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La Da Dee(上)

*表面上大概是摄影后期叶X街舞黄

*春暖花开,正适合诈尸,发病和敷衍敷衍点文。

*不是不填坑,是再不写要被高高挂咯……○| ̄|_

*梗来自这里。强行两周学跳舞,别问我为什么会变成这个画风,为什么so不科学。


——————————————————————————

“圆通快递1034,送到练习室。”

叶修接到这个指令时正带着群小鲜肉在拉片,他正一边打哈欠,一边解释这一帧里极端仰拍造成的不稳定感,突然一阵重金属的鼓点从座位间炸开,卢瀚文慌慌张张地跳起来,拿起手机,挤过胳膊腿往外钻,出门后不到两秒钟又冲回来,把手机拍在了叶修手上。

“苏姐找你。”卢瀚文说。

叶修接起来,却是林敬言哭笑不得的声音,他这才知道,为了转交这句话,苏大小姐先联系了在外面胡吃海塞的方锐,方锐再转而联系埋头实验室的林敬言,林敬言百般打探,终于通过在隔壁摆弄器材的肖时钦,知道叶修在放映棚里拉片,最后大费周章要到小鲜肉之一卢瀚文的手机,才总算让这条消息跨越千山万水……为了支使他去取个快递。

你另有图谋还能更明显点吗?叶修无语地想。

 


而当叶修提着一个小臂长宽的盒子,沿着练习室外的长走廊走过去,他就听到从未扣严实的门里传出skyfall里强而有力的rap,看到两个人影在玻璃门后练习,动作紧密地衔接在一起,看来是排练已久。

他先看到的是站在前面的苏沐橙,这姑娘在众人裹成熊的冬天穿着露脐的白T恤和黑色运动裤,正伴着鼓点一个利落地侧身俯腰,微卷的长发在身侧甩出一片深色的帘子。那副挑衅的样子和她抱着水粉和画板坐在湖边的淑雅截然不同。也不知道苏沐秋看着这幕会作何他想,叶修好笑地想,恐怕是要觉得自己乖巧可爱的妹妹走入邪道了吧。

而站在她身侧的是叶修没见过的男生,他斜扣着顶鸭舌帽,穿着宽松的T恤和滑板裤,正配合着苏沐橙的俯身,双手松松抓着裤兜的边缘,一个仰身下去,又迅速弹起来,下腰和起身的动作间竟是行云流水,如同根正弦函数,平滑地将起伏衔接在一起。

叶修这才想起来,苏沐橙半月前是给他提到过,为了准备学院晚会,她从学院里拎了一只一直潜藏不露的家伙当搭档,而那男生柔韧性好到逆天,跟条跳绳似的,想怎么拧怎么拧。

叶修听完苏沐橙这描述,非常自然地就将这家伙想成了一个阴柔的娘炮,还是打人用掐,喊人带嗔,走路扭猫步的那种。可待两人转过正面来,趁着女声吟唱的间隙稍作停息,叶修才发现他只是个长得格外精神的家伙,唇线薄而锋利,两排白糯整齐的牙咬在一起,笑得很是有点张扬的痞子气。

他接下来的一手locking让叶修小小惊讶了一下,他是丝毫不吝啬利用自己身体的本事,将一身的柔软融进街舞特有的暴躁里,追逐着节拍,仿佛是把自己化作奇形怪状的音符。这些动作乍一看是挺阴柔,可这些动作揉合到一起,加之他对节奏天然的一种敏感和精准,这让叶修想到一面用丝绸缝制成的红色旗帜,柔软得可以叠成一小团。但当狂风大作,它在空中猎猎作响地飞舞时,它所象征的尽皆是出征的无畏和热血。

好素材。叶修想。

他脑子里那架DV自动地运行起来,将一个取景框定位在他身上,一时间,镜头旋转定位和闪光的声音在他脑子里连绵成一片。

 


“哎,叶修,你来啦。”随着音乐戛然而止,苏沐橙随手在额头上一抹,边朝门口跑来,“东西取了?”

