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Answer the Door

修罗期的我居然赶上了!!!!!(手舞足蹈)

*最近都在码代码,文笔都死了。

*不擅长的日常向(),没什么剧情

*全文15573字,有四千的肉。

*驾驶技术如下图,搭车需谨慎



 

(此处应有配字:看!真正的自行车!!)(重点错)

——————————————————————————————

 


1、

那是一扇随意门。

 


2、

不是那种能从肚子里抽出来,走哪带哪的便捷道具,毕竟黄少天也不是哆啦A梦,也拒绝在自己的肚皮上开个四次元空间。那就是一道门,实实在在存在的门。之前是他卧室的房间门,现在是他宿舍的门。反正只要他心心念着那个地名,再推开门走过去,一眨眼,他就站在那个地方了,没落下半个胳膊一条腿,记忆意识什么的也完完整整,反正就跟真正的神秘道具似得,堪称完美的瞬移工具。

他记不得是什么时候获得这牛逼而灵异的能力的,大概就是小学时,哪次懒觉睡过了头,收拾完书包,慌慌张张地往外冲,结果他正嚷嚷着“啊啊啊啊啊迟到了迟到了”,门一推开,却发现自己一步跨进闹哄哄的教室,班长茫然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表,说还早呢,别激动。

而之后,那个门就一直保留了这牛掰的能力。

 

所以,当黄少天正式拿到蓝雨的邀请函,打算离家独自生活时,第一舍不得的是母亲的好手艺,第二舍不得的,就是那扇宝贝一样的门。他甚至动过心思把门拆下来,叫搬家公司一起带走,再找个借口换掉宿舍的门。但最后,他很认真地观察了下自己门上童年的涂鸦,淘气包马小跳的贴纸,以及上面遍布的脱漆和划痕,最后想象了下魏老大满脸“听说过恋床癖没听说过恋门癖的啊!”的惊愕,还是只得心痛地作罢。

那种心痛的感觉大概真的像是被人拔掉了隐形的翅膀,从此之后去哪都得靠脚板丫子开路,没办法赖床赖到最后一刻,没办法省下那罪恶的交通费用和时间……不出半个月,早被娇惯坏了的黄少天痛心疾首,无比怀念自家门的体贴和关照,正盘算着怎么回家找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把门给扛回来,然后他正念念叨叨着推开宿舍大门,发现自己站在自家门口,正在削苹果的老妈吓了一跳,差点一刀划伤自己的指头。

于是乎,黄少天发现,好像不是他家门有多神奇,而是他自身有点神奇。

 


3、

他本打算把这个能力藏着掖着,但却在他搬进训练营,和喻文州共寝后不到一个月,就暴露了。

那次真的是怪他自己。两人通宵竞技场,比赛时特别亢奋,而比赛下来后,发现脑力体力消耗过大,肚子饿得咕咕直叫,黄少天揣了点零钱,打算去楼下的超市买点泡面火腿,但可能是饿得太厉害,脑子里的渴望过于强烈,再加上用脑过度,头晕乎乎的,他一推门,发现自己已经身在超市门口,一拍口袋发现还没带手机。等他狂奔回寝室,发现半个蓝雨的人都惊恐地塞在他寝室里,而魏琛手机上一串明晃晃的三位数,看样子下一秒就要按下拨通键……

后来,喻文州表示,他本没有坑队友的意思,但他当时就这么看着黄少天就这么消失在走廊,他真的受到了100点的惊吓伤害。

 

好吧,其实这能力暴露了也没什么事。

就是从此之后,他完全成了蓝雨上下的跑腿小能手,每周经手的泡面总量都能上三位数。因为那扇门除他之外,其他人都用不了。

其实这也算不了什么,能力大责任就大,黄少天也不介意在自己去超市时多抱几桶面,就当做是个队友服务。只是这种事情真的是一传百百传万,画风从“黄少天有一扇随意门!”转变到“你知道吗黄少天有一扇能够穿越次元飞越宇宙的命运石之门!”,以至于在第二季比赛,蓝雨对阵嘉世,在比赛结束后,来旁观的黄少天撞见了叶修,心情五昧杂陈,崇拜与对失败的不甘交织,让他不知能说些什么,本打算绕路走,却发现对方在看见他胸口的名牌时,露出了惊讶的神态。

“你就是那个传说中……”叶修好奇又狐疑地问,“从火星穿越来的,还自带回城道具的黄少天?”

