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阴阳错(中)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中) (下)

四 归家 (上) (中) (下(前)) (下(后))

五 阴阳错 (上)

R番外 你是我的眼

————————————————————————————



苏沐秋撞见黄少天的时候,那人正跟无头苍蝇般地四下晃荡,打开个房间门,伸脑袋进去探两眼,又面色平静地离开,没走两步,又钻进另一个房间里。要不是一眼认出对方是谁,苏沐秋还真要把他当做闯进来的小贼。

很早他就听谁传闻,说黄少天不知什么时候得了间歇性多动症,偶尔闲来没事,或是在紧张的时候,就会开始满地盘乱走,看到个门便进去晃一圈,跟个技艺拙劣的盗贼似得,还不止一次被人撞见。据说有一次他被百花新来的保安给逮了个正着,要不是邹远刚好经过,这位剑圣恐怕还得进局子晃一圈。

不过,这还是苏沐秋第一次看见实况,比起张佳乐口中形容的“贼眉鼠眼”,苏沐秋觉得他更像只东嗅西闻的阿拉斯加犬,正把鼻子贴在地上,一路搜寻着什么,连骨子里的狼性都因此收敛了不少。

“少天?”苏沐秋叫到。

“啊?老苏?”黄少天回头,“你吓我一跳,你怎么也跑这来了?你作为队长到处乱跑好吗?”

“你也是副队长啊。”苏沐秋笑笑,“你跑这干嘛?”

“比赛前有点不知干什么,就到赛场踩踩点呗,反正这种时候再开始抱佛脚也迟了啊。”黄少天说,因为语气过于坦诚,反倒是疑点重重,“哎哎哎你还没回答我你跑这来干嘛呢?总不是和我一样吧?”

“沐橙把我赶出来的。”苏沐秋苦笑,“她说他们听到我叮嘱就烦……”

“我就说怎么没看到沐橙和你一起行动。”黄少天也笑了,“原来你是被自家妹妹嫌弃了啊!不行不行这个事情我要记下来给郑轩讲讲,免得他一看到你俩的广告眼睛都放光,还死活不承认自己是妹控……”

苏沐秋听着黄少天一如既往的聒噪,却有一些轻微的走神。

他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诡异。

他在很长的一段的时间,都被这样的异样感困扰着——他觉得黄少天身上有哪里不对劲,从半年前开始,一路持续到现在。可不论黄少天有多话唠,多容易在滔滔不绝的途中透露情报,他竟始终没探听出来任何有关的内容,而留给他唯一的线索,就是半天前黄少天的短期失踪。

 

那次他们刚和蓝雨打完比赛,他们是主场,他们凭着黄少天的一个小失误拿下团队赛,结束完采访,他和苏沐橙刚打算去邀请蓝雨去聚个餐,便看见蓝雨全员乱成一锅粥。

“队长,我在休息室发现了黄少天的手机!”

“怪不得他刚才不接电话,工作人员怎么说?”

“刚握完手就跑出去了,方向不确定……工作人员问我们需不需要调用人手去找他?”

“不需要,没必要把事情闹大,我相信少天再冲动也不会失去理智。”喻文州说,“……苏前辈?有什么事吗?”

“怎么回事?黄少天怎么了?”苏沐秋问。

“失踪了。”喻文州说,“比赛结束后一眨眼就不在了,手机也没带在身上,前辈知道情况吗?”

“我没见到过他,而且情况没那么简单吧?”苏沐秋皱起眉头,他觉得黄少天虽不是个画风跳脱的人,但心血来潮的时候也是有的,蓝雨大可不必搞得像是家族千金离家出走,如此这般大动干戈,连点对成年人自由的尊重都没有。

“诚实说,他从到H市的这两天起,表现一直不对劲。”喻文州说,“情绪不太稳定,问他他也拒绝回答,作为队友,我们还是有些担心。”

“会不会是家里出事了?想瞒着我们自己处理?”郑轩说,想了想又挠挠头,“不对,黄少不是把这种事藏着掖着的性子。”

“或者是什么朋友犯事了?”宋晓继续猜测,“他不愿让我们卷进去?”

“你黑道片看多了吧……?”李远说,“黄少像是那种结交混混的人?”