“取了。”叶修将包裹递上,“什么东西?这么急?”

“表演的衣服啦。”苏沐橙说,也不知在胶带上怎么划了两指甲,就迅速地拆开了包装,拎出了两包衣服,“那我先去试试~等会还有事给你说,你别急着走啊!”

她走出两步,又想起什么般地回头,手指着那人:“黄少天,我这次的搭档~”

转而她又指向他:“叶修,我哥,街舞社的摄影师加后期,你们先认识一下?”

叶修懒洋洋地伸出手,意思性地和对方握了握手,期间还在用职业性的目光上下打量这柔韧性惊人的小子,想着可以怎么挖掘挖掘这家伙的潜能,拍MV的话什么歌比较合适……可他看着看着,有些意外地感觉到对方的手僵硬无比,一张脸全是咬牙切齿的神色,仿佛下一秒就要恼羞成怒。

恩?叶修有些纳闷,跳街舞的,不会看几眼就害羞了吧?

他正要出声调侃几句,却见那人突然深呼吸了几口,摘下帽子摔到地上,然后——

“我发誓我和苏沐橙没有任何关系,你也不用来视察你妹妹的对象怎么样,”他一字一顿地说,一双眼睛用挑衅又视死如归的目光恶狠狠地剜着他的脸,大有要把他的脸开凿成高尔夫球的气势。“百分之百清白,连点那方面的意思都没有!到底要怎么给你们证明你们才会相信啊!你们是不是要我承认我是gay才行??好吧我承认!我是gay啊我真的没那方面的冲动!”

“……”

叶修很认真地思考了两秒钟。

“小同志,我就来送个快递。”他平静地从地上捡起快递盒子,“你是不是走错片场了。”

 


苏沐橙气呼呼抱着尺码发错的衣服从更衣间出来,就看到叶修一人以下一秒就要睡死过去的状态靠在墙角。“少天呢?”她问。

“……有事回去了。”叶修面色微妙地说。

“啊我本来还有事想让你们两个商量商量……”苏沐橙说,“不过,算了,我刚好要去退货,麻烦你白跑一趟啦。”

 

 

黄少天蹲在计算机学院外面的花坛边缘,撑着把黑伞,悲痛地简直想把自己变成块香菇,然后直接给揉进花坛里,从此与世间纷杂告别,只用考虑怎么安心当一块好香菇……

可这种逃避现实的念想卵用都没有,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除非他把那个叫叶修的家伙灭口,剁碎了当肉丁卖给食堂,这事就不可能干脆地完结。

前阵子,自从他和苏沐橙开始为学院晚会准备舞蹈,其中几张照片不知怎么就流传到了年级的群上,然后八卦谣言瞬间席卷了整个学院:有好几个苏沐橙的脑残粉扬言要和他在天台决斗,而他室友们天天打趣要他请客,还在出去吃饭时问他为什么不把苏沐橙带上……

是,如果他是一个性取向端正,审美正且直的男人,被这样和院花级别的姑娘传传谣言,似乎也算是男性魅力的证明,不值得他憋着一肚子的火没处发。

可问题是,他不是。

很多次,出轨的宣言都跃上他喉头了,他却又像突然咽下一块煮过头的年糕,黏糊糊地把他的舌头粘在牙床上。他也挺想正大光明踹开柜门坦荡做人,可最后还是深吸口气,把不该说的全部吞下去。

他就这么反反复复地憋着,也以为自己还能憋上几年,直到这世间对于同性恋的观点有所改变。然而,他还是高估自己了。

一定是他的死鱼眼和黑眼圈太有修道真人那种跃然世俗外的感觉了……黄少天头疼地给自己找着解释,感觉一看就是个宅在屋里以泡面为饲料的死宅,除了电脑死机没什么能让他情绪起伏,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这种人也挺适合做倾述对象的……而且他总觉得这人身上有股挺强的既视感,也不知是哪里看到过。

