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LOF会对转载文章进行二次审核,可能导致原文被屏蔽,请勿转载,谢谢。

【叶黄】阴阳道 归家(下(前))

一 乌帽子 (上) (中)  (下)

二 指轮 (上) (中) (下)

三 物缘 (上) (中) (下)

四 归家 (上) (中)

R番外 你是我的眼

————————————————————————



“别回头。”叶修面色淡然地说,但额头上的汗水出卖了他。

“你说不回头就不回啊!臣妾做不到啊!”黄少天崩溃地说,说着无法克制地回头瞄了眼,又惊乍乍地扭回来,“我靠我靠我靠啊——为什么会这个样子啊!!”

 

在他们的后方和侧方,是各种死去的动物:脸上全是血污的白猫,半人高的德国牧羊犬,羽毛掉干净了的鹦鹉,以及总总黄少天叫不出名字的宠物。它们安静地尾随在两人后面,形成了一只浩浩荡荡的队伍。它们从行人的脚踝旁绕过,从人群的缝隙间挤出,甚至还有飞鸟停在女人的头上……但除他们之外,没有任何人留意到它们的存在,他们仍然正常地谈笑争吵,仿佛半点都感受不到那垃圾场般的恶臭。

而那个导致这个局面的罪魁祸首,正信步走在两人之后,众动物之前,挺欢脱地蹦蹦哒哒,表现得真得跟个被主人带出来遛弯的狗。

“你就不能不给自己添堵吗……”叶修面色苍白地开着玩笑,“要不你闭着眼走盲道算了。”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正打算回击,稍稍扭了十几度的脑袋,又下意识地看了眼后面阴森的景象,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他干脆眼睛一闭,把叶修往旁边一挤,踏上盲道,摸索着走起来,为了分散注意力,还不停地念叨着:“卧槽你家宠物也太威武了吧?这水准绝对是兽神级别了吧?我估计全城的宠物都被它召唤来了,你们平常给他吃的啥啊……哎哎哎哎,路呢??现在城市建设太差了,盲道都不修完整啊——啊。”

他话头一顿。

一个人抓住了他的手,松松地将他几个指头搂进掌心里。他猛地僵住,走在他后面的人便撞在了他身上。他刷的睁开眼,看见正是叶修握着他的手,还挺关切地看着他——从昨天那阵短暂的尴尬过去后,叶修似乎就有哪里格外不正常,眼神柔和了点,嘲讽话也少了点,像是块正在消融的冰块,把保护了一冬的小花重新送还到春天里。

不是吧……黄少天想,这是几个意思?

“你前面是台阶。”叶修说,“小心点。”

“卧槽卧槽叶秋你搞毛啊!!!”黄少天还来不及多想,本能地一个寒战,这震悚感比起后面的死物还有过之而不及。他甩开叶修的手,一个后跳,然后就听到背后那人“哎哟”一声叫,又只得先慌慌张张地道歉,“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

叶修看着他这幅模样,有点想笑,但看着背后密密麻麻的一片,的确是笑不出来。

 

如果试图回想这场灾难的起源,他们其实也没干什么。

他们和王杰希讨论了大半个晚上,也不知道这狗究竟是想干啥,而这肇事主又只会趴在地上摇尾巴。最后王杰希困得直打哈欠,建议两人带着狗先回叶修家那边看看,或许是那边闹了什么恶灵之类的。

两人也找不出其他解决方式,放过了王杰希,胡乱地打了个盹,然后就是第二天的白天了。

他们刚订好机票,从黄少天的家里出来,就看到一群动物蹲伏在公寓的外面,天空中也是各类扇动的翅膀。黄少天先跨出公寓门,一看到这幕,扭头就把正要踏出门的叶修给塞回门里去了。

可事实证明,那群家伙半点袭击他们的意思都没有,感觉还跟送亲的队伍似得,一个二个用炯炯有神的目光目送着他们,还特别虔诚地和他们保持着距离……可这样搞的两人更是格外煎熬,总觉得前面哪里有锅热腾腾的油,正等着他们下锅开煮……

等他们坐进出租,情况总要好转了些,那出租司机刚好是个好飙车的家伙,刷刷几个急转弯,那黑压压一片死鬼就被甩在了后面。不过,在整个开车的行程中,黄少天还是面色怜悯地看着窗外一只格外的固执的小麻雀,一路上,它都拼命扇动翅膀试图追上车,一旦赶上,它就把脑袋贴在玻璃上撞,然后过会又被加速的车给甩开……

“太可怜了太可怜了……”下车后,黄少天悲痛地说,“我都看不下去,它们到底是要干什么这么拼命……”

“这还有更拼的。”叶修叼着烟,含糊地说。

黄少天扭头一看,看见小点正在高速路上以飙车的速度疾驰而来,他俩刚才上出租的时候果断地把它给关在了车外。

“……”

“不过,这应该能说明我们方向没错。”叶修说,“我觉得,要是我们搞错了什么,它们应该会闹腾出昨晚那个阵仗来。”

 

而他们在机场候机的时候,大波的动物也赶了过来,趁着无人留意涌进候机大厅,在座椅间穿行,还时不时从他们座位下探出张少儿不宜观看的脸。黄少天生无可恋地盯了会天花板,却又差点没被一只大个的鹦鹉一爪子糊脸上。

“我靠,老叶……我有点难过。”黄少天简直心力憔悴,他本是个挺喜欢动物的人,现在看着这些活动的死物,心脏都在抽搐。

“睡会?我等会叫你?”叶修说。

“算了吧。”黄少天摇摇头,这种状况让对方一个人担着,再怎么说也不够厚道,“妈的大不了当做练胆了,之后他们再邀请我吃什么活珠子之类的玩意我是铁定不怕了……哎?”

