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La Da Dee(下)

(上)

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系列

这题材真太难写了(哭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什么时候学过跳舞的?”黄少天问。

他在寝室里的东西虽算不上多,但整理打包一下,也是他一个半残疾加甩手掌柜叶修搬运不了的。而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找个外援,卢瀚文自己就乐颠颠地跑来,自愿担任搬运工。

黄少天答应了这小孩一顿饭,也就没和他多客气,提溜着根废掉的胳膊跑去骚扰叶修了。

“话说不科学啊?你这个属性点也太奇怪了点吧?而且为什么从来没见过你跳过?……哎小卢你把那个放在床边上就好了。而且我觉得你的基本功不像街舞出生啊,哦对了之前我是之前在街舞社的资料库里看到过你跳舞的视频,不知道是谁偷拍的……”

“方锐吧,他为了拍那个假装自拍了半个小时,哥都不好意思揭穿他。”叶修说。他和黄少天共享着一只耳机,一边听着他的选曲,一边漫不经心地回答,“拍MV之前学了点。”

“你那是学了点的技术??你少驴我。”黄少天说,他压根不信,“而且你那风格太明显了,不可能是一个初学者就能自我培养出来的。再说了,我靠,要是你就学了点,你还自告奋勇来当我搭档??老叶你没这么坑吧你?”

“没办法,哥天赋傲人。”叶修说,还一副挺遗憾的样子,“提升一下队伍平均水准还是够了。”

“呵!呵!我看你那个视频都是两年前的了吧?两年没动骨头你还行吗?要不要我帮你实验一下韧带如何?我看你能摸到脚趾头都悬……话说歌播放完了,你什么看法没有?没意见的话就这首了啊!”

“挺好的。”叶修往转椅上一倒,“这玩意怎么念……啦哒嘀?你是准备自己编舞,什么风格?”

“La Da Dee好吗,你六级过了吗?我是打算搞LA style来着,自己编舞的难度有点大,我想参考着Junho Lee的Rude改改,对了我先给你看看原版的视频……”黄少天摸索着手机,却看到叶修连打了几个哈欠,动作之浮夸,眼睛眯缝起来,连眼泪花都挤出来几滴,“你能不能有点干劲啊!!”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想趁机给叶修的下巴一个上勾拳,最好能辅助他咬掉半块舌头。他这么解恨地想着,倒还真伸出能动的右手,想至少做个样子——

“黄少你居然有这本书!!”卢瀚文手舞足蹈地叫起来,“我跑了七八家二手书店都没找到!”

“啊?什么书什么书?”黄少天回头,他手还悬在叶修面前,“哎哎哎不是告诉过你小子要找书就先告诉我们——”

他话头一顿。

他感觉到什么柔软,比体温稍稍冰冷一点的东西贴上了他拳头的骨节。

那种触感转瞬即逝,如同一阵幻觉来之即去。待他下意识回过头去,他只看见恐怕已经睡着了的叶修,和他耳朵里轻微晃动着的耳机线。

砰,砰,砰。

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听力有些失灵,大部分的杂音都被卷进了海底。他只能听到从自己身体各处传来清晰有力的脉搏:耳朵后面的血管,颈部的大动脉,还有左手的伤口。似乎是在眨眼间,他全身上下的血液都脱离了他的控制,自顾自地跃动起来。

 

这几个意思?

他知道叶修是个挺好的人,虽然人贱得人神公愤,可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好兄弟,他能在他身上找到一种安定坚实的感觉。尤其是在平常剑拔弩张地干架时间久了后,那些细节让人莫名有种从钢索上坠落,却掉入一片棉花海里的感动。

可就算是这样,不管刚才是他自己手抖,一不留神就给贴上去了,还是叶修又在搞哪门子莫名其妙的恶作剧,他这小鹿乱撞的心态是不是不太对?!??

 

砰,砰,砰。

叶修平静地靠在椅子,在装睡装死上他倒是经验丰富,只是这次,他废了挺大的劲,才把眼皮子上的抖动,和骤然加速的心跳给压了下去。

刚才,他打了个哈切,睡眼惺忪地睁开眼,就看见黄少天一只爪子松松握着拳,就放在自己面前不到一个乒乓球的距离外,皮肤的纹路,指关节下骨节泛出的白色,指甲盖下柔软的肉色,都清清楚楚地印在他眼睛里。

然后……鬼使神差的,他往前探了探脖子,用突然干燥得厉害的嘴唇碰了碰他的无名指。

 

 

这世上有件名列前茅的尴尬事件,就是在发现自个暗恋的悸动后,又想起之后要长时间和对方亲密接触。

比如,排舞。

 

