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CATCH ME AS YOU LIKE(番外)

后知后觉地发现印刷还是要花些时间的……_(:зゝ∠)_

第一次出本没算好时间_(:зゝ∠)_放篇本子里的小番外以示歉意……

(还有一个原因是再不更新连保持月更的成就都没了!绝对不可以!)


正片走这里

——————————————————————


在叶修和黄少天从第十区回警部的那天,全警局都高潮了。

其实,在这高潮前,他们每个人已经处于癫狂的状态了。嘉世阴谋的败露,把整个警局都拖入一片混乱。他们忙着搜查,忙着询问,忙着逮捕逃跑的人,好不容易人赃俱获,又来了花样的报告要写,好不容易提交上去,又被张新杰以行间距不是1.5倍为由给摔回来……正当这群人没日没夜地忙碌着,陈果突然收到了一个信封。

那是人事部发来的文件,说是有东西需要她盖章,文件内容有关她部下的调动和哨向结合的申请。陈果那时还没睡醒,满脑子的糨糊。迷迷糊糊地抽出纸来,拿出印章,印上红墨水,就打算往上盖,但在看清上面那排文字的一瞬间,她猛地停住手,尖叫了一声。

那叫声惨烈了一些,隔壁的包荣兴举着警棍,怒喝着冲了过来。这连着两嗓子彻底惊动了全楼层的人,他们忙围到这间办公室来,看究竟是什么玩意搞出了这份骚动来。

那是一份文件。

那封文件只有短短四排的话,一排标题,一排留白给各种盖章。而中间那行,写着一排简单的话。

“黄少天同志(哨兵)和叶修同志(向导)申请结合,望批准。

备注:两人为已结合状态。”

这么短短一句话,却宛如一根过短的导线,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把他们全体引爆了。

——日!什么玩意?!

——叶修和黄少天?今天是四月一号加万圣节吗?

——这是冯主席的阴谋吧?因为双方不听指挥瞎来,所以强行安排结合,对双方进行人道毁灭?

——不不不如果是这样的话要怎么解释已结合状态?难道冯主席给他们两个下药了吗?

——说不定真的是这两人本质抖M呢……在互相伤害的过程中收获了真爱之类的?

——我靠,等下,喻文州你这一副知情者的微笑是怎么回事?

——嗯?我吗?我第一次听说这事。

这下,成摞的报告全成了过眼云烟,所有人瞠目结舌地扳着指头,枚举能想到的所有可能性,而在没完没了的讨论中,张佳乐突然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他端着自己的下巴,目光严峻地审视着那份文件。隔了很久,他终于抬起了头。

“话说,老叶是向导,黄少天是哨兵。”张佳乐说,“按一般常理,哨兵都是……额,你们懂。”

聚在食堂讨论的众人沉默了一秒。

然后,这群被叶修压榨已久的人们,再次原地爆炸了。

 

 

 

从第十区出来的时候,黄少天还有些晕乎乎的。

在剿灭嘉世设立在第十区的老巢后,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就离开,而是留在那里,协助蓝雨收集证据,清理爆炸的废墟,黄少天还陪叶修去了趟他那又小又破,还飘着股袜子味的房间,收拾了他那寥寥可数的家当,才离开那座阴暗的城镇。

外面是艳阳天,管他是能反光的,还是不能反光的,在这刺目阳光的照耀下,都成了明晃晃的一片。一个小贩推着卖煎饼果子的摊子,有一搭没一搭地吆喝着。要是搁平时,在这般暴晒下,黄少天闻到这油腻的味道都得难受好一阵子。可他刚从第十区里出来,胃才被各种乱七八糟的垃圾折腾过,突然闻到鸡蛋被油煎着的香气,一时整个人都不太好。

他看了下叶修,发现叶修也看着他。

等两人各自抱了个加蛋加火腿还加酱的煎饼果子,一边啃着,一边诋毁对方吃东西的形象时,才发现马路对面停了辆白色的车,在摇下的车窗后,张新杰表情复杂地看着他们。

 

 

 

“是老韩的脑子抽筋了,还是你的脑子抽筋了?”一上车,叶修就很惊讶地问,“怎么是你来接我们?”