“……”

Excuse me?

 


4、

“卧槽!!”

黄少天一拍键盘,猛地站起来,椅子腿在地上划出一声干涩的巨响,引得喻文州侧头看来。

“我靠这也太不科学了吧?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手速有多少?你有开检测吗?而且就算手速跟上了,人的意识怎么可能接得上??我靠你还是人吗?”黄少天难以置信地念叨着,他刚才被一串眼花缭乱的连击给清空了血条,而且期间还时不时遭受叶修频率不高,但杀伤力极强的垃圾话攻击,整个人都处于懵逼状态。

正值第三赛季的开头,黄少天带着蓝溪阁,摩拳擦掌打算拿下一个野怪,将材料送去给魏琛银武,可哪料到中途横空窜出个弹药专家,连坑带蒙,把野怪给拐跑了。他一看对方的阵容,得,嘉王朝。再一细想对方的打法,除了叶修还能是谁。

“PKPKPKPKPKPKP!!!”他一大段私信给那个ID发了去,想了想觉得还不够,又在公屏上刷了起来。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真接下了这个挑战,开了个房间,然后干脆地把黄少天的剑客挑翻了。

“习惯啊。”叶修用一贯的语气说,“你的意图太明显了。”

“不可能!”黄少天立刻反驳,年少的精气翻涌着,让他亢奋得面颊发热,“刚才节奏那么快,我自己都没时间去思考那么远的动作,你怎么可能预测的到!”

“猜的。”叶修语气格外理直气壮。

“所以你只是随口在说吧!”和叶修聊了几句,黄少天对他的崇拜早就灰飞烟灭,“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难道不是战队机密吗?”叶修笑笑,“小同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而且。”叶修在黄少天噎得不知道如何反驳时,慢悠悠地补充,“你确定要质问我是不是人?火星人同志?”

“靠靠靠靠靠靠靠!!!!”黄少天气得想摔耳机,最后估量了一下,还是忍住了火气,揉了揉脸,打算去冲个冷水脸冷静一下。他气冲冲地拧开门把手,夺门而出——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消失在了门后。

喻文州默默打开了携程机票的网站。毕竟,黄少天这功能虽然方便,可惜是单程的。

 

黄少天现在还记得,当他猛然醒悟过来自己冲到嘉世俱乐部时,他整个人都傻了。

“我靠!”叶修也惊呆了,“你真能瞬移啊!”

“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黄少天满脸黑线地说,“我看看……幸好我带了手机,我得赶紧给蓝雨那边说一声,靠明天还要选拔,这怎么破啊靠靠靠靠!!!这也太巧合了吧!能不能不带这么玩得啊!”

“你不是不想和我说话吗?”叶修捂着耳朵,面无表情地提醒。

“靠,谁和你说话了!我这叫自言自语,不想听就滚边去。”

“同志,这是我的房间。”叶修继续提醒,“我还没说你这叫非法入室。”

“你大爷,你不看看怪这怪谁!”黄少天一边噼里啪啦给喻文州按着短消息,一边头都不抬地冲叶修龇牙咧嘴,他郁闷得都要炸了,可叶修还一个劲地煽风点火,“要不是我想着一定要殴打你一顿我能跑这来吗!……只能订到明天四点半的飞机,回去已经迟了啊!靠靠靠怎么办啊!”

“你们要选拔什么?”叶修问。

“下一批的参赛选手……”黄少天头疼地说,“算了,我把机票再推一天吧,反正明天也赶不回去,你们这附近有网吧吗?还有宾馆?我看看能不能拜托队长通融一下,远程交流一下。”

“有,出去左拐就是几家。”叶修说,“不过,你带钱了吗?”

“……”

“这还算好,钱我可以借你。但我刚才就很好奇了,你说要坐飞机,住酒店,和去网吧,”叶修扳着指头,“你带身份证了吗?”