 

 

 

 

一个月后。

舞台上的灯骤然熄灭了。

”啊——”苏沐橙小声地惊叫着,连忙扶住旁边的座椅。

她刚跳完舞,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更换,就往短袖外批了件运动外套,从一路绕着表演厅外围,从更衣室冲到了观众席,还没来得及走到楚云秀身边,下一场就开始了。

在观众短暂的嘈杂中,两个人影从一片漆黑的舞台侧边走出,虽然什么都看不清,但苏沐橙还是能辨认出她右边那人影就是叶修。

“啊谢谢!”他旁边的人给她打了个手电筒,苏沐橙道了声谢,小心翼翼走下阶梯,把自己塞进了楚云秀旁边的座位,开心地比了个V,“get~”

“你衣服都没换?”楚云秀说,“我就知道,毯子给你,盖盖腿,别感冒了。”

“啊,谢谢云秀。”苏沐橙说,“对了,你觉得我们跳得……”

她还打算说几句,却听见台上响起几声吉他扫弦的脆响,同时,两束光打下来,将两个扣着鸭舌帽的身影给笼在其下。一个挺不安分地站在台上,跟着节奏晃动着肩膀,时不时拿手按下帽檐,而另一个手揣兜,唯一的动静全在打节拍的脚尖上。

而全场最显眼的,还是黄少天左手胳膊上那圈薄薄的绷带。在舞台耀眼灯光的刺激下,让他整个人似乎都带上点医院苍白的色彩。

“他真的没事吧?”楚云秀担忧地问,“虽然过了固定期,但医生也不会允许他这么闹吧?”

“他告诉我这是为了遮伤疤,而且我相信他不会胡来啦”苏沐橙说,“再说了,就算他乱来,叶修也不会放着他不管的。”

“这也是。不过叶修也是那种看热闹不嫌大的人。”楚云秀说着,突然有些惊讶地挑挑眉,“哟?这首歌”

“我一开始听到这个选曲也吓了一跳。”苏沐橙一边说,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台上,“完全不能想象叶修跳这种元气风呢,我之前一直没看,就想留着今天欣赏……恩?”

“两种画风啊!”楚云秀笑了出来。

在男声开口的瞬间,两人都只是侧过身,地用右脚在地上画了个半圆,摊开双手耸了耸肩膀,然后往前轻轻一钩左腿,借着后倒的趋势碰了碰对方的后背又弹起。干干净净的一个动作,统一而协调。只不过……在两人在起手的那刻,舞台顿时仿佛被划分成了两半。

黄少天的动作一如既往,利索干净中带着点没骨头般的灵活。他手臂在胸前快翻了几转,仿佛下一秒就要卷成一团,可却又奇迹般地拉扯开。在旁人眼里看来,这组动作迅速得要留下一片残影,可苏沐橙还是皱起了眉头。

而叶修……不管从何种意义上来看,叶修的动作就是黄少天的反面,别人怎么努力将动作控制得行云流水,他就怎么努力俭省花在动作上的力道。可就算感觉到“这人就是不想跳吧?就是想偷懒吧?”,他那力道就恰好地控制在那点上,不多不少,尤其是那起跳落地加转身,仿佛每一个动作都如同挥出一记直球,把那鼓点直接撞上人心头上。

“其实你别说,还挺和谐??”楚云秀哭笑不得。

“还真有点!”苏沐橙说,“不过,少天的动作还是有点……”

“左手伤才痊愈的原因吧。”楚云秀说,“也不能怪他。”

“话说我觉得叶修的脸型不适合鸭舌帽。”苏沐橙端着下巴,严肃地说。

“他是为了遮脸吧……”楚云秀说,“他那要死不活的表情要是被评委看到,分分钟降评分啊。”

“真的好不搭。”苏沐橙鼓起了腮帮子,“平时不在意着装就算了,怎么上个台还这么随意!”

