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一起凶杀案

全员性转+纯恶搞+OOC+全文内容超级无敌低俗+惊天霹雳雷,慎慎慎!!!!!!

朕曾经也以为朕绝对不会碰性转题材!!可today我控制不住自己!!放开朕!!朕没病!朕不去医院!!朕也不吃药!!!!这个题材朕还能再写一百年!!!!

没有CP,您觉得是CP的,都是女孩子间纯洁的友谊

 

 


 

 

 

Are you ready?

 

 

 

那来吧勇士!

——————————————————————————————

 

 

0、

徐景熙被杀害了。

 

 

1、

她是在入睡时遭到的袭击,一刀割喉,一击致命,鲜血淌了一床单,从尸体的状态看,她甚至还来不及从睡梦中清醒,就已经命丧黄泉。

 

 

 

2、

“叶队,你怎么看?”方锐问。

“这是一起蓄意的谋杀。”叶修问。

“废话。”正在进行尸检的魏琛翻了个白眼,“凶器不在现场,门锁也有被破坏的痕迹,我还不瞎。”

“我已经有嫌疑人的名单了。”叶修说。

“……靠你这推理的进展跳跃得也太快了吧!”魏琛大惊。

“沐橙,”叶修写给苏沐橙一张名单。“把这些人带过来。”

“恩……”苏沐橙扫了一眼名单,“这些人可不会乖乖跟着我来啊,给我个理由呗。”

“你就告诉她们,因为她们平胸。”叶修说。

 

 

 

3、

第一个被带来的是黄少天。她人还在路上,那高频率的控诉就跟导弹似地,biubiu地从远方射来。

“我靠靠靠!!我告诉你!叶修你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你不能侮辱我的胸围!!!我要控告你歧视!”黄少天还穿着睡衣,头发乱七八糟地翘起,睡裙从领口一路平直地垂下来,“什么叫‘因为我平胸’?这是赤裸裸的身体歧视!!我要找我律师!我要投诉——”

黄少天的声音和旁边的窃窃私语戛然而止。

叶修神色坦然地将一只手按在了黄少天胸前。

黄少天看上去不像是被袭胸了,而是中了九阴白骨爪,一瞬间脸都青了,直到叶修把手撤下来,她还满脸难以置信,嘴巴一张一合,像是骂人的话太多,全卡喉咙里了,

“我这不叫歧视。”叶修这时还悠哉哉地说,“我这叫平视。”

“……”

“沐橙,你先去找下一个,这个先放了。”叶修朝苏沐橙挥了挥手。

“恩?不用先把这个关起来?”

“不用了。”叶修回答,又扭头对黄少天说,“你先回去换身衣服,至少垫一下,太惨了,姐都看……不对,摸不下去了。”

“我杀了你啊!!!”

 

 

4、

第二个是张新杰。

她倒没穿着睡衣,而穿着正经的正装,连头发也整齐地盘在头上,还画了基本的妆……但她看上去很火大,非常的火大,连苏沐橙都有点不敢和她随便搭话。

“没睡醒?”叶修问。

“你知道我的生活作息,现在的时间,我应该准备早餐。”张新杰说,“而且为了你那缺少逻辑的控诉,我只做了最基本的脸部护理,但眼部、唇部,手部都还没——”

“你那个兔子饮食?”叶修不屑一顾,随手就把手中的巨无霸递过去,“来,给你姐的早餐,一大早就看凶杀案,刚好也没什么胃口。话说你才20,搞得像是跟更年期的衰老抗争一样干嘛?”

“第一,我今天的早餐是金枪鱼沙拉,不是什么兔子饮食,兔子不吃金枪鱼,第二,我手还铐着的,接不了,第三,护理是必须的,第四,谢谢你的好意,但我拒绝任何的垃圾食品,”张新杰说,看着只剩下三分之一的汉堡,“而且还是剩下的。”

“沐橙,把她手铐解了。”

苏沐橙把钥匙串直接扔到了叶修手上。

“哎,我说小张你就是活得太累。”叶修说,自己动手把张新杰的手铐解开,“偶尔放纵下,吃出点肥肉来,才有健身节食的意义,对吧?”

“可这种油炸食品里含有……”

“我就这么给你说吧。”叶修严肃地打断张新杰,不容分说地把汉堡塞进她手里,“你再一边拒绝摄入多余的脂肪,一边做俯卧撑,你的胸一辈子都长不出来。”

“……”

 

 

5、

接下来,方锐和魏琛站在一旁,看着一群人被苏沐橙扔了进去。

王杰希、周泽楷、肖时钦……正值方锐正和魏琛议论谁最小时,苏沐橙笑吟吟地站到她面前,手中的手铐熠熠生辉。

“苏哥……?”方锐看了看旁边的魏琛,发现魏琛正一脸悲悯地看她。

“叶队下的令,别怪我啊。”苏沐橙麻溜地将方锐双手扣在背后。

“靠!!!”方锐忙惊叫,“叶队你居然怀疑我??不,这还不是关键……你居然觉得我平!!?我怎么都是B好吗!!”

