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阴阳错(上)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中) (下)

四 归家 (上) (中) (下(前)) (下(后))

R番外 你是我的眼

————————————————————————

“什么回复?”黄少天愣了愣,“我们之前说什么了吗……?啊。”

他反应过来,一时无语凝噎不知该怎么吐槽,想说叶修画风转换得太快,可那人脸上还残留着点埋葬过往的伤感,和一点想把这些陈事重新抛下的坚定。这幕看得黄少天一时有点愣神,叶修看着这时机正好,巴掌一伸,朝着黄少天的头摸来。

“我靠,你这人有毛病吧?一手泥巴拿开拿开!!”黄少天一边竭力躲开叶修,一边用打量神经病的眼神上下看了叶修几眼,“之前打断我说话的是谁啊是谁啊?现在后悔了?我告诉你啊老叶,晚了!”

“同志你这是吃霸王餐不给钱啊!”

“老叶你还敢自称霸王餐!!给钱都不带有人想吃的好吗!!我——卧槽你不要把泥巴往我脖子上抹!!!”

两人扭打了半天,犹如化身本领高强的粉刷匠,看到哪里有分干净的皮肤,就啪叽一掌拍上去,最后愣是搞得两人连头发带脖子都沾满了泥,才在清晨的微光里悻悻地停手。

“好了好了……我先去我弟房间里给你翻套衣服。”叶修哭笑不得地说,推开落地窗走进房里,然后表情很微妙地扭曲了下。黄少天抬头去望,发现叶修走一步,就在那洁白如洗的大理石地板上扑簌簌地抖下一片土。

“先换衣服,等会再说。”叶修估量了一下身上的灰土量,忧伤地说。

 

黄少天接过那套正装的时候心抖了一下。他自认不是什么贫困阶级,他要是挥霍,他的工资也够他享受不少的奢侈品,可这正装的牌子……他倒是在和喻文州一起挑选庆功宴的正装时看到过,不过被这私人定制的昂贵吓得吐槽了几句就跳过去了。

简直豪得毫无人性,这种“不知道为什么这么贵,反正我穿上走路带风”的衣服的存在意义到底是什么……黄少天盯着那小小的标签发愣,还想拒绝一下,结果被叶修一句“自家人的东西,随便拿。”给堵了回去。

他匆匆洗了个澡,有些惊讶地发现腿上被咬伤的地方竟然完全恢复了,一时都不知道狂犬疫苗余下的那几针还要不要打。可转念一想,还是觉得,为了不让自己死于神经癫狂的疯狗状态,跑几趟医院也不算事。

他出来的时候,楼上的水声还哗啦啦地响着。黄少天看看地上痕迹清晰的泥渍,想着反正自己闲来无事,便东翻西找拿了个吸尘器,开始销赃灭迹。

叶修洗完澡出来,看到就是黄少天站在靠近庭院的落地窗旁,穿一身熨得毫无褶皱的高级正装,却是随便地把衬衫下摆扔到腰带外,半弓着腰,挺认真地清理着一个花瓶下面的灰尘。他们为干掉这鬼闹腾了一晚上,现在也是清晨了,黄少天就站在被枝干切割成一条一条的晨光里,光斑沿着他鼻梁一个一个地跳过去。这模样,虽然距那些俗气比喻里的什么天使下凡倒还差得远,但却带着分久违的,家的味道。

“哎哎哎老叶你洗完了,我想到一个特别蛋疼的问题啊!”黄少天看见叶修,说,“我靠我突然想起来我昨天是穿运动鞋来的啊!!难道我要运动鞋配西装一路回去?”

“有什么问题吗?”叶修问。

“问题大了!!”黄少天叫到,“老叶你敢不敢更没有点审美?你不用维持形象倒好,要是粉丝看到我这不伦不类的打扮,简直是掉价啊!”

