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不在意

*完全写不来的不闹鬼原著日常向,短小和高雷预警。

*翻原著时被黄少从另一个角度苏到的产物


————————————————————————



陈果觉得,叶修是个对什么都不在意的人。

不讲究,也几乎不动怒,除了荣耀外,也没什么其他事情能让他牵肠挂肚。就连职业选手赖以为生的键盘也是,就算是键盘缝里落满了烟丝,他也能心平气和地接过来便用。而对于三大人生究极问题,他的回答更是敷衍至极。

——吃什么?

——随便。

——接下来怎么安排?

——看你。

——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你觉得行就行。

要是个正常人,估计早一巴掌糊过去了。可还好,陈果从小当网吧老板,别的没练出来,一套雷厉风行的老大作风却是有的。这人不提想法,她倒乐得支使这人东跑西颠。可这么一来二去,陈果也觉得这人实在随意过头,相处久了,都搞不清楚他究竟是懒得去在意,还是真的什么都不在意。

这种印象持续到兴欣打败嘉世的第二个晚上。

那时,她本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和嘉世败落的复杂情绪中,却被现实给敲醒——正式踏入职业比赛,意味着她这个老板娘有的是事情做。各种申报表,各种登记,再加上一夜之间蜂拥而至的广告邀请。她正忙得头晕转向,却突然听见电话响起,拿起手机一看显示:黄少天大神。

蓝雨副队长在晚上十点给她打电话?!

陈果愣了半秒,很快反应过来,这电话应该是打给那个没手机的老古董的。

于是,她直接把手机给了叶修,继续埋头浏览某键盘商的情报。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想起自己有个朋友,在电脑城里负责销售,便想给对方发个微信问问,浑身上下摸了个遍后,才想起叶修还没把手机还回来。

不科学啊?这都过去多久了,叶修怎么看都不是会煲电话粥的人啊?还是说黄少天大神果然话太多了?

她一边伸着懒腰,一边往客厅那边望了眼。叶修正撑着窗台,手里拿着电话,嘴角挂着笑,似乎还在说着什么。大概又说了五分钟,他才挂上电话,将手机送还回来。陈果随手接过,本想八卦两句,却手一滑,差点把手机给摔下去。

手机壳上覆了层薄薄的汗。

那还是个凉飕飕的春天,还是月朗星稀的大晚上,从客厅的窗户看出去,一眼可以数清寒夜里几颗星。再怎么,也不至于热到满手的汗。但如果换个解释,那也只能是,紧张了。

 

 

 

 

“老叶,我给你说件事。”

叶修接起电话,黄少天直直地来了句。然后,就闷在那里不做声了。

这多稀奇。叶修想,黄少天向来开口前不作铺垫,直接把一麻袋一麻袋的废话砸过来。他和这家伙认识了这么久,这说话方式还是第一次见。

“什么事?”叶修说,心里有那么点不明不白的预感,“QQ上你还没说够?”

“你们没在搞什么庆功宴吧?你周围没什么人吧?老叶你现在方便说话吧?”黄少天一连扔了一串问题过来,“话说你看了QQ的?那你怎么都不回复一下的?我还是以为你老人家兴奋过度脑溢血倒地了呢。”

“没人。”叶修自动无视了后面的问题,要是告诉黄少天他只是懒得看,估计又要被吵上三天三夜,“那么紧张干什么?”

对面又沉默了,叶修只能听到对面偶尔响起的汽车喇叭声。

“怎么了?”叶修取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摸遍了裤子口袋,却发现打火机落在了电脑前,“被昨天的比赛帅到了,发现爱上哥了?”

他只是随口一句调侃,想缓解下对方那明显绷紧了的情绪,却没料到,一语中的。

 

 

 

“我喜欢你。”

“老叶你要是觉得恶心的话,就把电话挂了吧,之后我绝对不会再骚扰你了,也不会找你PK了。本来就是我的问题,我没关系……喂?老叶?你没挂?”