“恩?”

“咦?我觉得那只狗看着好面熟啊?就那只恩,那个穿蓝色衣服的女的身边那个。”黄少天说,“那个是……拉布拉多?可是我身边的人之前没有养这个的啊?”

“狗不都长一样吗?你怎么认出来的?”叶修问。

“你不也把你家狗认出来了?”黄少天反问。

“哦,它的坐姿有点畸形,所以能认出来。”叶修坦诚地说,“养狗之前,兽医说不能在狗很小时带它出去溜,可小时候我和我弟不懂,没事就拽它出去,后来腿就长得有点歪。”

“所以最终原因真的不是你虐待它吗??老叶你再想想?说不定它就是来找你报仇的,只是想把你拖回自己地盘解决掉??”黄少天焦虑地问。

“你这反应不对啊?”叶修一笑,“你怎么不问我弟是谁?”

“……”黄少天被堵了个结实,眨了眨眼,心里暗叫糟糕。

之前,在兴欣借宿的时候,唐柔就给他解释了叶修身份的问题,这事让他窝心了好一阵子,可后来还是自我安慰着看开了。每个人都得有几个秘密,就连同床共枕的人,也不是把脑子剖开给对方看,更何况,他们还是兼并着对手身份的朋友,把底细都揭了,还打什么比赛?所以他也还是按照老习惯叫着他叶秋,只不过心里还是希望他能自己坦白。

可能是考虑的次数多了点,他也自然地把知道这事当成理所当然了……但按理说,他该是浑然不知才对。

“兴欣网吧那个妹子告诉我的。”黄少天决定理直气壮说实话,“所以老叶你那些背地里的勾当早就被她透露给我了!话说老叶你的胆子真的够肥啊,用假身份参赛,还能背地里瞒那么久,看之前义斩闹出来的事情,嘉世都不知道你的身份吧?你行啊!怎么骗过他们的?”

“有沐橙挡着呢。”叶修说。

“她知道?”黄少天问。

“我们认识的比较早。”叶修说,挺嫌弃地弹了黄少天的额头一下,“她是我妹妹,你又在想什么?”

“我什么都没想好吗!老叶你是自己做贼心虚吧!一般情侣在确定关系前不都喜欢互称兄妹吗!”黄少天做贼心虚地嚷着。

“我们真没什么关系。”叶修很认真地解释,“她本来有个哥哥,是我的朋友,我是代替他照顾她。”

“……本来?”

“出事故,去世了。”叶修说,“那时候沐橙还小,再怎么说,哥也没无情到抛下她不管啊。”

“我都没有听苏妹子提到过……”黄少天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局促地说,“我还是第一次知道她还有个哥哥。”

“当然,她又不像某人一样有话就跟垃圾一样往外倒。”叶修说。

黄少天没跳起来反驳,这气氛也不适合这么干。

“……不对啊,老叶,你突然给我说这些干嘛?”黄少天说,“你不会是指望拿这些消息来堵我嘴吧?我本来就没打算把你用假身份参赛的事情说出去,而且,等你打挑战赛打到最后,这个消息的公布与否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最后嘉世说不定会那这个来败坏你的名声,你准备怎么办?”

“再说吧?”

“喂喂喂你能不能靠谱点啊!”

“能啊。”叶修说,“你不是想知道吗?”

“想知道什么?恩?哦……”黄少天想了会,才意识到叶修是在回答他前一句的第一个问题,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是想知道没错,可这就类似于当他准备好黑驴蹄子和洛阳铲,正满怀雄心壮志地掐算龙脉的位置时,突然一只粽子蹦着过来了,满脸平易近人的微笑,然后把一堆的绝世宝藏给搁在他手心上……这岂止是哪里不对,这简直就是暗藏杀机吧??

可不管他再怎么起疑,他也不能让对话就这么突兀地断在自己这里。这未免太可疑了。

“老叶,你就不觉得这环境不太合适吗?”黄少天硬是掰了个理由出来,“咱们不该找个夜深人静的时候讲这些事情吗?”

叶修环顾一圈周围的盛况,一只死猫正泰然地趴进他们面前那人的怀抱里,舒服地拱了个球形,然后趴在那人腿上睡了起来。

“好像是。”他面色凝重地说。

 

下午,他们到达了目的地。黄少天也不认识路,便老实地跟着叶修,上了出租,堵了半天,来到一个看上去就很土豪的小区面前。可叶修没进去,而是绕了几圈路,钻进了一家宾馆,要了个双人间。

“你不回家住?”黄少天一开始以为叶修是给他安排住宿,但看到双人间的时候有点愣。

“不回。”叶修说,“你先在这等会,我出去买点东西。”

“这附近有网吧吗?”黄少天没追问,“我一个人待着也没事干。”

“这附近有个中学,网吧都挺远的。”叶修说,“你要不要先睡会?”