“你这全世界都认识你的自信是哪来的……”

“这叫形象!!形象啊老叶你懂不懂!好歹也是公众人物啊!你有没有听说过女为悦己者容啊,如果撞到粉丝了,就得让他看到最好的一面!这是蓝雨的基本要求……”

“可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叶修上下看了黄少天一眼,打断说。

“你觉得挺好的有卵用啊!老叶你的审美水平在大众水平线之下啊你知道吗!”黄少天叫到。

“你不是说女为悦己者容吗?”叶修说。

“……”

黄少天反应了一秒,动作又是一滞,吹眉瞪眼地看向讲情话不脸红的叶修。

“我靠老叶你这技能点是天生的还是后天练的啊!!你不会是在中二病时期天天对着镜子练习意淫这类的台词吧??……等等这样想有点可怕,怪不得你这么自恋,原来你小时候天天对着自己告白……”

“你都想哪去了?”叶修无语,“那要不我先出去帮你买身休闲装?顺便把早餐买了。”

“没关系吧?保安会不会看出来?”黄少天问,他刚才也只是顺口嚷嚷,“再怎么说,你和你弟的区别也太大了,多走几个来回被认出来岂不是完蛋?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在意。”

“没事,我弟什么性格我还不清楚。”叶修摆摆手,走到门口,一边拧门把手一边回头说,“清洁交给你了……”

“砰!”

黄少天抬起头,看着叶修镇定地摔上门,一副“我开门方式不对”的表情。

“你干嘛?你别告诉我保安叫警察围堵我们了?”黄少天警惕地问。

“倒不是……”叶修端起下巴,“我们应该是解决了这只鬼吧?”

“应该吧?我腿上的伤口都好了……我靠外面不会还是那群死动物吧??”黄少天大惊。

“只有一只。”

“不是吧?”黄少天皱起眉头,甩下吸尘器,几步跳到门口,趴在猫眼上望,的确是看到门口模模糊糊一团矮小的东西,“老叶你到底得罪了几只动物?话说这次是什么动物?”

 “这锅我恐怕接不了啊。”叶修说,“好像是你之前提到的拉布拉多。”

“啊?”黄少天一愣,“老叶你是想说这是我的锅?可我之前没得罪过什么拉布拉多啊!话说我都记不得我到底是在哪里见过它了!难道是我小时候拽过它的尾巴?可这算账也太远了吧!”

“要不你看一眼?”叶修也是不太拿得准,“它应该没有要攻击的意思。”

黄少天狐疑地趴到门沿旁,感觉到叶修挤在自己身边,便埋了埋脑袋,让对方把下巴搁在自己头上,然后拉开了门。果不其然,他看见一只死气沉沉的狗端正地坐在门口,身上的毛秃了一大块,露出腐朽成黑色的骨肉,眼眶里一片浑浊的深褐色。它的脸正对着大门,纹丝不动。

“我觉得我们现在需要一个狗语翻译。”叶修揉揉太阳穴。

“……”

“少天?”

“靠,我还是觉得我在哪里看到过这家伙……”黄少天说,“而且还是在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上见过它,应该不是邻居家的宠物之类的玩意,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死活记不起来……”

黄少天正自言自语地念叨着,那只狗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缓慢地将狗头朝着门缝的方向看来,露出满满一眼眶蓝盈莹的冷光来,而且,不知为何,那眼睛竟像是昆虫的复眼,光球呈网纹向外扩散,黄少天一眼看去,竟莫名有种摔进迷宫的迷糊感。

那光诡异得瘆人,黄少天下意识觉得不对,当即把叶修往后一搡,想先关门为妙,可等他合上门,想和叶修谈谈情况,可他刚一回头,就“嗷”一嗓子吼出来了。

 

叶修人没了。

 

更准确的说,是叶修的身子没了。

黄少天瞠目结舌地看着叶修那身西装有棱有角地漂浮在空中,那些弧度都明确地说明人就在那里,可他的头,手,以及所有理应暴露在空气里的部分都蒸发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啊!!老叶??!”他惊悚地叫道。

没有回响,但他看到那身西装轻微地动了动。

“叶修??”黄少天说。

依然是没得到回应。黄少天咽了口唾沫,他一时不知道这是里世界的怪物,还是叶修中了什么魔。愣了愣还是伸手去摸那身西装,然后在在衣服的胳膊上摸到了布料被血肉撑起来的手感。

“妈蛋这又是什么个事啊!这事件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点啊!!”黄少天念叨着,有些紧张地沿着对方肩膀向上,然后……在领子的上面,摸到了一手的空气。

他惊诧地看着自己的手掌悬在叶修领子上方,而如果对方是正常的话,他这样就算是手刃切断了叶修的脖子。而叶修西装袖口也伸在他的下巴下方,像在跟他确认同样的事情。

 

“我靠这到底是个什么事啊??而且人看到不到就算了,为什么声音也听不到?我还碰不到你的身子!!这那狗是什么来历啊!!话说是只有我们两个看互相是这样吗??如果其他人看我们也是这样,那我们出门岂不是要被当做鬼抓起来??”

