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交由时间的(上)

*原著风,没什么剧情线,看完第七集对官方爸爸俯首称臣。

*之前说的特别想挑战的原著风大概就是这个样子……!OTZ


——————————————————————————————


在买房的时间上,黄少天绝对算得上同龄人间的佼佼者。

 

 

但这也不是他自己的主意,他只知道自己银行卡的存款后面滚了一串数字,而这数字足够在他和他那些正忙着找工作,租房子,考研同学间轻轻划下一道分界线。这主意是他妈提出来的,在某次电话里,他那搞金融的母亲给他噼里啪啦分析了一通房价将继续上涨的理论。论起说的能力,黄少天自认还达不到后浪推前浪的水准,听了半个钟头就只剩对着电话隔空点头的份儿。

后来他想了想,也觉得这主意行,虽然蓝雨宿舍挺好,单人间,够宽敞,什么设备都不缺,工作方便,唯独缺了点隐私,不方便谈情说爱外加上个床,可蓝雨谁又有这个需求?但反正钱揣他自己兜里也捂不出金蛋来,买下房子,还颇有种一跃身进入成功男士阶层的成就感,他也就抽着空闲时间,慢慢摸索着把这事情给解决了。

房产证上留名的时候,黄少天不由想起电视剧中经典的纠葛之一:房产证上写谁的名字?也不知为什么,他一时有点挫败感,觉得人生离成功还是差了一小步。但听他随即安慰自己,他还没到25岁,未来还有大把大把的机会,急毛线。

 

 

 

 

可那房子他就没住几次。

那房子挺大,足够住一家人外加一只狗,可惜他就只有一个人。每次掏出钥匙,打开门,迎接他的都是一屋子的冷清。他天性还是喜欢热闹,住了几天便有些耐不住气。而让他决定搬回宿舍的还是那一天。他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拿着PS4和僵尸血战,咵一声,整条街的电没了。他记不得把手机丢哪了,黑灯瞎火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心想要是有个人能给他打个电话多好。可惜身边没人。他又想用电脑在QQ上找个人,发现网早断了。最后还是端着笔记本电脑,把屏幕的光当照明,好不容易从沙发的夹缝里把手机摸出来。摁亮屏幕一看,还剩百分之五的电。

这下连微博都刷不了了,他挺郁闷地想,大爆手速在蓝雨的微信群里抱怨了一大堆,眼看着电量耗尽,把手机扣到茶几上,一头倒在沙发上,仰头可以看到阳台外连颗星都看不见的天,耳畔还回响着刚才僵尸的嘶吼,心想,这家着实有点没意思。

第二天,黄少天就背着个旅行包,理直气壮地回了宿舍。顺带一提,之后宿舍那也深更半夜停了次电,可那次格局全然不同。一群人光着膀子在地上坐了一圈,借着手机的光打起了狼人杀,还是用纸团捏的身份牌。那天黄少天一局没赢,因为他要不被首验,要不是预言家被首刀没人救,第三局第一晚还吃了宋晓一个大盲毒,队友还非常不给力地选择不救他,或是不信他。每次输的人得到职业选手大群里喊一句指定的话,他先喊了一句“蓝雨宇宙无敌”,又喊了一句“治不育不孕到北京微草”。最后,他看着喻文州手机上提前打好的内容,抖了三十抖,才捏着嗓子,羞耻心爆炸地喊:“叶神~我是~你的~脑残粉~”

那天叶秋给他回复了一串省略号。十八个点,比平常多十二个,看样子是真被恶心到了。

 

 

 

之后,这房子就空在那,他偶尔回去放点东西,取点东西。有天把都积了层灰的床单被罩洗了,都懒得再罩回去。反倒是他老妈,偶尔要来这边办点事,就在他这里住上一晚上,所以房子还没被蜘蛛网占领。直到有一天,他作为东道主,招待叶秋和苏沐橙在附近吃饭,顺路回家放东西时,盯着灰色的床垫看了半天,鬼使神差地把床单笼了回去。

结果证明这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因为,当天晚上,他就被叶秋按在了这樟脑球味还没散干净的床上。他觉得自己脑子里轰隆隆响成一片,像是他刚才喝下的每个酒精分子都在他血管里开着火车疾驰。可他又好像很清醒,清醒地希望着两人之间能够发生点什么。