“我受指令,不回答任何问题。”张新杰回答。

“什么玩意?难道又是秘密任务?不是吧我们才从第十区出来,这么大的事都不让我们休息会的?”黄少天一边问,一边咬着煎饼果子。他含含糊糊地说着话,还左顾右盼地在车里四下打量,却没找出可疑的证据,“这不科学啊?局里最近有这么忙吗?”

“我受指令,不回答任何问题。”张新杰板着脸重复。

“哎哟,这条路是通向警局吧?”叶修说,“你真是来送我们回去的?难道老韩是想借花献佛,拉我入伙?你告诉他,没门啊。”

“我受指令,不回答任何问题。”

“张新杰你这就不厚道了。”叶修不满,“你不说,我打电话问冯主席啊。”

“老叶你有电话?什么时候配的,我怎么没听说过?”黄少天一愣。

“你有啊。”叶修坦然说,“赶快掏出来,给老冯打个电话。”

“靠你怎么不打??”黄少天继续吃,说话没注意,差点把一块蛋皮掉下去,忙慌慌张张地咬住,“我给你说,你别糟蹋我在冯主席心中的形象啊!我之后还要评奖的,奖金你赔我啊!”

“那个……”张新杰开口了。

“哎哟,终于打算说了?”叶修说。

“不,我是想说。”张新杰面若冰霜,“你们再在我车上吃东西,我就把你们挂到靶场上。”

“……”

 

意识到张新杰真的可能会这么干,叶修和黄少天把剩下的饼给塞进塑料袋里,紧紧地打了个结,还顺带给人把窗户摇下来,散散气。

而摇下来没多久,车便开上了警局所在的大道上,在一片遥远的嘈杂声中,黄少天突然捕捉到两个熟悉的声音。

“你说,张新杰不会露陷吧?”这是苏沐橙担忧的声音。

“我觉得以张新杰的为人,就算叶修色诱他也没用。”方锐说。

“可我还是有点担心……”苏沐橙说。

“没事!沐橙姐你放心,就算叶修那个不要脸看出了点端倪来,他也肯定预料不到全部。”方锐特自豪地说,“咱们这惊喜!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怎么了?”没有哨兵的听力,叶修问。

然而,在黄少天回答之前,张新杰便踩下了刹车,黄少天保持着张口的姿势,差点一口啃上前排的靠背。在此同时,他视线余光看见,在张新杰停车的瞬间,十几个熟悉的身影从旁边的店铺里冲了出来,拉开车门,一边一个,把黄少天和叶修从车里连扯带拖地拉了出来。

“卧槽?你们干嘛啊!”黄少天叫道,“哎哎哎!等等等小卢你别拽我裤子!不是!你们搞毛啊!!郑轩你手离我脖子远点!痒!!大爷的你们干什么——”

“徐景熙。”吴羽策面色严肃地问,“怎么样?”

“已结合状态,没错。”徐景熙说。

“OK,确定无误,开始执行任务。”方锐不知从哪里搞了副黑框墨镜,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豪气万丈地一推镜框,说。

“什么玩意?你们搞什么?”黄少天问。

“黄少。”宋晓在一片嘈杂里,大声地说,“简而言之,就是你们的婚礼被我们包了啊!现在老实点听我们指挥!”

“婚……婚礼?什么玩意?谁的婚礼?宋晓你说啥?”黄少天惊呆了。

“靠,黄少,你这也太不够意思了。”李轩说,“你和叶神结合都不通知我们?现在还装傻?你这是不想收份子钱了吧?”

“所以!黄少!”卢瀚文兴致勃勃地说,“我们决定承包你们的婚礼!就当份子钱了!”