他想着,听到下课的铃声响起,按照苏沐橙给他的课表,叶修该出来了。

雨天让寻人成了件要命的难题,他站在花坛上,看到的只是五彩缤纷的雨伞一朵朵撑开,跃进冬季的雨幕里,一团一团朝着他的方向拥簇来,又在他面前分流成回寝室和食堂的两股。他刚以为这趟要扑个空,却看见一把校园超市里最常见的格子伞朝他挤来,从人群中灵活地钻出来,来到他面前。

“你在这干嘛呢?”叶修问,满脸倦容,全身都是昨晚熬夜的确凿证据。

“哎我就是来找你的!”黄少天忙从花坛的瓷砖上一跃而下,“我请你吃饭!你想吃什么随便你点!只要不是太过分的我都还请的起——”

“封口费啊。”叶修打了个哈欠,“不用了。”

黄少天被这干脆果断的回绝搞得心里一凉,心想完了,要不这人就是抵制同性恋的直男,要不他已经泄露出去了。

“请吃饭就不用了,要不这样吧,你帮我打一个月的盒饭吧。”叶修说着,伸手从包里掏出一张纸和一串钥匙,“不用你掏钱,我把钱打给你。”

黄少天有些懵,下意识地伸手,看着对方把钥匙和写着地址的纸条拍在他手上。

“哈?啊?你什么意思?”黄少天说,“等等为什么你一副早就准备好的样子?你怎么知道我要过来找你?而且你就把钥匙给我了?你住哪啊等等这是学校对面的小区——”

“你怎么话这么多……”叶修满脸无语,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将他扳向食堂方向,还顺势搡了他几步,“赶快啊,等会食堂就没好菜了。”

等黄少天醒悟过来自己好像主动钻进了一个陷阱时,叶修已经坦荡而悠闲地走远了。

 


可把柄在别人手上,壮士也不得不低头。黄少天无比悲愤,却还是只有跑食堂捎了份盒饭,按着地址一路摸索过去。

黄少天第一次进到叶修房子时,就稍微地愣了一下。

不是不干净不整洁,也不是装饰审美浮夸,若硬要说,这屋子装潢简单干净,家具都像是从家具城的套房里面拖出来的整套件,颜色也是适合家居的淡淡的米色调,可就是一点多余的东西都没有,沙发上没随手撩在一旁的杂志,桌子上没懒怠收拾的碗筷,橱柜上也空空荡荡,正因为这种缺失感,让这家没半点生活的气息。

“叶修?”他叫了声。

“哎哟?送盒饭的?”有个房间里传出叶修的声音来。

“我叫黄少天!谁TM送盒饭的啊!”黄少天提到这茬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把手上的钥匙拱手送给哪个流浪汉,“你人呢?出来拿个盒饭啊,我就不换鞋了。”

“门口有鞋套。”叶修懒洋洋地说。

他骂了一句,却还是无奈地套了个鞋套,气呼呼地走进去,顺着声音走进去,一推门,撞进一个阴森森得渗人的房间,厚实的遮光窗帘完全将房间和冬日难得的旭日隔离开,只有点电脑屏幕的光给电脑前的人镶了圈灵光,而房间里四处都是摞得有半米高的书堆……黄少天被这画风突变吓得一怔。

“打的啥?”叶修一边问着,一边伸长胳膊,隔着无数路障来取袋子。黄少天借着客厅里的阳光,勉强看到这人苍白着张脸,胡茬堆了一下巴,黑眼圈都快挤出双下巴的效果来了,一副死宅晚期的颓废样。

黄少天这时突然想起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人了:一次,他帮着魏老大整理社团的影像资料,曾经在街舞社的资料库里见过标着这人名字的文件夹,里面只有一个两分钟不到的视频,而录像里的叶修,也不是作为什么摄影师或后期,而就是一个舞者。

