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essssss

一个任性的girl

【叶黄】灭点【八】

前文链接 【0】 【1】 【2】【3】【4】【5】【6】 【7】



 ——————————————————


“这小子怎么样了?”

“还睡着呢。”一个挺熟悉的声音说,“不过,这已经是万幸了,要不是我们有人埋伏在外面,这小子现在估计连灰都不剩了。”

“没想到,这人竟连自己的徒弟都下得去手。我看他真是疯了,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还有拉一个人陪他死。”另一个说,“之前听说你还那里吃了瘪?”

“呵,您就别提了。”那人说,“那时这小子还跳起来帮他说话呢,现在,等他醒了,估计肠子都要毁青了。”

“其实啊,”另一个笑着说,“我还挺惊讶的,你居然没把这小子和叶修一起处理了?”

“哎,您这可就误会我了,我是这么小肚鸡肠的人吗。”另一个也笑了,“小孩子嘛,哪能看得穿这么厚的伪装,再说了,我们现在不是缺乏证据嘛,这小子说不定能提供不少东西呢?”

“不过,这小子也算可怜了,这么被背叛一番,之后估计是谁也不敢信了吧。”

“这不才是常态吗,要我说,盲目相信一个人,也只有五六岁的小孩子才能做出来……”

声音渐渐小了下去,黄少天听不到那两人接下去的对话。其中一个人的声音莫名的熟悉,但他想不起来那是谁。他感觉自己的脑子就像个涨潮的沙滩,好不容易回忆点轮廓,又被一个浪打翻。他试图回想起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现在在哪,为什么他难受得喘不过气来。

他已经醒了一小会了,可动弹不得,手脚半点力气都没有,喉咙干得发痛,想喊也喊不出声。他缓了大半天,才终于积攒起了一点力气,翻了小半圈,硬撑起自己的身子,刚想把脚挪下地,突然听见另一个更熟悉的声音在门外说:“部长您好。”

“你是?”部长问。

“我是喻文州,医疗处派来的,要我检查一下病人的身体状况。”喻文州说,“请问我可以进去吗?”

“进去吧。”部长说,“帮我们看看这小子什么时候才醒过来。”

在门吱嘎一声打开的瞬间,黄少天迅速地躺了回去,等门关上后也没睁开眼睛。直到感觉到一个人在床旁坐下,轻声唤他:“黄少天?醒着吗?”

黄少天睁开眼睛,看着喻文州穿了一身白袍子,脸色疲惫而苍白,双眼下铺开一层青色的血丝,低头看着他。黄少天看着他,突然想起了那个递到自己手上的屏蔽器,然后想起晚上发生的所有。

“叶修呢?”黄少天哑着嗓子问。

“你先别说话,听我说完,我不能耽搁太久。”喻文州说,“通过我刚才收集到情报,我给你梳理下现在的情况。”

“一周前,叶修带领一个孩子去往普人的世界,回来后,这件事传遍了整个魔法师的世界,并且很快夸大了现实,造成了混乱,一部分人拒绝相信,一部分人盲目崇拜……据统计,上一周,试图抹杀叶修这个邪教存在的人有八个,而逃离出隔离结果的,有十个。”

“随后,魔法部向叶修发出了邀请,希望叶修能为他们工作,但叶修拒绝了。我不知道他拒绝的理由,也许是不愿和魔法部分一碗羹,或者是不想在魔法部的监控下生活,总之……随后,魔法部内部发布了缉拿叶修的最高级指令。至于为什么,少天,你应该懂。”

因为叶修不仅破坏了他们营造多年的谎言,还以一己之力击碎了魔法部至高的形象,魔法部自然容不下他的存在。

不知为什么,这答案自己就跳了出来,而黄少天之前从来就没往那方面考虑过,但他按照喻文州的指示,保持沉默没开口,只是点了点头。

“昨晚,叶修在自己店里放了把火,逃跑了。”喻文州说,“然后……然后,负责盯梢叶修的那人冲进店里,发现倒在店里的你。”

“按照魔法部里面的推测,叶修临逃跑前都不放过你的原因,一是你可能知道他的什么底细,二是你破坏了他本来正常的生意。本来按照前一种推测,魔法部要对你进行审讯,但魏老大和冯校长帮你把审讯拦下来了,所以,如果这几天你不想再惹事上身,就在这里装几天病,之后冯校长会想办法。”

喻文州沉默了一会,突然苦笑起来,说:“少天,有人帮你做了一个决定,但我认为,决定权在我和那个人手上,而应该在你自己手上。”

“……什么意思?”黄少天低声问。

“所以,”喻文州皱着眉头似乎是心里斗争了好一会,才睁开眼睛,轻声问,“少天,你还相信叶修吗?”

黄少天一愣,他没料到会突然来这么一个问题。

他还相信叶修吗?

他还相信叶修……吗?

“我靠,班长,你开什么玩笑,那个神经病莫名其妙搞了这一出,还差点搞死我,你叫我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黄少天说,“我难道要非常傻白甜地告诉你:‘不管怎么样我都相信他’?”

他说完这句话,感觉喻文州松了一口气。

“我明白了。”喻文州说,站起身,“我估计时间差不多了,再待下去外面的人要起疑了……”

黄少天一把拽住了他,这动作一大,他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差点一黑,胃上跟被谁砸了一拳头似的,疼得一阵痉挛。黄少天难受得蜷了好一阵子,才缓过神来。

“所以……叶修呢?”黄少天轻声问,“他现在在哪?他现在怎么样?”