两姑娘有一搭没一搭地评价着,从白T黑裤子的服装一路谈到黄少天鞋的审美。直到歌词唱到

两人停在佯装扫弦的动作上,突然耸耸肩膀,一挺胸仰头,那帽子便从两人头上掉下去,然后借着那短暂的演奏部分,黄少天抬手,双手交握,探出两只食指,比着枪的双手朝叶修嚣张地一扬,而叶修也笑着轻微向后一仰——

那笑容看得苏沐橙直眨眼睛,仿佛见了鬼,更不要提配上一句“you’re the only one on my mind”的歌词。

然后,两人旋身往后一跳,正好落在各自帽子的后面,一脚向前踢去,两帽子一前一后地飞下了舞台,同时,黄少天收回腿的速度突然变得格外缓慢,仿佛自己给自己按下了慢放的按键,而叶修却早摆好姿势,双手在空中,如同空战片里夸张后的追逐战般迅速移动,一手埃及手漂亮得苏沐橙都看得有些呆。

然而,他突然也放缓了速度,黄少天却像突然复活,左手背在背后,脚下和腰肢的动作却骤然花哨起来,踢踏舞繁复的步伐,被他和街舞的随心所欲混到一块,待一句歌词完毕,他再度陷入延迟状态,而叶修则再次接过这只接力棒……

两人将手上和脚上的炫技分开来,看上去好像是术有专攻,但实质上,谁都能看得出来,这局面分明是在照顾手臂受伤的黄少天。而在急速的交接中,苏沐橙却无心再欣赏两人默契的配合,只是有些惊讶又怀疑地看向两人。

 

“这是双人虐狗舞吧?我怎么觉得这气氛和普通的男子舞不太一样??”楚云秀也在爆发的喝彩和掌声中,幽幽地吐槽道。

 


 

“你就作死吧,叫你把那段动作删掉的。”叶修说,“胳膊给我看看。”

“看你大爷啊你又不是学医的……”黄少天疼的龇牙咧嘴,声音都带点颤,虽然他嘴上这么说着,他还是老实地把胳膊给递了出去,“你轻点啊别拽啊,话说我要是等会再去校医院,你说那个大妈会不会又河东狮吼一通,我真想提前准备副耳塞……”

“你还有资格嫌别人吵?”叶修无奈。

“那不一样!那种中年妇女的高声贝噪音真是要人命!”黄少天说,“你有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没看出来就别抓着。”

“没。”叶修很无辜地耸耸肩,“我就想看看。”

“老叶我建议你自己可以去摔一次,然后就可以天天看了。”黄少天皮笑肉不笑地一咧嘴,把手从叶修的爪子里捞回来。

从排舞开始,叶修这些稀奇古怪的暗示就变得格外频繁。也不知是相处时间变长导致,还是说是他自己心怀鬼胎……反正,次数多了后,黄少天都见怪不怪,还顺便借鉴了不少嘴贱的技能,最近技术飞涨,还成功堵了叶修几次。

比如,在最初排舞的时候,他得把自己脑子的动作告诉叶修,可无奈吊着只胳膊,左手的动作做不出示范,而他话再多,语言在肢体动作前还是过于苍白无比。他也只有干脆把叶修当个橱柜假人模特,一步一步地把动作扳出来……可经常吧,他正绞尽脑汁地调整叶修手部动作,冷不防手便被握住了,还是那种松松地一抓便松开的力度,让人都不知道对方是因为痒反抗了下,还是别有用心。

再比如说,这阵子,虽然叶修表面上是没表现出任何关切来,外卖来了,屁股都不挪一下,还扯着嗓子叫他去取,扔垃圾的事情也从来是靠石头剪刀布。可在其他细微的地方,像是在同去上课的路上,叶修几乎是自然地站在他左侧,离他左臂三拳远,留下一段安全的距离,又护在他伤手臂的旁边,一副浑然天成的男友气场……黄少天对此的反应就是一地的鸡皮疙瘩。

可说到底,他心里还是没谱,他不明白叶修在搞什么。不知道他是真的在暗示些粉红色的东西,还是作为一个直男,压根就没把这些亲昵的举动往那方面靠。

黄少天本打算等到线头冒出来的那天,那他就可以一把攥住那条线,一举拆下那碍事的织布,用自己的眼睛看个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他本打算。

可他最后败给了最直白的生理反应。

 

 



虽然是六月,但这天热的太反常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个冬天冷的丧心病狂的原因,热度全部被驱赶到了夏天,还是说新的毕业季要来了,在大学里依依惜别的人群给这校园里更是添上分要命的热度……黄少天热得恨不得把自己切成一块一块,放进冰柜里冷藏起来,尤其是在从外面走了半个小时后,更尤其,是在裹着长袖在外面走了半个小时后。

“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呼空调!活过来了活过来了!”黄少天打开门,感受到凉风扑面而来,顿时如释重负,“今天是要有40度了吧,老叶你简直不能想象,大礼堂那边的空调居然坏了,真是要把人折腾死了……戴妍琦还告诉我们这种汗水横流的场面才性感,真是见鬼了……”

在比赛完结后,他看叶修没有赶他走的兴致,也就顺当地在这房子安了窝,刚好……他也方便送饭。

“……”叶修正在对明天的开场PV做最后的修改,回头一眼,正打算甩瓶矿泉水过去,就看见黄少天套着件厚实的运动长袖外套,奄奄一息地趴在沙发上,“……你捂痱子呢?”