那视频影像和音质的清晰度都很糟糕,不仅是从侧面拍摄的,还是四十五度角朝上仰拍,跟拍摄者是在假装自拍一样。黄少天那时是把耳机调到最大,才总算听出是Cam Kelley的Sketch plane。

侧面的拍摄视角让他看不清楚正面的动作,黄少天只能从他整个动作里感觉出一种要命的懒散,该干脆利落的动作,总留点不利索边角料,而该花里胡哨的地方,又懒洋洋地一笔带过,有时仿佛就是下一秒要被节奏甩开,却又奇迹般地和下一个动作衔接上。这种不知是特色还是毛病的地方看的他心里直痒痒,仿佛是心脏前面被人放了块板子,跳动被拦截在一半的位置,堵得难受,心跳却又因为供血不足而迅速加快。

卧槽……这真TM是一个人?现今回想起来,黄少天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太好。这就是所谓大学生的堕落了吧?!

而之后,他发现这都还不算完,这天晚上,和第二天中午晚上,当他提着盒饭过来,发现叶修还原封不动地蜷在椅子上,鼠标咔咔咔,键盘咔咔咔,甩甩脑袋,眼袋都快像胸一样左右晃起来,要不是之前的饭盒消失了,黄少天真要怀疑他是不是被困死在这个空间里了……

他本来是不打算和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多话,但看这阵仗,还是没忍住好奇,问:“你到底在干嘛啊?”

“剪MV啊。”叶修说。

“什么MV?”黄少天一边问着,一边从满地的书上找了条小径踏进去,“哎哎哎之前沐橙说你是街舞社的摄影师和后期?那上学期的招新宣传的PV是你做的?就那个楚云秀苏沐橙戴妍琦跳focus的那个,那里面的视角是怎么拍出来的啊?还有那种节奏切换!尤其是最后楚云秀一脚踩翻摄像机那个画面……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就是以为宣传MV的原因,我们新一届的小鲜肉男女比例都失衡了,涌进来的全是一批痴汉……”

他正说着,却见叶修竟站起身,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外面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让黄少天都有些不适应。

“你干嘛?”黄少天捂着眼睛,问。

“透透气,我怕你窒息。”叶修面无表情地说。

“……”

“还有,”叶修提醒道,“就算你夸我,一个月的盒饭没得少。”

“……”

果然还是一开始就该灭他口然后拖到护城河边扔掉的!黄少天内流满面地想,正想离这人越远越好,目光随便在亮堂的房间一扫——

“卧槽!高行健的《一个人的圣经》??这TM不是禁书吗?还有等等这是《基地》全系列??哎这是计算机黑书全套?我正打算自学下计算机来着,哎你不是学计算机的吗为什么还会有张明楷的宪法学啊??还有牛津通识全系列?图书馆借的?不对图书馆的书没这么新……而且你也不能借出这么多的书啊,你——”

“想看就看,别带出去就行。”叶修说,他之前的书被张佳乐顺走了不少,“还有,我是学数字媒体技术的。”

“真的??”黄少天狐疑地问,“我怎么觉得你另有图谋?”

“加早餐。”叶修说。

“……”

“你这种生活作息颠倒的死宅不该从来不知道早餐这种东西的存在吗?”黄少天沉默了一会,毫不客气地问。

“那是在没得吃的情况下。”叶修坦然地说,“有人送就不一样了。”

“……”

那时黄少天喷垃圾话的功力还没培育起来,被叶修一噎就要沉默半响才缓得过来。

 

 

叶修觉得这小子真是挺好玩的。

那阵子,他正在帮张佳乐做创业的宣传PV,被张佳乐精分的风格搞得格外蛋疼,而本来乖巧老实好支使的徒弟乔一帆被陈老板下了死命令,不准给他送饭端水递烟,还要督促他恢复正常人类的生活作息……叶修正一个头两个大,想自己是不是该去收集一堆外卖名片,这个小同志就自己撞上了门。