“……”

“……靠,你别说了,让我想想怎么办。”黄少天泪流满面。

 

最后,还是叶修把他领到嘉世一间空闲的寝室,他才得以不浪迹街头。

 

 

5、

俗话说,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

自从有了上次的经历,黄少天专门在宿舍门口放着他的包,里面,身份证钱包充电宝和雨伞都准备着,要是他觉得自己情绪亢奋,出门就把这包拎上……当然,这不是他自己的点子,这是喻文州建议的。

所以,当他第二次几乎因为一模一样的原因,瞬移到叶修的房间时,他的心情平静了不少。

然而他很快又不平静了。

“我还是去之前那间房间住吧,应该没新人住进去吧?床单被子是不是还是找之前那个阿姨拿?”他问,“

“没事,你住这吧。”叶修说,“刚好我室友这几天在外面,我给他说一声,电脑你也可以用他的,账号卡总带了吧?”

“……”黄少天收到了惊吓。

“恩?怎么哑了?”叶修回头,挺诧异地问,“你的话唠能力是要等CD的?”

“不,我就是在思考你是什么居心,这不符合你人设啊!”黄少天真诚地说。

“……为了近距离观察火星生物吧。说实话我还是很好奇你究竟是怎么传送的。”

“去你大爷的!”黄少天觉得指望对方说好话的自己真是愚蠢。

“现在的年轻人啊。”叶修不满,“怎么和前辈说话的?”

“你倒有点前辈的自觉啊!”黄少天怒,“你从头到尾就没说过一句好话好不好!”

“谁说的?”叶修严肃地反驳说,“我不是要给你分析你刚才竞技场的失误吗?”

黄少天呆愣了几秒。

“你什么时候说过,我怎么没印象了?”他纳闷地问。

“就刚才啊!”

“……”

“赶快啊,错过这村没这店了。”叶修笑了,“自己搬板凳过来坐着听。”

 

 

“你看啊,这两招,你看你这收尾,虽然接这招是没错,但除了这招你还想得出其他能承接的吗?”叶修指着屏幕,“所以,根本就不用猜,只用直觉就能防下你这招。”

“可为了躲你的龙牙我只能这么躲啊!难道我还要后跳两步放弃反攻吗?距离拉远了对我不利……恩,等等,如果我后跳两步,对方肯定会追上来,这时我剑影步的冷却已经好了,那……”

“如果对手没追上去呢?”

“那他肯定是算好了我的剑影步冷却完了。”黄少天端起下巴,他本来因为懒,便直接站在叶修身边看竞技场的录像,但因为投入,他说着说着,就斜坐到叶修椅子的扶手上去了,“等下,我记得你这时候怒龙穿心也冷却得差不多了,靠,这时候冲上去有点找死,但如果能打断的话,我想想我的技能……”

“你居然记技能的冷却时间记得那么清楚?”叶修挺惊讶地问,“我以为你脑容量全拿去说话了。”

“靠,那叫战术好不好!你不懂!”

“从哪学的?”叶修无语,“魏琛教你的?”

提起魏琛,黄少天略微地愣了下。

他想起魏琛不辞而别的前天晚上,虽然他们再次离冠军失之交臂,但一群人还是吆喝着找了家街边摊,以大罐大罐的橙汁代酒,胡扯些类似“下次一定要撅了叶修的胳膊!”“干翻嘉世!!”等等豪迈的台词。虽然没人可能喝醉,可黄少天的记忆却模模糊糊的:满地乱摆的塑料瓶,擦鼻子的纸巾一团一团嵌在其间,而侃到最后,魏琛手里的明显是个深色的啤酒易拉罐……这一顿饭,他还是废话最多的那个,一开始还留意着不要教坏小孩子,后来还是满嘴跑起火车来。

他还在说关于夺冠的宏伟志向,还在畅想怎么拿着赞助环游世界,最后还跑来特意叮嘱黄少天,一定要找个机会,利用他那个任意门,瞬移到嘉世去窃取点机密……可黄少天却看见他眼睛里的光彩一点点收敛起来,变得很像街头来来往往的成年人。倒不是那种绝望的黯淡,而像是一个青年,小心翼翼将背包上数码暴龙的挂件取下来,然后将它放进一个大大的箱子,和红白机和漫画放在一起,再用封条一层层裹起来,最后放进仓库的深处。

——梦想还在,只不过不再仰仗着它闯荡世界了。

 

“傻了?想啥呢?”叶修问。

“想怎么才能打断你的大招。”黄少天说,“靠,我想来想去,要不赶不上,要不技能冷却没好,难道我之前的布局就不对?”

