘托出来得爽快,于是说,“算了,我给你从头说吧。”

 

离家出走。

遇到苏家两兄妹。

从挣扎过日,到渐渐有些小小的资金库。

加入嘉世。

 

讲到中途时他停了停,关掉了厨房里的火,本来打算给两人各倒一杯热水,可又看到老妈喝了几年都还没腻的可可粉的罐子,便给对方搅了一杯,给对方推了过去。

黄少天小声嘟囔了一句谢谢,把那个和叶修一模一样的杯子给捂在手心里。

“你继续。”他说。

 

其实也就没剩下什么了,叶修想。

一叶之秋带着嘉世创造辉煌的历史都记载在荣耀史上,唯一被遗漏的,就是苏沐秋刚刚前脚踏上这个舞台,后脚便被现实给卷进了死亡——那时两人都是少年刚得志,聊得都是似锦前程,可一扭头,却又怅惘地发现:世间百态,比起生死,都是小事。

关于这点,他没什么好扩展讲述的。他当年也为此抑郁过,为此咒骂过世界,可这苦难并没有源远流长到现在仍需满怀痛苦地讲出来的地步。反倒是坐在他对面的黄少天,跟怕冷似的抓着杯子,下巴搁在杯沿上,热可可的热气在他面前拉开一张薄薄的纱,看上去竟很是难过。

“喂喂喂,代入感不要这么强啊!”虽然知道这人有时仗义过头,可叶修还是莫名有点负罪感,有意出声破坏气氛。

“代入你妹!我在替苏妹子难过好吗!这么好一个哥哥!”黄少天龇牙咧嘴。

“重色轻友啊喂。”叶修笑,“怎么不替哥难过一下?”

“……”黄少天张张嘴,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按照他们往常的画风去回应。

滚滚滚你这种老变态谁会为你觉得难过啊——这话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恩,我是挺难过的——这话是把心声说出来了,但他说不出口啊。

最近这种卡壳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点?黄少天略有些窘迫地想,忙伪装出很口渴的样子,喝了杯中的可可,不算甜,反倒是带点苦,明显是中年贵妇和文艺青年偏好的味道。

“所以你这么大费周折就是为了悄悄潜入进来?我靠,你不会是打算就算你父母在也撬锁进来吧?你爸妈到底是多凶残啊?”黄少天冷静了点,决定把反抛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回敬对方,“你干嘛突然给我说这么多?老叶你不会是突然孤独寂寞冷了吧?”

“对啊。”叶修说,单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地看向他“为啥呢?”

“……”黄少天被这娴熟的不要脸气得差点没把水咽下去。

他怒冲冲地瞪过去,却撞进对方等待的神色里。叶修坐在他对面,餐桌上暖黄色的灯光将他的轮廓从黑夜里描述出来,然后在他眼睛里点上两点流萤。他就这么平静而期待地看向这边,唯一打破那份静止的是他曲起的右手食指,也不知是紧张还是下意识,它正合着心脏的节拍,无声地敲着桌子的边缘。

为什么呢?

你把你想要的答案给我。

我就把它还原为现实。

黄少天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为什么他能听到叶修在他耳边轻轻低喃?

“我……”他中魔了一般开口。

也不是没可能,也不是没可能……他打气般地给自己念叨着,跟在火锅底捞菜时翻找所有的证据:那些略微超过友情界限的关心,这突兀而无理由的坦诚,以及在小点袭击后越来越多的小动作……虽然说世界上有三大错觉,可总不至于这世上所有的示好都要被归类于自己的YY……

恩?等等,说到小点的话……

“哎卧槽我们是不是把主要任务给忘了!”黄少天一拍桌,从粉红状态挣脱的瞬间,他一时想甩给自己两个巴掌,一个为自己的冲动,一个为自己的关键时候犯怂,“小点呢?”