“我之前也没觉得我是同性恋,我高中的时候还追过班上的班花呢,虽然在追到之前就被班主任拖到办公室去臭骂了一顿,说不定是当时留下阴影了之类的。而且我在蓝雨待了那么久,也没对其他人有过这种感觉。”

“鬼知道,我还想知道呢,我跟你吵了几年了?四年?五年?反正我没哪次看你顺眼吧?但昨天我看完比赛,我觉得我真的很特别佩服你……”

他一开始说的干巴巴,像是几年没喝过水。但说着说着,可能是因为叶修那懒懒的态度,渐渐放松了下来,虽然语气还是闷闷的。叶修靠在玻璃窗上,听着对方把自己的心思全部倒过来,从相识,到这么打打闹闹的好几年。他似乎是不懂吝啬为何物,就那么直白地把一汪真心全摊在了他面前。叶修看着那波光粼粼的湖面,觉得耀眼过了头。

 

 

 

这小子总是这样。叶修想。

他话很多,多到没人愿意去计较他话里的内容,以至于很多人都忽视了,黄少天是个坦率到暴力的人。

好的就是好的,坏的就是坏的,而该说出来的,就是该大声地从嘴里承认出来。他似乎从来没那么多花花肠子,拐弯抹角去表达自己的意图,像是一丛旺盛的米兰,一旦盛开,便将所有的香气从每个毛孔里抖落出来,告诉全世界,他喜欢的,那一定就是好的。

“漂亮!不愧是押枪的祖师爷这技术还是你用得更老辣!”

“神经,那也不用退役啊。再说你们的比赛我都有看,明显是队伍有矛盾,你被孤立了。”

“还不错?靠,我告诉你,刚才那个的时候,能做到那一点的人,不会超过十个……那当然。”*

“……”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所以……”说到最后,黄少天的嗓子都有些轻微的哑,“老叶,你觉得……”

“我之前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叶修说。

“我知道,你想过这些就有鬼了。”黄少天说,“我,队长,郑轩,还有王杰希都一致觉得你是性冷淡晚期,不爱人只爱荣耀的那种,没得治。”

“那你还给我打电话?”叶修哑然失笑。

“试一试嘛。”黄少天说,自嘲地笑起来,“万一呢。”

“那就万一吧。”叶修说,把电话换了一边,在衣服上擦去手心的汗。

“……什么?你什么意思?什么万一?”

“我说,我们试试吧。”

 

 

 

叶修只是没想到,这一试,便是很长的日子。

 

 

 

 

“滚滚滚!”黄少天在被子下踹了他一脚。

夏天,他们刚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刚才黄少天玩的游戏*。那都是九六年的游戏了,人物建模粗糙而僵硬,也不知黄少天从哪里翻出来的。而他玩着玩着,竟撞见了个诡异至极的BUG。简单概括一下,就是:有一个陪练的NPC,在打败主角几次之后,竟然,他喵的升级了。

黄少天顿时就炸了,被游戏里面的NPC打来练级这种体验简直是颠覆三观。当即就一手截图发微博,一手扯着叶修开始猜测这游戏的原理。叶修被吵得不行,便吐槽说,他这是典型的游戏新玩法开创者,比如被树砸死啊,被树砸死啊……

然后他就被踹了一脚。

那一脚没用劲,就感觉像是被刚剪了指甲的大型犬扒拉了下。叶修向下伸出手,捞起对方的小腿。可能是吹足了空调,他小腿肚子上冰凉着,但顺着摸上去,体温越发明显,有种人就这么鲜活起来的感觉。

等他摸到关键部位的时候,他发现对方竟是早起了反应。叶修也没跟他磨叽,直接用手包裹上去,一边隔着布料抚摸着,一边凑到他耳边,说:“挺饥渴的?”

“靠,你租个大床房难道还就只躺一排聊天?不是我说,老叶,前几天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年少不举了。”黄少天翻了个白眼。

这运动他们一来二去,也早是熟能生巧,几个亲吻,几下抚摸,双方便都听不到窗外跟车祸现场似的喇叭响,眼里耳里都是面前与自己肢体相贴的那人。叶修把这人摁在床上,吻着他凸出的肩胛骨,一手开拓着黄少天的体内,一手按在对方的左手,感受那手因下面的刺激蜷起又松开。隔了会,也不知道怎么了,他感觉身下那人抖了两下,竟是突然笑起来。