“那个……”喻文州看着苏沐秋,开了口。

“恩,我懂你的意思。”苏沐秋说,“的确,少天去过的H市的地方大都是我和沐橙带他去的,我把地点列给你们,然后我也帮你们找找,如果实在担心,你们可以派个人去机场盯梢。”

安排完,苏沐秋给苏沐橙打了个电话,叫大家不用等他,然后便在嘉世附近搜寻起来。

他没费多大功夫便找到了那人,迅速到准备好熬夜的他有点始料未及。可当他全副武装地走进正在欢庆嘉世获胜的小网吧时,就在抽烟区一个被冷落的角落里找到了黄少天。

苏沐秋一时好奇他是在干嘛,仗着网吧一团乱哄哄,轻手轻脚走到他背后,看见黄少天正操控着一个三级的小号,顶着流木的名字,在新手村里接任务。而世界聊天的对话框被他开到最大,他时不时在上面敲一句话,但由于视角被挡,苏沐秋看不到他问了些啥。

这是干嘛?苏沐秋一时有点傻,总不是被嘉世打得痛不欲绝了,准备重新锻造一个号了吧??

这孩子不至于这么皮脆吧?刚才打比赛的时候,虽然他的操纵风格跟往日比起差异不小,但这完全可以归类于战术的一环,而且该话唠的时候也一如既往地话唠,冷不防的突袭差点让苏沐橙险些被一波送走,苏沐秋隔着屏幕,也没寻出半点情绪崩溃的铺垫。

他想不出来,也就只有站在背后看。黄少天操纵着小人一路快跑,做任务坐得利索而快捷,很快就完结了新手流程,跑去最初的副本单刷。苏沐秋看着他的招式,也还是一个剑客。

最后,苏沐秋眼巴巴地看着他刷了几个来回,想着蓝雨另外一群人还在满街乱跑找人,实在没法拖延下去,也只好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不客气地把他耳机提起来:“少天你在这——”

“操!!!”

“靠!!?”

黄少天几乎是一口气跳起三米高,龇牙咧嘴地看向苏沐秋,宛如只被踩了尾巴的狼狗。夸张的反应把苏沐秋也吓了一跳,还好对方迅速地发现自己的失态,伸出手在脸上揉了两把。

“啊……苏……老苏。”黄少天磕磕碰碰地叫道,“你来这干嘛?等等你不会是来找我的吧?”

“你废话啊!”苏沐秋没好气地说,“现在蓝雨全H市找你,结果你居然跑到网吧来。”

“他们没给我打电话啊!”黄少天说,茫然地把手揣进口袋里,摸了个空后,才惊慌地吸了口凉气,“卧槽卧槽卧槽卧槽?我手机呢??”

“蓝雨休息室,现在在文州那。”苏沐秋说,心里想这家伙究竟是遇到了什么事,才搞出这副狼狈的样子来。他发了条短信告诉喻文州找到黄少天了,站在他背后,没再说话,

他想打听这事的来龙去脉,但也想等黄少天自己选择坦白与否。

可最后,两人沉默了半响,黄少天也没开那个口。苏沐秋看着黄少天把手上的副本迅速通关,便两下拔卡下线到前台结账。期间,黄少天始终抿着嘴唇,几乎要把它压成一条又薄又锋利的线。

 

到现在,苏沐秋也没能弄清楚,那阵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那你先逛,我先回去了。”苏沐秋说。

“哦哦哦那你先回去吧,顺带帮我们给苏妹子说一声上次她给蓝雨带的饼干很好吃。”黄少天说。

“没问题。”苏沐秋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苏沐秋想,自半年那次事件起,黄少天对自己的态度骤然变得格外微妙。之前肆无忌惮的玩笑话没了,一些兄长与弟弟之间的倾述也没了,只剩下一种混杂着敬畏,惋惜,与不甘的混杂物,而它们综合在一起的具体体现,就是如砖墙一般的距离感。这种变化让他挺伤心,感觉就跟一个阳光的表弟突然起誓要独立,然后和家里断绝往来似得。

 

然后,决赛那天,苏沐秋更悲伤了。

他好好一个嘉世队长,为了开发新的银武,天天窝在开发部,然后因为过于废寝忘食,天天都被苏沐橙拎着提出门三遍:一遍是督促他吃中午饭,一遍是拉他出去开会,还有一遍是监督他吃晚饭……至于睡觉,苏沐橙已经放弃让自家哥坚持正常的生活作息了。而经过此般呕心沥血的工作,他才终于在自己的枪和战法矛上打上了变形的功能。