“谁捂痱子啊!”黄少天说,气恼地拉开运动外套的拉链,“我靠老叶我都不想说了,真的,以后我再也不和张佳乐合作了,你看他选的化妆师干的好事!!90年代非主流重出江湖啊!!”

他说完,把衣服甩开,犹豫了一下,也把T恤脱了,裸着半个上身盘腿坐在沙发上,任着叶修哭笑不得地用视线扫过他满身的纹身图案,那种视线分明没越界的味道,只是单纯地看个好奇,可黄少天突然还是有些口干舌燥。

“纹身贴?”叶修问,从电脑前走来,“啧啧啧,你这幅样子可以去收保护费了。”

“要是是真的纹身我就给张佳乐额头上刻一个巨大的‘二’!”黄少天说,“为什么主题是叛逆就一定要贴满纹身贴啊!你是没有看到韩文清被贴了花臂的样子,绝对是道上混的啊!!还有张新杰,感觉脑袋和脖子以下都不是一个画风了你能想象吗?反正他的企图被我们暴力驳回了……哦对了,这个纹身好像可以靠酒精洗掉,我刚去买了酒精和棉签,老叶你帮我处理以下后背的?”

“帮我签一周的到。”

“……”

“算了,看在你都送了半年盒饭的份上,这次就当免单了。”叶修笑笑,坐到沙发上,提起黄少天拎回来的购物袋,从里面掏出酒精和棉签,“怎么弄?”

“我也不太清楚啊……应该往上直接抹就行了吧?等下你先准备一下,我先百度百度……”黄少天说着去抓茶几上的手机,看到叶修也伸手抓过茶几上的空调遥控板,按了两下,空调显示器的亮光暗了下去。

“你关空调干嘛?”刚才一路走回的燥热还没散去,那凉风一停,黄少天立马觉得身上开始冒汗,“靠靠靠我快热死了,打开打开。”

“你是打算满身酒精吹凉风?”叶修无语地问。

“……”黄少天一愣,张了张嘴,却真想不出半句来反驳这句明显的体贴,一时间,只觉得那阳光越过楼上几层的混凝土建筑,跟针一样撒在他身上,扎得每个毛孔都在朝外喷热气。

“你这贴的是……迷宫?”叶修突然问。

“我怎么知道我背后贴的是什么啊?”黄少天忙接话,以弥补刚才的窘迫,“话说你赶紧赶紧你不会还想走一遍这个迷宫吧?我晚上还有排练呢去晚了老韩肯定要黑着脸——喂!”

他差一点从沙发上弹起来。

叶修将指腹贴上了他的背。

但他却只是那么轻轻一点,然后又抬起手指,然后开始缓慢地移动起来,时不时擦过他的皮肤。有时是整齐的指甲,有时又是柔软的指尖,有时又悬在不到一毫米的地方,似乎是在思索接下来往哪条路去。这般微弱的信号都被放大到如同一阵麻酥酥的电流,迅速地驱动着身体的热度朝一些不该去的地方涌去。

他猛地站起来,一步跨离了沙发,一步转过身来朝向叶修,对方也被他突兀的举动惊了一下,挑起眼皮看他。

你别撩我。

他张张嘴,口型都出来了,但这句话就在舌尖上打了个转,像是发现走错了方向的燕儿,扑着翅膀扭头回去。

“靠你大爷,我怕痒。”他最后挤出这么一句,趁着反应还不明显,拎上酒精和外套,径直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在摔上门的瞬间,他一头把脸埋进了全是汗味的衣服里。

“靠。”

他压根就不相信叶修没看出来。

 

 

第二天是街舞社的欢送演出。

这是街舞社一贯的传统,当老一届的成员即将离开学院,他们都会在舞台上狠狠地疯一把,用年少的狂躁给那些即将去社会上打滚的人送行,像是一种反讽,又或是将青春最后的残渣打个包,然后再送给他们做纪念。

黄少天没时间去考虑前辈留下的传统到底是什么意味,他还有如麻的一堆烂事要去想。

昨天,等他冷静下来,他干脆把第二天的服装打了个包,以“最后关头的抱佛脚训练”为理由,镇定地给又开始通宵剪片子的叶修打了个招呼,便溜到校外,随便找了个旅馆,盯着那泛黄的天花板看了将近半个小时,想着明天六点钟开始的彩排,忙从想象里拎了串羊出来,开始看着它们蹦跶。