 “……”叶修脸色可谓风云突变。

 

“关门外了吧?”叶修说。

 “不科学它怎么没有刨门?之前在宾馆的时候它简直是要把门抓烂啊!”黄少天跳起来,一边打着哈哈一边扭头往门口走,满脑子想着怎么给烧煤似的脸降个温。拉开门的瞬间,那冰凉的夜风让他大舒一口气,只不过下一秒,他就呆住了。

外面是黝黑的夜幕没错,但在那漆黑的穹顶之下,有一小块银白色的光团,正飘飘悠悠地朝着这里靠近,在那月晕般混浊的光线中,黄少天看到两个大人的身影,一个瘦削的人像是怀里抱着什么,谈笑着,转眼就走到了花园的开口上。

“怎么了?”叶修看黄少天的反应不对,忙上前,看到那团光球时,也是一愣。他一时想摔上门,但却又没从这两人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敌意,便小心地观察起来。

那两人旁若无人地走上前,他们的对话也一点点清晰起来。黄少天能听到类似于:“那两个孩子肯定特别激动。”“这下总能给他们找事做了。”的话语,以及一声清脆的门铃响。

“来啦!!”一个小孩的声音嚷到,“请问是谁?”

“我们。”一个男人说。

“爸爸妈妈?”那小孩说,“你们怎么现在就回来了……哇!!”

一个小孩子的身形涌进画面里,绕着那瘦削高挑的人蹦蹦跳跳,而那人则弯下腰,把怀里的玩意小心翼翼放到孩子的手里。

“你哥哥呢?”男声问。

“他在楼上——哥哥!!你看爸妈带什么回来了!!”男孩大叫。

“小声点。”男声说。

“这时候就别这样啦。”女声说,“难得让孩子们激动一下嘛。”

“不行。”男声说,“就是你老这样放纵孩子,叶修才会那么自以为是。”

女声没说话。隔会,黄少天就听到一串轻巧的脚步声,随后,另一个孩子的身影也出现在光晕中,他刚出现,手上就被塞了那团东西,虽然这些人的面目都相当模糊,但黄少天还是能感受到那孩子顿时一僵,慌慌张张地抱着那团玩意,手足无措到可爱的地步。

“这是……”叶修惊讶极了,“我家领养小点的时候?”

 

“你爸怎么没打断你的腿?认真的,老叶,要是我是你爹,我可能真得要抽你,太欠揍了吧?你这性格是从小养成的啊!”

“哈哈果然被打了!!”

“其实我觉得你挺喜欢小点的,不过居然禁止它进你的房间,这叫傲娇吧?这叫傲娇吧?老叶你小时候是个傲娇吧?”

叶修有点想捂脸。

在发现这真的是场景回放后,两人为了找出整个事件的线索,也就老实地跟着那团光四处晃悠。它所展示的事件都围绕着小点,而且大都摘录了些和叶修有关的事情。黄少天可能是还没从那阵尴尬里恢复,又想报复刚才的窘况,始终敬业又亢奋地吐槽着叶修的童年。

“哎老叶你还不止一次离家出走!你还真不怕被拐卖了?哈哈哈哈居然是狗把你找出来了,好队友啊!”

“哎这是一个姑娘吧!姑娘想摸摸狗你都不让她摸?老叶你大小就注孤生吧!”

“还有一种可能。”叶修实在有点忍不了,他脸皮再厚,看到自己的童年被翻个底朝天,还是有些不爽,“从小就搞基。”

这句话的效果显著。正在追着光球下楼梯的黄少天听到这话,直接就一个踉跄,险些没从楼梯上摔下去,还好被叶修拽住后衣领给拉了回来。

“老叶你又是什么意思——”黄少天嚷到,作势要回头,叶修眼疾手快地从后面一巴掌夹了他的头,更准确点说,是从后面捧住了他的脸,黄少天猛吸了口气,顿时就不吭声了。

“你就先别说话了。”叶修说,他两只手的大拇指按在黄少天的耳根下面,能感觉到对方颈动脉上急促有力的跳动,“我等你把心理建设做好。”

叶修说完,便把手拿开。黄少天迅速抬手,揉了揉通红的耳垂,冷静了几秒钟,突然地扬起下巴——叶修正站在高他一级楼梯的地方,垂着头看他。黄少天这么一动作,直接就一头撞在他胸膛上,还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他,下颌和脖子几乎拉成了一条优美的弧线,怎么都透着分视死同归的味道。

“你干嘛?”叶修问。

“我觉得我没什么好做心理准备的。”黄少天挑衅地说,“妈的老叶你就是打算逼我先出口是不是??成你怂你羞涩,我这次就让你了反正又不亏什么!那你给我把耳朵掏干净听好了,我——”

“我喜欢你挺久了。”叶修说。

“……”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的?”黄少天面若冰霜地说,只不过这层冰下跟飘在熔浆上似得,被下方的红光映得通红。

“你这个人是不是不会看气氛?”叶修学着他的语气。

“我靠!!你能不能让我说完啊!!”黄少天抓狂地嚷到,“让我顺心地办个事你要死啊!”