他们特意提早几个月便放出了新银武的虚假情报,其实就是小小地提升了几个属性点,却成功让对手紧张过度,让他们利用对手的蹑手蹑脚,漂亮地拿下了好几场比赛。过了几次后,众人自然是惊呼上当受骗,从此把新银武的事忘了个干干净净。而他们这次决赛将让新银武第一次亮相,第一是想打对手个措手不及,二是按照陶轩的意思,利用这种故弄玄虚的手段,顺带炒作一下,为新武器手办的贩售做好准备。

苏沐秋对陶轩的做法不置可否,他只关心能不能让蓝雨陷入混乱中。可没想到,他将枪口一扭,一个机械旋翼连带着机械追踪扔出去时,蓝雨整个阵营突然沸腾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怎么说的来着!!!”苏沐秋目瞪口呆地看着黄少天一剑挑飞了那个小机器人,还气势汹汹地刷起公屏,“他们绝对藏了一手,绝对是把武器变得可以承载多个职业技能了!!!哈哈哈哈哈嘉世你们的修为还不够啊!你们的小算盘已经被我们全部看透了!还不快认输!”

开什么玩笑??苏沐秋大骇,从荣耀创服开始,就没有人成功制作出有变形功能的武器,甚至是连有这种脑洞的人都寥寥无几,怎么可能一亮招就被看透了?!!

苏沐秋百思不得其解,最终,由于蓝雨士气高涨,而嘉世的情绪还是受到了秘密武器作废的影响,以微不可见的血条差距,输给了蓝雨。

 

苏沐秋郁闷,苏沐秋相当郁闷,郁闷到恨不得冲到采访会场,把黄少天揪出来,问他是不是侵入了嘉世开发部的系统。可他作为队长,首先要顾及的还是队员落败后低落的情绪。而等他一个一个地安慰完,挽起袖子冲去截人,却又看见一幕熟悉至极的场面。

“黄少呢??怎么又跑了??”

“我觉得他觉得是在H市保养了小情人啊!!怎么每次在H市打完比赛就消失啊!”

“应该……不会吧?!真的这样的话绝对要抓现行啊!!”

“郑轩,打电话呢?”

郑轩面无表情,一手保持着打电话的姿态,一手从桌子上拎起一个正在响铃的手机。

“……”

“这是防止卿卿我我的时候被打扰吧?”

“这是防止卿卿我我的时候被打扰啊!!”

苏沐秋:“……”

 

 

陈果心情很不好。

她是个实心的嘉世粉,并且真心诚意地萌着苏家兄妹,虽然说还算得上个大龄理智追星族,但看着嘉世因秘密被看透而输,实在是郁闷至极。再加上她网吧里本来都是嘉世粉,直播结果一出,大伙都耷拉着脑袋,晦暗的情绪在人与人之间回荡共振,更是加强了她的不开心。

等店里一大堆灰心丧气的顾客离开,她一时还提不起兴致做关门准备,便端着个小板凳,斜靠在大门口吹冷风,没隔多久,便有人给她端来了一碟瓜子,她也不客气,抓起一颗,恶狠狠地咬碎,连瓜仁都没吃进去,就吐在门口的垃圾桶里。

“果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好像五十岁的失意大妈……”唐柔说。

“你不知道刚才嘉世输得多可惜!”陈果忧伤地发着牢骚,“如果那一发卫星射线没被打断,就是嘉世的冠军了!而且黄少天完全没有理由看出嘉世的秘密啊!我怀疑这是作弊啊!!这——”

唐柔拿胳膊肘捅了下陈果,轻微地向上昂了昂下巴。

陈果差点把瓜子戳到牙龈上,忙抬头看去,看见黄少天扣着一顶棒球帽,正站在她面前,表情有些轻微的尴尬。

“你这时候来这干嘛啊!”陈果的心情非常不好,看见来者还是打败嘉世的罪魁祸首,一时没控制好语气。但话一说出口,她又有点后悔。

电竞新闻媒体有人评价黄少天,说他近来越来越冷静成熟,不管是战术上的考虑,话唠时的喋喋不休,甚至是待人接物,都渐渐沾染上了些老道的味道。可陈果觉得这全都是胡扯——现在,这刚刚夺下桂冠的神级选手跟犯了错的大学生似得,局促不安地站在她面前,让她陡然萌生一种欺负自家弟弟的愧疚感。