还是没睡意。

他翻来覆去地数了几遍,干脆还强迫着从100往0数,可每次数到几十几,思绪就莫名地飞远了去,沿着只有路灯还亮堂着的街道,还有零星几个透着闷闷光影的窗户,从锁孔里钻进屋子里,远远地盯着叶修还凑在屏幕前看的脸看。

妈的,明天干脆把该说的都说清楚算了,反正这丫马上就要毕业走人了。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想。

奇怪的是,在他做下这个决定后,他突然却释然了,连怎么帅气地告白都没策划好,就沉沉睡过去。

这件事就算过去了吧……可早上彩排的时候,又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幺蛾子:音响罢工,投影屏卡在中间掉不下来,灯光师胡吃海塞导致急性肠胃炎,每一个小时要冲去厕所一次……这堆麻烦搞得他们现在都惴惴不安,生怕又来个什么意料之外的发展。

可至少,在观众陆续进场,宣传PV一遍一遍播放,弹幕墙上开始闹腾腾地争执谁是第一男神女神时,一切还是顺风顺水,没半点要出岔子的征兆。

在距离表演正式开始前两分钟,黄少天撩开一点幕布,往喧闹的观众席上望了一眼,果不其然,叶修懒散地坐在大四的特等座上,嘴上叼着没点燃的烟,看上去很是生无可恋地咬着烟嘴解馋,而他身边端端正正站着叶修的小徒弟,脖子上吊着个单反,一脸不赞同地看着叶修口里的烟,却什么都没说。

“黄少?准备了!”卢瀚文轻声叫道。

“来了来了马上!”黄少天应道。

 

 

叶修坐在前排,和其他也即将要离开社团的大四狗坐在一起,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聊着些协会将来的发展,和谁谁谁即将成为街舞社的王牌,没等多久,大礼堂的所有光线瞬间熄灭,留下一小块一小块手机屏幕的亮光。

台上第一个节目是张佳乐的。

他作为唯一一个上台蹦跶的大四生,这安排用心过于明确,弹幕墙上也全是一片一片“我乐是第一!”“前面的你是粉是黑啊!!”的字。而至于他的舞……应该是昨天遭受全体客串成员的拼死抵抗,他没搞什么青春疼痛风格的纹身,只在有些奇怪地在脖子上贴了块方正的膏药贴,跟脖子被拧了似得。

第二个是肖时钦的机械舞,叶修发现他也在手背上贴了块创口贴,只不过叶修没在他手部的动作间看出半点影响来。

第三个上台的是楚云秀和王杰希,前者穿着条超短裤,左大腿上明晃晃地缠着一拳绷带,而后者胳膊上绑着小块的纱布,是人都察觉到这点异样,观众也开始嘀嘀咕咕地咬耳朵。

“怎么回事?”韩文清皱着眉头问。

“鬼知道。”叶修好笑地看着这群装伤的人,以及弹幕墙上“我女神怎么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和”怎么大家身上都带伤啊!”“街舞社昨晚是不是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枕头大赛啊233333。”

第四个是苏沐橙,她身上倒没贴着膏药缠着纱布,但她少有地穿了件宽松的长款T恤,还没开始跳呢,弹幕上就全是“女神求小蛮腰啊!!!”“前面的放肆!岂是你想看就看!对了苏女神全部露腰片段剪辑请私戳138xxxxxxxx”“好人一生平安!!!”。

第五个……叶修总算是等到了他在等的人。

黄少天和方锐一左一右地走上台,一边跟着Bills的前奏摇晃,一边冲着观众打着响指。而他和方锐对称着,一人在鼻子左右贴着块创口贴,还挤眉弄眼地冲对方竖了个中指,嘴角的笑意都快把创口贴顶到眼睛上。

“看组合猜风格啊!”林敬言笑着说。

叶修突然松了口气。

也对。他想,他根本就没什么好担心。

这人的情感有时分明得像是夏日的旭日,烈日高照时,连那写无形的光芒都被裹上层炽热的温度,晒得人哭笑不得。而当有外界因素如云团般飘过,他也就消沉那么一两个小时,然后等风来了云散了,一切都还是之前明晃晃的样子。

他就喜欢这人这个样子。

等他回过神,他发现台上两个家伙居然就这“And my shoes, my shoes”的歌词,一边跳舞,一边张牙舞爪地竭力试图踩上对方的脚,两个绕着舞台的中心轴,眨眼间就转了好几圈,再配上方锐满脸真诚严肃,一副踩不上我不姓方的视死如归,和黄少天亮出小虎牙,势在必得的笑容,叶修发现自己没法不笑出来。