两人迅速发现互相都陷入了一种诡异的隐身状态,不仅看不到碰触不到对方的肢体,连对方的声音都捕捉不到。不过这类扑朔迷离的事情经历多了,两人迅速镇定下来,黄少天翻出包里的手机,打了串字递到那身西装面前,而一股无形的力把手机拿走,给他回复了句话,又把手机还给他。

好不容易是交流上了,可这样太缺乏效率,最后叶修跑到了叶秋的房间,轻轻松松地猜出电脑开机密码,然后两人用QQ交流起来。

“要不你出门试试?”

“试你大爷!你怎么不出去看看!!等等老叶先这样,我给你发张自拍,你看看能不能看到我人……”黄少天说,拿起手机很随便地给自己闪了张,然后发送到叶修的QQ上,“能不能看得到?”

“不能,我只能看到你的衣服。”叶修为了对话进展速度,尽可能缩短了话语,但黄少天毫无此方面的自觉,仍然用大段的文字进行着轰炸。

“靠靠靠敢不敢更吓人啊!!”黄少天在后面加了一大串暴躁捶桌的表情,“等下我把这照片发给王杰希看看,如果他也只看到头的话……我已经不知道我该怎么出门了!头裹丝袜吗??”

“哥可以顺便帮你打个110……”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正在通讯录里翻王杰希的聊天记录,突然想到什么。

“哎不对不对,要不我们两个合照一张?”黄少天说,同时就跑到了叶修身边,拽住叶修一只胳膊,举起手机,“万一这只是我们其中一个人的问题怎么办?假如我是正常的,但你的身子被神隐了,但我俩一起走出去,我会被当成从阴间跑出来溜鬼的吧?”

“老叶你看得到屏幕不?话说老叶你这种人应该没自拍过吧?你会不会照啊……啊操反正你也听不到,管你的我照了啊!一二三茄子——”

“那我先发给王杰希看看。”黄少天在QQ敲字,然后随手把那张照片给王杰希。

 

王杰希刚起床不久,正一边在手机里确定今日的任务,一边刷着牙,看到黄少天的QQ消息,也就顺手点开来——

“噗——”

那是一张照片,叶修和黄少天两人的自拍:叶修面无表情,眼神投去的位置明显不对,一看就是没自拍的经验,而黄少天则表情很正常地看向屏幕。两人的头几乎是贴在一起,亲密得如同正在秀恩爱的小情侣……更要命的是,两人身上还穿着格外高档正经的白衬衣黑外套,而黄少天抓着叶修胳膊的手指上,明晃晃地亮出了那只老旧的戒指……

王杰希头疼地看着喷到镜子上的牙膏泡,为了保护眼睛,干脆利索把屏幕扣到洗漱台上。

这是什么个意思?王杰希忧伤地想,出柜宣言??

 

所幸王杰希还是没一了百了地拖黑黄少天,而是提着心尖看完了事件的整个经过,也加了黄少天临时建立的讨论组。他是彻底被两人身上层出不穷的幺蛾子搞得头晕,只能感叹鬼的时代也在飞速发展,很无头绪地给他们分析了几句,都被叶修无情地吐槽了。

虽然最后也没搞清楚情况,但知道王杰希能看到两人的身子,黄少天这才敢拉着叶修出门,也来不及管运动鞋配西装的异样,只想赶紧先找到那只拉布拉多,把和它的私人恩怨好好了结一下。

可等他们跨出大门,那狗已经不知跑哪去了,只留下地面上一团黑乎乎的印子,是它刚才端坐的位置。

“靠靠靠靠这又要怎么办啊!”黄少天被这堆事件的连环轰炸搞得一个头两个大,叽哩咕噜地抱怨,却又想起叶修听不到,还是只能在手机屏幕上敲字,“接下来我们怎么办?去王杰希那里?可我记得王杰希下场是要打轮回啊,这时候去骚扰他会不会太不好了,要不然去你那?那两个姑娘至少知道我们撞鬼的情况,不会把我们当成神经病扔出来……”

“你最近没比赛?”叶修拿过他的手机,回复道。

“有啊,还是打霸图来着,但我总觉得又被一只鬼缠着不太安心啊!”黄少天说,按照他们这一路撞鬼的顺序,真是一只比一只古怪,“先回兴欣那边看看?我记得我最开始是在那边机场看到这家伙的,说不定还是你的锅呢。”

“等等等等等等!!!我记得和我们一起上飞机的只有小点啊!它又是怎么过来的??”黄少天在手机上抓狂地打字,“总不会是飞过来的吧?”