“别多想。”叶修说,“该来的就该来,你阻止不了的。”

“……”

黄少天一时都不知道,这究竟是对方的无心之言,还是叶修真的就看穿了他那点小心思。等他低下头,看见对方很平静地看向他,一副装成长辈来说教的丑恶嘴脸。

“可你不会觉得很亏吗?”黄少天问。

“会啊。”叶修坦然地说,老气横秋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可你阻止不了啊。”

 

 

 

6、

叶修最近有点无奈,无奈到他一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就后天条件反射似的耳朵疼。

蓝雨的小剑客似乎是真得缠上了他,还仗着有那扇门肆无忌惮,一副把他的房间当自家的样子,时不时就来个突然造访……问题是叶修还没办法责怪他,因为大部分时候,黄少天本人在一头冲进他房间后,表情比他还茫然无辜。

尤其有次深更半夜,叶修睡的模模糊糊,就听到门被推开——他一瞬间还以为是贼,猛地惊醒,结果起身按亮灯,警惕地一看,黄少天就穿个短袖和条大裤衩站在门口,被灯光晃得直皱眉头,隔了会,才似乎猛地清醒过来,目瞪口呆看着床上的叶修,然后又低头看看自己,整个人都像是头跑上高速公路的鹿,站在穿梭的车流间,眼睛眨巴眨巴,懵的。

那时,黄少天已经从蓝雨的宿舍搬了出去,住在外面的房子里。以他的说法,是他晚上被隔壁大吼大嚷的声音吵醒,脑子里还是刚才竞技场里的梦,剑影和战法的炫纹在他脑子里乱飞,然后他刚想出去敲敲隔壁门,一推开门,就被叶修房间的灯光闪瞎了眼。

“这不科学我给你说!”黄少天竭力解释,“我绝对没有来袭击你的意思!!这绝对是个意外!!而且我神经病才大晚上留着自家门开着,跑你这来!我发誓——啊嚏!”

秋天,G市和H市大晚上的气温,还是有那么点差距。

叶修无可奈何,只能往墙角挪了挪,让这个停不住嘴的家伙拱进他的被窝来,当听到对方还打算喋喋不休地解释,他抬腿揣了对方一脚。

“闭嘴,不然把你踹下去。”叶修打着哈切说,“还有,把灯关了。”

黄少天大概沉默了有两分钟。

“靠!你这床上怎么一股子烟味?你不会躺床上抽烟吧?你不怕哪天把床点了啊!”黄少天嘀咕,“斗神因烟头点燃床单葬身火海,你不觉得这死法有点怂啊!”

“你好吵……”

“这剧情转折太快,我有点睡不着,更别提我刚想起我既没带身份证又没带手机。”黄少天说,“老叶要不要我们来聊聊人生……”

他还没说完,叶修一翻身,把被子全部卷了过来。

“卧槽你干嘛!”黄少天惊呼。

“吵死了你……”叶修困得不行,两手抓着被子,直接堵在了自己的耳朵上。

“靠靠靠那也不能抢被子啊!你小学生啊你!”黄少天叫道,伸手来扒拉被子,“你当你是蝉蛹啊!麻蛋你们这晚上怎么这么冷,被子!大哥有话好说,能不能不抢被子!”

“我后悔了,能不能赶你出去啊……”叶修说。

“我就穿了件短袖裤衩你还是人吗!!”黄少天一边说一边锲而不舍地拽被子,叶修正策划着要不要突然松开被子,让黄少天自己顺着惯性摔下床,他却突然没动作了。叶修狐疑地从被子里探出头,见黄少天跪坐在床上,低头俯视着他,黑暗里叶修只能看见他皱起了眉头。

“我就问最后一句。”黄少天吸了下鼻子,问,“我怎么觉得……老叶你多久没好好睡过了?都夏休期了,你在干什么?”

那时,嘉世再次与冠军失之交臂,连续的失败,彻底打碎了王朝不败的传说,甚至有嘉世衰败的谣言四起。叶修觉得可惜,但并不觉得悔恨,但他这几天都在整理整个赛季来的失误和不足,顺便顶着马甲去抢个野怪,经常一忙起来,就发现指针哒哒地走了半圈,留给他一片稀疏的星图,以及对面小区全部黯淡无光的窗口。

有时他会点根烟,拉开窗户,给房间透透气外加放松一下大脑。然后,很多在QQ签名,在微博上挂着的伤感春秋的词句就跳进他脑子里去。他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觉得还挺搭调。