……

等等?!

 

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黄少天还完全懵着。

不管他怎么辩解,他的同事们都完全不听,一人掏出一对练习射击时的那种专业降噪耳塞,堵住耳朵,直接无视他的话。一群人跟洪水似的,把他裹进一个房间,又挟进下一个,其态度之强硬,就差拿个手铐给他拷上了。等黄少天终于感觉自己脚踏到地了,他看见了镜子里的自己。

他被强迫换上了一套灰色的西装,配着领结,胸前还别着一枚金色的胸针,乱翘的头发被楚云秀给用发胶按得服服帖帖。那西装一看就不是便宜货,刚好符合他的身材,衣料的质地摸着,就让他有些慌。

卧槽?来真的?

他一开始还怀疑这是叶修搞出的什么幺蛾子,可从对方纳闷的情绪波动里,他很明显地感觉到,对方也对此感到无比困惑,虽然过了会,那人就率先平静了下来。

如果这不是叶修的花招,那这到底是谁搞的?

……不不不不,这不是问题的关键,最关键的是……

他要和叶修结婚?

什么玩意啊?!

结婚这个词,很少用来形容哨向的关系,因为有哨兵向导的结合在,婚姻这种关系简直不值一提。可也有些人愿意走一趟这个世俗的流程,也算是一种张扬的宣告。可话说过来……他到现在还没完全消化他和叶修结合这个事实。当那些冲动和混乱褪去,他看着身边的叶修,却总有种不真实的恍惚感。

他还在发愣,和镜子里那个西装革履的自己大眼瞪小眼,突然听到门砰砰砰关闭的声响,连带着锁芯转动的脆响。他四下一看,发现四周的门全部被锁死了,只剩下左手边一块红色的布,从高处垂下,像是什么的幕布,明明没有风,却在轻微地摆动,似乎在邀请他走进去。

黄少天犹豫了快三分钟,咽了口唾沫,在脸上拍了拍,终于破罐子破摔,正伸手去掀开帘子,却突然听到了帘子外面的动静。轻快的钢琴,人群的嘈杂,外加两个人格外清晰的对话声。

他停住了。

“恩……按照我们的流程,我们要先问你几个问题,都是大家感兴趣的。”苏沐橙带着笑说,“可以吗?”

“哥现在有选择权吗?”叶修挺无奈地说。

“从你们被绑过来开始,就没有了。”苏沐橙说,只是听语气,便能想象出她笑眯眯的脸。

“你们要八卦怎么不问少天去?他能给你们侃三天三夜不带重样的。”

“我们可是集体翘班来给你办婚礼的,听他讲故事,冯主席出差都回来了。”苏沐橙说,“不说废话了,听你刚才的话,你是默认你们俩的关系啦?那我开始问第一个,你们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认识的?”

“这问题有回答的必要吗?”叶修没干劲地说,“五年前,在第十区。”

“第一次见面时,你对对方是怎样的印象?”

“小屁孩一个,跟个刺猬似的,还是自带扩音器的那种。”

“那时有一见钟情之类的感觉吗?”

“你第一次见到一个背着扩音喇叭的刺猬会一见钟情吗?”

“那这样的话,就下一个。”苏沐橙面对叶修要死不活的语气,兴致半点不带减,“如果不是一见钟情,那是什么时候动心的?”

“你们这审犯人呢?”叶修哭笑不得。

“反正少天又不在这,说说听嘛,还是说叶修你不好意思啦?”

人群骚动起来,都觉得叶修不好意思太稀奇了。

“一年前吧。”

这话出来,人群动静大起来。

“哎?”连苏沐橙都惊了一下,“一年前?我们都以为是之前他去第十区找你的时候……一年前发生过什么吗?”

“你猜?”叶修说。

“我才不猜呢,我倒是比较想看少天猜,他应该不知道吧?”苏沐橙说,“再下一个问题,能谈谈你对对方印象最深刻的瞬间吗?”