“……还是先回去看看吧。”叶修说,他在这类事件前,也是个手足无措的正常人。

 

他们回兴欣的一路顺风顺水,没遇上一个岔子,可黄少天一路上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生怕从镇定的人群里蹦出个通灵的孩子,指着两人尖叫:“鬼啊啊啊啊啊!”。要是撞上这种情况,黄少天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可还好,王杰希那种深藏不露的道士终究还是少数。

等两人上了飞机,还没等飞机离开地面,情绪大起大落,又忙了一晚上体力活的黄少天一闭眼就睡了过去,直到一个小孩被飞机颠簸吓得嚎啕大哭,不情愿地醒来,才发现自己和叶修歪到一块去了,刚好,两人的脑袋碰触不到对方的头,便都舒舒坦坦地枕着对方的肩膀。

这样也挺方便的……黄少天迷迷糊糊地想,不过试想一下旁人看到的画面,两个大活人的头完美地重叠在一起,那肯定是特别惊悚……

想到这里,黄少天猛地一个激灵,顿时就清醒了。

妈的这画面被空姐看到还不紧急迫降到寺庙驱邪啊!!!

他刷地一下把头甩正,动作之利索,跟打瞌睡时被点名的中学生似得,这动作的幅度大了点,叶修也被惊醒了。叶修还没来得及掏纸笔问黄少天又在犯什么神经,就听到座位后面,几个姑娘叽叽咕咕地交流着。

“我真的看到了!!!”一个姑娘的声音里都带着哭腔,“他他他们两个的头都叠在一起了,我绝对没骗人!!”

“看花眼了吧你?”另一个笑着说,“第一次穿空姐服,紧张啦?”

“我真的没有骗人——”

叶修这才反应过来,不由手心里都捏了把汗。旁边黄少天也吓得够呛,下意识往叶修脸上瞄,却还是只能看到一个空荡荡的领口,顺着望下去,就是一团漆黑。

他小声“啧”了一声。这感觉说不上来的奇异:毛骨悚然是一回事,可还有一种更深的不安,它像是根细细的绣花针,无害地悬在心口前一毫米处,就算它现在不会刺上来,可这莫名的压迫感还是让他有些呼吸发紧,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半途抛下了什么关键的线索……

他正兀自思索着,按在扶手上的手却被什么按住了。他看过去,发现叶修将毯子盖在他整个手臂上,然后将两人的手叠在一起。尽管隔着层毛茸茸的毯子,黄少天还是感觉到了对方指节,以安抚的力道反握住他的手。

黄少天眨了眨眼,窗户外面是摆脱雾霾后的蓝天白云,云层的上方被阳光晒得软乎乎的,让他大有跳出窗去,在上面翻跟头的冲动。

“所以老叶你也觉得哪里不对劲对吧??对吧!!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跟撞了什么隐藏超大型号BOSS一样……”黄少天在纸上写,他没舍得抽出左手,字写得摇摇晃晃的,“哎你说我觉得面熟不会是因为那女鬼吧??卧槽她都好久没出过场了,我都有点忘记她的存在了。”

“其实我之前你被附身的录音没删,你要不要听着回忆下?”叶修很靠谱地建议。

“滚滚滚滚滚滚滚为什么这种东西你还留着啊老叶你是变态吗!!!“黄少天差点在画感叹号时把纸戳破,”先不说这个问题,你对这事有没有什么感觉啊?”