有把柄抓在手上,方便使唤自然是一方面。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小子着实是活力旺盛得过分,而且像是大脑将大部分的能量都提供给了舌头,只要给他个话题,他就能滔叨半个小时不住嘴,话题从学校包子涨价一路飙升到玻利维亚金矿问题……后面那个到底是什么鬼对叶修半点都不重要,因为他最多认真听上五分钟,然后就扣上耳机,安心地对付AE特效表达式。

他自己都说不上两个人是怎么在这种交流方式里熟络起来的。或许是那种说不上来的和谐感?他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敲,对方就一般从客厅搬个小板凳坐在床头灯下,一边翻阅他收集的各类资料书籍,一边没完没了地叨叨,一副“对没错我就是要靠先天优势吵死你个老混球”的气势。在进行校对时间轴或改表达式等烦躁地工作时,叶修就当充耳不闻,在尝试各类色调或光照时,叶修也便随便地应付两句,顺带让那家伙抬头帮着参考下色调是否合适。

要是搁个正常人,恐怕早就被他漠然的态度激怒,可黄少天自言自语的能力值实在是超过了MAX的限度,摞边上久了,除了恐怕有点缺氧,都还异常地精神。

恐怕他本来也不是那种寻死觅活要倾听者来理解自己的人。叶修想。

……他只是单纯的话多而已。

这种相处模式有种莫名其妙的诡异,就像是身旁突然拔地而起一株树,每天抖下一地的黄叶,时不时还飘落几片到他的头上和怀里,不过却也不恼人不烦人,无非是生命里多了个伴。

大半个月过去,叶修倒也习惯这小伙子趁着没课,在送完盒饭后就开始播报新闻,跟台准时准点自动打开的收音机似得。只是在一天,叶修隔着耳机听到开门声,听着黄少天照常拎着盒饭进屋。他把胳膊搭在板凳后座上,伸手去捞盒饭,却在看到黄少天衣着时小愣了半秒。

他穿着身贴身的正装,系着条深蓝色的领带,也不知用什么把后脑勺总是翘起老高的头发给压下去。叶修看着这幅他从未见过的样子,脑子里那个漫画家像是突然灵感迸发,刷刷刷撕下画好的分镜图,扔向空中,搞得他满脑子都是纷飞的纸片。

他莫名地想象出这小子在法庭上的模样:平静沉寂一反往常,大多数时候,他只是一边翻阅着手中的文件,一边牢牢盯着对手的发言人,眼神像是从剑鞘和剑柄缝隙里淌出来的一线冷光。

叶修在一晃神后,迅速按下了暂停了键。

最近脑洞有点大啊……他头疼地想,果然是剪张佳乐那个精分的片子疲劳过度了吗?

“你干嘛?什么眼神啊你。”黄少天问。

“……我就突然想起你是和苏沐橙一个学院的。”叶修由衷地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刚参加完模拟法庭,没时间换衣服好吗?话说你都还不知道我是学法律的?那你以为我是学什么的?”

“物流管理?”

“为什么是物流管理……”黄少天一愣,随机反应过来,“我靠!你当我想给你送盒饭啊!话说照你这生活作息没人送饭你恐怕会惨死家中十天半个月才被发现吧?能要点脸吗?”

最后还是吵起来了。

 


而这段关系本来该在一个月后结束。

叶修手上的单子也快结束了,倒也能勉强出个门,去学校食堂上解决一下基本的饮食需求。所以他还没什么留恋。反正,只要想撩,本来就在一个大学校园里,又不是见不到。

结果,等到送饭结束的第四天,他没等到钥匙串叮铃哐啷的声响,却听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叶修不情愿地离开电脑,却看见门口站着拎着口袋的一个文质彬彬的男生。

“你是?”叶修问。

“我是黄少天的室友,他拜托我把饭送过来。”那人说,“学长,给。”

“他怎么了?”