“哥给你告白了,还不顺心?要不给你换个句式?”

“……”

“你从哪里学到这些台词的?”黄少天问,“《恋爱经典招式连击100套》?”

“这多不自然。”叶修说,“都是哥想的,爱由心生嘛。”

“……”

 

垃圾话比不过,情话也比不过。黄少天感觉人生有点灰暗。

不过,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

诚实描述地话,他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汽化了,燥热地在身体里奔着雀跃。心脏每收缩膨胀一下,气体的压强也跟着改变,把细微的心悸和躁动扔到全身上下,让他整个人都轻飘飘的。那点郁闷丢进去,几毫秒就化成烟了。

这像什么?就像他为了追逐一个人的身影,昼夜不分地奔跑,而等他最后终于能碰到对方的衣角,以为再加把劲就能抓住那人,那人却突然转身,敞开双臂,将他与他一路上积攒的心声和疲惫,统统给揽进了怀里。

 

“我们还是追光球去吧。”黄少天镇定地建议,“都这么久了,它跑哪去了?错过什么关键剧情就麻烦了。”

“我好像看见它往我房间去了。”叶修笑笑,“先过去看看。”

 

两人在走过去前,就看见有光线从半掩着的门里漏出来。他们拉开门,看见那光团正在叶修的床边飘荡,而回忆里只有小点一只狗,它跟熟睡般地趴在那,一动不动。

“它在干嘛?”黄少天问。

“不知道。”叶修问,“它应该不会进我房间才对。”

“说不定它经常趁着你不在溜进来呢?”黄少天说,“不过这次好奇怪啊,我们刚才是错过了什么吧?怎么现在就让我们看它睡觉?卧槽要是错过重要剧情怎么破?那狗不会真跟你一辈子吧……”

“先别说话,外面有声音。”叶修说。

“小点?小点?”一个女人焦急地叫着,比起刚才好像苍老了些。

“叶秋,你最后一次看到它是什么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说。

“昨天晚上。”那个有些类似叶修声音的人说,“它最近几天都不怎么吃东西,昨天我好不容易让它吃了点,但之后就一直找不到它了……”

“不会是跑出去了吧?”中年男人说。

“不太可能,最近它连散步都不去。”叶秋说。

“可房子里找遍了都没有啊!!”女人焦躁地叫着,“它能跑哪里去啊!”

“真的找完了吗?”中年男人说。

“找完了……不对。”叶秋说,“哥的房间我还没去过。”

“去看看。”中年男人说。

在说话声逐渐靠近时,黄少天差点四下环顾搜寻藏身的地点,但很快又想起来,这只是以前记忆的回放罢了。

“门没关??啊!小点!妈,小点真的在这里!”房门被推开,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影冲进光团里,他伸手去抱躺在地上的狗,却在碰到狗的时候,猛地僵住了。

“真是的!吓死我了!”女人叫着,也跑进画面里,跪在地上,“乖乖你真是的,跑到这里来干嘛……叶秋?你怎么了?”

“妈……”叶秋的声音有些颤抖,“小点它……”

 

“啪!”

伴随着一声肥皂泡爆炸的响声,那团光球突然炸成了无数的碎片,残渣在黑暗里闪烁了两下,便无声地融进了黑暗里。

“我靠!”突然的黑暗让黄少天叫了出来,刚才他们为了更好地看清光球里的景象,把房子里的灯全部按灭了,“手机手机手机……哦找到了,老叶你按下灯。”

“等等。”叶修说,借着黄少天手机的手电筒,找到了开关,随手按了下去。

“卧槽!!!”黄少天又骂了一嗓子。

他贴着刚才光球在的位置蹲在地上,灯光亮起的瞬间,他惊恐地发现一只死狗正站在他面前,几乎是鼻子贴鼻子,还仇大苦深地冲他龇牙咧嘴,他连忙起身退后几步,和它拉开了距离。