 

第一次看见黄少天的时候,陈果吓得差点把服务器从柜台上推下去。

之前,网吧值班的小妹告诉她,说有一个叫黄少天的人来上网,她觉得这名字特别耳熟,怕是什么新闻上出现过的通缉犯,就给记下来……陈果激动了半秒钟,就觉得应该是同名同姓,也便把这茬忘了。

可当她实打实地看见黄少天站在面前时,还半是尴尬半是坚定地把身份证推来时,她还是很丢脸地傻掉了,还拿着印着不太好看的证件照的身份证看了半天,就差没尖叫出声,导致黄少天被全网吧围观了。

“额,老板娘,能不能麻烦你不透露这件事,我可以帮你要其他人的签名,或者带你见他们……”黄少天小声地说,“麻烦给开个吸烟区的机子,谢谢。”

 

第一次见的时候,陈果处于飘飘欲仙的状态,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蓬荜生辉,还恭恭敬敬地要了一个签名,签在唐柔送的MOLESKINE封面上。

第二次见的时候,陈果开始惶恐不安,不明自己这小地方哪里能吸引这位大神做了回头客,可又怕自己冒昧的询问涉及到战队的机密,还附带失眠了一晚上。

第三次,陈果把黄少天轰了出去,因为那次网吧里全是庆祝嘉世拿下至关重要一局的人,可她看着黄少天在街道上东张西望地晃悠,恐怕是绕着环路走了两三圈,又于心不忍地给他单独开了个包间。她本想说完话便撤退,但黄少天居然叫住她,和她聊了几句家常,话题之家常,竟有主动抛下偶像气场的,想和陈果套近乎的意味在里面。

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到后来陈果也不数了,也逐渐习惯了这人紧张兮兮地跑过来,挑一个隐蔽的小角落缩着。陈果本来也是大大咧咧的性子,次数多了,便也把他当个话多的熟客,熟路地打招呼,然后把往吸烟区钻的黄少天给赶上包间去——这人明明不吸烟,可偏生喜欢坐到烟雾缭绕中间去,就算被熏得连连咳嗽,还死都不挪窝,陈果实在看不下去,硬是把网络给他强行掐断,才把这人赶上了楼。

她为此还专门去查了蓝雨的赛程表,发现黄少天真是在自己的日程里见缝插针,能完整挤出半周来,便飞来网吧这边,虽然频率随着时间流逝有降低,但还是很固执地冲向这边,跟返乡产卵的鲑鱼似得。

到了第七次,陈果终归还是耐不住气,把唐柔拽到身边壮胆,然后终于问出那个困扰她很久的问题:“大神,你到底是来这干嘛的?”

“哈哈哈陈姐你终于问这个问题啦,其实也没什么……”黄少天挠挠头,“我就是来找个人的……哎哎哎老板娘你不用管我,我也不确定这个人会不会在这里出现,也就是来这撞下运气,也当体验下普通玩家的网游生活……”

“啊?”陈果一愣,觉得这事因果完全不合逻辑。

“算了算了我就不该试图把这件事情说清楚。”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回答问题,“陈姐你就当我入了什么邪教跟随第六感来你这找人算了,反正我是真解释不清楚……”

“难道是听信了什么风水算命师?”唐柔笑了,“说这里有命定之人之类的?”

“……”陈果看见黄少天脸黑了半边,但也是无奈地嘟囔道,“你们就当这样了好了,我真的没办法解释这件事,不过陈姐真的拜托你不要给外人说成不成?看在上次我给你带的苏家兄妹的签名的份上……”

 

“哎哎哎老板娘,今天里面怎么一副没有顾客的样子?”黄少天心虚地说,“难道你今天要关门休息?那要不我今天就不打扰了——”

“你还好意思说。”唐柔笑着开口,“这里全是嘉世的粉丝,都被你们气跑咯。”

“现在她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你哦!”唐柔补充了一句。

“……”黄少天更尴尬了。

“进去进去!”陈果忿忿地挥了挥手,“现在蓝雨粉全在街上发疯,你是想被发现吧?”

 

在看见黄少天走进包间后,唐柔鬼鬼祟祟地跑到陈果身边,小声问:“那个蓝……蓝雨不是刚拿到冠军吗?他跑这来干嘛?”