是时候说清楚了。他想。

他一直说不上来自己心里的感情到底算得上什么,可当他从一方那里感知到明显的波动时,才明白过来,自己心里那玩意,是能和那起伏,产生剧烈地共鸣的同类。

 

“咳咳。”在又一个节目完成后,张佳乐走上台,从工作人员手里接过话筒,“接下来最后的表演,也是街舞社传统的特别节目。”

“我们……恩,就是我,挑选了一百首经典的曲子,当然,知道曲目的只有我,之后将会进行随机播放,而按照现在舞台的排列顺序,每个人轮流即兴表演一分钟左右。”张佳乐说,朝台上众人挥了挥拳头,便直接从台上跳了下来,大大咧咧地把自己摔进特等座上。

“哎哟?”叶修说,“这创意不错啊。”

“那是!”张佳乐毫不客气地接受了这赞美。

“不过你怎么不参加啊?”叶修问。

“……为了凑整。”张佳乐视线飘忽着,格外正直地。

王杰希率先站出来,其他人也很主动地退后了一步,轻快的吉他从音响里流出来。

“Rising Girl”林敬言说。

接下来上的楚云秀拿到了Soldier,周泽楷拿到了Me You,都是街舞社成员耳熟能详的曲子,说没看过对应的排舞,也至少知道下一段的调子。

而等孙翔蹦上前时,他身上已经找不到前面几个人那种轻微的紧张感,他傲气地回头看向音响,手揣兜里,用不可一世形容他的气焰都不足未过——

出来的第一声,是一声清脆悠远的笛鸣。

孙翔愣了半秒。

叶修看向张佳乐,发现这货满脸大仇已报的痛快,憋笑憋得脸都青了。他还没来的及开口询问,婉转的女声从音响里飘了出来。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噗。”

林敬言一口水全喷韩文清脸上了。

 

“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真TM是经典曲目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方锐扶我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下小周你帮我挡挡,我形象要没了哈哈哈哈哈哈!!”

“芬芳美丽满枝芽~”

“哈哈哈哈哈哈怪不得张佳乐不跳啊!不然以他的人品,中招的绝对是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又香又白人人夸~”

“哈哈哈哈导演他不跳!申请加时!!”

孙翔听着背后队友幸灾乐祸的笑声,觉得自己眼泪快掉下来了。

他在舞台上僵硬地站着,气急败坏地想把这段该死的曲子熬过去,可伴随着观众席上起哄声阵阵,他悲痛地发现,一分钟过去了……可后台仍然没有切换曲子的动静。

“随便来一段就好了。”王杰希在后面出声建议,“后台坐的可是喻文州。”

“……”

孙翔痛苦地又纠结了半分钟,想着究竟什么玩意能够配得上这魔性的曲子……最终,他想起他高中的课间操。

 

于是乎。

在这本该成为他人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在这他将获得无数学妹爱慕崇敬的眼神的场合,又或是在这他将以自己的天赋向社员证明自己实力的舞台……他在台上打了一分钟的——

太极。

 

 

叶修看着黄少天在台上彻底笑疯了,和旁边的方锐一起东倒西歪的蹲在地上,就差没如同表情包一样捶地板了。等到这首曲子总算是被掐掉,孙翔黑着脸地回到大部队里,他才捂着肚子从地上站起来,似乎是回忆起什么,又笑得弯了眼。

方锐搡了他一手拐子,对他嘀咕了几句。黄少天一愣,脸上一半的幸灾乐祸瞬间变成了对自己的担忧,然后他带着些视死如归的神态走上前,在听到Here with you的英文和鼓点出来时,很明显地松了口气,还顺手从肖时钦脑袋上揭了顶鸭舌帽,扣在自己脑袋上。

“居然抽到这首曲子了。”张佳乐挺高兴地说,“我觉得这歌词特别契合现在这个场景。”

“听不懂。”叶修干脆地说。

“四级没过你好意思啊。”

“哥有工作啊。”叶修耸耸肩,“又不用保研考研出国。”

“你去死吧。”张佳乐干脆利落地说,在手机迅速敲了几下,翻出一页歌词翻译来,“你看,是不是挺应景的?”