“小点,停。”叶修说。

小点看似颇不情愿,继续瞪了黄少天几眼,才把视线挪到自己的主人身上。

“你要我做什么?”叶修问。

小点垂下头,缓慢地转过身去,跌撞着地走了几步,来到刚才它躺的地方,以同样的姿态蜷缩起来,然后就不动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比之前更浓郁的死亡气息突然充满了整个房间,但这次黄少天不再觉得恶心想吐,他只是……突然有些心痛。

这只狗,在叶修离开家将近六年后,将这里选为了自己生命终结的场所。黄少天想。

“叶修,它……”黄少天哑着嗓子说。

“我知道。”叶修低声说,他在小点身边蹲下,第一次,伸手摸了摸这只肉体都快腐烂的家伙,可它已经不再动弹了,就那么冰冷地倒在那里,像是一场至死不渝的等待,等待着这个早就抛下家庭而去的主人的归来。

可惜的是,它没有等到。

“我知道我欠它什么了。”叶修将小点的尸体抱起,苦笑着说,“我没有送它最后一程啊。”

 

黄少天沉默地跟着叶修走到后花园,看着叶修把小点平放在土上,点了支烟,四处搜寻了会,拿了把花铲出来,可又拿着那铲子思考了半秒,又折回去,再拿了把铲子出来。

“埋这没问题吗?”黄少天问,“万一被你家人种花啥的给挖出来,那不是吓死他们?而且你为什么一开始只拿一把铲子”

“应该没事,好像就我俩看得到它。”叶修说,将一把铲子递给黄少天“本来我打算一个人挖,但你肯定不让吧?”

“废话,你一个人要挖到何年何月去。”黄少天说。

两个人各把自己的袖子一挽,便找了个空地蹲下了。叶修估摸着那铲子在土上画了个范围,便一铲子下去了。

“可我们这样挖土不会被发现吗?”黄少天问,“可能他们是看不到尸体,但这土被翻开过总能看到吧?”

“呵呵,你看这花园,像有人打理的样子吗。”叶修说,“要是有,咱么也不至于能找到这么块空地。”

“成。”黄少天说。

不再有人说话。他们一铲子一铲子地挖下去,渐渐出了一身的汗。黄少天脱下普通的运动外套,而叶修也把西装外衣给扔到了一旁,穿着白衬衫和黑皮鞋,跟个民工似得扎在土地上劳动,看上去有点滑稽,但也有些矛盾着的伤感。

期间黄少天脚麻了好几次,颤颤巍巍地站起来,倒吸气的声音都在打抖。叶修休息的频率比他低点,但一站起来,就跟骨质疏松的老年人一样,弯着膝盖,迈步都需要用手扳着骨节才动得了。

不知忙活了多久,他们终于挖开了一个小小的坑,叶修抱过小点,小心翼翼地将它放了进去。

“把土铲回去吧。”叶修说。

“你就不说点什么?”黄少天问。

“没什么好说的。”叶修说。

“虽然你已经在死后装鬼出来跑了一遭,但还是……祝你安息吧。”叶修想了想,还是开口道,“还有,之后就别来骚扰那边那位了,一家人,都是你的主人。”

要不是考虑到场面的肃穆,黄少天差点没把一铲子土抛到叶修脸上。

 

两人先还是用铲子,一点点地往回舀土,最后叶修嫌慢,干脆上手一抓一抓都往里捧,黄少天也迅速地效仿起来。而结果就是,等一切都搞定了,两人都跟刚从煤矿里出来似得,别说身上了,连脸上都是擦汗时抹上去的泥。

“你们家有换洗的衣服吗?”黄少天打量了下自己的状况,“我们这样子走出去也太可疑了点吧?那个保安分分钟钟怀疑我们究竟干嘛去了的节奏啊!挖了别人家埋的宝藏吗?”

“或者野战?”

“……”黄少天一脸“你在逗我?”的暴走表情。

“可以暂时拿我弟的衣服,大不了我给他留个条子,为了不让爸妈把他当出气筒,他是不会告密的。”叶修说。

“行行行。”黄少天也顾不上客气了,“老叶能再借你家洗个澡吗?我觉得我现在闻起来像刚干完活的民工,而且可以顺便把衣服给换了。”

“行,反正我爸妈发现不了。”叶修说,“不过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没解决。”

“还有什么问题?你不是说你家人不怎么管这个花园吗?”黄少天站起来,左右打量着那个填好的坑,是有些轻微的凸起,但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你是不是没给我回复?”叶修问。

 


评论(36)
热度(298)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