“搞迷信呗!”陈果气哼哼地说。

“可我刚才还看到蓝雨的直播采访啊,怎么会突然丢下队友跑过来了?”

“我哪知道。”陈果继续没好气。

“果果,别生气了,我们来八卦一下?”唐柔本无意探究黄少天的隐私,但看陈果这闷闷不乐又不好意思发火的模样,恐怕一肚子火得憋上四五天,所以她也不顾出卖这位大神的私密了,“平时经常坐飞机过来就算了,这可是刚得了冠军哦,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他不是说是信了什么算命吗?”陈果说。

“可这也太夸张了吧?”唐柔说,在网页上找出蓝雨刚才采访的直播,“你看,这是他刚才接受采访的样子。”

之前,陈果不想看蓝雨得胜后嚣张的模样,便直接关了投影出去思考人生了。而现在让她看着蓝雨选手一张张跟太阳花似的脸,她还是相当不满,尤其是黄少天那家伙,因为预测中了嘉世新武器的机密,被众多记者围着,还洋洋得意地说着自己是多么先知先觉,提早就料想到嘉世玩的一出诡计,全然没半点刚才生涩的模样。

“我好想抽他啊!”陈果咬牙切齿地说。

“果果你先平静!”唐柔说,“问题不是这个,话说你不觉得,他来这后的情绪变化太大了吗?”

你什么意思?”陈果说。

“我一直觉得……”唐柔纠结了一下措辞,“他每次来这里,都像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感觉就跟不是一个人似的。”

“啊??”陈果差点没跳起来,“你说这是个假扮的黄少天?可他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啊?”

“我也只是猜猜啊。”唐柔忙把陈果按下去,“比起这个可能性,我更觉得他像是把这当成个怀旧或是逃避现实的地方了……果果,会不是这个网吧里发生过让他印象深刻的事情吧?”

“不可能啊……?我不记得有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发生过。”陈果满脸茫然。

“你去问问他?”唐柔说,“不惜把冠军庆祝宴给逃掉,他肯定有一肚子想说的话,你不去当当知心姐姐吗?”

 

陈果半信半疑地走上楼,却看见一片黑漆漆,只有敞开的包间房内,射出了微弱屏幕的光照,那人竟是连走廊上的灯都没打开,便一路摸黑摸进了机房里。

“搞什么啊?”陈果莫名其妙,有些担心他还真是个伪造身份来行窃的小偷,忙沿路打开灯,冲进包间里,正准备按亮包间里的大灯,却猛地停了下来。

他看见黄少天背对着门,专心致志地打着游戏,连她一路奔上的动静都没让他有所分神。屏幕的莹莹白光被他身子挡了个结实,只在他身边放射出一圈惨淡的光晕,仿佛是黑色大海里的一只孤岛。

这氛围让陈果一时都呆愣了,不知是速度撤离为好,还是开口询问为好。正当她万分纠结时,黄少天突然开口了:

“你大爷啊你取什么名字不好非取这种名字!!你以为自己是相声演员啊!!嘲笑的就是你!看你这身烂俗的装备,哎哟我看看,连个紫装都没有,到底是怎么练到这个级别的啊?靠操作?不过我看你操作也烂得不行啊——”

“……”悲壮的气氛全没了。

陈果简直哭笑不得,“啪”地一巴掌拍亮电灯,看着黄少天因突然的光线刺激缩了下,可手还是稳稳地停在键盘和鼠标上。

“老板娘?”黄少天说,“怎么了怎么了?你是不是要关门啊?马上我把这个人解决掉就关机——”

“没事,没事,你玩。”陈果挥挥手。

陈果听着键盘噼里啪啦急促地一通乱响,伴随着黄少天不停嘴的废话:“这都连击到多少了?你有没有自己数数啊要不要我告诉你具体数值?算了我觉得告诉你你肯定会扳断自己的卡从此离开游戏的,看在你操作这么差都挣扎着练到这个等级的份上——死吧!”