“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黄少天侧过头,笑得眼睛眯起来,“我就突然想起咱们第一次了,简直是往事不堪回首惨痛不能直视……靠!老叶你悠着点!……唔……”

 

 

 

那次简直是人间惨剧。

两个骨子里都是好强的人,就算彼此心知肚明,对方都是新手上路,但也必须死撑出副老司机当教练的气势。结果,不说一路躺着当自己是尸体的黄少天,连叶修都差点给弄出心理阴影来。要不是黄少天撕下脸皮,去网上搜罗了一大推教学片,才总算在接下来的摸索里弄出点门路,以至于没错过人生的一大乐趣。

叶修自然是不想专程去回忆那杀猪般的场面,但却挺乐意回想两人完事后,大汗淋漓地倒在床上那幕。因为挫败感和疲惫,谁都不想说话,就那么面对面躺着。叶修伸手去握住对方的手,感觉对方嫌弃地挣扎了下,最后还是继续挺尸般地瘫在那,松松回握住。

他知道,黄少天一直不太喜欢这些黏腻的小动作。一开始,叶修以为这人是嫌这些动作太过于小家子气和幼稚,不符合他纯爷们的形象,也不强迫。但过了阵子,他发现,对方不是不喜欢,而是不需要。

告白,触碰,亲吻,这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一种证明,提醒对方这份感情的存在:你看,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愿为你赴汤蹈火,我愿在千万人面前跪下,亲吻你的手。

可黄少天并不需要这些证明。

更准确地说,他知道叶修并不是个感情热烈的人,所以,他并不需要对方刻意来做出这样的表示。

 

 

 

黄少天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黄少天下意识抬起头,挣扎两下,撑起身子,便去看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叶修看着他泛红的眼角,里面半是昏昏沉沉的情欲,半是一如既往的清明。他禁不住俯下身子,吻在他的眼角。

“你不会打算接吧?”

“滚滚滚谁接啊老叶你是不是有恶趣味?”黄少天叫道,“我就看看是谁打的……你大爷!别……啊……”

“那我们继续。”

 

 

 

 

“这才……八点吧?”陈果看着自动挂断了的电话,“怎么就不接电话了。”

“忙着吧?”苏沐橙微微一笑。

“……”陈果捂住眼睛,试图以此把脑子里不和谐的画面给抹去。隔了会,才再次开口,“那怎么办?总不能拖到明天再给广告那边回复吧?除了黄少之外没谁联系得上他了吧?”

“你定呗,你是老板娘嘛。”唐柔说,“再说了,他又不在意这些。”

“他那个人除了荣耀到底在意什么啊?”陈果哭笑不得。

唐柔和苏沐橙都耸耸肩,冲陈果还停留在通讯画面的手机努了努鼻子。

 

 

 

从他离开家门的那一刻,叶修就清楚,他不是个对感情有太大需求的人。

不少知情的人问他,你那么年少就离开家,你会不会很想家?毕竟,漂流在外,总归不是种让人安心的生活方式。可他试着想了想,觉得那家还是不回去为妙,省的又被推上一条他根本就不愿走的人生路。

但在过年的那个晚上,叶修裹着东拼西凑来的一身衣服,和苏家兄妹坐在大马路沿上,看着那时还没被禁止的烟花爆竹,孩子尖叫声此起彼伏,总觉得还是缺了点什么。

一个人总得在意点什么东西,栓在腰间,压在胸前,吊在心尖上,才不至于被一个浪就拍飞了。

而他,总归是在意的。

 

 

 

 



 

END




——————————————————————————



备注1:原文:“还不错?靠,我告诉你,刚才那个的时候,能做到那一点的人,不会超过十个”黄少天说。

“我应该是十个之一吧?”叶修问。

”那当然。”黄少天说。

备注2:那个BUG游戏叫金庸群侠传。似乎,每个,能在后期入队的NPC,都能通过打败玩家升级。96年的游戏,非常牛逼,非常牛逼。

别问我是怎么发现这个BUG的,都删档重来了(。



——————————————————————————

到出本前应该都不会有更新啦,祝大家新年快乐(>▽<)

顺便祝自己和周围的人太太平平,不要再被卷入稀奇古怪的事情里OTZ……

评论(50)
热度(1398)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