“老叶?”黄少天狐疑又有些担忧地叫了声。

“明天再说。”叶修简短地说,踢了半张被子出去,看见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撩开被子,冰冷一团地滚进来,莫名地有些懒洋洋的心满意足,“睡觉。”

 

 

 

7、

喻文州回到宿舍时,发现自己的室友正跨坐在椅子上,脑袋耷在靠背上,盯着宿舍的大门发呆,满脸生无可恋。

“怎么了?”喻文州问。

“我就在想啊,为什么这门只能单程用啊!”黄少天说,“这多不方便啊,要是它真能像哆啦A梦那个道具一样随身携带不就好多了!那样还可以避免我一头冲到莫名其妙的地方回不来。”

“你又一不留神跑哪去了?”喻文州问。

喻文州之前还挺羡慕黄少天这能力点,但在看着黄少天三番五次一头瞬移到H市,或者莫名其妙被传送到奇怪的地方后,他还是觉得,普通万岁。

“……”黄少天露出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最近我不是在看小说吗,刚好看到一段讲墓地遇鬼的事,然后我就一边想着那段剧情一边出宿舍……我刚才才从那边回来,艹真是吓死我了,幸好我没想到僵尸从棺材里钻出来的一幕,不然我真不知我要被传送到哪去……”

喻文州试想了一下,一个阴森森的墓地,噌地瞬移出一个小青年,觉得他没吓到人真是万幸。

“而且最近我突然想到,要是航空公司查到我的行程记录,肯定要崩溃。”黄少天说,“H市到G市,B市到G市,S市到G市……完全没有从G市出去的记录啊!而且好几次的时间间距还特别短,说实话,我要是真被抓去问话,我还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难道说我开车过去坐飞机回来?我得有多少车啊!”

“等等,我觉得你有一个说得不太准确。”喻文州微笑着打断他。

“哪里?”

“飞机从H市到G市,B市到G市,S市到G市……你真的不是从H市到G市,H市到G市,又从H市回到G市吗?”

“……”

黄少天看喻文州的微笑,莫名有点心虚。

说真的,他最近也从自己银行卡的开销上看出来了,他往叶修那边跑的频率太高了,不管是单算他有意跑过去,而是无心被传送过去,次数都……太壮观了点。

 

一次他又把自己搞到叶修房间里去后,叶修无语地看着他,问:“蓝雨真的不心疼这个机票钱?留你这个败家子何用啊?”

“都是我自己出的好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我又不像你,这么厚脸皮,还想找战队赖账。”

“不太懂你们有钱人的情调。”叶修感叹。

“又不是我想来,我也很烦好吗!”黄少天是真的挺苦恼的,“幸好还抢到了一张票,不然我们后天和霸图主场对战,赶不回去要被群殴吧。”

“你就真没点办法?”

“问题是我压根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啊!”黄少天说,“我去其他地方,都要集中注意力去想那个地方,才能转移过去,但只要是往你这跑,连想都不用想,有时我都觉得冤枉好吗!”

“说不定是你爱哥爱得深刻。”叶修低头作沉思状态。

黄少天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在发现自己失态后,迅速咳了两声。

“我倒觉得应该是咱们上辈子有仇,我的祖宗为了督促我宰了你报仇,才没事干就把我往你这扔。”黄少天扯起嘴角,冷笑着回应叶修的冷笑话,“不跟你废话了,赶紧的赶紧的,来两局,难得我跑一趟过来。”

 

 

8、

“你什么眼神啊老叶?”黄少天提着大包小包,站在叶修房间的门口,看着叶修满脸匪夷所思地望向他,“我靠,你不会是忘了吧?我给你说了蓝雨夏休期要到H市来一趟的,然后先借你这放下行李的吧?你不会忘了吧?你除了荣耀你还能记住啥啊?”

“不。”叶修严肃地说,“我就没想到,有朝一日能看到你走大门的一天。”

“……”

黄少天回忆了一下,他好像是每次来叶修这,都是靠瞬移的。

 

那是蓝雨第一次拿下冠军的那个夏休期,他们足足亢奋了好几天,都还觉得满胸腔的兴奋无处发泄,便一致敲定去旅行。商讨了几天,最后决定走几个地方,其中就包括了H市。

黄少天对此表示反对,因为他去这里的次数太多,又总是因为没身份证回不来,所以只能四下旅游打发时间,觉得那里已经没有什么新奇之处。但众人皆无视了他的意见,并且以脱离团体就散失旅行的乐趣为由,禁止他使用随意门。

所以黄少天不得不久违地坐上了从G市出发的飞机。

他们带的是半个月分量的旅行行李,但接下的目的地明显用不上那么齐全的装备,便打算把行李箱先摞到叶修家里,每人背个双肩包再上阵。

“你们这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黄少天在排放行李箱,想着尽量少占用叶修房间空间时问,“我们在这待一个晚上再出发,求推荐推荐!”