陈果心里默默为这位被凌辱的对手点了一只蜡烛。

“不关门?陈姐如果没顾客的话你不用管我的,反正队长他们肯定在找我,而且我还专门把手机丢在休息室那里了,按他们一贯的尿性肯定都脑补出一段风流事了。”黄少天说,“而且这阵子总是麻烦陈姐你开小灶,我都有点负罪感了,那我马上关电脑……”

陈果还想阻止,但职业选手是何等手速,快捷键加鼠标两下,电脑屏幕就闪出预备关机的蓝屏。黄少天从椅子上跳下,伸着懒腰地绕过陈果,便朝着楼梯走了去。

“对了对了对了。”黄少天走出几步,又突然退后,指着那间小小的储物间,“陈姐,这是干嘛的?”

“是储物间,堆堆杂物之类的。”陈果说,“怎么了?”

“我能看看吗?”黄少天没头没脑地说。

“啊……今天刚拿过东西,还没锁门,你随便看。”陈果对这位大神要干嘛完全摸不着头脑,“可能灰有点多,别呛着了。”

黄少天听着,用一只手捂住口鼻,另一只手推开了门。

“哇,这么多东西?”黄少天在墙壁上摸索着灯开关,可半天都没碰到,只好借助着西墙顶上小窗的光,“这么多纸箱子里面装的是啥?还有那些全是机箱吗?哎这是……床?”

“纸箱子里是电脑配件。”陈果说,“床是留给万一要留宿的员工,不过有阵子没人住过了。”

黄少天没再吭声,而是自顾自地钻进那片昏暗里,在床边蹲下,若有所思地端起脑袋,同时还伸手在床单上抚了抚,也不嫌弃上面厚实的灰尘。

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他到底是在干嘛??陈果看得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有点莫名得毛骨悚然,难不成还真是来缅怀什么故人的??可这张床派上用处的次数真是寥寥可数,而在上面躺过的人,都跟这位半点关系都扯不上。

所以,他到底在找谁?

而又是谁值得他这样寻找?

像这样孤身一人,凭着直觉跑来跑去,还拒绝向外界发出任何求救信号……陈果简直想象不出比着还摧残人意志的过程。而这又不是什么管仲之交要以命相惜,或是提倡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时代,到底是什么恩怨羁绊搞得他这样子执着??

陈果咬着嘴唇看着蹲在阴影里的黄少天,还是觉得他像波涛澎湃里的一座岛屿,仿佛下一秒就要被滔天巨浪给拍入海底,却一直顽固地死撑着,就像是知道,如果它最终沉入海底,那么,那只还可能在风暴中,以同样的态度挣扎的孤鹰,便再也找不到落脚的地方。

“不是吧?你真在?”黄少天突然惊讶地开口了,“等等等等你不会是来报复我的吧?要不要这么执着啊?”

“啊???”陈果问。

“不不不陈姐我没有说你,我在说一个小鬼。”黄少天站起来,四下环顾。陈果注意到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大捧白色花束,被他给倒着提在手里,花瓣和一些不明物落在地板上,“喂喂喂喂在哪呢?别又想把我给拖到你那个莫名其妙的空间里去啊!”

陈果正惊诧,下一秒,当她看向床上,因惊恐过度,一嗓子尖叫都给卡在咽喉里——不知何时,一个皮肤发黑的小孩子盘腿坐在小床上,那面容只能用血腥暴力来形容。一圈莹白色的光晕绕着他旋转,仔细看,还能发现那光晕其实是有人型的……

“之前,”那孩子开口,声音干瘪粗糙,仿佛舌头变形了般,“我提醒过你,‘祝他安息吧’,你为什么现在还在坚持?”

 “等下啊等下。”黄少天打了个暂停的手势,朝已经脱力跌坐在地上的陈果走来。陈果还沉浸在视觉冲突里无法自拔,就被黄少天架住胳膊,挺温柔地给拖到了房间外面。

“陈姐,这半年谢谢照顾了啊!”黄少天说,趁着陈果还处于僵直状态,他大步跨回储物室,并关上了门。

 

待陈果牙关打抖了半天,好不容易从僵硬颤抖的状态回复过来,开始扑到门上拼命地敲砸,惊慌失措地大喊黄少天的名字,直到把在楼下打扫的唐柔都惊动了,才在她的提醒下摸出钥匙,转了好几下,两个女生终于一起跌撞着冲进房间里。

可那时,房间里连半个人的影子都没了。除了那满地的碎花瓣和虫子,和一束明显被踩踏过的白日菊,陈果甚至都找不出来其他能证明两人存在过的痕迹。

 

 ——————————————————————————————

(迟来的注解)*白日菊花语:永失我爱


评论(28)
热度(22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