喻文州没回答,仍保持起身离开的姿态,连头也没回,只是苦笑了声。同时,从喻文州的袖口滑出一张折得方方正正的纸片,喻文州将这纸片塞到了他的手边。

“我有怀疑过上面某些内容是不是叶修打给我看的感情牌。”喻文州说,“但……这个由你自己判断吧。”

“什么意思,这是什么玩意?”黄少天问。

“如果说实话的话,我非常不希望这是你的选择。”喻文州说,“但相不相信一个人是你自己的事。我走了,少天,你这几天要注意安全。”

 

 

 

在喻文州走出病房后第一秒,黄少天就展开了那封信。信纸上字迹相当潦草,像是匆匆写下,而且还被很用力地涂掉了。于是他翻过面来,看见上面用同样仓促的字写着:

至喻文州:

魔法部的人去找少天了,在他们找到他之前,让少天拿上这个来杂货铺一趟,并请你之后将这事保密。

他帮我太多,如果再站在我这边,我无法保证他和他家人的安全。

如果他察觉真相,代我向他道歉,将他卷入这样的事情中。

附:我已将你看中的书交予你的父母,这交易还算公平吧?

 

 

叶修

 

 

他呆愣了很久,又把信翻了过来。信纸背面被很用力地涂画了几笔,连纸都几乎要被划破。可黄少天仔细看了几眼,发现他还是能读出上面的内容。

而这封信,本是给他的,上面写着:

 

至黄少天:

很抱歉将你卷进这样的乱子中。

普人的世界远比这里辽阔,不知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去体验一番?

但我不能保证你的安全,这

 

 

 

 

真是稀奇,真是可笑……黄少天在脑袋要被撕裂的剧痛里恍惚地想,他认识的叶修一直就是个行事果断的人,虽然他嘴上不说,可他永远都清楚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又需要做什么。这人看似走得吊儿郎当,却永远踩在那样一条笔直的道路上,像是永远不会走折返路一样。

可这人竟然也能干出这种事来,写信写一半,刷刷刷划掉,翻面重新开始,像个给邻桌写情书的小孩,怎么写,都对承诺给她的未来感到不满意。

而他无法再知道这封信的后续了,它就这样唐突地断在了这里,像是只伸了一半便缩回去的手。黄少天试图去抓住它时,发现他们已经相隔太远。叶修最终收回了向他发出的邀请函,将他留在岸上,自己踏上了那条可能会沉没的船。

 

 

而那船,的的确确沉了下去。

 

 

 

 

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黄少天一直在重复一个梦。

他梦见自己坐在一张椅子上,被满空间的纸页包围,其中有破旧的羊皮卷,也有表面光亮的印刷纸,那些纸页被捆成一摞一摞。不知为何,黄少天伸出手,硬生生拽开那个死结,拿起第一张纸,纸张的第一页,印着一个高高的土坡,墓碑上刻着一个陌生而奇怪的名字。

他又拿起下一张,下一张的图片是个吊死的人。他的身影模糊,但胖得像是个鸭梨,也是个不认识的人。旁边是密密麻麻的小字,似乎详细地描述了这人死亡的全过程。黄少天扫了一眼,只觉得一阵恶心。

他扔开手上的,继续抓起下一张。如此往复,一个个名字在他眼前掠过,又被他迅速抛下。

我在干什么?我在找什么?他在一阵浑浑噩噩中质问自己,手上的动作却停不下来。他从手边抓起各式的纸,又揉成一团扔开。椅子下方似乎不是普通的地面,纸落下去,便缓慢地沉进了一片黑暗之中。很快,黄少天发现不仅是纸团沉了下去,他自己也在缓慢地下沉。那黑色的是种粘稠而冰冷的液体,攀住他的脚踝,将他一点点向下拽去。

不行……不行……在这之前,我得……

他加快了手上的行动,直接将一大捆纸拖到自己面前,扫过报纸上的名字,发现不是目标,就掷到地上。半人高的文件很快就见了底,他伸长手,又提了一袋到自己的面前。这一摞都是老旧的羊皮纸,文字密密麻麻地从一头记到另一头,他将那些脏兮兮的玩意铺开。不,还是不对,那些奇怪的名字都无足轻重,他要找的只有一个名字……

到底是谁的名字?黄少天恍惚地想,我为什么要在一堆死者中找这个名字?我要找的是个死人吗?

那黑色的液体已经升到了他的膝盖处,黄少天打了个寒颤,感觉自己已经失去了对小腿的感知。可他还是继续拖过下一沓文件,翻开,手指在粗糙的纹路上划过,拼了命地寻找那一个他无法想起的名字。

水继续往上升,漫过大腿,漫过他的腰,很快就淹过了他的脖子。黄少天抓过那些薄薄的纸页,举起来,仰着头,呼吸艰难地继续寻找。他不明白在自己胸腔里跳动的情绪是什么,他究竟是在为那个人不在名单上而感到欣喜,还是为一步步逼近一个确凿的真相而绝望?奇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心情,他就像是一个看客,远远看着自己挣扎在一滩污水里,只能徒然猜测。

而在最后,水漫过他脸的前一秒,他在一张崭新的纸上看到了他要寻找的东西。

那张报纸上印着一个转身离去的背影,人物模糊不清,背景也成了一团光和一团影的组合,可黄少天能看出那是谁。而且,在图像的旁边,清清楚楚地写上了他的名字。

叶修

是的……他不过是在梦里反反复复试图否定这个现实,但叶修已经离开了。

按照喻文州打探来的情报,叶修死在试图逃到普人世界的路上。据说一个护卫发现了他,在两人的缠斗中,他从山崖摔下,最终被人在溪边发现时,他已经没有了呼吸。



tbc



————————————————————

(然后断在了更过分的地方)

评论(13)
热度(234)

© blessssss | Powered by LOFTER