于是他右手肘撑起自己的身子,左手勾住对方的脖子往下带,嘴唇相碰的瞬间,周围是一片归于深水般的平静。

 

 

 

他当时是坦荡,第二天早上起来,面对一屋子的狼藉和诚实的身体状况,还是有些招架不住。昨天发生了什么?怎么就从餐馆滚到床上去了?他们送苏沐橙去了她的某个初中朋友那里,一路上跟往常一样胡侃,聊着聊着,走到一个路灯下,好几只扑棱蛾子往灯泡上不停地撞,而前面的路灯下一对恋人正搂着接吻。

黄少天觉得狗眼有点瞎,心里有点憋,便抓着叶秋,抱怨自己前几天参加二大爷的寿宴,被一群婆婆婶婶姑姑叨叨怎么还没女朋友的事。他说了几句,看叶秋完全没有半点同情的样子,干脆把话题转移到对方身上:老叶你怎么还单着?

这个疑问在他脑子里盘旋了两圈,竟驻扎了下来。黄少天越想越觉得这真是个问题。这人长得还行,仔细看还能看出几番味道;身高符合标准,身材也还算达标;性格是欠揍了点,但又实实在在的是个兼并了牛逼哄哄和温柔体贴靠得住的好爷们。这人找不到女朋友是不是有点不科学?还是说游戏圈“事业女朋友二选一”的诅咒太强大?他一向心里想什么,嘴里就痛痛快快地说出来,说完后,他看见走在前面的叶秋回过头,他的身子正巧笼在下一个路灯的光照下。最近雾霾特别严重,他都能看见叶秋身边一圈朦胧的颗粒,但在这圈尘埃之中,叶秋的左右两只眼睛各自倒映着一盏明灯。

“呵。”叶秋笑了,“这么看得起我?哥都以为你下一秒要告白了。”

按照常理,黄少天该呸呸呸三下,张牙舞爪地说去你大爷少自恋谁要给你告白,随便夸一下你就别飘飘然了。可他突然觉得嗓子干得厉害。叶秋眼睛里的小灯泡就像是一片漆黑中的两只萤火虫,吸引他的视线追逐着它们而去。那一刻,黄少天觉得自己还真的是喜欢这个人。

“这都一分钟,真没什么想说的?”叶秋居然还在煽风点火,“小同志,别怂啊,就是干。”

“我喜欢你。”黄少天说。

 

 

 

他倒是没怂,可是被干了。

黄少天有点悲愤,心想这生意亏本到极点了。他越想越气,一脚踹醒了边上还在睡的叶秋,从床下抓起自己的牛仔裤,从包里摸出十块钱,拍在叶秋手上,让他下楼买早点带回来,要奶黄包和叉烧包,再加杯黑芝麻豆浆。

“哥在你心中什么形象?”叶秋听上去很无语,“买个早餐的钱我还是有带的。”

“不过有个东西你得给我。”叶秋接着说。

“什么?你不是还要张地图吧?就下楼出小区左拐就是,如果这都能迷路你就别回来了简直丢脸……”

“我是说,钥匙。”叶秋摊开手。

他瞪着叶秋的手掌看了半天,龇牙咧嘴地从床上爬起来,从柜子里翻出备用钥匙,扔给叶秋,然后又滚进被子里,把自己卷成个牛角包,一句话都不想说。不知为什么,他心里的挫败感越来越强了,或许这就是传说的被卖了还帮着别人数钱?

当然,这钥匙他没有要回来。他压根没往那方面想,叶秋也没要归还的意思。他后来有一次,把两人衣服往洗衣机里扔,检查口袋时从叶秋的外套包里摸出了他的钥匙包,里面就三把钥匙,一把他认识,是嘉世宿舍的;一把他没印象,但上面贴着嘉世训练室的小便签;而另一把,就是他自己家的。看着三把钥匙并排挂在一起,黄少天感觉有些微妙,像是就凭这样冒失地闯进了对方的生活里……或者说是被一个陷阱坑了,五花大绑给抓进去的?哪个说法都很奇怪,但这事儿又变成了确凿的事实,就在他面前,晃一晃就叮叮当当一串响。



tbc


评论(47)
热度(1481)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