叶修对这种没技术含量的反驳耸耸肩,还是扭回头去,看黄少天在舞台上精力旺盛地蹦跶,他额头上早就沁出一片细密的汗水,在舞台光照下,和他眼睛里的神采闪成一片。

一分钟的时间也挺短,叶修估摸着也快要切歌了,黄少天动作却突然一顿,跟机械舞里常见的断电效果般,放下胳膊,垂下眼皮低下头,停在原地不动弹了。

叶修看见他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还自嘲般舔了舔嘴唇,隔着段距离,叶修能感觉到他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

“怎么一副要告白的气……?”张佳乐迅速地问,他还没说完,黄少天抬起左胳膊,笔直地比出一把枪,枪口正对向叶修所在的位置,大拇指向下一压,枪口猛地弹向空中,又在额头上轻轻一弹,手掌平摊,化作一个道别的致敬。

 

弹幕墙瞬间就爆炸了。

“我的妈好帅!!!”“在我心上~用力地开一枪~”“中弹,倒。”“报告队长!我方小队被一颗子弹团灭了!!!”“啊啊啊啊啊是我的位置吗不管就是我的位置!!!”“啊大大请把子弹全部注入♂我的身体吧!!”“前面的不要污!!”“卧槽前面那群混蛋你们叫我怎么直视黄少的手指!!”“噫……”“手指那位,你不说还好,一说就想到了好多污污的东西……”

 

叶修用余光扫了眼手上的歌词。

“Nowhere else that I belong,

Than here with you”

 

——我心再无归处,

除了与你相伴。

 

 

 

张佳乐神色古怪地顺着黄少天开枪的方向一条线扫视上去,又扫视回来,最后凌乱地定格在叶修身上,跟没氧似的鱼般张合了几次嘴,最后还是瞠目结舌地望着他,感觉自己脑部语言功能区受损了说不出话。

“你干嘛?”叶修心不在焉地问。

“我就觉得我刚才说错话了。”张佳乐强装镇定地说,心里却在风中飘零。

 

 

各类创口贴派上用场是在表演结束时。

在《仆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响起时,缩在后排看热闹的,和在后排忙活的工作人员,一群人推搡着挤到一排,肩膀贴肩膀,脚踩脚,努力顺着节奏挥舞起手臂,也不管手臂是否敲在旁边人的头上,还跟着胡乱地唱了起来。而后面的投影屏上,则开始播放起乱七八糟的片段,一句一句在平常看上去煽情了些的歌词淡淡地飘出,又飘走,温温柔柔的。

“要毕业咯。”张佳乐挺伤感地说。

在最后一句歌词响起的时候,台上的人突然刷拉拉地把高举着的胳膊撤下来,五花八门地伸向身子上不同的地方,跟澡堂里搓澡的人群似得。他们齐刷刷地揭下身上的纱布创口贴,或者掀起衣摆拽开领口,露出身上早画好的,大小不一,五颜六色的星星。

“君に见せたいものがあるんだ”

“我想将这礼物呈现给你”

“孤独な夜にもきっと”

“那是在孤独难耐的夜晚”

全场的灯光,连同舞台上的光辉与投影仪同时熄灭,只剩下那一片荧光笔绘制的图案微弱地闪烁着。整个大厅无人说话,只能听到舞台上方的机械嘎吱清响,幕布缓慢地垂下——

“哇——”一些女生低声叫了出来。

蓝色的幕布上,有人用更耀眼的颜色,满当当画着几乎要从布料上溢出来的星空。

不是那种儿童绘画般简单的菱形或五角星,而是数不清的小银点,真的如同银河的轨迹般,从画布的一角延伸向另一头,而在银河左右两块,有人用清秀的字迹,写下了最后两行歌词:

“远くで辉き続ける”

“仍然会在远方闪闪发光的”

“几千の星を”

“千万的繁星”

 

 

 

 

 

 

“呼……”幕后一群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说真的,上午那堆事过去后,我真怕又出什么问题。”肖时钦说,抹了抹头上的汗。”

“我怎么听到头上有什么声音?”方锐冷不防地问。

“什么声音?”楚云秀警惕起来,问,“我没听到啊。”

“感觉像是绳子绷紧要断掉的声音……”方锐抬头望去,“可哪来的绳子?”

“……”肖时钦扶了扶眼镜。

“别吓人啊别吓人啊。”黄少天说,表演一结束,他猛地便焦躁起来,恨不得冲到观众席上问那一直板着死鱼脸的人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后面的人先退场啊,哎怎么还不给我们开个灯,出口那么窄别撞着了……”

“卧槽!!”方锐惨烈地嚎了一嗓子,“上面!!”

众人被吓了一跳,往上看去,竟看到那厚实的幕布,跟星空坠落般,披头蒙了下来。

“趴下!!”也不只是谁,器宇轩昂地吼道。

然后,一群早就通过舞蹈练出一身敏捷性的人,齐刷刷地朝前一扑——

“日我的头!”