“你忘了?上次你小区断电了,”叶修说,“你跑我家来住了一个晚上。”

“……然后呢?”方锐瞪眼。

“摘下bra,假象和真实之间只隔了一块薄薄的睡衣布啊,方锐大大。”叶修沉痛地说。

 

 

 

6、

“这么一看,”魏琛确认自己安全后,凑到叶修身边,“联盟里的平胸还真多啊!我之前怎么都没看出来……”

“说明你没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叶修沉思着,说。

“……”魏琛想了想,突然惊恐地抱胸后跳了几米,“我靠!!叶修你个变态平常都在看什么????”

“……”

“山川。”叶修继续沉思了一会说,“和湖海。”

“开个玩笑。”叶修在魏琛要尖叫救命前,笑了笑说,“先准备审讯吧。”

 

 

 

 

7、

第一次审讯的是张新杰。

至于为什么不是按照顺序,先审黄少天……叶修的解释非常简单,先等她自言自语累了再说。

“汉堡吃了没?”

“请问与案件有关系的事情。”

“汉堡吃了没?”

“……”

“吃了。”张新杰觉得如果不回答,叶修就会一直重复这个问题,“在垃圾食品和不吃早饭间,我选择前者。”

“为什么叶修这么关心张新杰的早餐?她们两关系什么时候那么好了?”苏沐橙在一旁偷偷问魏琛。

“因为有一种女性心理,叫我减不了肥你也别想瘦着。”魏琛秒答。

“……”

“你昨天晚上在哪里?”叶修问。

“家里。”

“有人能作证吗?”

“没有。”

“你真的找不出任何不在场证明?”叶修说,“这样,你的嫌疑非常大。”

“可否允许我先问一个问题?”张新杰说,“为什么你要怀疑我?我的动机是什么?”

“很简单。”叶修正经地说,“徐景熙职业是奶妈吧?”

“恩。”

“你也是奶妈对吧?”

“恩。”张新杰很认真地点头。

“同为奶妈职业,一个罩杯有D,一个是A+,”叶修一拍桌,“这不是最佳的谋杀动机吗!”

“……”

 

 

 

 

8、

“女人的嫉妒心真可怕。”旁观的楚云秀感叹。

 

 

 

 

 

9、

张新杰因为没有合适的证明,被关了回去,第二个接受审讯的是王杰希。

“我听说了你推断的动机。”王杰希在叶修开口前就说,“但我可以找出合适的理由,证明我根本无需嫉妒。”

“你说。”叶修一挥手。

“因为我的职业,B以上对我只是个累赘。”王杰希说,“你想想,要在扫把上飞来飞去,还需要做出各种360的翻转,重量越轻,行动越方便,所以,我很满意我现在的状态,根本就不会产生嫉妒这类的情绪。”

“你说的有道理。”叶修说,“但你能提供不在场证明吗?”

“那个时间点,很难有人证明吧。”王杰希说。

“而且,我们刚才调查了你小区的录像,你晚上出过一次门,而且没有拍到你回去的录像,为什么?”叶修问。

“我的扫把放在外面,但我突然接到警报,说有人正试图用它来扫地,所以我出去拯救它,在救下它后,我就骑回来了,没有走正门。”

“但还是没人能证明,对吧?”

“没有。”

“那等会再讨论你的问题,”叶修手一挥,“下一个。”

 

 

 

10、

“……”

“就只有我一个人觉得……”魏琛无力地说,“这不是现实设定吗?为什么她们聊的话题怎么魔幻?大眼为什么会需要骑着扫帚在天上飞来飞去的?”

“因为……”苏沐橙想了想,“她就是个颠倒世俗的奇女子吧。”

 

 

 

 

11、

最后黄少天被拎上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没能澄清自己的嫌疑。

“靠靠靠靠!叶修来战个痛!!!!”黄少天冲上来,就开始言语攻击,她换了身运动装回来,看上去杀气正浓,随时可以飞起一脚踢到叶修脸上,“我告诉你——”

“我告诉你好多次了。”叶修打断她,“别穿运动内衣,胸一勒,更平了,而且你有穿的必要吗。”

“……”黄少天看上去很想一脚踹在叶修胸上。

“你的动机如下。”叶修说,“因为和徐景熙在同一队伍中,经常受到视觉冲击,所以被嫉妒驱动,心生歹意,便拿刀袭击了她,你有什么可解释的吗?”