“没你那么严重,但哥觉得这可能是最终BOSS,等解决完这家伙……”叶修也没挪手,用左手写字,字更是丑的不堪入目。

叶修还没写完,就被黄少天抓着纸角扯了过去。

“你别立FLAG啊!!!这种台词不能说啊老叶你不会连这种常识都不知道吧!!”黄少天惊乍乍地在纸上写着。

 

 

陈果在见到叶修和黄少天结伴前来的时候惊喜了半分钟,然后在看到两人为展示异样,将胳膊重合在一起的画面时,她尖叫着把正和包子互练的唐柔给拽下了楼——这声音惨烈了点,让包子误以为混混来袭,直接操起键盘,满脸神挡杀神的气势冲出了训练室,抡圆了胳膊往黄少天身上砸,万幸被追来的罗辑抱腰拖了回去。

陈果表示自己很冤枉,因为她一向对这类灵异事件没有任何抵御能力。

不过黄少天和叶修本来也没指望能从这两人身上得到实际的帮助,。和老板娘打了个招呼后,叶修就把黄少天拎到宿舍区一个空床位。鉴于两人交流实在太不方便,叶修也就让黄少天自己安排下起居,便给他塞了台没人用的电脑,到兴欣训练室去指导新人了。

刚建立起点关系,这么撇在一旁不理不顾,似乎有些不人道。可两人看着对方那一袭悬浮着的空空荡荡的衣服,鸡皮疙瘩都要在皮肤上挤出山脉来了,最后还是决定:眼不见心不烦,先各自忙各自的。

反正,按照以往的经验,他们自己是抓不住鬼的。要等,也只能等王杰希出结论,或者鬼上门。

 

第二天。

叶修是通过一个漂浮在床边的手机找出黄少天的位置的,那手机急速地在空中颤抖,他还没来得及翻纸笔吐槽,便看到那屏幕上跟陷入死循环的代码,刷刷刷地往下刷着文字:

“我靠老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啊兴欣这群人怎么忍你的啊!!虽然我看不到你的人但是你也不能不穿衣服啊!!而且就算你是来吓我的你也把手上的烟丢了好吗!!一根烟浮在空中,还是有点吓人啊!”

“等等?”叶修写道,为了迅速交流,他写得很简略,“我穿了衣服的。”

“可我就看到一根烟飘在空中啊?”

“我也只看到一个手机啊!”叶修哭笑不得,“我还觉得你裸奔呢!”

“卧槽卧槽卧槽不是吧?”黄少天俯下头确认了下自己的着装,“这隐身特效还带扩散的??可我没时间解决这个问题了,昨天队长叫我今天回去商量布局来着,啊早知道我昨天就直接订回去的机票了……虽然有点不详的预感但好像这样也没特别大的影响吧,大不了就是我们暂时找不到对方,靠可我还是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应该没事吧,你要不先回去吧。”叶修说,“有情况QQ上联系?”

“成吧成吧,老叶你随时看QQ啊!哎不行我还是有点不放心你的尿性,我去找你老板娘要个手机号,”黄少天写道,“那我就先订机票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早点的航班。”

“别被老韩打哭了啊!”叶修加大字体,在纸上挺真诚地写道。

“你大爷!!”黄少天敲着字,看着那烟头冷不防地突然逼近,嘴里还是下意识地说了出来,“卧槽你干嘛?烟头拿远点啊要戳到我脸上了——”

下一秒,他就被被子罩了个结实,还没来得及挣扎,就感觉两只胳膊环过他的背后,将他连带着那被子一起抱了抱。

我靠叶修你这些技能点到底是哪里学的啊??!!被打出暴击的黄少天差点把手机摔出去。

要是叶修能听到黄少天心里的悲嚎,他一定会严肃而正经地问:“你有没听说过一种东西……叫国产连续剧?”

 

黄少天坐飞机回去的时候,不知为何耳膜突然疼了起来,也许是这几天坐飞机的频率太高。而就算他下了飞机,也觉得耳膜像是被气泡压迫着,听力都下降了不少,也控制不好自己说话的音量。等他到了蓝雨,这个状况还没多少好转。

“哎哎哎哎黄少!探究敌情的结果怎么样啊!”李远跑来,问。

“啥啥啥你说啥?”因为不清楚自己的嗓门,黄少天也只有往低了压,“靠靠靠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坐飞机的时候耳朵好像中了什么招,现在听力有点下降……”

“气压差的问题吧?”喻文州走过来,“影响大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勉强能听见,还好,不过我还是自己去趟看看好了。”黄少天这么说着,其实是想去补上狂犬疫苗后面几针,“队长我马上就回来啊开会等等我啊。”

“要不我陪你去?”郑轩格外主动地跳出来,“黄少万一你听不到背后的汽车喇叭怎么办?”