“所以你们就是在审犯人吧?”叶修说。

“你瞒了我们那么久!怎么说也满足下我们的好奇心呗!”方锐嚷嚷。

“对啊!叶修你这太不厚道了!”吴羽策跟着叫。

“这么大的事都瞒着我们!有没有把我们当兄弟啊!”

“就是!小心我们叫肖老大黑你们QQ!把你们聊天记录翻个底朝天!”

“……小戴,平常工作的时候怎么没看出你这么积极的?”

“队长我什么都没说。”

“哎,哥就不懂了。”叶修叹了口气,“你们这群单身狗这么虐待自己有意思吗?”

……

人群沉默了快有半分钟。

“我可以殴打新郎吗?”方锐说。

“我觉得你打残他都没人拦你。”张佳乐说。

“咳,咳。”苏沐橙挺严肃地咳了两声,语调里却全是笑意,“那你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吗?”

“我想想……我记得是一年前吧?是不是联盟组织过一次反恐演练?其中包括了一个对抗项目,就是一方用五分钟躲起来,另一方在半个小时的时间内把他们找出来?”

“啊,我记得,如果躲藏的一方有一半及以上的人被发现,就判负对吧?我还记得是在一个仓库里面。”苏沐橙说。

“对,那就是那次,嘉世的队伍刚好和蓝雨的队伍撞上了。”叶修说,“然后那轮轮到我们找人,你知道我在哪把少天那家伙翻出来的吗?”

“我只记得……最后看见他的时候他好像一身都是沙子?他藏哪了?”

“当时,那里有一个大概这么高的沙堆吧。”叶修拿手掌在胸口的位置晃了晃,“上面扣着个半米长宽高的正方形箱子,反正是肯定塞不下个整人的那种大小,因为当时时间只剩五分钟,哥本来也没打算管,但走过的时候,我发现附近的沙子上有不少被踩过的痕迹,稳妥起见,我就把那箱子掀起来了。”

“然后?”

“然后,”叶修笑了,“我就看见一个头戳在沙堆上。”

苏沐橙反应了会,似乎是想象出了黄少天把身子埋进沙堆里,脑袋探在外面,还给扣个箱子在头顶的画面,也笑了。

“也不知道这家伙怎么想的。”叶修说,“被我发现之后他还不服气,想蹦出来跟我肉搏,结果卡在里面出不来。好不容易出来,还进了一身的沙,蹦跶了半天都没抖干净。”

按照平常的画风,这些糗事被讲出来,那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早就笑翻天了,可这回,全场却没人嘲笑他。

他们笑不出来,叶修的语气太温柔了。他们听着,都觉得这故事不是讲给自己听的。

“恩……等下等下,这个是印象最深刻的?”苏沐橙说,“就没点什么浪漫的事?”

“有啊,这不怕对你们伤害太大,没讲。”叶修说,“保护单身狗,从我做起啊。”

“……”

“我靠!谁想的主意给他丫办婚礼的??”方锐悲愤地说。

“不是你吗?”王杰希回答。

“怎么可能!弄死我我也不吃他发的狗粮!妈的简直一嘴毒啊!比地沟油还折寿啊!!”方锐悲愤地叫道,“再说了,我之前不是以为他俩是被强迫的吗!这剧情不对啊导演!”

“大家安静啦。”苏沐橙说,“我想想,那最后还剩一个问题。”

“你说。”

“你有和少天聊过这些吗?”

“之前没有,但现在不是说了吗?”叶修懒洋洋地说,“反正人就在附近听着吧?”

“嗯?”苏沐橙眨了眨眼睛,“你怎么知道?”