“谁的大脚丫子!蹬着我的肩膀了!”

“我靠我靠我就看到头上一片闪闪的!哎哟!我撞到谁了?”

“我……”

“……刚才谁吼得趴下!有病啊!!抗日剧枪战看多了吧!”

“麻蛋!!谁挂得幕布!站出来!!”

“……是这样的。”一个闷闷的声音回答,像是拿什么蒙住了嘴,“为了讲究荧光效果,我们是在表演前一个小时涂完色晒完太阳然后给挂上去的……因为学校不让我们折腾他们的幕布,所以这个幕布是我们自己买的,跟学校的规格有点不太符合,所以只能用绳子那些临时装置随便固定了一下……”

“肖时钦你别以为我听不出来是你的声音!”

“今天的聚餐你请客啊!!”

“那个……”肖时钦很有歉意地说,“大家最好别说话,那个荧光粉是有毒的。呼吸进去对身体不好……”

一片沉寂。

 

幕布下的人一个一个灰头土脸地钻出来,每个人都拿衣服下摆捂住口鼻,眼神真挚地回瞪一眼那张巨大的幕布,和正满头大汗正在帮助把幕布卷起来的肖时钦。

“那个……那个是谁?方向错了,小心那边是舞台边缘!”肖时钦喊道,“别摔下去了!”

“啊?啊?啊?”黄少天闷闷的声音传出来,他在台上亢奋了将近一个小时,情绪高度紧绷,突然被罩在这全是灰尘和荧光粉的布料下,还拿衣服遮着口鼻,他感觉大脑都有些缺氧。而外面的声音隔着厚厚层布料传进来,仿佛是从四面八方扩散来,“卧槽卧槽卧槽我有点晕了,那我转个方向,帮我看看对不对??”

“对,就你那个方向,”肖时钦说,“要不要……”

“你说什么?”黄少天问。

“有人进去拉你了。”肖时钦说。

“谁谁谁?”黄少天纳罕地问,“我去,又不是灾区救援,还搞什么救援队?等下我估摸着这距离我快出来的,别我出来了那个人又困在里面了……咳咳咳,这幕布你们买来没洗过吧卧槽!”

他皱着眉头,捂着嘴咳嗽,有些缺氧却又不敢拿开嘴上的衣角,他蹲着走了几步,却从幕布的拉扯上,感觉到不远处就有个人。

“咳……谁谁谁?”黄少天朝着那个方向伸了伸手,碰到了一截胳膊,他还没得及反应,便被对方反手抓住了手腕。

他指肚上有层薄薄的茧,指节细长而干净,力度温柔得像是握住一束满天星。

黄少天一愣。

“老叶?”他轻声叫到。

那人没有回答。黄少天一边咳一边朝着那边挪动了点,想试着借着荧光粉辨认对方的脸,却冷不防从暗处伸出一只手,试探性地点在他右脸上,沿着他脸上的五角星轻轻摩挲了两下,顺便把他捂住嘴的手给摘了下来。

然后。

他在低矮的星光下,亲吻他。





END

 

——————————————————————————

接下来是复杂的参考材料清单和歌单……跳舞这种东西我觉得我表达不出来〒▽〒,搁这给大家体会一下……不想看直接拉结尾。

参考对象主要为 1M舞团的 Park和Junho Lee

叶黄合舞:Rude-Junho Lee   av2495760(0.34秒的脚法,0.49秒抖落帽子真是戳翻我了!!!)

黄+方合舞:Bills-Junho Lee    av3178586(0.06秒的表情!0.46秒开始的高潮!!!)

顺便安利Bongyoung Park 的POP av3024782(1.24的跳跃)和他的It will rain  av4214755  还有Assall Crew 的runaway   av3200384 里面的四个小流氓超可爱!!黑衣单扣小哥就是我心中的点心大大哈哈哈!!

(顺带一提LA style是国内的说法,国外一般叫Lyrical hippop)

 用到的歌放子博了,链接走

叶神被偷拍的:Sketch plane

叶黄合舞的:La Da Dee

黄+方:Bills

黄少的即兴: Here with you

落幕曲:仆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这首歌……泪奔推荐MV,当然剧情跟这个MV没关系……用歌手ram wire应该可以搜)

——————————————————————————————

 @链球菌。   如你所见,我杂七杂八的脑洞又开飞了……等我哪天能安心地睡上7小时再考虑把一些小伏笔和广场舞的番外补上……

宝宝大后天生日,有意见别挂我嘛……(๑•ᴗ•๑)

评论(42)
热度(410)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