“按他的叮嘱,我该告诉你他最近忙于答辩没时间过来。”那人无比坦率地说,“可真实情况是:他受伤了。”

 


黄少天正艰难地从上铺的床上往下爬,一只手抓着梯子,谨慎地不让左臂碰到杂物,就听到背后寝室门被打开的动静。

“还嫌我那乱……”叶修那极具辨识度的讽刺音传进来,“我看你这也没好多少。”

他立马看向站在叶修身后喻文州,对方满脸无辜地回望着他。

 


“你真是个人才。”在黄少天异常简短地交代完事情经过后,叶修感叹道。

整个事故的原因纯粹就是黄少天自己作死。他加了跑酷社,每周周六都会去练习训练,而这周,社长心血来潮,想搞个协会内部的竞技赛,他自然报名参与了——然后在跑的中途,有个障碍之一就是冲进一楼教室,然后翻越桌椅,最后从窗口跃到外面的混凝土地上。都不是些高危险系数的障碍,他们也主要比拼技巧和灵活度。他也没在意——

可轮到他时,他正打算一个猴跳跃出窗外,却在半空中时发现外面地上趴着两只猫。他一愣,明知道按照猫的灵活度他压根不可能踩到他们,可动作还是在空中停滞僵硬了顷刻,结果脚趾就磕在窗沿上,任他再怎么敏捷地挣扎了两下,也只是避免了脸部着地,侧着身子摔在结实的地板上,然后……

肌腱拉伤。

“所以你来是干嘛?”黄少天面无表情地问,他心情确实不太好,“看热闹还是确定你之后的盒饭?我会拜托人解决的,成了成了你可以走了——”

“哥在你心中的形象就这么糟糕吗?”叶修循循善诱地问,“你不能往好处想?”

“比如说?”黄少天烦躁地说,“我就不相信老叶你还真能提出什么好点子了,我等会还要给街舞社那边请假,没事你真就别待在这了,看的心烦你知不知道——”

“你要不要搬到我那去?”叶修第二次打断,“住宿舍去澡堂和睡觉都不方便吧。沐橙给我说了,你一个月前就想在外面找人合租了吧?”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我没听清?”黄少天难以置信地问。

“而且,一个月后就是街舞大赛了吧?”叶修没精打采地说,“你这个状态,恐怕你的舞伴是不会和你合作了吧?”

黄少天楞了半响,这么猝不及防的好意驱使着他挥舞着胳膊扑上去来个深情的hug,可他一动手,左手臂上的剧痛立马把他从感动唤回了现实。

“等下,条件是什么?”黄少天冷静异常问,“帮你出全部的房租?还是再帮你送一个月的饭?还是外加打扫房间??老叶你有什么条件赶紧说出来,趁着我还有点感动说不定还能答应你一下。”

“其实我还没想好。”叶修说,“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交给你了。”

“……”等下导演我申请这段剧情重新走一遍!

“不过我房租已经把这学期的都交了,而且哥还没过分到会让伤员打扫房间。”叶修思考着说,“要不这样吧……”

“靠你每次说这五个字就没好事!!”黄少天怒。

被这么吐槽,叶修倒也毫不在意,他只是笑笑,伸手在大寝里的茶几上顺手敲了两下。

“我毕设要拍一个MV。”他说,“借你用一个月。”

 

 ——————————————————————————

 *skyfall不是adele那个,是敏雅的

 

  @链球菌。  分开发的原因大概……一是因为我已经强迫症发作毙了两个5000字,为了防止强迫症再发作我还是先发一部分好了……

二还是因为我已经强迫症发病毙了两个5000字~既然我不能畅快地码完,你也就别想畅快地看到结尾啦~✧(≖ ◡ ≖✿)*

仁至义尽,爱挂不挂,哼。

评论(30)
热度(379)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