“我是他向导好吧……”叶修说,“顺带一提,你们再不让他出来透个气,他可能就要憋死了。”

 

 

 

黄少天是在一片滔天的喧闹中被拉出来的。

憋死这个词,形容他现在的状态,真的是再恰当不过。从叶修开始讲述,他就一直很懵。就像脑袋被摁进了片波涛汹涌的海里,除了潮水澎湃的声响,他只能听见叶修的声音,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隔着千山万水传来,又像是贴在耳畔轻语,每一个字,每一个词,伴随着他心里的情谊,都送进了他的心里。

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啊!黄少天在心里悲愤地叫嚷,但这仅存的理智每次都被叶修接下去讲的内容打个粉碎。最后,他完全自暴自弃了,将脸贴在冰冷的试衣镜上,一边心乱如麻地听着,一边强制性给自己的脸降温,心里残存的念头,就是——

这大招放得太犯规了。

能不能不突然走这种温情加直白的路线?能不能不要画风转换得那么快?给点缓冲空间好不好?

而当叶修掀开帘子,将他从房间里抓出来时,他虽然能够进行简单的思考了,但还是半点没冷静下去。

而且,台下的观众,半点没有要体贴他的意思,还愉悦地开始煽风点火。

“卧槽!!”方锐叫道,“你们看!脸红的脸红的!”

“那何止脸红,已经要爆炸了吧……”

“谁给我个墨镜,我有前方高瞎预感。”

“那这样,主角就都齐啦。”苏沐橙乐呵呵地说,“少天你现在有什么想说的吗?”

“不用问了。”叶修说,“已经傻了。”

“谁傻了啊!”黄少天奋力保持清醒。

“那你说点感想?”叶修问。

“……”

这黄少天说不出来,他现在脑子里就一团混乱,心脏每跳一下,就像是一拳擂在他胸口。他觉得自己真的要爆炸了,而且炸出来的,可能都全是粉红色的泡泡。若是硬要形容,他感觉自己心里有个烤棉花糖的师傅,手里的签子转转转,膨胀开来的糖丝把他的心都撑满,下一秒就能飞起来了。

“看吧。”叶修笃定地说,“真傻了,话都不会说了。”

“那我就问几个问题?”苏沐橙说,“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时候,你对对方是什么印象?”

这个问题黄少天还是能勉强应对一下:“特别欠揍,超级欠揍,跟个搞传销的似的。”

“那有一见钟情吗?”

“呵呵,他第一次见了我,跑得比兔子还快。”叶修说。

“那如果不是一见钟情的话,那是什么时候动心的?”

“五年前吧?”叶修说。

“你知道个毛啊??话说你能闭嘴吗?”黄少天叫道,“是问你吗!?”

“不是?”叶修还挺惊讶地挑挑眉,“你当时啃的口子现在疤还在呢。”

“……”

全场再度寂静了一分钟。

“什么……啃的口子?”方锐语气飘忽地问,“我是不是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了?”

“听错了吧……”肖时钦推了推眼镜。

“咳,咳。”苏沐橙又咳了两声,“那可以给我们讲讲印象最深刻的事情吗?”

“放过他吧。”叶修说,“哎,年轻人,脸皮太薄啊。”

“妈的明明就是你脸皮太厚了好不好!!”黄少天简直要抓狂了。

“谁说的?哥很紧张的。”

“你紧张就有鬼了——”

黄少天正嚷嚷着,却冷不防被叶修抓住手,给按在了他的左胸口。

他胸口上也别了一枚小巧的胸针,硌在黄少天的掌心里。他一时还没搞懂对方的意图,挣扎了两下,想从这被迫耍流氓的状态里挣脱,叶修却没松手。直到他感觉到手心下对方心脏有力的跳动,黄少天才终于明白过来。那节奏快得几乎贴合着他的脉搏,一下又一下地撞上来。

他一时有些愣,难以置信地看向对方。

“小同志,”叶修挺无奈的,“你什么眼神?哥都怀疑我们到底有没有结合了。”

“可我什么都没感觉到——”黄少天说,想说自己从头到尾就没从叶修那里感受到什么情绪的波动,但却猛地反应过来:他没感受到,不是因为叶修完全无动于衷,而是对方的情绪……和他一样。

GG。

在大脑被高温烤到彻底死机的前一秒,黄少天脑内冒出了这两个大大的字母。

 

 

 

“方锐?你干嘛?”张佳乐问突然站起来的方锐。

“吃屎去。”方锐面色安详地说,“这狗粮我吃不下去了。”

“加我一个。”吴羽策站起身。

“我也是。”

“走吧走吧。”

“走个屁,跑啊!”