“额……也行啊,你不说还好,一说我还真有点困,刚才在飞机上耳膜疼也没睡着……”黄少天算了算昨天睡眠的时间,便滚到床上去了,头刚挨着枕头,又想起什么般地弹起来。

“干嘛?你不要告诉我你一个人害怕。”叶修问。

“走的时候把这只家伙带走。”黄少天面无表情,指着正在床脚下撒欢的小点。它刚才大摇大摆地上了飞机,在乘客的座位下钻来钻去,看得黄少天一路上都在恐慌,现在跟着他们进了宾馆,正把满身的泥巴滚到宾馆的地毯上。

“小点,”叶修叫到,拍了拍巴掌,那狗立马精神抖擞地抬起头,“走了。”

小点乐颠颠地站起来,跟着跑了出去。

“老叶这狗怎么这么听你的话……?”精神紧绷了一天,床上那股棉絮与消毒水的味让黄少天整个人都松懈下来,只是下意识趴着喃喃道地,“这么一看我倒不觉得它是来找你报仇的了……说不定它真的是想让你当它的主人呢,虽然我是觉得这个故事有点恐怖……不过看在它这么爱你的份上,你好歹还是对它好点……”

叶修前脚都踏出了门,听到对方最后一句带着鼻音的低语,心里一颤。

昨天那阵尴尬所蕴含的东西似乎是再明确不过,他在对方的窘迫中找到了他想看到的东西,他相信对方也能感受到同样的心意,不过可能还处于怀疑的阶段——一个堂堂的剑圣,机会主义,面对迷雾重重的情海,还是选择了蜷伏起来等待,等待一个一击毙命,一举拿下的机会。

不过,叶修没打算再把主动的机会让给他。

等这事情完结了,叶修想,他就给这场战役签下共处的协议。

“好啊。”他说,轻轻地带上了门。

 

黄少天在听到开门声的时候醒了一下,看着叶修拎着几个口袋进来,招呼了一声,然后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等他再次睁眼的时候,他看到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倒映出他苦恼地整理发型的脸。他刷的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

“你谁啊??!!”黄少天惊叫。

“你要不要再睡会,还做梦呢?”叶修头也不回。

“不不不不,你干嘛呢?”黄少天虽说是被吓醒了,但脑子还处于重启状态,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你穿那么人模狗样干嘛?带对象回家啊?”

“你说什么?”叶修这下回头了。

“……不我什么都没说,我还在做梦你别理我。”黄少天迅速地否定,抓起被子一角,把自己结结实实地裹进被子里。

叶修又好气又好笑,也没理他,转头继续对着镜子回忆叶秋的发型。

估摸着是终于冷静了,黄少天才再次翻身起床,嘴里念叨的还是那个问题:“你干嘛呢?你这是回家吗?难道是要伪装成一个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没看出来啊老叶,你这人有点虚荣啊!难道你爸妈还不清楚你的性格?哎哎哎老叶你居然会打领带,你难道不该只会打红领巾吗……”

在他念叨的过程,叶修终于定好了发型,还把胡子修得干干净净。若是随便一看,还真能从他身上看出几分职场人士的感觉来。

“睡够了?走吧。”叶修站起来说,小点听到这讯号,也蹦蹦跳跳地绕着他跑圈。

 

下楼后,叶修带着他进了一家餐馆,随便吃了点。

然后,叶修带着他在夜幕已至的街上走了半个小时,来到了一家网吧。

“老叶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们要来网吧?”黄少天心虚地戴上帽子,问。

“在宾馆待着没事做啊。”叶修回答。

“我是问你为什么不回家啊?!我们不是要去你家看看情况吗?为什么要跑到网吧来?你不要告诉这个时候有个很重要的副本要我帮你打啊!”

“你这么一说我还想起来,是有一个来着。”叶修说,“但我只带了君莫笑,你要不要拿个新号玩着?”

“……我还是看会电影吧。”黄少天说。

他闷闷不乐地打开播放器,随便地在热门里面挑选着,还没等他挑出个结果,叶修用胳膊肘撞了撞他。

“我等会告诉你。”他说。

“全部。”隔了会,他补充道。

 

黄少天不想承认,但在那一瞬间,叶修语气里那种坚定如同挥出本垒打的球棍,一棒子擂在他胸口,他眼睛一酸——他分不清那是因为疼还是眩晕。他咬了咬牙,把泪花给憋了下去。

“……你要是敢忽悠我你就等着死吧。”他咬牙切齿地说,“老……”

称呼叫到一半,黄少天抿了抿嘴唇,又咬了咬下嘴唇,突然得意而又张扬地咧嘴笑起来。

“你敢忽悠我你就等着死,叶修。”他加上那个陌生的称呼,重新郑重地说了一遍。

这个名字他想叫很久了。

 真的,很久了。


 


评论(33)
热度(256)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