叶修指了指电脑。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说叶修真是全无情调。

然后在晚上,把叶修拖到了嘉世附近的KTV,定了个VIP包间。那时恰好是KTV搞活动,VIP包间送啤酒,叶修看着喻文州本意打算拒绝,但看着包间里已经HIGH起来的众人,还是放服务员送了进来。

“……”叶修无语地看着一群人,心想大老远从G市跑来唱K,难道就很有情调不成?

他没跟着他们胡闹,而是一边盘算着怎么溜号,一边思索着自己要不要还是配一台手机,好把眼前蓝雨全员丑态尽出的场面给录下来,譬如几个大爷们抢着话筒,蹦蹦哒哒地哼恋爱多一点,或者是拉着怪嗓子飚青藏高原,然后发微博上去,妥妥上头条外加刷刷掉粉的节奏。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睡着了,结果被身边一人连带他身上的酒味给戳醒。叶修睁眼一看,发现是满脸通红的黄少天,而其他人噼里啪啦瘫了一地,就连喻文州也抱胸侧靠在墙上,脑袋一点一点的。

得,等会有的搬运的了。叶修头疼地想。

“老叶你不唱首?”

“平常不听歌。”叶修说,听黄少天的语气,觉得他应该还算清醒,“不会唱。”

“基本曲总会唱吧,同桌的你?童年?周杰伦?话说我都没听过你唱过歌,你是不是五音不全的类型?但你这个烟嗓说不定唱歌会很好听啊,老叶你真的不唱唱?算了,你不唱我唱……”

看着黄少天踉跄的步伐,叶修才发现其实这家伙醉得厉害。

也不知道他这一口气又点了多少乱七八糟的歌曲,抒情的,摇滚的,小清新的,或者是MV就相当无法直视的,估计还都是些听过没唱过的歌,而醉着的黄少天也不以为意,忘了调就跟着哼哼,走调走得叶修听着都别扭还是一脸泰然。叶修听着听着,一首格外熟悉的节奏跳了出来。

“你还真点童年啊!”叶修哭笑不得。

黄少天没理他,只是胡乱地从郑轩爪子里扒出另一个话筒来,扔到叶修怀里,然后自己先跟着唱起来。

嘴里的零食,手里的漫画,心里初恋的童年……叶修听着黄少天含糊着唱出那些久违的歌词,脑子里想到的不是幼时弱智的一举一动,而是这小子跨过那道只该存在于童年幻想中的随意门,如同一切都该如此顺理成章般,来到他的身边,再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个没完没了。

就像永不褪色的童年本身,脑子里满满装着纸飞机,三八线,隔壁女生的裙子和门口五毛一包的干脆面,因为那就是这段关系的全部,干净而澄澈,直接而明了,就连那些含蓄朦胧的心思背后,也只是新鲜跳动的血肉。

 

 

9、

黄少天是在下午看到嘉世官网放出的消息的。

他刚午睡醒来,顶着头乱蓬蓬的头发,边打哈切边看QQ的消息,却看到职业选手群难得沉默,但他的私人消息窗口却炸了,有人就发来一个网站,让他赶紧去看,而有人单刀直入地问他:你知不知道叶秋退役了??

什么??

他一瞬间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有些茫然地戳进网页里,却真得看到了嘉世官网上措辞严谨的宣布,宣告叶修因为年龄问题,正式选择退役,离开职业选手的舞台……

他猛地从床上弹起来,下意识就冲向房间门,当手碰到冰冷的门把手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可你不会觉得很亏吗?”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回忆里轻声发问。

“会啊。”接下来是叶修一如既往嘲讽的声线,“可你阻止不了啊。”

“操你大爷的。”黄少天骂道。

 

“少天?”