“快跑啊!”

 

 

 

 

结果,这场所谓的婚礼,就在哀鸿遍野的观众一致逃跑下,提前结束了。

众人如鸟兽散,一个跑得比一个快,而且连头都不敢回,仿佛办公室里待审核的报告是多么迷人的尤物。霎时间,偌大个大厅,就只剩下叶修和黄少天,外加一个依旧非常开心的苏沐橙。

“哎呀。”苏沐橙笑眯眯地说,“大家都跑了。”

“承受能力太弱吧。”叶修说。

“可还有几个流程没走呢。”苏沐橙说,“算啦,你们自己交流吧,我还有一堆报告没写呢,我先走啦。”

她这态度,摆明了是把时间留给两人独处。打完招呼,她鼓励性地拍拍黄少天的肩膀,哼着小曲离开了。

 

 

 

 

“好了好了。”叶修拿手在黄少天面前挥了挥,“回神了,小同志。”

“靠……”黄少天在脸上揉了把,温度还是滚烫的,但没那么多幸灾乐祸起哄的,他好歹算是重启成功了,“老叶你真的没和他们排练过?你怎么就这么熟练?你知不知道你OOC了?”

“你就只想问这个?”叶修问。

“对啊!我严重怀疑你和方锐他们商量过!”

“真的是这个?”

“……”

结合后的情绪共享真犯规……黄少天泪流满面,还能不能好好地岔开话题了?

“咳,”黄少天咳了咳,心里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反正现在叶修难得坦率,估计过了这村,一辈子都没这店了,而且刚才一番折腾下来,他感觉自己已经处于宠辱不惊的状态,冯宪君穿着伴娘装出现也吓不到他,“一年前发生过什么事?除了那次训练我真没记得发生过什么?那年蓝雨不是在负责那个恐怖袭击案吗,我有七个月都在外面执行任务吧?我记得我们一年都没见过几次面……难道还是距离产生美不成?你的审美观也太奇葩了点吧??”

“这个啊?”叶修笑笑,“你猜?”

“猜毛线啊谁知道你想的什么!”

“也没什么事。”叶修说,“就是有一天突然想到你了,觉得还是挺喜欢你的。”

“……”

“就……就这样?”黄少天费解地问。

“你还有意见了?”

“卧槽卧槽也太普通了吧!我还以为我干了什么刷好感度刷得噌噌噌的事我自己没注意到?你认真的?”

“呵呵。”

“呵你妹啊!”

“婚礼呢,严肃点。”

“谁不严肃啊!”

“好了好了。赶紧把最后一个流程走了。”叶修说,“我还欠新老板一堆工作没做呢。”

“什么流程?还有什么流程?这都没人了还走什么流程?”黄少天说着,突然警觉地退了一步,“你不要告诉我什么洞房花烛夜啊,我还要回蓝雨一趟……不对不对我还要先去殴打方锐那傻逼一顿——”

“想什么呢。”叶修无比嫌弃地说,“还差这个。”

叶修说着,抓过他的手,将一个已经被体温焐热的东西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然后,低下了头,将一个温热的吻落在他的指节上。

“……”

 

 

 

 

“靠,你果然是策划好了的吧?”在脑内一片空白里,黄少天听到自己飘忽的声音。

“那当然。”叶修轻笑着说。

 

 

 

————————————————————————————

加一句:

没有晴江更新看我要死了OTZ……

评论(34)
热度(1140)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