“郑轩。”喻文州亲切地笑笑,“我们还没分析你昨天模拟赛的失误呢。”

“……压力山大啊……”郑轩叹了口气,“那黄少你小心点,过马路前记得先看左边再看右边……”

“喂喂喂喂我又不是聋了!你当我幼儿园学生啊!!!我只是听力有点下降,你在说什么我还是大概能听到!!”

 

蓝雨其他人看着黄少天离开,都齐刷刷地看向喻文州。

“其实这种间谍战术本来就不靠谱吧?”宋晓说,“他和那兄妹关系是挺好的,可也不可能直接套出银武的情报吧!”

“其实也只是想让少天出去休息两天。”喻文州说,“上次比赛他的消耗太大了。”

“队长你很体贴,我们也懂。”郑轩说,“可嘉世这次打出来的噱头也太瘆人了点,我真的有点怕那对银武,而且还是客场……亚历山大啊!”

“别泄自己人的底气啊!”徐景熙狠狠拍了拍他的肩膀。

 

黄少天是在下午会议前,才发现异样的。

PPT上用大字标识着“蓝雨VS嘉世”,而他手上的材料也印着“嘉世队员分析”的标题……先不说他分明记得下场比赛的对手是霸图,嘉世不是已经被提出职业赛了吗?!为什么会是他们下一场的对手???

他勒令自己先平静下来,装作正常的样子,翻看资料,而在分析的第一页,他看到了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名字——

苏沐秋。

什么情况什么情况?我跳世界线了?苏沐秋不是好几年前就死了吗?

难不成我又撞上了另外一个鬼?这运气是不是太背了点?黄少天背后一凉,也顾不上维持镇定,刷刷地把那本资料翻了个遍。它第二页介绍的是苏沐橙,第三页是个没听说名字的战斗法师,第四页,第五页,第六页……有前嘉世的成员,也有他完全陌生的人,但都没有看到叶修,或叶秋的名字。

“开会吧。”喻文州敲了敲桌子,把黄少天从茫然状态拽了回来,“少天,你先说说,这次去嘉世,你有没有看到什么?”

“……没有。”黄少天满脸茫然地说。

“也是。”郑轩没精打采地说,“我们意图也太明显了点。”

敷衍过去了?黄少天只觉得手脚冰凉,恨不得冲出会议室,把满屏幕的问号甩给叶修,可他还不想把身上这堆稀奇古怪的事暴露给蓝雨的队友,那群人非因为关心把他轰去寺庙里烧香拜佛。

“我们这次探讨的重点还是那对兄妹。”喻文州说,“他们的配合还是一个最大的问题,更不要说,嘉世在前几天放出了新银武的噱头,虽然我们不该因此畏手畏脚,但也得把这列入考虑范围之类。”

“对啊,那默契度简直不科学……”郑轩没精打采地说,“血缘关系真好啊……”

“喂喂喂,想要妹妹直说啊,大妹控。”宋晓说。

“谁妹控啊。”

“妹控没妹妹,啊多么痛的领悟。”徐景熙装作捂胸口。

“咳。”喻文州咳了一声,三人立马安静下来。

“所以我们才要商量对策。”喻文州说,语气难有的严肃,“根据上次……”

 

正常会议黄少天都处于懵懂无知的状态,一个小时下来,连话都没说上几句,而蓝雨众人都以为他耳朵还没完全恢复,安慰关照了几句,便赶他回去休息了。

黄少天也没推托,病怏怏地走出会议室,看没人注意了,撒腿跑去找了个荒僻的角落,一个电话给陈果打去了。

“喂喂喂喂?陈老板吗?啊啊啊我黄少天,叶修在你边上吗?”黄少天说,陈果那边的声音莫名的缥缈虚幻,其间还掺杂着断断续续的空白,他不得不把耳朵紧紧贴在手机上,“……你说什么?不在?那他在干嘛?抢野外BOSS??卧——”

他忍了一下,把粗口咽了回去:“老板娘能麻烦你让他接一下电话吗?不接?你先塞给他我这情况有点麻烦………他说啥?我靠你给他说损失了多少材料蓝雨赔给他!!”

“喂?”一番功夫,叶修终于接起了电话,但黄少天仍能听到对面键盘的脆响,但也是微弱得如一缕烟,“怎么了?”