喻文州给他打电话的,黄少天正在翻阅论坛和微博上各色的评论。

他每次翻几页,就气急败坏地想关掉网页,或者想把那些随口乱说的人给揪出来,和他们大吵一架,可最后他都还是慢慢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敲着键盘,一点点往下看去。

他不太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或许是为了找到点和那人有关的线索??他打不通苏沐橙的电话,窗口抖动甩了十几个过去,也得不到回应,而除此之外,这世上那么多将人连接在一起的工具,他却再也想不出能获知叶修情况的手段,只能在网上表示遗憾和谩骂的评论中,一点点筛出那人的模样来。

他心冷得厉害,却知道自己对此无能为力。

他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傻子都能看出嘉世的发言谎话连篇,通篇全是典型的混淆是非,却又不至于引火上身的措辞。若是从平常嘉世内部泄露出的端倪看,只怕是叶修早就遭受到内部的排挤,而现在终于落得被驱逐的地步……可他真的需要的是这个真相?

他不需要事情的起因经过结果,不需要这些实实在在存在的历程,更不想甘心就浏览着新闻头条,为所谓的知情权洋洋得意……

他想知道,只是对方现在在想什么。

 

“你在哪里?”喻文州问。

“我在家里啊,怎么了?”

“家里?我以为……”黄少天能想象喻文州在电话那头皱起眉头,“没事。”

“我是准备去找叶修的,但我觉得我现在我过去吧,很可能要发生殴打事件了。”黄少天闷闷地说,“靠,队长我告诉你,我真的要被这个门烦死了,现在我都不敢开门取外卖你知道吗,我怕我一推门我就被传送走了,只能吃泡面,蛋疼。哦,对了,队长,明天请个假。”

“我打电话就打算给你说这个。”喻文州无奈地笑笑,“假条我帮你弄好了,你去吧。”

黄少天挂了电话后,又百无聊赖地坐了会,揣好身 份证手机和钱,走到自家大门前,突然兴起,抬起手轻轻扣了两下,然后走了进去。

 

黄少天跨进那乌烟瘴气的网吧时,看到叶修正一脸惊悚地看向他的方向。

“……你干嘛?”黄少天发现自己准备好的台词被叶修这出戏的表情给堵回去了。

“你说呢。”叶修哭笑不得地看着他,“大半夜的,突然听到身边传来敲门声。吓死哥了好吗!”

“……”

“靠,我回去一趟重来……这段你当没发生过。”黄少天彻底自暴自弃了,说着就往外走,还没走出一步,就被叶修伸手抓住了。

“重来什么?”叶修问他。

重来什么?

他做好了打算,在看到的叶修的时候,什么都不问,什么都不提,什么都不关注,就冲上去给他个拥抱,说一句“辛苦了”,然后扭头就撤,留下黑夜里一个潇洒的声音,简直不能再符合他一击必杀的气质了。

可当他干巴巴地说出那句台词后,他看着叶修因感动轻微放大的瞳孔,闻着他身上呛人的烟味,突然感觉鼻子像是被谁狠狠地一拧,酸的他整张脸都要皱成一团。

在那种不知名的冲动的趋势下,他凑上去,吻了吻对方。

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大喊着网 管,嚷嚷着要桶香菇炖鸡,他下意识伸出舌头舔了舔对方的嘴唇,竟真尝到了香菇炖鸡那股胡椒过浓的味。

 

“靠。”在黄少天退后几步后,他和叶修对视了一会,却被对方灼灼的目光盯得喉头发紧,他不由骂了声,“你看毛啊,能不能说点什么?”

叶修轻轻笑了声,还是没说话,而是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把人抱了个满怀。

 

 

 

 

10+11

换成了A03!

 







12、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END

 

————————————————————————

因为“暴li流血”这个词,我被lo警告有敏感词,找了半个多小时……………………(挽袖子)字数可能有个位数的改动,没关系吧……

哎感觉我真不适合写日常……(你TM把这叫日常?)

蹭完TAG就滚回去准备考试和比赛了……方

——————————————————————

 

*全诗如下:

也许你我终将行踪不明
但是你该知道我曾因你动情 
不要把一个阶段幻想得很好 
而又去幻想等待后的结果 
那样的生活只会充满依赖 
我的心思不为谁而停留 
而心总要为谁而跳动

 

网上大部分的说法是说这是波德莱尔所写,但专门去翻了《恶之花》并没有找到……所以,我也不太清楚出处……



评论(49)
热度(1655)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