“靠!谁被嫉妒驱动啊!”黄少天暴躁地说,“我昨天晚上在和喻文州她们通宵玩游戏!还开了语音,不信你找我们一个团的问!但我就说为什么徐景熙那家伙不上线,原来是被哪个混蛋谋杀了!!靠!我绝对要替她报仇!”

“黄少天女士,请注意控制你的情绪。”叶修说,“你再怎么气愤填膺,也填不满B罩杯的。”

“老叶你怎么不去死啊!!!”

“我们给你叫了你的证人,喻文州。”叶修完全不理黄少天,“沐橙,带她过来。”

 

 

 

 

12、

“我证明昨天整个晚上,黄少天都在和我们一起下副本。”喻文州说,“她也一直在说话,我可以确认,那是她的真人在进行游戏。”

“同时,叶警官提出的动机,也是不成立的。”喻文州说。

“此话怎讲?”

“前阵子吧……”

 

 

 

13、

那是温度要冲破温度计的G市。

“不,我拒绝。”黄少天满脸赴死般的坚决,“这玩意就是在捂汗!”

“少天,你冷静点,你这样不能出门的。”

“我不管,我爱自由!我爱无拘无束的洒脱!”黄少天脖子一扭。

“不是自由不是自由的问题,你不穿bra就一点胸都没有。”喻文州冷静地分析,“我建议,你还是穿上好。”

“……”黄少天沉默了五秒钟。

“不,我还是不穿。”她严肃地说。

 

 

 

 

14、

“所以这证明了什么?”叶修听完陈述,问。

“这说明了,就算只是在炎热的天气里,她都会宁愿屈服于凉爽而抛弃胸围,进而证明胸围对她来说,不过是身外之物。”喻文州分析得头头是道,“所以,我相信她是不至于冲动至此,因为这种问题而杀人的。”

“恩,有道理。”叶修点头,“沐橙,放人。”

“啊??”黄少天震惊。

 

 

 

 

15、

黄少天被送出警局的时候,还满脸的懵逼。

被这么轻松地释放当然是好事,她也不想再看着叶修那张嘲讽脸,可是……

什么叫胸围是身外之物??已经没有拥有的必要了吗??!!

黄少天泪流满面。

 

 

 

16、

“明天再审吧。”叶修说,“我们先去现场看看,还能不能再找出点线索来……”

“报报报报报大人——”方锐叫嚷着,一路狂奔过来,“徐景熙复活了!!!”

“什么情况?”叶修说。

“我也不知道,现在她在邱非的控制下,我担心她身上携带了丧尸病毒,正在紧急呼叫支援——”方锐说,“总之,叶队,您赶快过去看看!我已经把车给您备好了!”

“恩,好的,我马上过去。”叶修说,“但在之前,我有个问题。”

“什么?”

“你不是被我关进去了吗?”

“……”

“你又撬自家的锁了?”叶修问。

“绝对没有!”方锐猛摇头,“我这是突然感知到外面的危机情况,为了证明我人生的价值,发动瞬移术跑了出来!”

“我知道了,”叶修叼着烟,思索着说,“铁柱之间的缝隙对你这菜板子来说太宽了,一侧身子就出来了……不过,其他人都还关着,就你一个人出来了,你这恐怕是全联盟之最级别的平了吧?”

“……”

“不,我之前说错了。”方锐黑着脸说,“我就是撬锁出来的。”

 

 

 

 

17、

“你这现场伪造得也太惨烈了。”叶修感到现场,把闲杂人士全部赶走后,对徐景熙说,“乔一帆看见,晕血症都犯了。”

“还不是为了你的数据。”徐景熙翻了个白眼,“满意了没?”

“差不多。”叶修耸耸肩,“之前这群家伙一直弄虚作假,想法设法把数据往上搞,这下,拖到警局里面,她们总算老实了。”

“那个……”

“怎么了?”

“叶神,我一直有件事想给你说……”徐景熙一挺脖子,觉得再不说,自己迟早要被憋死,“虽然你看上去有C,但之前……不是大家去参加宴会吗,我当时数错了格子,不小心推开了你换衣间的门,看见你换衣服……所以,诚实说,叶神,你没必要去收集数据,你绝对就是最平的……”

徐景熙没敢说下去,她看见叶修微微一笑。

“方锐!”

“喳!”

“确定了,她中了丧尸病毒,已经失去理智了。”叶修一弹烟灰,“处理了吧。”

“喳!”

 

 

 

 

 

END

 

 

 

 ————————————————————

 

我已经看到了我掉粉的未来……

我还是先遁了大家再见!!!


评论(30)
热度(245)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