“我靠我靠我老叶你能不能要点脸啊!!啊先不说这个,给你说!苏沐秋复活了啊!我不知道为什么蓝雨下场的对手变成了嘉世了,而且嘉世的队长是苏沐秋——”

“你那边呢?”黄少天长篇大论地描述完事情经过,紧张兮兮地问。

“我这边挺正常的。”叶修说,这发展让他游戏也打不下去了,退出界面,转而打开了联盟挑战赛的网站,嘉世的名字还明晃晃地在赛程上挂着,“你查查挑战赛的名单?”

“我看看我看看……”黄少天查着,“嘉世嘉世嘉世……没有啊!而且,卧槽兴欣也没有啊!什么情况?我们进的是一个网站吗?不对问题肯定不在这个上面……话说联盟的名单里面就没有你的名字啊!老叶你干嘛去了?这是世界线分歧了吗这鬼怎么有点科幻啊!是你穿越了还是我穿越了?”

“穿越了你还能打通这电话?我明天过来找你好了。”叶修迅速下决定,当下便点开了国航的网页。

“我们最近好像一直处于飞来飞去,你看我我看你的状态啊!这鬼有完没完了!当机票不是钱啊!”黄少天嘀咕。

“谁叫我们异地恋呢,维持难度大啊。”叶修笑笑,没等黄少天炸,叶修突然又惊愕地“咦”了声。

“干嘛?你那边又出什么情况了?”

“少天。”叶修严肃地叫着他的名字,“我说这两天去G市的机票全卖完了,你信吗?”

 

这鬼像是存心不让两人见面。最后,两人商议了一下,黄少天还是拦下了叶修买三天后机票的行为,如果他真的要客场对战嘉世,那他四天后肯定要赶到H 市,也没必要让叶修东跑西颠。还好这鬼又不伤人又不玩恐怖,除了把剧情发展搞得扑朔迷离和让两个刚确立关系的血性男儿见不了面,还算能容忍。

比较焦心的还是黄少天,他对于这个新的嘉世一片茫然,也只好疯狂地恶补起嘉世的资料,尤其有关苏沐秋的材料:神枪手,操纵跟周泽楷有得一拼,只是没那么花哨,而是更朴素,更直接踏实,咋一看上去好像不出彩,但所有操纵间的流畅度和策略的布置却让人颇为折服。黄少天还顺带去翻了翻兄妹俩合作的录像,那默契配合完全就是一出现代网络版的神雕侠侣,要不是血缘关系摆在哪,只怕黄少天都想举旗呐喊“在一起”了。

这些资料看得黄少天心痒痒,他挺想见见这个人,也权当做穿越的福利。

 

第三天晚上,黄少天照旧给叶修汇报着这个世界线的新剧情,譬如嘉世里那个存在感超弱的战斗法师,在沐羽澄风和秋木苏的枪林弹雨下,整个人就像是背景里的一株草,或者是兄妹两合伙拍的鼠标广告,简直是明星范十足,一个负责美一个负责帅……

黄少天一开始聊得挺含糊,完全没话唠一贯的利索。

“你干嘛呢?”叶修问。

“额,总觉得这么随意地谈论个死去已久又诈尸的人,似乎也不太好……”黄少天说,“老叶你会不会觉得有点伤感啊……“

”?我觉得挺好的。”叶修诚实说,看着故友在另外一条世界线上风流驰骋,其实也算是补全了他心里那点遗憾,”你继续。”

又是一大段一大段的文字,叶修感觉跟看睡前故事似的,新颖度高,就是拖泥带水发散性太强。后来他看时间已晚,便催促那个越讲越亢奋的家伙休息去。

“哦,对了,王杰希说他已经问了他的一个同行,那边正在查资料,明天应该就能拿到结果了。”叶修在道晚安后,又补了一句。

“哈哈哈哈哈哈王杰希居然有同行这不科学,也是大小眼吗??话说他们这群搞封建迷信的为什么翻个资料要一天啊他们不用网吗,难道他们是翻竹简吗?”

叶修没回话,想着他要再回话,这聊天肯定又得继续下去,于是便把聊天窗口一关,研究千机伞去了。

而黄少天看叶修没回复,也猜的出对方的意思,把手机往充电器上一连,便往床上一倒,没几分钟就迷迷糊糊的,连脑子里那声带哭腔的叹息,都被他当成了幻觉。

“また(又是这样)……”




评论(34)
热度(250)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